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十二章 神女有梦,隐迹无踪

第十二章 神女有梦,隐迹无踪

    曹兵很快传到。

    朱大胡子指着曹兵道,“把你当日见我前后的事,完完本本都说一遍。”

    他十分不想传曹兵到来,因为一旦传曹兵到来,很多事就得说破,比如,他,周家,冯庭术,合谋许易之事。

    即便现在证明当时曹兵所传之事,纯粹是青衫中年胡乱编造,但正是这胡乱编造之语,引动了朱大胡子。

    朱大胡子谋害许易之心,昭然若揭。

    故而,朱大胡子举证之余,尽可能的弱化曹兵的存在。

    他没想到冯庭术竟是如此的不见棺材不掉泪,将他逼到了悬崖边上。

    事已至此,他也懒得再维护什么颜面,秘密了,还有什么比性命重要?

    曹兵见得这满场的青衣上官,各人胸前明星灿灿,心下先就慌了,他何曾见过这般的大场面。

    待见得朱大胡子,又听朱大胡子要他说当日之事。

    他哪里敢说,当日,他可是受了青衫中年,二十余枚灵石。

    见得曹兵支吾,朱大胡子心头一掉,立时道,“列位大人,此得小卒,没见过大场面,恐怕平日也有些许犯禁之处,此时支吾不言,恐怕便是为此等龌龊事担惊受怕。还请列位大人应允,不管此小卒说出什么来,他曾做过的譬如收受好处等小恶,能被既往不咎。”

    朱大胡子当日亲见青衣中年抛给曹兵十枚灵石,如此多的灵石,对着小卒而言,已是巨额贿赂,小卒子心有隐忧,也是自然。

    为让着小组畅所欲言,朱大胡子自要助他破除隐忧。

    朱大胡子话来,赵副司座秉持着敌人赞同的我便要反对,正待出言驳斥,陡然窥见冯庭术沉稳如山,暗道冯庭术果真无事,便熄了阻止曹兵作证的心思。

    秦都使见三位司座皆未开言,便知诸人不愿在此小卒身上浪费心力,便道,“倘若曹兵,若真有助于此案案情,当算戴罪立功,以往若有小恶,按律,可不罪。”

    朱大胡子道,“曹兵,秦都使的话你可都听到了,现在你还有何忧,速速将当日情形,完完本本的道来。”

    曹兵心中隐忧尽去,又见诸位大人物视线环逼,哪里还敢扯谎,当下,便将当日所见,完完本本说了出来。

    “那日傍晚,该我当值,我正巡到山门附近,去见一位身着青衣的中年人,在山门外够着脖子打望,我见这人明显是服过隐体丹的,形迹又可疑,便上前驱赶他。”

    “哪知道还未近前,他便抛给我一枚灵石,对,就是一枚灵石,列位大人也知道,小的巡山,一月的薪俸也不过一枚灵石,平日里谁会给小的们看赏,即便是开了天运,也不过是得一些晶币,偶然得了一枚灵石,对小的来说……”

    眼见曹兵便要陷入到对那一枚灵石重大意义的疯狂解说中区,秦都使冷声喝道,“简明扼要,抓住重点。”

    曹兵唬了一跳,稍稍在心中整顿好措辞,接道,“反正那青衣中年一连给了我十二枚灵石,还承诺,只要我去传讯,事成之后,再给我十枚灵石。如此天大的诱惑,小的实在抵御不住,便代他去传讯。”

    “小的费了不少的功夫,才悄无声息地溜到朱大人办公明厅,那时天色已晚了,朱大人正歪在油灯下,似乎在思考什么?我见了朱大人,便将那人交待我的话说了。”

    “本来朱大人,对我的话不敢兴趣,待听到说萧县那家肯下死力,朱大人才陡然来了精神。”

    满场诸人俱是人精,萧县二字一出口,众人皆明了指代之谁,案情终于到了关键地方,众人皆打跌起精神。

    但听曹兵道,“但当时,朱大人还是有些犹豫,我又按那人教的说了‘神女有梦,隐迹无踪’八个字,朱大人立时就同意跟我走了。后来,就在山门外,见到了青衣中年,青衣中年也如约给了我十枚灵石,我就离开了,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小的若有半句假话,但叫天打雷劈。”

    “行了,把这曹兵带下去。”

    秦都使支持左右随役将曹兵带走,注视着朱大胡子道,“证人之言,秦某已在座诸公皆已听清,想必你还有陈述,且道来。”

    朱大胡子道,“事已至此,朱某也没什么保留的了。当日,冯庭术来寻朱某,正是为了商议对付许都使之事,他与许都使有旧怨,乃是众所周知之事。恰巧神隐珠在本都处,冯庭术便在那时见的神隐珠,某与冯庭术商谈片刻,因贪图利益,便允诺了此事。”

    朱大胡子说没有保留,却是仍旧在保留,他到底不敢直承,神隐珠缘何在他处,以及神隐珠的用途,却说冯庭术来寻他对付许易,而不是两人早就合谋。

    没奈何,一旦扯出神隐珠之事,必将牵扯出一连串人,朱大胡子宁愿承认自己有坑害许易之心,也不敢牵扯那些大人物。

    他也坚信,冯庭术便再是大胆,也决计不会就此句与自己当庭辩驳。

    果然,他这番话出口,冯庭术气得满脸青筋直绽,却未置一词。

    而满场诸公皆是聪明人,也主动掠去此疑点不问。

    便听朱大胡子接道,“接受了冯庭术的请求,可到底是图谋一位二级星吏,且是我淮西恩科之功臣,朱某于心不忍,故而日暮仍不归宿,在衙中烦扰,恰好这曹兵便找了过来。说是有人寻我出见,当时,朱某本不愿再惹是非,且又听说那人服用了隐体丹,神神秘秘,便不欲想见。”

    “随即,便听曹兵说了‘萧家’那番话,立时贪心作祟,不过,我当时虽猜到多半是冯庭术遣人传讯,却仍未坐实,不敢轻动。接着,又听那曹兵说若无信不过,便听这八字:神女有梦,隐迹无踪。这八字明显是指代神隐珠。而当日只有冯庭术和我见过神隐珠,且还有周家谋划坑害许都使之事,两相结合,我哪里还会怀疑,当即便随曹兵赶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