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十三章 戳穿

    “后边的事,便简单了,青衣中年打赏了曹兵后,我便随青衣中年离开了,飞遁的方向是霸邺城,当时,我真以为冯庭术和周家人在城中等我。现在看来,飞往霸邺城方向,只是青衣中年要打消我的顾虑。”

    “果然,飞腾了百余里后,他狡计引开我的注意力,下手拿住了我的大椎穴,当下就抢走了我的须弥戒,便开始滴血侵入须弥戒,我知晓一旦此贼看到了须弥戒中的神隐珠,便会杀我灭口。当时我自已认出此贼身份,立时喝道‘冯庭术’,青衣中年果然振恐,手上稍松,我鼓足全力,撞在他胸口,冯庭术打了我一掌,我也咬牙还了一掌,打伤了他,却不料,他一击即走,遁入了寿阳江中,消失不见。”

    “冯庭术,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可说!”

    朱大胡子满是怨毒地盯着冯庭术,冯庭术呆若木鸡。

    满场诸人,视线也齐齐在冯庭术身上汇聚,心念最多的却是感叹:此子好大的胆子,平时怎未看出来。

    的确,初始听朱大胡子控词,虽也声情并茂,合情合理,可远不如此时来的震撼。

    先有曹兵证词,又有朱大胡子完整还原当时场景,便是谁也能猜出那青衣中年,必是冯庭术无疑。

    赵副司座从心底腾起一阵凉意,头一回他不敢再坚信自己的判断。

    实在是整个案情,太过合乎情理,尤其是“萧县”,“神女有梦,隐迹无踪”,欲遮还露,活脱便是冯庭术在传讯,也只有冯庭术能传出此讯,毕竟神隐珠只有他二人知晓。

    “冯都使,朱都使举证、控词皆毕,你有何话可说!”

    秦都使死死盯着冯庭术,如观死人。

    “假的,全是假的。”

    冯庭术面目大变,“什么神隐珠,什么神女有梦,隐迹无踪,我根本就不知道神隐珠的存在,当时我的确是见冯都使谈及对付许易之事,可根本也未见到神隐珠。即便真有那么个青衣中年,凭什么就认定那青衣中年就是我。我指认许易偷了神隐珠,那也是在朱玉翔说他手中的神隐珠被偷了之后,才知道此物的存在,昨日我根本还不知道神隐珠的事。”

    冯庭术果真是聪明人,如此危急关头,他居然快速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否认见过神隐珠”,只要他否认见过神隐珠,后面的“神女有梦,隐迹无踪”,根本就无从谈起。

    至于“萧县”周家,知晓周家和许易有仇的不在少数,许易结仇的仇家更大,凭什么青衣中年就得是他周某人。

    冯庭术的这番表演,看得是人人侧目,谁都知晓这是他在事后补救。

    偏偏冯庭术说得合情合理,他若说当时没见过神隐珠,根本不知道神隐珠的存在,除了控诉人朱大胡子,旁人根本无法戳穿。

    而朱大胡子作为控诉人,他的话又不可能被采纳为证言。

    “冯庭术,你昨日在我处当真没见过神隐珠?”

    朱大胡子满面如结霜雪。

    冯庭术怡然不惧,直视着朱大胡子,“莫非朱都使要屈打成招!”

    朱大胡子冷道,“我劝你想好了再说,莫要后悔终身。”

    冯庭术冷笑道,“朱都使,你用不着诈我,没有的事,你说破大天来,还是没有。我知道你可能真丢了神隐珠,但你要找人替你背黑锅,何苦就选冯某。”

    朱大胡子不再看冯庭术,转视秦都使道,“秦都使,我有证物呈上。”

    冯庭术面上的冷笑,陡然间被冻结了,脑海中千回百转,不断闪现当日他在朱大胡子明厅之中的画面,脑海中陡然闪出一物,瞬间惊呆了。

    但见朱大胡子取出一枚影音珠,轻蔑地看了冯庭术一眼,掌力催动,影音珠的画面打开,第一幕,便是冯庭术和朱大胡子对着神隐珠在交谈。

    不过数息,朱大胡子便关闭了画面,后续的内容却不好放出,一旦放出,那借用神隐珠谋划许易之事,根本就瞒不住。

    好在朱大胡子只须证明,冯庭术知道并见过这枚神隐珠便可。

    冯庭术呆若木鸡,满脑子乱得都要爆炸了,他陡然想起朱大胡子当初和自己交谈时,也轻轻拢过袖子,只是冯庭术没刻意留心,他自问和朱大胡子所言,没有什么太大的秘密,也不怕朱大胡子下套。

    而朱大胡子当时影音这画面,也不过是想借着和冯庭术的对话,好去上官那里交差,证明不是他办事不利,而是敌人太狡猾。

    原本双方都没怎么刻意这段画面和这枚影音珠,却不料,局势峰回路转,冯庭术狗急跳墙,竟当堂否认见过神隐珠。

    朱大胡子当时备下的这枚影音珠,便成了关键性的证据。

    谎言被当堂戳穿,无数道锐利的目光扫来,几要将冯庭术射得千疮百孔。

    “冯庭术,你还有何话说,把神隐珠交出来!”

    徐明远轰然咆哮,声如雷鸣。

    冯庭术悚然惊醒:不对,自己根本没偷过神隐珠,即便是被戳穿了谎言,受到了严惩,可自己没偷就是没偷,这天大的黑锅,自己根本背不起。

    各种念头拼命朝脑海灌来,冯庭术高声喊道,“不错,我是见过神隐珠,可我真没偷过,我要那神隐珠作什么,难道拿来卖不成?再说,若真是我下的手,都擒住了朱大胡子,我怎么可能让他逃脱。不对,不对,都是阴谋,都是针对我的阴谋。”

    目光偏转,陡然扫中许易,冯庭术顿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伸手猛地朝许易一指,“是他,一定是他,当日他也去过朱大胡子的明厅,他更与我有私仇,定然是他栽赃陷害……”

    冯庭术这番表现,谁看入眼中,都只有一个评价,那便是狗急跳墙。

    可再是狗急跳墙,这番话到底有两分说服力,不少人确实在想,冯庭术偷神隐珠,会不会太过疯狂。

    许易冷笑道,“许某冷艳旁观了半晌,就看着你冯都使表演了,我说我怎么需要到堂,原来,确实给你冯都使做盾牌来了,只要不利于你的罪名,最后都可以甩给许某。全部可以用我和你有私仇,定是许某陷害来搪塞。”

    “嘿嘿,当真是好理由。你说你偷神隐珠无用,确实,你这人庸庸碌碌,要神隐珠也不会是自己用,谁知道你会不会是已将神隐珠送人了。对,下一步,你肯定还会叫人搜你的须弥戒,验证神隐珠不在你处。我猜,那珠子此刻也不在你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