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十章 生存之道

第二十章 生存之道

    “老蔡,到底是谁?”

    许易大是好奇。

    那人听见许易的声音,陡然转过头来,许易终于认出那人来,却是当初联通冯庭术一道截杀他的一位阴尊强者列意。

    扫平了冯庭术,这位列掌门还真在他的收拾范围内,还没想到如何料理,这人竟自己送上门来。

    睹见许易真容,列意咚咚咚磕起了响头,一连气磕了上百个,地面都磕出个大坑。

    许易傻眼了,有道是,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位都这样了,他心头的杀机不可抑制地淡去。

    “行了行了,别磕了,不心疼你脑袋,还心疼我这地呢,赶紧起来,好歹你也是一派掌门,阴尊强者嘛。”

    许易冷笑道。

    烈意不磕头了,依旧低着头,怆声道,“许大人,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放过小人啊,小人当初也是一时糊涂,才被冯庭术蒙蔽,求您千万饶过小人……”

    列意也是实在没办法了,自打听闻许易成功通过恩科,并且夺得魁首,成了二级星吏,他立时感到不好,第一时间寻到了冯庭术求救。

    冯庭术却稳坐钓台,告知烈意安坐不动,勿要自乱阵脚,他自有办法。

    列意才稍稍放心,哪知道还没等到冯庭术的办法,却收到了冯庭术被押入幽狱,择日论死的消息,再一打听,却和许易有关,列意当时险些没吓疯了。

    闷在山门中,越想越怕,连冯庭术这等人物,说弄死就弄死,不管是不是许易下的手,总之和许易脱不了关系。

    而他烈某人连星吏都不是,许易如今掌握掌纪司一都都使,局面已彻底调转过来,想捏死他,不比掐死一只蚂蚁,困难多少。

    列意自觉等不得了,是生是死,就看这一遭了,当即不管不顾奔到冷阳峰。

    老蔡不知他和自家掌门的过节,又见他亮明了身份,乃是三级门派的一派掌门,便放开门禁,让列意进来。

    哪知道才把列意揖让进明厅,这位名声赫赫的三级门派掌门噗通一声,在明厅前跪了下来,怎么劝也不起来,直说愧对许大人,必须自赎。

    这一自赎,便是七日七夜。

    列意算是彻底不要面皮了,面对阴险狠毒的某人,他也实在玩不出别的花招了,就剩了这出苦情戏。

    他自信只要让这位许大人出了心底的那口恶气,一切应该都还有转圜的余地。

    至于面皮,尊严什么的,在生死这个问题上,真的不重要,至少对他列某人来说,是这样的。

    “一时大意,受冯庭术蒙蔽,老列啊老列,你不老实啊。”

    许易微笑说道。

    烈意心下一慌,啪啪给了自己两耳光,立时抽得满口溢血,脸颊迅速肿胀,“是是,是小的胡说,小的分明就是贪慕冯庭术的权势,才助其为虐的,却不知晓惹到了许大人却是真仙转世一般的人物,小的还是狗眼不识真仙……”

    许易实在听不下去了,和一个彻底放弃颜面的家伙沟通起来,他能轻松击破你的底线,叫你不知觉间起一身鸡皮疙瘩,“成了,成了,别扯用不着的,实话跟你说,本来我还是很想和你列掌门算算后账的,既然你带着诚意扑面而来了,我也不好说别的。此事能不能了,就看你的诚意了,如果你以为就凭你这套把戏,就能彻底了了这桩血仇,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不不,小的自知罪孽深重,特意备下了一点小小心意,还请大人千万熄了这雷霆之怒。”

    烈意猛地直起身来,念头一动,掌中多了一个锦囊,解开锦囊倒出一颗颗青色的灵石,每颗灵石的一角皆有着形状标记,俱是五行灵石。

    仔细一点,总计十二颗五行灵石,四颗火系灵石,三颗水系灵石,五颗风灵石。

    烈意为了保命,却是下了血本,拼命寻人打听了许易的癖好,终于摸清了这位大爷,似乎格外喜好收集水,火,风三系灵石。

    烈意发动这些年积攒下的人脉关系,拼了合派积蓄,终于凑足了这十二枚五行灵石。

    见得这么些灵石,许易还能说什么,太贴合心意了。

    在许易看了,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事情,都不是五行灵石解决不了,烈意的这桩旧仇,显然就在解决的范围之内。

    笑纳了灵石,看着千恩万谢的烈意去了,许易又问起老蔡晏姿的近况,答说第一副掌门终日闭关,只要了一些饭食,瓜果。

    许易很欣慰晏姿的用功,吩咐道,“你去跟赵无量说,让他多给副掌门准备些宝药进补,适合气海期修行的功法,也要搜寻一些过来,另外,让后厨平素多备些鲜果,副掌门好这个。”

    老蔡连连应诺,又道,“军师大人有交代,如果您回来了,要我第一时间通知他,他有重要事情向您禀告。”

    许易点头道,“知道了,你去忙吧。”

    老蔡去后,许易径直入了洞府,寻到聚灵阵处,那处用巴掌大的玉盒搭了个软窝,一只晶莹剔透的小兔懒懒的趴在窝中,正是冰火兔苏小婼。

    去参加恩科前,许易就将冰火兔留在了这洞府中。

    他发现这聚灵阵中的灵气,比旁处格外浓郁,甚至超过了灵兽袋。

    便将冰火兔的家,暂时安顿在了此处。

    毕竟,他一路征伐,也确实不好随身带着这还在培元期的小兔子。

    偶尔来喂过几次冰系和火系的灵石,便放任这小兔子躺在此处。

    许易在兔窝旁蹲了下来,那晶莹如雪的小兔子眼皮微微跳了一下,随即,眼皮一开,竟露出一对蓝汪汪宛若宝石一般的眼珠来。

    许易伸过手去,正要摸摸他的小头,冰火兔竟然吐出猩红的小舌头,在许易指尖处,轻轻舔了一下。

    顿时,一道白雾瞬着指尖游走,竟将整个手掌冰封。

    许易突然发现手掌处的血脉凝固住了,猛地催动火罡之煞,冰封顿时消融。

    “小家伙还挺坏。”

    许易笑骂道,当即将一枚水系灵石,一枚火系灵石,放在窝中。

    冰火兔顿时来了精神,小舌头一卷,将两枚灵石一道摄入口中,冲许易眨眨眼,又昏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