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十四章 好手段

第二十四章 好手段

    小二才吆喝一声,半堂的人都动了,纷纷朝踱步而行的九爷行礼问好。???

    九爷呵呵地笑着,口中如含了浓痰一般,不多时,便在靠窗的雅座上坐了。

    两扇百叶大窗全开着,对面的翠微湖宛若玉带,时不时的轻轻湖风掠来,吹得人心旷神怡,越让人觉得慵懒了。

    老三样很快上来了,都是些牲畜下水,各式卤味小火煨上一夜,炖得软烂,各种滋味也浸入其中,再佐以大瓢的辣椒油,盛在燃旺的红泥小火炉上,端上桌来,满室生香。

    此味上不得正席,却惹得无数上等人物恋恋不舍,九爷便是其中之一。

    花了半柱香的功夫,九爷饱餐完毕,始终在旁伺候的小儿麻利地撤去了炉火,清理了餐桌,铺上一方软缎细布,不多时,一整套茶具捧了上来。

    九爷挥挥手,小二告退。

    呼啦啦,十数人好似闻到腥味的苍蝇,蜂拥而来,尽皆冲九爷行礼,攀着关系。

    九爷望着窗外,大圆脸沐浴着湖风,虚应着众人,显得有气无力。

    的确,换作谁终日在此见到同样的场面,多半也会变得麻木不仁。

    忽然,一句话如锥子一样,攒进了九爷心头,让慵懒困乏的九爷顿时如打了鸡血一般长了精神。

    “我说掌纪司的姓许的也太不懂事了吧,敢撂赵副司座胡须,嘿嘿,真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我看他姓许的,完全没听过九月您的威名?”

    听罢此话,九爷陡然转过头来,盯着说话的青面汉子,哑着嗓子道,“这事儿连你冯五也知道啦?”

    旁边的一位葛袍中年哂道,“九爷,您忘啦,这冯五可是认了冯都使作堂叔啦,嘿,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他比谁都上心,这不,冯都使下了幽狱,论了死罪,看把这冯五急的,上蹿下跳,见天在这儿等您。”

    “能不急么,虽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奈何人家冯五叫的响亮啊,看在冯都使的面上,谁不得敬人家三分,这回,靠山没了,没急得满街打滚,就算不错了。”

    接茬的是位团衫胖子,甚是富态。

    他话音方落,左右尽起哄笑,显然都不待见这位冯五。

    冯五怒道,“我堂叔是下了幽狱,论了死罪,可有咱们九爷在,有赵司座在,什么事扳不过来,真就能被姓许的压住?我就不信这个邪!”

    见冯五扯上了九爷,众人便不再接腔了。

    九爷嘿然道,“小五子啊,别扯大旗作虎皮,冯庭术这厮,这回事情办的太不地道,我们赵司座可恼火的狠,你若是再牵着冯庭术说话,这儿就没你说话的地儿,知道么?”

    冯五连连点头,“是是,九爷教训的是,其实我堂叔这回也算是死有余辜,竟然敢牵连到咱们赵司座,别看他是我堂叔,这回我还真不向着他说话。只是九爷,姓许的这么张狂,九爷您就忍得下去。”

    葛袍中年骂道,“他奶奶的,冯五,你会不会说人话。九爷什么样人,何时忍过谁?姓许的算什么,在咱九爷眼中也不过是跳梁小丑。”

    一时间,众皆应声,既为捧九爷,又为踩冯五。

    九爷依旧抻着脖子,望着窗外,半晌,才轻轻扣着桌面,端起茶水,饮一口,满目烟云地道,“嘿,咱熊某人这数十年来,还没碰到过硬茬子,姓许的既然撞上来,熊某人这回就撅折了他。”

    “好!”

    满座轰然叫好。

    九爷越志得意满,浅浅嗫着香茗,摆摆手道,“把能使唤动的人手,都给老子叫来!”

    众人正待应声,却听一声喝道,“谁是熊久奎!”

    众人循声看去,却见楼梯上,大步走来一行五人,一位身材圆滚,面如红球的青袍大吏,胸前没绣明星,身后跟着五位玄衣甲士,只一扫眼服饰上的纹路,所有人都认出,这是掌纪司的人马。

    顿时,满场死寂。

    九爷端着茶杯的大手,微微颤,茶盖轻轻磕碰着茶盏,出让人心烦的哒哒声。

    “谁是熊久奎,自己站出来,别逼我挨个儿查身份。”

    青袍大吏怒声道。

    众人皆朝九爷看去,九爷面皮泛青,硬着头皮抱拳道,“在下熊久奎,计户司第五都第三亭亭使,不知尊驾唤熊某何事。”

    青袍大吏冷声道,“接到举报,熊久奎于工作期间,旷工聚饮,影响恶劣,特此传回掌纪司问话,这是公文,你看好喽。”说着,掌,鲜红的玺印森然。

    九爷怔怔半晌,忽的咆哮起来,“报复,这他妈就是报复,姓许的,老子跟你没完。”

    青袍大吏冷笑道,“辱骂上官,咆哮公使,罪加一等,抓起来!”

    四名玄衣甲士阔步上前,抓住熊久奎,轻松的将缚蛟绳在他身上缚紧。

    一众先前喊得震天响的马屁精,无一人敢动,熊久奎也不敢稍有反抗,甚至连怒骂都不敢,只死死瞪着青袍大吏。

    青袍大吏看也不看他,一招手,径直朝楼下行去。

    ………………

    吃过午饭,许易回到公房,在靠窗的软榻上盘膝坐了,对着窗外幽碧竹林,盘膝而坐。

    待得食物消化,便开始专注灵台,利用灵台中的真魂小人,继续解析火系符纹。

    经他试验证明,这种用真魂小人解析火系符纹的方式,相比魂念驱物,对真魂小人的负荷更大,更有助于锻炼真魂。

    更妙的是,这种方法,随时随地都能锻炼真魂,且于外间,毫无影响。

    许易一口气炼了半个时辰,意识方从灵台中退出,锦囊中的传讯球又有了动静,催开传讯球,却又是王凤起的声音传来,令他来寒春岭开会。

    听着王凤起话中忍不住漏出的怨气,许易觉得颇有意趣,这种近乎冷血的官场生物,终于还是有血有肉。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许易便到了寒春岭,还是先前的议事厅,还是先前开会的四人,王凤起,关山,曹节。

    许易才进门,关山笑眯眯地说道,“许都使真是好手段,真令我大开眼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