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十五章 自家后院

第二十五章 自家后院

    “关都使见笑。 .”

    许易微笑说道。

    “笑,谁还能笑得出来,许都使不会真听不懂好赖话了吧。”

    曹节微微胀起的青眼,如一对鱼泡,盯在许易身上,手中转动着茶杯,冷笑道,“我们都以为你想出什么高明办法了,没想到却是动熊九这么个废物,您要是敢动赵三公子,我至少还得佩服你有勇气。”

    许易笑道,“怎么话说的,老关,老曹,你们跟我绕什么圈子,有什么话直说嘛。对了,王主事,这次召集开会又是为什么,我听曹都使的意思,怎么着,好像我又惹着谁了?”

    王凤起看着许易,有些头大,自打许易入第一科,他心底就不喜欢,这个人太过锋芒毕露,完全不能适应当下的官场生活,弄不好便是生祸的秧苗。

    当初,他没送许易入第一都上任,便是隐晦的点拨许易一下。

    没想到这人如此不上道,这么快就接二连三的整出大动静,果不其然,最后还是将麻烦引到了他的头上。

    此刻,许易又当众充傻装楞,真让他格外不爽,“许主事,上面又有消息传下来了,下下个月,咱们一科的经费,依旧是紧张,你以为这事怎么办?”

    许易道,“王主事,此事你既然交我办了,我自会负责到底,三天不还没到么?”

    许易当然知道王凤起不待见自己,事已至此,他也不指望王凤起什么了。

    “好好,我就给你三天,只是希望你能将事办妥,若办不妥,也别给我第一科捅下缝不上的漏子。”

    王凤起几乎忍不住要将不痛快的表情,写在脸上了,“今天第一都抓的那个熊久奎,我已经着人训斥了,人已开释了。行了,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咱们两天后再见。”说罢,径自离去。

    “哈哈,全看小许你的了,我真好奇,下一个你要弄谁?”

    关山呵呵笑着,抱起茶杯站起身来。

    曹节亦笑,“总该不是赵司座吧,哈哈,小许啊,哥哥教你个乖,你若是实在不开窍,就找各大公房的积年老吏,那帮家伙都是最好的老师,会教明白你的?”

    “哈哈……”

    ………………

    暖阳高照,十香堂终于迎过了正午那一拨客流高峰。

    三楼的客人,非但没散,反倒聚得更多了。

    话题自然是由先前的九爷被捕引申开的,喧闹不已,说什么的都有。

    有的说,赵家彻底不行了,连九爷都被掌纪司的人带走了,这就是个风向标。

    有的说,逮捕九爷,纯粹是为了敲山震虎,给赵家一个警告,谁叫赵副司座得罪了整个清吏司呢。

    还有的说,先前来的人,分明是掌纪司第一都的,第一都的都许都使,和赵副司座有私仇,不敢冲赵副司座下手,只好寻九爷出气。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再配上各路人马的所谓秘密消息,小道新闻,一时间,偌大个十香堂三楼快要化作茶舍了,沸反盈天。

    忽的,一声清亮高亢的喊声传来,“九爷到!”

    满场的纷乱立止,皆朝楼梯看去,但见九爷圆润的身材,抻着的脖子,规矩的方步,踱上厅来。

    霎时,死寂又化作喧嚣,数十人尽数朝九爷涌去,叫喊声不绝。

    “真是九爷诶,不是说去了掌纪司么,好家伙,这才多大会儿功夫,怎么就回来了。”

    “嘿,我老蒋生平没佩服过什么人,今儿算是彻底服了,就服九爷您。”

    “九爷得胜归来,小二,上酒上席面,今儿这三楼,我蔡八包了,转为九爷贺!”

    满场轰然愈烈。

    九爷高举了双手,团团抱个拳,满场喧嚣立止,“托诸位的惦记,我熊某人又回来了。”

    “九爷,您是这个!”

    冯五高举了大拇哥,“说说,您去了掌纪司,那边怎么招唿的?”

    立时有人接茬,“废话,自然是好茶好点心的伺候着。”

    “就是,也不看看九爷是何等样人,也是小小掌纪司能盛得下的?”

    “…………”

    九爷得意地在众人让开的主座上坐了,旁边立时有人殷勤地伺候起茶水。

    九爷轻轻咂了口茶,“这掌纪司啊,嘿嘿,不怎么的,茶也不香,点心也不甜,说实话,去那地儿,就像去我家后院,忒没意思!”

    此话一出,满场顿时一片哄闹,眼见马屁声又起,却听一道声喊道,“熊久奎何在!”

    众人循声看去,却见一行五人立在楼梯口,当先一人身着青衣官服,胸前未绣明星,身材圆润,圆脸通红,其后立着四名玄衣甲士,赫然正是中午时收捕熊久奎的掌纪司五人祖。

    “又是你们!”

    熊久奎蹭地站起身来,瞠目道,“你们想干什么?”

    “请你回你家后院熘熘。”

    青衣大吏笑着说道,说罢,掌中现出一道公文,展布开来,露出鲜红玺印,“查熊久奎工作期间,旷工聚饮,屡教不改,现带回掌纪司收押!”

    说着,冲身后甲士一挥手,“带走!”

    目瞪口呆的熊久奎,再度被缚蛟绳死死缠绕,这回,他也不挣扎了,盯着青衣大吏道,“小子,我记住你了,你要喝你熊爷玩,熊爷奉陪到底。”

    半柱香后,许易正在公房内喝茶,赵星匆匆蹿了进来,“大人,姓熊的又被抓回来了,我就不明白,这么抓了放,放了抓,到底弄什么。对了,那小子说记住我了,分明是要找我寻仇啊。这小子我倒是不怕,可他到底是赵三公子的大舅哥,赵三公子若出马,小的是真扛不住啊。”

    许易笑道,“就这点胆子?那你还在我第一都混?”

    赵星顿时色变,立时就要挤出哭脸,许易摆摆手,“行了,少来这套,人收在哪儿,我去会会这位九爷。放心,保管让赵三公子没机会少你麻烦。”

    赵星大喜,“三号监,三号监。大人,我实在不明白,您折腾这熊久奎干什么,这么个浑人,能榨出什么油水。再说,有王主事吹歪风,您未必折腾得住人家。”

    许易却不理他,径直行出房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