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十七章 把柄

第二十七章 把柄

    听得此话,九爷恨不能吐出一口狗血喷死姓许的。 .

    什么叫都替老子想好了,分明是把坑挖好了,非逼得老子跳不行!

    九爷一边是冲破天际的愤怒,一边又是无穷无尽的绝望。

    他真不敢出卖赵家人,赵家人的势力实在太过恐怖,赵家人想捏死他,绝对不比碾死一只蚂蚁困难多少。

    可另一方面,他是真撑不过真魂刺的剧痛,那种痛苦是超越了**,他真宁肯死了,也不愿再承受。

    偏偏他又知道自己死不了,姓许的不敢弄死自己。

    一时间,九爷的内心纠结成了一片乱麻。

    就在这时,许易幽灵般的声音再度响起,“九爷啊,你真用不着硬挺,你以为我问你要赵家公子的把柄,就想把赵家公子弄进来,和赵家人死拼?”

    九爷陡然抬起头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丹药的威力不错,他恢复得很快。

    许易道,“你也知道,我和赵副司座撞上,纯粹是偶然,如今已结了仇,我为了自保,做些手段,想必你也能理解。而赵家毕竟势大,我也没指望,也不可能斗倒赵家,所以呢,我就想向你要个赵家三公子的把柄,不拘大小,能拿捏住赵副司座就成,届时只求赵副司座不找我麻烦就好。”

    “九爷,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九爷念头陡然贯通了,他一直以来,都弄不明白,许易这般作死,要和赵家缠斗,到底是为了什么?真是脑子不好使,还是活得不耐烦了?

    但看姓许的思维如此缜密,行事如此滴水不漏,分明又不是冒进之辈。

    直到此刻,许易道出了原因,他才豁然开朗。

    本来嘛,人的行为都要符合逻辑的,聪明人尤其是。

    九爷一直找不到许易的逻辑,听了许易这番话,他心才算落了地。

    心一落地,他挣扎就不再那么激烈了,既然姓许的只是如此诉求,即便自己出卖了赵公子,貌似后果也不太严重,只要自己表演得苦情些,妹子的枕头风再浓烈些,应该能够挺过去。

    当然了,最好是能诳得许易将自己放出去。

    当下,九爷道,“许都使啊,原来是这么档子事啊,早说嘛,何至于动刀动枪,白白害我受苦。这样吧,我去给咱们司座传个信,表达一下你的心意,司座虽然一直不待见你,骨子里其实还是很欣赏你的嘛……”

    眼见九爷就要长篇大论,忘记自己的角色,许易赶忙叫停,“九爷啊,话说到这份儿上,事做到这份儿上,你觉得我会蠢得放弃主动权,将希望寄托在咱们赵副司座的仁善之心上?我劝你还是别打旁的主意,成不成就一句话。”

    九爷彻底无言,他还是下不了决心。

    “好吧,看样子九爷又要挑战一把极限,这回来十息的,九爷你做好准备。”

    许易才要抬手,九爷就崩溃了,十息,不如要他立时去死。

    “我说,我说,城东的一座别野,是我妹的私宅,里头有件苍龙玉佩,是一位犯官的余财,本该上缴府库,却被赵三公子顺了过去,送给我妹子了,我妹子也不敢戴,就放在房间的密盒了,我亲眼见过。”

    九爷终于不敢再撑了,思来想去,拎出这么件事来。

    这件事并非小事,关键是,他知道的赵三公子的秘辛,根本不多,也只有有数的几件,还只这件事儿最小,又有明证,正好送给姓许的作把柄。

    “怎么证明是犯官之物?”

    许易一下就抓住了关键。

    九爷道,“这苍龙玉佩,是件法器,佩戴起来,能滋润肌肤,保养容颜,很有名气,乃是李家的传家之宝,知晓的人很多。李家败亡后,这块苍龙玉佩,便被抄入了府库,最后落进赵三公子手中。你拿这个,定然能做把柄的,事虽然不大,弄发了,赵三公子的都使可就干不成了,赵副司座肯定会和你和解的。”

    “很好。这才像样!”

    许易拍拍九爷的肩膀,掌中忽的多了一块棕色的丹丸,“你把这噬心丹吃了。”

    一听这可怖的名字,九爷的头摇得如拨浪鼓,面上现出惊骇之色,“许都使,你做什么,说好的,你怎么出尔反尔。”

    许易道,“放心,这丹丸只有十息之威,如果你说的是谎话,噬心丹中的噬心虫,就会发作,如果是实话,噬心丹便会化作污水,你最多闹几天肚子。”

    “你,你保证?”九爷面色才好了不少。

    许易道,“弄死你对我没有好处?”

    九爷一想,的确如此,顿时放心,当即来抓棕色丹丸,却被许易避开。

    “行了,我信你,没的浪费一枚噬心丹。”

    哪里是噬心丹,分明就是他随意捏的一些奇怪的丹药,拿出来不过诈唬人。

    许易诈唬九爷之际,仔仔细细盯着九爷观察,至此,完全确定九爷所言属实。

    九爷也松了口气,这破地方,真闹起肚子来,那也是惨剧一桩。

    他却没想到,许易干脆就不让他在这儿住了,当即便要引他出去。

    “做什么,你要放了我?”九爷大喜。

    许易道,“放你自然是要放的,可现在不是时候,监禁时间未到,你的三百枚灵石的罚金也还没缴。现在嘛,你得跟我去办公务,我算你立功。”

    九爷大吃一惊,哪里还不明白,许易要带他去赵三公子在城南的那座别野。

    许易道,“别激动,就算我不带你去?赵家人就不知道是你捅咕的?放心吧,我和赵家这档子事儿,就靠这块苍龙玉佩了。赵家若真怪罪你,你大可往我身上推,说实在受刑不过。”

    九爷知道,胳膊终究扭不过大腿,也彻底认命了,当下,便随许易一道除了监房。

    许易直入公房,办妥了搜查文书,带上一队十余名甲士,径自奔出雪梅岭。

    赵星,周瑞这俩活宝,果断在这危急关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许易才离开,一位紫须高冠的青年,在第二都都使关山的陪同下,撞进了第一都官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