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二十八章 碰上

第二十八章 碰上

    “许易哪里去了,叫他来见我!”

    才蹿进第一都的官衙,赵三公子气惯丹田,朗声喝道。

    动静之大,立时惊动了整个第一都。

    半晌,一位紫袍老者才姗姗来迟,却是第一都的副都使孙昌明。

    孙昌明正要见礼,赵三公子不耐烦地挥手道,“我没工夫跟你说,把许易给我叫出来,什么东西,不敢跟我放对,折腾下面人,算他娘的什么本事!”

    往日的赵三公子,素以温文形象示人,今日大庭广众如此失态,纯粹是被许易给气得。

    因为神隐珠之事,赵家如今处在风口浪尖,清吏司穷追不舍,赵副司座百口莫辩,赵家所受的压力空前巨大。

    赵家没腾出功夫来,寻许易的麻烦,许易反倒打上门来,冲熊久奎下了首。

    熊久奎何人,那是他赵三公子宠妾的兄长,打狗还须看主人,姓许的分明是再度冲赵家发起了挑衅。

    赵三公子听闻消息后,早就压不住的火,立时就喷了,正待行动,却被赵副司座厉声训斥。

    赵三公子面上唯诺,暗地里,却交代计户司给掌纪司第一科施压。

    原本赵三公子还以为,以许易的势头,说不得施压也得被硬顶,岂料,这边才施压,那边人就放出来。

    至此,赵三公子彻底将许易看扁了,以为这也就是外强中干的货。

    哪知道,熊久奎被放出来的消息还未做热,又传来消息,熊久奎又被掌纪司捕去了。

    赵三公子彻底毛了,姓许的摆明是要成滚刀肉,奈何不得赵家,也要恶心赵家。

    此刻,他冲到第一都来,其一,便是要当面给许易施加压力,其二,便是要问许易究竟意欲为何。

    他相信许易只要不傻,就绝不敢当面跟他赵家人翻脸。

    如果许易真敢翻脸,他赵三公子就绝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发动力量,一举将姓许的打垮。

    本来嘛,赵三公子也可以直接抹平了姓许的,赵家人这些年在淮西阴结的势力,绝不是一个小小第一都都使能够扛得住的。

    只是如今赵家绝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扫平神隐珠之事上,此刻,抹平许易,分心不说,最重要的还是,给清吏司那边一种错觉,赵家又在寻替死鬼。

    看似冲动,实则已盘算得透彻的赵三公子,轰进了掌纪司,却压根没见着许易的影儿。

    孙昌明道,“许都使貌似不在,应该是出去公干了?”

    “貌似,这是什么话,他许易堂堂一都都使,青天白日不坐班,又去哪里快活去了,怎么你们掌纪司就可以知法犯法?”

    赵三公子没好气道。

    “赵都使说的哪里话,许都使公职在身,按掌纪司的律法论,他坐不坐班皆可。如何谈得上知法犯法?”

    孙昌明渐渐生出不满。

    眼见赵三公子便要作色,关山道,“老孙,你们许都使真的不在?没旁的事,赵公子来,也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其中的道理,我不说你也懂吧?”

    孙昌明道,“关都使,我们都使的下落,我是真不知道。”

    关山道,“行,你不知道你们都使的下落,那我们去见见熊久奎总行吧。”

    孙昌明面带迟疑,关山道,“熊久奎犯得事儿,说破大天,也就是监禁三日,缴纳双倍的罚金,便可免于监禁,你们许都使便是在,也不敢不让人见人吧。”

    关山却是对条律熟悉。

    孙昌明迟疑片刻,说道,“人在第三监房,你们去办手续吧,孙某就不奉陪了。”

    说罢,孙昌明径自离开。

    他既不愿给许易背锅,也不愿别人在第一都耀武扬威,事情处理完,索性也隐去。

    “姓孙的这小子,赵某记住了。”

    赵公子看着扬长而去的孙昌明,对关山说道。

    关山心累无语,催促赵公子赶紧去办手续。

    半柱香后,关山和赵三公子来到了第三监监房处,对着空空如也的监房,赵三公子直发愣,半晌才叫道,“人呢,熊久奎人呢,他姓许的敢犯禁法,私囚人犯?”

    这一折腾,又是许久,待得孙昌明再被找来,又过去了半柱香。

    不待气急败坏的赵三公子问出,关山道,“老孙,用传讯珠问问,问问许都使到底在哪儿,这可不是小事,人犯不在监房,没了踪影,这可不是小事。”

    孙昌明无奈,只好催动传讯珠,那边立时就接通了。

    关山示意赵三公子不要出声,却听孙昌明道,“许都使,您在何处?”扫了赵三公子一眼说道,“三监房的犯人呢?”

    关山瞥了孙昌明一眼,却听传讯珠传来声道,“熊久奎正随我协助办案呢,我现在在城南,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说完,便断了联系。

    顿时赵三公子面上的青筋直绽,仿若怒龙,蹭地一下,腾出天际。

    关山立在原地,问孙昌明道,“老孙,许都使很重用你嘛。”

    孙昌明直视着关山道,“关都使,别忘了自己是掌纪司的!”说罢,径直去了。

    关山呆立原地,半晌,冷哼一声,“难怪你干了半辈子副都使。”

    ………………

    赵三公子冲进城南宅子的时候,许易正领着熊久奎从正堂出来。

    宽阔的院内,两排玄衣甲士如戟而立。

    赵三公子大喝一声,“姓许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是何人,这里与你有何关系?”

    许易冷声喝道。

    赵三公子恨极欲狂,“姓许的,别他娘的揣着明白装糊涂?你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带人私闯老子的宅院?”

    “原来你就是赵炳坤!”

    许易惊声说道。

    “正是本官!”

    赵三公子怒道,视线陡然落在垂头丧气不敢直视他的熊久奎身上,传音道,“熊九,你他妈的找死,敢卖老子?”

    熊久奎传音道,“三公子,我,我……反正事情不像您想的那……”

    “行了,姓许的到底搜到了什么?”赵三公子一边传音,一边死瞪着许易,和他周旋。

    熊久奎传音道,“公子您放心,您在城北和其他的事儿我都没说,姓许的也不是非要和您……”

    传音至此,许易大手在熊久奎脖颈处一捏,熊久奎就此陷入昏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