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三十六章 王主事之殇

第三十六章 王主事之殇

    许易打扫完战场,并没急着离开,回到亭中坐了,捏着赵副司座的须弥戒,想了又想,还是滴入了鲜血,侵入了念头。

    的确,人都杀了,须弥戒攥在了自己手中,自己说自己没探查过,那帮大人们也不信。

    与其想东想西,不如小人到底。

    念头才侵入,许易便失望了,除了三四万灵石,便是一些丹药,连法器都没有,除此外,就是印玺,界障珠之类的官方标配。

    许易想了想,也觉正常,赵副司座的魂念攻击,强大至极,低阶法器的威力,远远比不上。

    有此等妙术,何必舍近求远,渴求其他的攻击手段。

    当下,许易将灵石搜刮一空,留下两千灵石应付一下场面,又将须弥戒中的两本书籍卷走。

    收起赵副司座的须弥戒,许易并未急着离开。

    他得好生盘算一下,盘算整个局面的利弊得失。

    其实,早在方掌事让许易立威,树立个人声名,吸引豪杰加入天下第一门之前,许易早就想过要彻底终结赵副司座。

    他入官场的时间虽短,对圣庭吏治的腐化却有明晰的认识,更清楚在这种腐化的吏治之下,赵副司座这个位置,能爆发出多大的能量。

    所以,留着赵副司座这么个天大的隐患,他根本不可能安然。

    自方掌事提起后,他就彻底将此事纳入第一紧要事务上来。

    后边的事,便水到渠成了,抓住熊久奎这个切入点,许易步步蚕食的计划,便展开了。

    抓熊久奎,为引出赵三公子,抓赵三公子,为引出赵副司座。

    然而,一切的关键,还在于对神隐珠的应用上,果然,这偷窥利器,神不知,鬼不觉的攻破了局面。

    再到这幽月湖之战。诱导赵副司座出手,是许易既定,也必须完成的最后一步。

    他一步步紧逼,走投无路的赵副司座果然选择了铤而走险,至此,所有的谋划圆满完成。

    整个布局很完美,环环相扣,没有给敌人多少腾挪的空间。

    但布局再完美,干掉的到底是个副司座,这件事他遮掩不了。

    若赵副司座无缘无故失踪,便是傻子也会将第一嫌疑人,安排在他许某人身上。

    毕竟,熊久奎和赵三公子先后被擒,即便再打着公事公办的幌子,也止不住人往赵副司座身上联系。

    恰巧赵副司座在这个时候失踪,怀疑对象还有指明么?

    况且,许易办掉赵副司座的终极目的有二。

    一为,了结后患。

    二为,树立威名。

    悄无声息的干掉赵副司座,如何达到树立威名的目的?

    故而,赵副司座之死,怎么也得摊到明面上来。

    一旦摊到明面上来,就有无数双大眼睛盯着,没有个合理的解释,根本应付不过去。

    他的种种布局,也不可能处处都站得住脚。

    所以,许易得重新回顾全局,尽可能将可能存在的隐患,漏洞,仔细回溯一遍。

    待回溯完全,许易才起身离开,回到了第一都。

    一日无话,许易在忙碌中渡过,次日一早,许易径直去寻了关宗元,惊天风浪终于涌起。

    风浪爆涌之际,王凤起正在召开会议。

    三日已到,始终没有结果,纵是素来以老谋深算,不露声色著称的王大人,终于也忍不住气急败坏了。

    “许主事,三日已到,你的承诺呢,您的能力呢,明天就是经费下拨之日,难道你打算个人掏这个腰包么?”

    王凤起刚硬的手指,敲打得桌面梆梆作响。

    曹节道,“是啊,许主事,我第三都,可还等着米下锅呢,没了经费,我们第三都这百十号人,难道都喝西北风不成?对了,我记得许都使当初在冷阳峰摆下擂台,应战天下豪杰,一番经营,可没少生发,即便是真要你许都使垫付这笔费用,料来也不是难事吧。”

    王凤起冷道,“曹主事,现在在议事,少扯这没用的。”

    王凤起再是缺钱,怎么可能以私财作公用,这可是犯禁的。

    关山瞥了眼稳坐不动的许易道,“许都使,你总不会还要咱们给你时间吧,先给你时间,你对熊久奎抓了放放了抓,再给你时间,你干脆把赵三……炳坤给抓了进来。接下来,你是不是打算把赵副司座也抓进来!就没有你这么干事的。不能办就直说,但也没有你这样不办事,却坏事的。”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把个议事会,开成了申讨大会。

    许易稳坐不动,抱着茶杯,轻轻在掌中转动,王凤起看得实在绷不住火,砰的一声,一掌拍在桌上,“许易,你什么态度!”

    哐当一声,大门被撞开了,王凤起惊怒交集,关山、曹节蹭地站起。

    王凤起一腔邪火,正没处迸发,未看清来人,便破口骂道,“都给老子滚出去!”

    “王主事好大的官威呀!”

    却见一位红脸中年冷声说道。

    “张主事。”

    王凤起认出来人,吃了一惊,眼前这人竟是计户司第六科的张主事。

    惊讶未毕,又有两人步了进来,却是清吏司第五科的宋主事,掌纪司第五科的秦主事。

    王凤起瞬间凌乱了,完全弄不明白,这完全不相干的三位,怎么会凑到一块。

    关山,曹节也目瞪口呆,实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等样的大事,值得这三位大佬破门而入。

    “王主事,打扰了,没办法,上峰有令,你们第一科真是出了人物了,破了天荒了。”

    秦主事冷声说道。

    刷的一下,王凤起,曹节,关山,齐齐朝许易看去。

    许易冲王凤起抱拳道,“王主事,幸不辱命,犯官赵廷芳已经伏法。”

    哐当,曹节,关山蹭倒了椅子。

    王凤起青紫的面皮,顿时化作血红,随即又转白,最后化作苍白,喉头咕噜一声,仰头便倒。

    目送着许易随三位主事离开,曹节,关山对视许久,方才回过神来。

    “这,这,真有这号人物!”

    关山喃喃道。

    “他这他是做官,分明就是折腾官,若是这祸害还能活着回第一都,老子能离他多远,就躲多远。”

    曹节自语一句,也不管倒地的王凤起,蹭地蹿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