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四十一章 应战

第四十一章 应战

    姜碑铭冲被北院使拱拱手,“如此,姜某无话可说,姜某也不是掌纪司的副司座,的确也无权问案。”

    话说得委婉,心中已然笑开了,这致命的破绽,他倒想看看许易是不是真有通天的本事,能将他圆上。

    如今,他只需将皮球踢开,自有掌纪司的人接住,将这场好戏,继续演下去。

    果然,仝破天忍不住了,“许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从实说来,诸位大人当面,容不得你推诿。”

    许易抱拳拱了拱手,“仝副司座,此事已说的很明白,就是赵廷芳想杀我灭口,技不如人,被下官反杀,便是如此。”

    仝破天面色顿青,“你觉得这个理由说得过去么?”

    许易道,“好吧,看在仝副司座的面上,许某便托个大,姜副司座,金副司座,您二人若是不信,可以亲自下场,许某愿意领教二位的高招。”

    “好哇,你既然胸有成竹,姜某便来领教领教!”

    姜碑铭拍案说道,他早就对许易衔恨入骨,本打算事后寻摸机会好好给许易上一课,却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早。

    虽然都是阴尊之境,许易这才入阴尊境的小修士,如何同他姜某人这浸淫阴尊之境数十年的老牌阴尊强者相比。

    还有什么比在战场上,狂虐敌人,更能满足报复欲。

    更何况,只要他战败许易,赵廷芳的案子不说翻过来,至少计户司和他姜某人的颜面,基本就保住了。

    “不可,姜兄何必与晚辈一般见识。”

    关宗元出声阻止。

    他心里也对许易生出些不满,案子都坐实了,管姜碑铭如何置疑,反正掌纪司从法理上,完全站得住脚,旁人爱置疑,就让他置疑去。

    从适才的应对来看,许易分明是个拎得清,词锋犀利,逻辑严密,怎的到最后关头犯下如此大的错误。

    “关兄,这可是许易当众说出口的,你会想帮他收回去吧。”

    姜碑铭含笑说道。

    他很清楚,这场争斗,对面站着的不止许易,还有掌纪司。

    这件大案若真定下来,掌纪司若是有样学样,恐怕今后就不在是那个图章衙门,弄不好真就总了淮西风宪,彻底压住计户司和清吏司,成为淮西第一衙门。

    关宗元冷哼一声,不再应声。

    掌纪司第一副司座韩学道瞪着许易,“许都使,此案重大,卷宗我还未翻阅,你下去准备卷宗吧。”

    始终闷坐不言的韩学道,终于开口,亮明了态度。

    许易冲韩学道抱拳应了,便待退下。

    姜碑铭跃出身来,阻住许易去路,“许都使,说出来的话,不会想再吞回去吧?”

    他哪里还看不出来,掌纪司的韩、关二人,都想戛然而止,保住胜势。

    姓许的如今,也是计谋用尽,就坡下驴,可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姜副司座,您真要下场。”

    许易平静地看着姜碑铭,剑眉微扬。

    “何必废话!”

    姜碑铭已经不想再说话了,今天的话说得已经够多的了。

    许易道,“那好,许某就陪你做一场,许某动手的规矩,想必您也有耳闻!”

    姜碑铭冷道,“什么规矩,我从没听过。”

    许易道,“那你仔细想想冯家,赵家缘何处处与我为难。”

    姜碑铭眉心一跳,“你想和我一战定生死?”

    冯庭术,赵廷芳和许易结怨由来,在此案闹成这样的情况下,场间诸位大佬可谓无一不知。

    瞬间,姜碑铭就回过味儿来。

    “不是一战定生死,而是许某出手,从不留手,姜副司座要下场可以,咱们先立下生死状,在由诸位同仁作为见证。”

    许易微笑说道。

    姜碑铭怒气直冲头顶,正待脱口答应,脑海中猛一闪念,万一真姓许的真有这能力,又该如何,昔年此人可是单独完成过灭杀桃花魔钟子瑜的任务的,当时想来,是何等不可思议,焉知此子没有后手?

    满座诸人谁也没想到始终邀战的姜碑铭,竟会在此时噤声。

    姜碑铭心下烧火,脸皮也忍不住胀红。

    许易道,“怎么,姜副司座有什么顾虑,难道是怕许某就此送命,有些不值。大可不必,若不能一战证明许某清白,这条小命留着也没什么意思。”

    姜碑铭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他才想到这么个借口,正准备道出,却被许易堵了退路。

    “北冥兄,此战不过是验证一个事实,何必闹到生死相争的份上。这也于我淮西安定大局不利呀。”

    金奎星抱拳说道。

    他也迷糊了,设身处地站在姜碑铭的位置上想过,倘若许易真有杀手锏,一个应对不善,丢了性命,该找谁说理去,关键的关键,还在于许易如此信心十足,虽有使诈的嫌疑,可有谁愿意拿命去赌。

    故而,他始终没有出头,却是寻了北院使,想求一个折中之道。

    韩学道含笑道,“韩某却以为许易的提议有些道理。既然姜兄口口声声怀疑许易的战力,还叫阵半晌,此刻许易应战,姜兄就该毫不犹豫地出战,实在不该纠结于许易提出的签订生死状的提议。毕竟,强者相争,还当心无挂碍,全力施为,才能看出真正的本事,若是都畏首畏尾,有杀招妙招不敢使用,那也验证不出真实本事。”

    姜碑铭纠缠不休,非要打垮许易,也彻底惹翻了韩学道。

    眼下的问题,也的确不仅仅是许易和姜碑铭之争,而也蕴含着掌纪司和计户司之争。

    原本,韩学道对许易无端答应姜碑铭之战,心存不满,认为许易将大好形势,毁于一旦。

    此刻,再见许易一句话,就逼得姜碑铭进退失据,他也莫名地提升了不少信心。

    更为关键的是,若是许易一战成功,赵家大案彻底坐实,掌纪司的权柄必将大涨,他作为掌纪司实际上的第一人,受益自是极大。

    “好!韩兄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真是欺我计户司无人,姜某便背上以大欺小的名声,又有何妨?姜某应战!”

    姜碑铭沉吟半晌,终于绷不住了,忍住心痛,应下此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