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四十二章 险胜

第四十二章 险胜

    姜碑铭真的很痛心。

    他咬牙决定应战,实在是被逼到墙角到了。

    他倒不是担心自己会战败身死,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他担心的是,和许易对战,倘若许易真有杀手锏,也逼出了他的杀手锏,那他的损失可就太大了。

    “姜副司座真的应战了?”

    许易略带疑惑地问道。

    金奎星冷笑,拍出一张生死状来,“签吧,你既要找死,还能怨谁!”

    许易面色顿苦,抬眼望着姜碑铭,“姜副司座,还是您先来吧。”

    他这番表情,落在众人眼中,不知衍生了多少种解读。

    姜碑铭干脆沉凝了心神,再不为任何事情所左右心神,干脆利落地接过生死状,在上面落下了自己的大名。

    这是他多年对战经验的凝结,一旦决定出手,绝不再为对手的任何举动所动摇,也不对对手的行为作任何解读,判断。只根据具体的战局,做出最精准地应对。

    姜碑铭的举止落在许易眼中,许易同样提起了精神。

    灭赵副司座容易,那是攻其不备,对上姜碑铭这种年纪已经老得快成怪物的大能,切不可大意。

    许易暗暗告诫自己,随即接过生死状,落下了自己的大名。

    “事已如此,北某无话可说,厅前的演武场,足够二位施展,只盼二位……罢了,北某多话了。”

    北院使语不成句的说了一段,再无人接茬。

    的确,这个当口,也只有手上见真章,多说徒乱人意。

    二人才跃上演武场,各自破开一滴鲜血,鲜血才滴上生死状,战斗就展开了。

    姜碑铭一出手,便是杀招,两道凶猛魂念攻击,直刺许易双目。

    许易对战过赵廷芳,早就对这强大的魂念攻击,有了准备。

    这种魂念攻击,发于瞬息,根本难以躲避,又猛又烈。

    若是同时展开攻击,必定是他许易最先受到打击,这点许易早有预料,故而早早将铁精扣在掌中。

    不待姜碑铭魂念斩到,金色的铁精已布成金幕,拦阻在前。

    砰,砰两声,许易手掌巨震。

    下一瞬,姜碑铭攻来的魂念发散,没先前那般凶猛,却如八方风雨一般,自四方攻来,竟死死攻向许易的眼窝,耳膜,等防御的薄弱所在,显然,对许易的防御神功,这位尽可能地在意了。

    一瞬间,满场就听见砰砰乱响,许易竟被逼得只有招架之功。

    满场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多不知该作何感想。

    有的心道,早知是如此局面,姜还是老的辣。

    有人心想,许易敢下场,总不是奔着找死去的,怎么一开打,竟是落于这等境地。

    亦有人觉得许易果然不凡,许易能在真灵阴尊强者的攻击下,能够不被一个照面撂倒,便是本事。

    归而总之,单看场面,没人觉得许易会有多少胜算。

    就在众人各自心乱之际,场面上再度起了变化。

    许易干脆将铁精化作了一个头盔,死死笼罩头颅,全凭感知作眼。

    硬受了姜碑铭十余击,惨白的招魂幡终于现在掌中,满场瞬间阴冷。

    “三阶法器,魂器!”

    惊呼四起。

    “难怪能杀赵廷芳,好家伙!”

    招魂幡才出,姜碑铭立时变了脸色。

    眼见黑气荡来,姜碑铭猛地一咬牙,一张青色的符箓陡然现在掌中,符箓一角印着一小朵火焰,那印记分明呈现黑色。

    显然,这是一张一阶三级火符。

    火符打出,灿灿火焰凭空而生,瞬间成海。

    火焰落地,瞬间将异铁锻造的演武场炼成陷坑。

    许易大惊失色,怎么也没想到姜碑铭竟然藏着如此暴虐的火符。

    众人无不恍然,随即,便爆出巨大的痛惜来,一阶三级火符,如此至宝,竟浪费在了此处。

    掌纪司众人更是看得生出愤怒来,明明许易取出了如此威力巨大的三阶魂幡,足以证明他有灭杀赵廷芳的实力。

    你姜碑铭说句话,说不得这场生死之战,便可就此终止。

    怎的宁肯舍弃一张一阶三级火符,也要毁灭许易?这得多大仇,多大恨!

    却说,火符打出刹那,许易便瞬间用铁精包裹了全身,催动驭电术,蹭地朝上飞跃。

    砰的一声,竟撞上了一个光罩。

    尽管许易早就猜到,这张火符不可能仅仅是爆出一团烈火这么简单,却没想到竟衍生出了禁制。

    心念电转之际,铁精内的温度也越来越高,亏得这枚铁精因缘际会得了非同小可的造化,否则以这暴虐的焰火,他早就焖得皮焦肉酥了。

    蹭地一下,许易打出了一张迅身符,符力傍身,铁精化作流光,蹭地再度撞上了焰火光罩。

    一声闷响,他竟再度被光罩反弹之力冲回,生生砸了回来,震得口吐鲜血。

    许易不敢稍慢,转瞬又打出一张符箓,却是疾风符,呼啦啦,铁精顿时化作流光,砰的一声巨响,终于冲破光罩。

    光罩才破,灼灼焰火应声而灭。

    许易撤开铁精,凌空狂喷鲜血,巨大的反震之力,险些冲垮他的胸膛,铁精首当其冲,他甚至感觉到了铁精也受到不小的损伤。

    疾风符的符箓之力,几乎在这一冲之中耗竭,许易腾空百余丈,符箓之力便告消尽。

    下一瞬,许易再度打出一张疾风符,身如电飙,才及近前,招魂幡再出,许易喷出一口精血,落在魂幡之中,招魂幡黑气大炙,顿时化作数条黑带,长长的垂妥而下,闪电一般直朝姜碑铭卷来。

    许易破开火符衍生的光罩,完全出乎姜碑铭的预料,此刻黑带卷来,又快又急,姜碑铭便是早有防备,也未必能躲避得开,被打了这么个突然袭击,哪里还躲避得及,顿时被黑带卷入,肉身瞬间爆成血雾,真魂来不及跳出,直接被黑带卷着,没入幡体中去。

    顿时,惨白的幡体,多出一个姜碑铭形象的骷髅头。

    说来繁杂,整场大战,持续了十息不到,你攻我守,我攻你守,转瞬之间,便落下了帷幕。

    大战持续的时间虽短,却丝毫不影响这场战斗的轰动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