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四十三章 顾全大局

第四十三章 顾全大局

    事实上,随着修行的精进,进攻模式,往往陷入到了单一和极致。

    专一而精微,便意味着交战,不会在向低阶修士期那般,你来一个煞枪,我去一个煞刀,往往瞬息之间,便分出了胜负,生死。

    三阶魂器,一阶三级火符。

    两者出一个,便足以支撑一场惊世大战。

    未料,这两件至宝都现世了,更诡谲的是,许易破开火符光罩的秘法,因着隐蔽,更显得神秘。

    计户司第一副司座姜碑铭,一战而没,尸骨无存。

    除了一枚须弥戒,被许易大大方方,送到了北院使手中,什么也没有留下。

    大战落幕,满场尽皆无言。

    北院使也不知如何置词,丢下一句,“到此为止。”便自离去。

    金奎星有些失魂落魄,又有些掩藏不住几分喜意,意味深长地扫了许易一眼,率领计户司一干人等,最先消弭。

    徐明远盯着许易许久,本来憋了一肚子话想说,现在却彻底说不出来了。

    本来,自听说赵廷芳被许易干掉后,他就琢磨着有几分可能,这神隐珠最终被许易自赵廷芳须弥戒得去。

    早就存心等此间事了,他打算探探许易的底儿。

    可有了眼前这一遭,他却彻底失了探底的心思。

    经此一事,许易不再是从前的许易,掌纪司恐怕也不再是从前的掌纪司,很多事都不方便再做,很多话也不方便再说。

    即便神隐珠真在许易手中,恐怕也没办法讨要了。

    重重叹息一声,徐明远也率清吏司众人离去。

    其余等人,也尽数离去,只留下掌纪司一众人等,未有动作。

    原因很简单,掌纪司第一副司座韩学道,屁股似在椅子上生了根,他不动,掌纪司一众也没办法动。

    见得外人尽去,韩学道咳嗽一声,说道,“既然凑到一块儿了,借着今天的事,借着此地,咱们开个简单会。对于今日之事,诸位有什么看法,大可畅所欲言。”

    韩学道话音方落,一位年岁三十几许的硬挺汉子站起身来,抱拳道,“三位司座,以及诸位同仁,风某有些心得,实在是不吐不快,僭越之处,还望勿怪。”

    “风某认为,许都使今日之举,乃是秉公执法,果断办案,大涨我掌纪司威风。办案的整个过程,快刀斩乱麻,冷静,严密,实在是我等的楷模。一扫我掌纪司萎靡不振之风气,段某万分佩服。”

    说话的这人,许易也认识,乃是掌纪司第六科主事,有个极为温暖的名字,唤作风暖城。淮西府三司的第六科除了分管后勤工作以外,都起着对口列位司座的办公任务,所以,一般第六科的科长,皆由该司实际负责第一人的心腹充任。

    风暖城如此一发言,背后的意味可就深长了,摆明了这是在传达韩副司座的意志,为今次会议定下基本盘。

    “暖城的发言很好,我基本赞同。”

    关宗元含笑道,“今天在座的都是自己人,借着今天的事,咱们也说说实话,敞开心扉,官腔就不要打了。关某也就不遮不掩了,一直以来,咱们掌纪司在司之中,按官方排名,虽在第一,实际上,在三司的权柄中,已然垫底。这是何故,我不说诸位也都明白。”

    “实在是当下吏治之腐败,已到痛心疾首的地步。很多案子,不是咱们不问,是不能问,一问就牵出一大片,长此以往,咱们掌纪司还有何威严可言。”

    “而就在今天,许易许都使,为咱们树立了榜样。有人说,许易为难赵家,那是公报私仇。我关宗元可以负责任的说,在座的诸位,谁能像许易这般,将案子办的符合公道,法理,惩治腐败,罪恶,刷新官场风气,你们也可以这般放心大胆的去公报私仇嘛!”

    哗啦啦,满场掌声雷动。

    不管众人再怎么看许易,今日,许易办的事,对掌纪司而言,真是一朝扫除妖氛,破开万年阴霾。

    尤其是姜碑铭和韩学道的争锋,谁都看明白了背后到底蕴含着怎样的意义。

    说来,掌纪司之中,不是没人想要振作,实在是牵扰太多,又互相牵制。

    更重要的是,缺少一个契机,缺少一份际遇。

    而许易平灭赵家之事,却正好提供了这个契机,这份际遇。

    掌纪司,从上到下,都从许易处意识到自己手中的权柄,若挥发开来,到底是何等巨大。

    巨大的权柄,则意味着巨大的利益,有如此巨大的利益在,有什么是不能抛开的呢。

    “关司座说的很好,诸位,包括仝某在内,都要像许易学习啊。赵家大案,是一个契机,是咱们掌纪司重刷吏治,整顿淮西风宪的契机。我希望在座的诸位同仁,都要把握住这个契机。个人手上的蝇头小利,要放下。彼此之间的一些成见更要抛弃,只有我掌纪司这次立住了脚,后面的话,仝某就不说了。”

    仝破天的发言,明显出格了,几乎要将诱惑摆明了。

    正如韩学道所言,今日的契机非常,谁都一股压抑不住的兴奋。

    仝破天洞悉人心,自然知晓平时再怎么犯禁的话,拿到今天来说,也只会让人觉得他仝某人真诚。

    至于,他对许易的不爽,成见,在巨大的利益面前,都是可以抛却的。

    何况,他又没损失什么!

    仝破天发言毕,场面彻底轻松下来,众人各自发言,核心思想,都是团结一心,努力向前,查办大案要案,整顿风气,终极目的,自然是扩张权力,收拢利益。

    众人发言完毕,韩学道做完最后的总结陈词,忽地点名许易道,“许都使居功至伟,有功不赏,为昏也。这样吧,我提议便由许都使担任第一科主事,原主事王凤起,另有任用,老关,老仝,你们看呢?”

    仝破天道,“许易本来就是二级星吏,又是恩科魁首,担任副主事,本就低配了,听说路庭那位录官使在听说了许易的际遇后,隐隐有不好的话传出,此时正位,也正当其时。”

    陡然间,仝副司座也顾全起大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