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四十六章 加入

第四十六章 加入

    故而,待听说这阴姹虫后,宫绣画一瞬间就想到了三娘。

    旁人要害他,要害就害死了,唯有三娘会把他害成这样。

    可他早知自己会成这般模样,宁愿被三娘害死。

    现在一想起,他和柳向道的那一幕幕,他都忍不住胃中翻腾。

    许易看着宫绣画的面色时而青时而白,面目时而狰狞,时而恶心,他都替宫绣画难过。

    “咿,许兄,宫兄,你们怎生在此。”

    场面正尴尬间,一道女声传来。

    许易循声看去,却是一个红衣女郎,姿容俏丽,正是瞿颖。

    “瞿都使,许久不见,幸会幸会。”

    许易笑着冲瞿颖招呼,此女性格直爽,性情中人。

    瞿颖笑道,“许兄称呼我官称,莫非是在提醒小妹要注意到您已经贵为掌纪司第一科主事么?哦,对了,小妹只是一级星吏,见到许兄这位二级星吏,还得行礼,许大人,小妹这厢有礼了。”说着,真冲许易行了个官礼。

    显然,这位听到关于他许某人不少的传说。

    “行啦行啦,瞿都使,够了哈,你我男女有别,你又非僧非道,我称呼你什么都别扭,不如官称得体,你就饶了许某吧,对了,你来寻许某作甚,莫非是闲极无聊,前来拜会于我。”

    许易对这位直爽的女修,观感极好。

    瞿颖笑道,“这样吧,你我义气相投,以后就以兄弟相称了,你换我瞿老弟就行,我不建议。”笑嘻嘻说罢,一拍宫绣画肩膀,“老宫,你怎生在此,不会又是来寻咱们许领队献殷勤的吧。”

    平素,她最爱作弄这宫绣画,每次故意和宫绣画肢体接触,叫宫绣画“老宫”就为看宫绣画的窘态。

    诡异的是,这回宫绣画面色如常,恍若无事。

    宫绣画不睬瞿颖,冲许易抱拳道,“前事种种,恍若梦幻,许兄再造之恩,宫某不敢言谢,宫某尚有急务,就此告辞。”言罢,腾空而去。

    “嘿,这家伙今天怎么转了性。”

    瞿颖诧道。

    许易道,“宫兄迭遭大变,性情难免生变,对了,你寻我做什么,真不会是过来串门的吧。”

    他没有叭叭旁人隐私的习惯,索性就遮掩过去。

    瞿颖也察出异状,干脆掠过宫绣画之事,直接道出来意。

    原来却是秋刀鸣这帮人,听到许易申请了进入幽冥胜地探险的名额,想跟过去开开眼界,特派瞿颖来禀告意图,毕竟是女修,许易纵是不允,料来也会给台阶的。

    许易大奇,“你们怎么收到消息了?”

    瞿颖笑道,“这又不是什么大秘密,尤其是您许主事大展神威,名震淮西,如今许多豪杰正蜂拥加入你的天下第一门了,声势极大,怎么,你这个当掌门的,还要与我装糊涂。”

    许易道,“瞿兄容禀,在下这段,却是忙极,并不知晓,不过,你们要加入,我当然高兴,只是我怎么听说开一个端口费,只许接入一位星吏。您几位不会是想打许某的秋风吧。”

    瞿颖听他果真叫“瞿兄”,掩嘴笑道,“您想多了,五万灵石一个的秋风,咱便是要打,也得有这厚脸皮呀。许兄,您多虑了,咱们完全是以矿工的身份加入您的团队。”

    瞿颖见许易有些迷惑,继续分说道,“您是不是想,这不是作弊么,若是一个端口费,供好几位星吏进入,大家各自领一百人入幽暗禁地寻矿,不是钻这条例的空子么?”

    “许兄您若真是这般想,那实在是多虑了。咱府中的那些大人物多精啊,粘上毛比那猴都精,哦,忘了,您如今也是大人物了,当我没说过。总之,是这么回事儿,咱们几位星吏,凡是想跟团混进去的,须得用血禁之术立下誓约。至于这誓约的内容,想必我不说,您也知道。”

    “不错,就是用各种条规,约束咱们占有自幽暗禁地开采的灵矿。”

    许易越发好奇,“不为灵石,那你们为什么?”

    瞿颖道,“瞧您说的,那可是幽暗禁地诶,一块充满着机缘和际遇的处女地,咱们不占灵石,跟着进去开开眼界,撞撞机缘,也不打紧吧。不过您放心哈,如果您的矿队,真的发现了灵脉,咱们肯定出手相帮,义不容辞。再说,这幽暗禁地的大妖猛兽不少,咱们去了,多少也是助力。得,实话说白了吧,入场费太贵,那可是五万灵石诶,除了许兄您这财大气粗的,咱们还真拿不出来,这不,就想着跟您进去沾沾光。”

    这般一说,许易便理解了,“没问题,小事一桩,都有哪几位去?”

    的确,他做的也就是顺水人情,换来的却是几位阴尊强者的加入,这买卖,他丝毫不吃亏。

    瞿颖道,“目前能确定的,就我,秋刀鸣,费四,李通,还有杨骏,其余的貌似要不是都有公务,要不就是脱不开身,原本以为老宫是必去的,看他这种状态,我可掐不准。”

    许易点头道,“左右离出行之日,还有一段,确准之后,将名额报给我就好。对了,宫绣画之事,恐有反复,你若是得空,叫上小秋,费四他们,过去看看,同科之谊,自当同气连枝。”

    许易不知道是谁给宫绣画下的阴姹虫,单看宫绣画的面目,显然是知道了,这气冲冲地离开,准时报仇去了。

    既然撞上了,他也不好装不知道。

    瞿颖笑道,“没问题,咱们几位正公休呢,闲着也是闲着,去瞅瞅老宫在忙些什么,凑凑热闹正好。咦,你怎么不去?你也是咱们同科啊?”

    话至此处,她一拍额头,“忘了,您是大魔王,咱们这科的总老大,这等小事,只需我们小弟出马就行了,等到咱们都撑不住了,您再出场,才能衬托得您英明神武,光辉伟大。”

    “嘿,我怎么没发现,你嘴皮子这么利索。”

    许易瞪眼。

    瞿颖蹭地一下,闪出百丈,“叫我说中了吧,您这纯属心中有鬼。”说罢,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