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五十四章 在此办公

五十四章 在此办公

    “许主事,此乃吾家家事,与你何干。”

    宫道一怒声道。

    许易冷道,“宫掌门的家事,自然轮不着许某来过问,而今,有人举报宫绣画有枉法之举,某到此来,正为带宫绣画回掌纪司问话。不知是宫掌门的家事大,还是圣庭之事大。”

    “绝了绝了,和老大一比,咱们哪有半点当官的威风,你看他,唇齿翻飞间,便将谎话车扯到了白日见鬼的高度。”

    费四由衷赞道,传音入瞿颖,秋刀鸣,李通耳来。

    瞿颖传音道,“那是自然,要不人家是咱们老大。”

    就在四人各自传音之际,苏剑鸣开口了,“许主事,若真有大案,需要带走宫绣画,你请自便,我等绝不护短。”

    他也算看明白了,许易摆明就是为宫绣画张目来的,连掌纪司的招牌都架了出来,还能奈何。

    明显,软的硬的,都吃不住此人。

    干脆让他将宫绣画带走,免得恶了童卫长,最主要的是,他已和苏琴多番确认,宫绣画根本拿不出证据。

    这件事捅开了,也说明不了什么。

    宫道一怔了怔,正要说话,却听苏剑鸣传音道,“姓许的何等人,你能在他面前杀了那孽子?如此无凭无据之事,宫绣画说了,旁人就信?当务之急,还是接待好童大人,有他给你撑腰,姓许的又算得了什么。”

    宫道一默然。

    许易心头冷笑,对童凤超拱拱手,“据传,童大人乃是修出了真灵圈的,怎样,搭把手,帮我把嫌犯宫绣画身上的破网打开可好?”

    童凤超冷声笑道,“此是你掌纪司分内之事,你没本事,怨得谁来。”

    “看来童兄是不肯帮这个忙了?”

    许易微笑说道。

    一声“童兄”听得童凤超险些喷血,这他妈的都什么辈分,老子跟你什么交情,作甚要帮你的忙。

    若不是顾忌着这魔头的名声,童大人正要破口喝斥了。

    “既然童兄不愿意帮忙,那就请童兄虽许某一道回掌纪司去。”

    许易微笑不变。

    童凤超悚然大惊,“许易,你想做什么?想以下犯上,还是想诬童某罪名。你要知晓童某是虎牙卫的副卫长,不是你掌纪司的杂役,任由你驱驰。”

    见许易一头撞上童凤超,苏剑鸣大喜,传音童凤超道,“大人,此贼一向张狂,不过大人无须多虑,您此次出行是领军而行,负有军令,有军令傍身,何必惧此贼巧立名目,栽赃构陷?”

    “此外,此人素来张狂,淮西官场人物无不侧目,若是大人此次狠狠打击了此贼的嚣张气焰,传扬出去,大人必将收获超乎想象的名声。”

    “最后,宫道一愿出资五万灵石,以作此次行军费用的捐资。还请大人出手,一震宵小。”

    童凤超大喜。

    他不愿和许易碰撞,实在是在他眼中,他是人,许易是疯狗,打走了疯狗,没什么好处,弄不好反倒有被疯狗咬伤的危险。

    而苏剑鸣这般一分析,他便振奋起来,既能得名还能得利,更妙的是,有军务傍身,也无须惧怕许易弄些名目,来传自己入掌纪司,如此,还有何惧?

    “来啊,将甲字第七队调过来,本官要在此间办理公务,清场!”

    童凤超朗声喝道,双目直视许易,似在说:就是惹你了,你能怎么着吧。

    许易含笑道,“童大人当真要在此间办理公务?”说话之际,场中多出一枚影音球。

    一见此物,童凤超便心惊肉跳起来,这是淮西江湖上新起的一个可怕传说。

    当今淮西,陡然出现一见可怕的神兵利器,此神兵利器一出,百官避退,群魔慑服,谓之曰:许主事的影音珠。

    许易没到掌纪司就任前,掌纪司终日陷入扯皮推诿,都要荒废了。

    直到这位崛起,动用影音珠办了数起大案,影音珠神兵利器的名头才彻底打响。

    弄得现在人人谈判,都要弄个影音珠傍身。

    适才,苏广照用影音珠来影音许易,便是跟了这股风气,却没想到,这招在玩影音珠的祖宗面前,实在太不好使。

    此刻,见得许易的影音珠,童凤超心里不由得便有了阴影,不知道需要要耍什么把戏,难道影音珠当面,自己还能让他得了把柄去。

    可道理是这般想,可面对着这枚影音珠,他连舌头都不利索了。

    在他想来,赵廷芳当初,会将那天大的证据落进许易掌中,恐怕也曾存了对着影音珠的轻视之心吧。

    这奸猾小贼,素来已蛇辩之术驰名,自己千万别落入他彀中去了。

    就在童凤超在脑海中千回百转之际,却听许易道,“怎么着,童大人,我问您当真要不要在此办公,您倒是说话呀。”

    满堂陷入了诡异的宁静,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位三级星吏,虎牙卫副卫长童大人,竟连说话也不敢了。

    童凤超满脸烧红,心下越发纠结,他几乎认定许易的话绝对有诡计,可偏生他看不出来,跟更不敢应声。

    又在这无数道目光之下,童凤超顿时满面涨红如血,拍案道,“苏剑鸣,你聋啦,调第七队,将这帮人给我逐走。”

    苏剑鸣大声应诺,才要动作,许易如电飙到近前,将他按住,“苏千将何必着急,我还没问清楚了,童大人,您要调兵,将我等逐走,理由是要在此地办公,是也不是,如果是,我等自然告退,如果不是,群殴且问童大人,到底以何缘由,将我等逐走?”

    许易一句句地问他是不是要在此地办公,童凤超彻底失了胆,更不敢应声,此刻,许易连续追问,他一句也说不上来。

    “看来童大人真要在此地办公,我等告退便是。”

    许易对着影音珠自说自话道。

    童凤超一听大急,生怕姓许的将此画面又弄成了什么惊天证据,脱口道,“不是,本大人何时说要在此地办公?”

    “噢,原来童大人不在此处办公,却不知到底以何名目逐走我们。难道童大人和宫掌门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本官就纳闷了,童大人行军不急,却急着在此地安营扎寨,到底有何心思,听闻宫掌门有意赞助军资,不知有无此事?”

    许易依旧对着影音珠,含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