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第六十章 最后准备

第六十章 最后准备

    面对许易的讥讽,乌衣中年不疾不徐说道。?“地魂符的珍贵,古某自然知晓。许先生勿急,听古某慢慢道来。还是那句话,交易交易,总要两厢情愿此才好。”

    “先,古某要说的是,那座灵矿脉的价值,五十万灵石,只是预估,因为当时,整个矿脉,根本未能探查完毕,但大型灵矿脉已是确定无疑的了,所以,五十万灵石,只是最小估值。”

    “其次,古某对幽暗禁地极为熟悉,有很多多年总结出的珍贵经验和诀窍,却是多少灵石都换不来的。只说一点,经古某多年摸索,掌握了一种五行灵矿脉的搜寻规律,你说这条经验,该值多少灵石。”

    “最后,古某还精通各种采掘技巧,有古某加入,许先生你的灵矿采掘度,必定大大加快。另外,古某参加过十余次的幽暗禁地探险,有丰富的经验,可以备为顾问咨询。”

    待听到五行灵矿脉时,许易眼睛忍不住就亮了,相比寻常的灵石,五行灵石也更为难得,价值也更高,若能采掘到,正是天大喜事。

    但冲这一条,姓古的要地魂符,还真不过分。

    他心下实在已被乌衣中年说动,暗暗打定主意,若届时,真的事成,他大不了,冲秦长老开一次口,一枚地魂符料来不难。

    只是,他向来谨慎,心念一动,大手探出,一把拿住乌衣中年的大椎穴,舌绽春雷,“姓古的,陈家人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来自赚我!”

    喝声放出,他的感知也随之放大到极致,锁定乌衣中年。

    却见乌衣中年先是懵懂,继而大怒,“莫非你要动强!姓古的若是皱下眉头,便算你生的。”随即,破口大骂“老俞误我。”

    许易松了乌衣中年,深深一鞠,“古先生莫怪,适才不过是许某相试尔,实在是许某仇家太多,不得不谨慎。”

    许易生性谨慎,乌衣中年的到来,虽说有老俞作背景,颇有点顺理成章的意思,却也由不得他不防。

    毕竟,除了老俞外,陈家人当也知晓他和老俞的交易,若这姓古的是陈家人派来算计他的,弄不好便要翻船。

    故而,许易必须先试他一试。

    许易试验的法门,看着简单滑稽,有感知体察入微,实则是万无一失。

    若乌衣中年真心怀鬼胎,便再是老谋深算,突如其来之下,也定会心摇神驰,稍稍慌张,自然也就瞒不过许易入微的感知。

    显然,适才的试探,乌衣中年完美过关。

    “哈哈,难怪老俞说,千万别对你耍心眼,否则只会自食其果。许先生小心谨慎,令古某佩服。”

    乌衣中年哈哈大笑,“如此才是成事之人,否则该轮着古某不放心了。”

    的确,这回买卖,可以说他是和许易合伙做。

    非要见着收益后,他才能盈利,若是合伙人是个草包,他就得背着血本无归的风险。

    所以,许易相试,他不怒反喜。

    许易笑道,“古先生海量汪涵,许某佩服。事已至此,咱们这桩买卖,可算是谈成了?”

    “合作愉快!”

    乌衣中年抱拳道。

    许易亦抱拳,“合作愉快。可要立下凭据?”

    乌衣中年道,“若需要凭据,古某也不用万里迢迢,前来寻你了。我说过,咱们这个圈子,全靠信字吃饭。若什么时候,需要凭据了,这买卖不谈也罢。”

    初步合作意向,就此达成,许易便邀请乌衣中年就在这冷阳峰住下。

    乌衣中年也不推辞,便在冷阳峰安顿下来,终日也不闲着,掏出一张张地图,一本本笔记,向许易传授起关于幽暗禁地的各种知识。

    许易记忆极佳,精进极大。

    一晃二十余日过去了。

    许易白日和乌衣中年泡在一处,听他传道授业。

    晚间,便用灵台处的真魂小人儿,解析火系符纹,顺带着锻炼真魂。

    多日下来,他的真魂没多大提高,却对幽暗禁地的认知,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

    不仅对大致的地理方位有了了解,更懂得了,如何根据特殊植被的分布,判断方位。

    除此外,对幽暗禁地的常见妖兽的各种能耐,也有了大概的认识。

    而关于辨识灵矿,采掘灵矿方面,更是下了苦功,理论知识爆棚,就差实践检验。

    这日,乌衣中年正传授许易如何快的洗练灵矿,方掌事急匆匆赶了过来,面带喜色,禀告道,“掌门,大喜,真正大喜,有好几位阴尊强者,愿意加入咱们这次出征的队伍。这可是求也求不来的好事,若有阴尊强者愿意加入,咱们队伍的实力,必定极大壮大。”

    “果然是好消息。”

    许易却极为冷静,“只是这些人不知根不知底,如何好招揽。”

    他很在意队伍的纯洁性,尤其是在有可能现巨型灵矿脉的情况下。

    方掌事道,“这个我早有考量,已视线说明,他们想加入,先得和武令签订至诚级,待得事成之后,再和他们解除约束,放归自由。东主,其实这些人加入咱们,并不是想当矿工,赚那二百灵石的辛苦费。他们多是想跟着咱们入内,好去内里寻觅机缘。当然,若是遇敌,或者需要出力之时,他们同意全力配合。”

    方掌事这么一说,许易立时理解了,情理之中的事,若肯签订至诚级,却是好事一桩。

    “如此,便劳老方你去操持,你不是说要我亲自见见咱们这次出行的队伍么,稍后,我便随你过去,你让老赵召集人马。”

    许易拍板说道。

    “慢!”

    乌衣中年道,“此事尚有不妥,大大不妥。”

    “如何不妥?”

    方掌事微微皱眉。

    乌衣中年的身份和来意,他听许易提过,初始,只觉是天赐良机,到如今,见得许易和此人越走越近,心中莫名升起了危机感。

    乌衣中年道,“光签订至诚级便足够么?若是感魂中期也就罢了,可这是阴尊强者,人人都有非凡能力。须知灵石动人心,你们是没见过灵矿,不知那天量的灵石,摆在你眼前时,你会受到多么可怕的震动,人心是最容易被攻破的!”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