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六十二章 何等荒诞。

六十二章 何等荒诞。

    “无尽飞舟,荷载六百八十人,每万里消耗三十枚灵石,长百丈,阔十丈,高有七丈,单间房室三百间,套卧居三十三套。 .这可是我秋家压箱底的宝贝。这回,秋某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叔父那里求来。租费秋某就不用了,一路的消耗,秋某概不担负。”

    秋刀鸣晃了晃手中的须弥戒,朗声对许易宣布着,周遭围列着,李通,瞿颖,费四,杨骏,与宫绣画,除了宫绣画依旧阴沉,众皆含笑看着秋刀鸣。

    许易笑道,“秋都使此举,算是帮了许某大忙,没得说,这份情谊,许某记下。”

    自昨日赵无量传讯说幽暗禁地怪雾将散,许易便通知了愿意入幽暗禁地一探的瞿颖等人。

    并提了借龙舟之事,这些同科皆出自名门,多数家中便备有龙舟。

    最终,此事让秋刀鸣给解决了。

    这不,才汇合,秋刀鸣便得意地介绍起他家的那艘无尽飞舟起来。

    众人寒暄几句,方掌事入得明厅来,言道,一切都安排妥当,立时就能启程。

    事不宜迟,许易当即决议启程。

    此次入幽暗禁地,许易不仅在掌纪司作了备案,冷阳峰这边也作了安排,满含冤屈的赵无量被留守了。

    许易口上说的挺好,冷阳峰需要一员大将镇守,方军师只能谋划,难以任事,这桩大事,也就只有赵堂主能够胜任。

    事实上,许易以为,赵无量去与不去,意义不大,他不缺一个出苦力的,更何况,晏姿这头的修炼,还需要赵无量使力。

    安顿好一切,许易一行人马,便出发朝任空城奔去,那里是距冷阳峰最近的一处端口所在。

    同行之人,除许易外,计有乌衣中年,方掌事,秋刀鸣,瞿颖,杨骏,李通,费四,宫绣画,外加三位服用了生死蛊的阴尊强者,以及四百八十八名感魂中期强者。

    总计五百人。

    当然,宫绣画等人未有服用生死蛊。

    对于此点,乌衣中年是极力反对的,认为许易不该带这些人入内,徒增隐患。

    乌衣中年提此意见,许易毫不意外,毕竟,乌衣中年没有经历他与秋刀鸣等人那般同生共死的经历。

    最后,许易也实在耗不过乌衣中年,承诺,只让众人见识灵矿脉,便隔离在外。

    本来,这帮人入内,也都是寻觅各自机缘的,顺带着帮帮场子,自也不会始终和许易的团队捆绑在一处。

    一路无话,朝着任空城飞驰。

    值得一提的是,秋刀鸣提供的无尽飞舟,性能十分强大,虽是庞然大物,在灵石的催动下,遁速远远超过了机关鸟,许易自忖,便是全力催动驭电术,也决计比这无尽飞舟快不了多少。

    更难得的是无尽飞舟内部的装饰华丽,居住起来十分舒服,尤其是数百个单间,皆具有极佳的私密性。

    许易便拒绝了居住豪华套卧居的提议,选择了一个单间,安心休息起来。

    其余人等,有选择房间居住的,有选择直接在甲板上盘膝打坐,观赏云海的。

    毕竟,这无尽飞舟,也不是一般人能随意乘坐的,尤其是这近五百感魂中期强者,绝大多数出身平民,平素根本没机会接触龙舟这种级数的飞行器。

    一昼夜的飞行后,许易烧掉了三百余枚灵石,终于到达任空城上方。

    远远便有两名骑士乘驾天马来迎,待问清了是入幽暗禁地的队伍后,一名骑士便引着龙舟朝西北方飞掠。

    半柱香后,降落在一座绿岛,骑士遁去,便有三名笼在黄色斗篷里的斗篷人迎了过来。

    验明许易出示的文书凭证后,三名斗篷人便引着众人,朝南行去,绕过大片的竹林,便见一座四方的墨色塔楼。

    许易等人进入塔楼后,秋刀鸣等人便被单独带走。

    几人的星吏身份,是没办法遮掩的,而星吏要进入幽暗禁地,除了许易这种情况,自带队伍的,其余等人皆要以血禁之术誓约。约束众星吏在幽暗禁地内,获得灵石。

    在许易看来,这纯粹是圣庭小家子气到极点的证明,为了尽可能的多收端口费,什么样的奇葩约束都能立起了。

    好在,这誓约,除了约束众位星吏,在幽暗禁地内获得灵石外,其余的际遇,机缘,并不禁止。

    足足花了半个时辰,才走完流程,稍后,许易等人被引到一座巨大的光幕前。

    许易和乌衣中年浸淫多日,知晓这便是传送光阵,比传送阵盘,更胜一筹,最适合多人同时传送。

    由于乌衣中年事先讲过这种传送方式,入幽暗禁地,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为安全计,还是同乘龙舟传送。

    众人跃入光阵,许易便放出龙舟,众人跃上,光幕一闪,众人消失不见。

    时间不知流逝多久,眼前在闪时,许易已看到了朦朦的月亮,不对,是太阳,灰蒙蒙的太阳。

    眼目四移,四周俱是灰蒙蒙一片,这种灰蒙蒙,倒不阻碍视线,纯粹是视觉上的黯淡。

    “蓝离花!”

    许易认出了一株蓝色的一人高的花朵,巨大的花冠团团的张着,花冠指向的方向,便是东向。

    这是他从乌衣中年处听来的,关于有效确定方向的特定植被之一。

    因为天上的那轮灰蒙蒙的太阳,据乌衣中年称,并不是实际意义的太阳,因为其出现、消失,丝毫不呈现任何规律性。

    “好浓的灵气!”

    不知谁发一声喊。

    许易陡然意识到,此地的灵气,较之北境圣庭,似乎更甚一筹,果然是禁地,开采未甚,保留的极是完好。

    “老古,该向何处走?”

    许易有些好奇,过了好一会儿,都未听见乌衣中年引领航向。

    “糟糕,运气不佳,此地偏偏是我从不曾来过的地方,根本无法辨别,拿出灵矿脉的方向。”

    乌衣中年传音说道,为怕乱了军心,他也只得如此。

    听得此话,许易险些没咬断牙床。

    就好比他倾家荡产,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娶了房媳妇,正准备洞房,结果被告知新媳妇翻墙头跑了。

    何等荒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