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六十三章 撞上铁板

六十三章 撞上铁板

    “你的意思是,那灵矿脉就不找了?”

    许易传音过去,尽量控制着情绪。

    若非这些天,在乌衣中年处,学到了不少,认定乌衣中年乃是有真才实学,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撞上手段高明的骗子了。

    “自然要找,一路向北吧,坚持到底,我就不信,会寻不到一块我熟悉的地形。”

    乌衣中年面上也不好看,在许易面前,他可是拍了胸脯的,结果一出场便丢了这么大糗。

    许易想想,目前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说穿了,他们目前的困境,就像是迷路了,非要找到标志性建筑,才能确定坐标,找回方向。

    而乌衣中年脑海中熟悉的无数地形地貌,显然就是眼下要寻回的标志性建筑。

    迷航最大的危局,最忌原地转圈,好在判断方位对如今的许易,都不再有难度。

    当下,许易便操纵着龙舟一路向北疾驰。

    足足三个时辰,将近腾出了两万里,烧去了六十余枚灵石,许易渐生焦躁,满头大汗的乌衣中年猛地一拍围栏,“找到了,终于找到了。朝东北方向,最多三万里,便能到头。”

    许易松了口气,只要找对了方向,再远,这灵石花得都值得。

    “许兄,既然判断对了方向,就无须这般疾行了,降低一下高度,我劝你也观察观察沿途的地形地貌,将这些时日,我教与你的那些东西,尽量在沿途实践一二。”

    乌衣中年建言道。

    许易从善如流,当下,操控着无尽飞舟,将高度和遁都降低下来。

    当下,乌衣中年就在龙舟上,传音上起课来。

    “看,那马蹄形的树冠,还记得这个叫什么?”

    “飞马桃木,果实甘甜,最是吸引妖禽,以此为饵,猎杀妖禽,每有奇效。”

    “红褐色的泥土,断层岩台,乌柳木,杏红衣,这是什么地形。”

    “明显是采掘后的灵矿脉地形,灵气流逝,伴生出的此种地貌,植被。”

    “………………”

    两人一路问答不停,许易学习能力惊人,便连乌衣中年也赞叹不已,短短二十余日,许易竟将他所授知识,学了个七七八八。

    一个时辰后,在乌衣中年的建议下,许易提升了龙舟的遁,毕竟此行到底为采掘灵矿脉而来,教学任务基本达到便可。

    又过了近两个时辰,天空那轮毛毛的太阳消失了,四周的景观又暗淡了不少,好似在一片灰褐色的世界中穿行。

    “到了,再前行百里,看,那颗千手树,我见过。”

    乌衣中年难掩兴奋之色,冲许易传音喊道。

    前方,一颗巨大的树冠,只比龙舟低一些,足有百丈之高,无数树冠仿佛伸出巨掌,萱萱赫赫,四散横伸,几乎要堆积成了一座山岚。

    许易来了精神,朗声道,“目的地,快要达到,全体人上甲板,做好准备。”

    一声喝出,整艘龙舟顿时传来巨大的动静,数百人尽数涌上甲板来。

    忽的,许易变了脸色,满龙舟顿时轰然。

    “快看,西北方向也有龙舟到来。”

    “好大,这是哪里的人!“

    “一路奔行数万里,也不见人烟,怎会在咱们快到目的地之时,就交汇了。”

    “…………”

    许易和乌衣中年对视一眼,尽皆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定然是还有人出售了此块灵矿脉的地图,还真就找了过来。

    “事已至此,只有硬碰硬了,许兄,这可是至少五十万枚灵石,你不会想放过吧。”

    乌衣中年赶忙给许易鼓劲。

    不待许易答话,宫绣画等人涌了过来。

    “老大,这是来了截胡的啊,快交代,你这回又掏了个多大的宝贝,否则不会打抢。”

    瞿颖笑嘻嘻道。

    “就是,赶紧交待,否则,可别怪到时候咱们出工不出力啊。”

    杨骏笑道。

    秋刀鸣道,“这话说得不错,谁叫咱们都签订了那该死的血禁之术了,此间的灵石,便是堆成了山海,也取不走一枚,真是可怜。”

    正打趣间,两架龙舟已只相隔十余里了,对方的龙舟上也有了动静,一片片银白的鳞甲,涌了上来,快要将整座龙舟遮莫。

    又过片刻,许易的目力,几乎已能清晰看到那龙舟舟藏青的剑兰旗了。

    对面的巨大的青褐色龙舟,几乎是己方龙舟的两倍,更可怖的是,对面龙舟上,尽皆遍布的是银甲甲士,煊赫的杀气,隔空迫来,显然皆是战阵之士。

    “天,剑兰旗,云家的旗帜,这是什么运道,竟他妈的撞上了铁板。”

    乌衣中年面目扭曲,痛苦不堪。

    “莫非是归德路的云家?”秋刀鸣面色一沉。

    “除了这个云家,还有哪个云家有这番声势。”

    乌衣中年绝望地说道,“许兄,看来你我流年不利,天意,真是天意。”

    许易皱眉道,“天不天意的,我不管,我只知道为了这遭,我几乎倾家荡产,就是天意,也不能逆了老子的赚钱之意。别磨蹭,道来这当云家的究竟。”

    秋刀鸣道,“这归德路,距离咱们剑南路,两路比邻,路庭的距离,也不过三百万里,来往极是密切。我们剑南路的路尊只是郡王爵,而归德路的路尊却是郡王爵领王爵事,传闻近期内,便能正位王爵,所以,论在圣庭的地位,归德路是要高于咱们剑南路的。而归德路的路尊便姓云,剑兰旗,便是云家的标志,云家自然也便是归德路名副其实的王族。”

    许易越听,脸色越暗,难怪乌衣中年如此作态,真是流年不利,出门便撞铁板,如此强劲的对手,若非有五十万灵石在,他真想调头就走。

    “来人是云家的世子么?”

    许易沉声道。

    乌衣中年道,“定然不是,若是世子,岂会只有这点排场。况且,若是世子,也不可能看上这区区幽暗禁地的灵矿脉,那些天人一般的贵胄,哪里会为灵石愁。多半是云家的哪个旁支子弟,过来打秋风。即便如此,这也是咱们万万惹不起的。避一避吧,古某就是豁出去了,也定要为许先生寻觅到金行灵矿脉。”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