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六十四章 翻转

    “消息别透出去了,徒乱军心。』』”

    许易传音乌衣中年,秋刀鸣等人。

    便在这时,两架龙舟,只相近百丈了,都停在空中。

    一位青袍老者当先自对面的龙舟上腾出,桀桀笑道,“对面是哪位故人呐,出来一见。”

    乌衣中年脸色一黑,立上舟,“邓兄,久违啦。既然是邓兄先到此地,先后有别,古某等就不打扰了。”

    青袍老者仰天大笑,“原来是古先生,邓某素知古先生老谋深算,性格艰深,怎的就改了脾气?嘿嘿,莫不是见了这剑兰旗,要望风而遁?这不是你古先生的脾气呀。”

    乌衣中年冷道,“邓雄,得饶人处且饶人,你真以为自己是云家人?”

    青袍老者正待答话,对面顿时,有声传出,“啰嗦什么,对面的人既然来了,都别走了,七少爷开恩,饶你们不死,都罚作矿奴,还不谢恩。”

    此话一出,无尽飞舟上,人人变色,顿时骤起喝骂。

    不知剑兰旗代表云家的,到底是多数,听得此话,焉能不骂。

    唯独许易面沉如水,看也不看对面的龙舟,感知却全力放出。

    他如今的感知越精进,早已越过了要看气血鼓胀,而辨人武道修为的境界。

    只要对方没服用隐体丹,隐匿血气,精神,他都能通过入微的感知,体察对方血液的流动,从而判别那一丝一毫的不同,从而达到甄别修为的效果。

    感知这一扫过去,许易便暗叫头疼。

    乌衣中年说的不错,纵使是旁系,对面的阵容,也根本不是自己这方能够挑战的。

    感知探查的结果,对面龙舟上的数百人,血气强弱,明显分作了三拨。

    和己方阵容一模一样,而己方阵容,血气最强的便是他自己,为修出真灵圈的阴尊。

    其余便是宫绣画,秋刀鸣以及三位服用了生死蛊的阴尊。

    再下,便是一众感魂强者。

    对面龙舟上的众人,血气分布虽呈现相同的层次,但人数占比,却决然不同。

    和血气一般强盛的,除了安静地坐在黄金座椅上的雪衣青年,便是三位黑袍中年。

    换句话说,到来的修成真灵圈修士,足足占了四位。

    最可怖的便是如宫绣画,秋刀鸣一般血气的了,也就是阴尊强者,对面竟占到了二百余人。

    也就是说,对面龙舟上的阴尊强者,达到了一半之数。

    反观许易这方,阴尊强者算上他自己,也不过十二人。

    这是何等的天差地别。

    却说,己方才起喝骂,两名黑袍人电闪一般,腾到半空,宫绣画等人才要腾起。

    霎时,十余人胸膛炸开,血雾狂飙,其中便有宫绣画,秋刀鸣。

    顿时,满场喧嚣立止。

    谁都意识到这两名黑袍人实力惊天,而宫绣画,秋刀鸣等人,干脆就确定了两人真灵圈阴尊强者的身份。

    否则,不至于有此霸道的魂念!

    “若非要留着尔等掘矿,就凭方才的冒犯,尔等已化作死尸矣。”

    左的长眉黑袍人阴阴笑道。

    右手的黑袍人身量格外魁梧,足有寻常人两人高,凌厉的目光,如含实质,凌厉地扫视全场,“领头之人站出来答话!”声如霹雳。

    许易腾空而上,立在三十丈外,抱拳道,“对面莫非是归德路云氏王族?”

    长眉黑袍人冷笑一声,面现得色,“算你有些眼力,既然知晓是我云家,怎敢如此无礼,莫非活得不耐烦了?”

    许易躬身道,“在下孤陋寡闻,不是不确定么?有幸得见王族,还请前去当面拜见。”

    魁梧黑袍人哼道,“就凭你,也配见王族,服下这个,再与本尊说话。”说着,抛过一个透明的瓶子,内里一条小小爬虫,赫然是生死蛊。

    “在下实无冒犯之意,尊驾何必如此相辱。”

    许易捏着瓶子,面现悲愤。

    “就凭你,爬虫一般的人物,也配我侮辱?”

    魁梧黑袍人纵声大笑。

    “行了,少说废话,服虫,否则立死!”

    长眉黑袍人冷声喝道。

    许易捏着生死蛊瓶,往嘴边道去,下一瞬,整个人已在原地消失,化作流光,直朝对方的龙舟撞去,直取金座上的雪衣青年。

    两名黑袍人大惊失色,未及回神,许易已攻到雪衣青年近前。

    雪衣青年眉头轻扬,噗的一声,珊瑚角直刺雪衣青年背心,光罩一闪,许易被弹飞。

    下一瞬,许易竟又奔来,快比流光,珊瑚角再度刺在光罩上,被弹飞出去。

    雪衣青年眉头轻皱,才想站起,许易竟又撞了过来,淡黄色的光罩一阵轻摇,刷的一下,雪衣青年终于变了脸色。

    便在这时,被弹飞的许易,又撞了过来,淡黄色的光罩竟然化薄,雪衣青年大急,终于绷不住了,怒喝,“救驾!”

    说来,不是长眉黑袍人,魁梧黑袍人,不来救护,实在是根本没反应过来,只见先前还貌似恭敬的青衣小子,顿时化作一道流影,来匆匆,去匆匆,根本无法捕捉。

    漫说他二位,便是立在雪衣青年身侧的红脸黑袍人,也来不及救护,魂念甚至都失去了方向,勉强在雪衣青年身前击出一道煞墙,转瞬被洞穿了,那道流影竟毫不畏惧。

    却说,雪衣青年喝声放出,许易又化作流光,撞了过来。

    一次,两次……

    轰的一声,淡黄光罩破碎,珊瑚角直直插入雪衣青年背心,下一瞬,许易便捏住了雪衣青年的大椎穴,流光再闪,人已到了百丈开外。

    三名黑袍人呆立当场,满场上千人,目瞪口呆,如观妖魔。

    足足十三张迅身符,许易虎口震裂,鲜血长流,半边身子都酥麻了,终于擒住了雪衣青年。

    “大胆!”

    “找死!”

    “无耻小辈,老夫必叫你生不如死!”

    三名黑袍人才回过神来,顿时怒声嘶吼起来,咆哮惊天。

    这场仗败得太诡异,太不值了。

    三名黑袍人,自认为是轻敌大意了,若是当先就出手擒住这该死的阴险小贼,哪里会有眼前的窘况。

    七少爷遭擒,投鼠忌器,局面顿时翻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