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六十五章 血战

    对于三名黑袍人的喝骂,许易根本不为所动,劈手朝雪衣青年胸口的须弥戒抓去。??

    雪衣青年目眦欲裂,奈何被许易捏住大椎穴,锁住周身经脉,连开口说话都不能,只用眼睛死命瞪着三位黑袍人。

    便在这时,三位黑袍人的魂念攻来,许易早已有防备,铁精极是化开,包裹周身。

    不料,数道魂念斩在铁精身上,出可怖的声响,许易唬了一跳,他无法理解,魂念怎生有如此威力。

    才劈手摘走雪衣青年的须弥戒,铁精化作的金幕,顿时有可怖的巨力传来,却是三名黑衣人全力出手。

    可怖的力道,虽难损铁精分毫,巨大震动自铁精传来,许易手掌剧痛,险些把不住铁精。

    当下,他又打出一张疾风符,轰得一声,蹿出百丈外,终于反手摘走了雪衣青年的须弥戒。

    便在这时,一道巨力自拿捏雪衣青年大椎穴掌中传来,他竟再也拿捏不住,忽见雪衣青年猛喷一口鲜血,沾染着丝丝金色,竟喷出了心血,瞬间,一张英俊的脸蛋,化作雪白。

    许易的震惊是全所未有的,他从未想到有人被拿住了大椎穴,还能挣开。

    他心中虽无比震惊,手上却丝毫不慢,再度朝雪衣青年抓去。

    雪衣青年喷出心血,无异身受重伤,哪里避让得开,眼见就要再被许易拿住。

    雪衣青年猛地一咬牙,捏碎了左手食指处的蓝色骷髅戒指。

    一道白色的烟气顿生,化作一道利箭,直刺许易灵台。

    下一瞬,许易灵台之中,现出一道白色利箭,直直朝真魂小人扎来,瞬间将真魂小人贯穿。

    真魂小人出痛苦的嘶嚎,头顶的淡淡光圈竟有了崩溃的迹象。

    便在这时,真魂小人胸口的闪电印记陡然亮起,灼灼金光,瞬间将白色利箭化作阵阵烟气。

    就在白色利箭射中许易的当口,许易亦痛苦的嘶嚎起来,这种精神上的重创,远远胜过了**上的打击折磨。

    就在许易嘶吼的当口,三名黑袍人释放出了魂念攻击,瞬时,将许易的身体爆开。

    半边肉身几乎炸烂,**上的痛苦,反倒减轻了精神的折磨。

    许易转瞬回过神来,下一瞬,铁精放出,防御周身,再下一瞬,迅身符又放出,奔着雪衣青年就去了。

    长眉黑袍人,横身来阻,直接被狂暴的许易,手持珊瑚角,贯穿胸口,立时毙命。

    下一瞬,许易再打出一枚迅身符,闪电一般,又到了雪衣青年近前,珊瑚角狠狠钻进雪衣青年的肩胛骨,下一瞬,许易再度拿住了雪衣青年的大椎穴,阴仄仄道,“你再敢动一下,老子就毁了你的气海。”

    顿时,雪衣青年猩红的双眸,黯淡下来。

    说来话长,实则,一切都生在电光石火之间,龙舟的一众银甲士,甚至来不及动作。

    宫绣画等人心惊动魄之余,同样也插不上手。

    再度擒住雪衣青年,许易掌中多了一个小瓶,正是锁真瓶,排开封印,一股诡异的吸力放出,长眉黑袍人才腾出的真魂小人,瞬间被收入锁真瓶中。

    魁梧黑袍人和红脸黑袍人,同时腾身而起,皆朝长眉黑袍人的尸身腾去,标准的正是长眉黑袍人的须弥戒。

    许易冷笑一声,招魂幡脱体而出,御空而行,伴随着道道真魂的打出,招魂幡黑光大盛,一条条黑线,从幡体上垂下,去如流云,瞬间将两名黑袍人卷住,定住了二人的真身。

    便在这时,戮仙矛被许易放出,漫天的金光废物,瞬间将两名黑袍人包围,那一粒粒金光,好似吞噬万物的怪兽,不停地废物,转瞬攻破两名黑袍人的防御,将两名黑袍人,斩成血雾。

    锁真瓶出,两道才跃出的真魂小人,连挣扎的余地也无,就被收入瓶中。

    一场惊世大战,竟在短短十余息中,便落下了帷幕。

    两架龙舟,上千人鸦雀无声。

    尤其是宫绣画,秋刀鸣等人,简直要瞪脱了下巴。

    尽管他们早知道许易战败过赵廷芳,姜碑铭,许大领队战力惊天。

    却远远不及此一幕来的震骇,四名真灵圈强者,一遭擒拿,三遭灭杀,这是何等可怖的凶威。

    乌衣中年死命咬了咬嘴唇,又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才确信眼前的一幕非是幻觉,心头之狂喜,简直莫可名状。

    方掌事亦瞪圆了双目,看着许易那来气匆匆的闪电身法,他心中曾经以为不可能的猜测,终于坐实了。暗暗赞叹:不愧是界子,真是谜一样的人物。

    眼见许易转瞬扫平了云家最强大的战力,先前叫嚣的青袍人见势不对,便要遁逃。

    许易念头一动,招魂幡轻卷,直接卷起青袍人,丢上无尽飞舟来。

    乌衣中年大喜,奔上前来,就是一顿狠捶。

    论修为,他本来和这青袍人在伯仲之间,可眼下许易挟大胜之威,乌衣中年连带着也血脉喷张起来,下手毫不留情。

    青袍老者更是只有招架,绝无还手之功,瞬间被打成了猪头。

    许易没理会无尽飞舟上的动静,收回招魂幡,反掌击在雪衣青年的下巴上,击得他大张了嘴巴,瞬间,将一物直接抛入他的喉头。

    随即,许易松开了雪衣青年。

    “好好,你真是生了天大的胆子,敢杀我云家的人,你若有种,立时便杀了本公子。”

    雪衣青年几乎声嘶力竭地喊道。

    郁闷,他太郁闷了,憋屈,太憋屈了。

    他虽出自云家旁支,可自出生以来,同样过的是旁人难以想象的生活。

    今次他遁入这幽暗禁地,本就是悄悄为之,实在是怕其余云家子弟知晓了,笑话于他。

    即便这样,他聚拢起来的实力,也是寻常修士难以想象的。

    满以为此行,能够满载而归,用丰厚的收获,好生让那些瞧不起他的人,开开眼界。

    可怎么也没想到,才一出师,就遭遇了这样的局面,遇到了这么个莫测的怪物。

    身为云家子弟,即便是旁支,他的资源也绝对丰富,即便是对上真灵圈圆满的准阳尊,他也自忖有一战之力,至少自保有余。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