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六十六章 灵矿真容

六十六章 灵矿真容

    偏偏眼前这该死的家伙,有着难以言喻的绝遁。

    初始,他也以为这该死家伙用的是符箓,随即便取消了这种怀疑。

    因为实在是这家伙的身法始终在飘忽,若是用符箓,怎么可能一连气洒出数十张符箓。

    便是云家的核心子弟,也绝无如此阔绰。

    他无法理解这种绝的遁,更无法理解一个小小的恐怕连真灵圈都未凝结的阴尊强者,能够拥有如此可怖的三阶魂器。

    还有那莫测的以魂念御物的本领。

    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这该死的家伙,竟然防住了神谕戒指中的那可怖的一击,那可是封印着阳尊强者的一道神念。

    他简直要怀疑,这该死的青衣家伙,是上天特意派下来,要整垮他的。

    否则如此盖世妖孽,怎的就偏偏让他撞上了。

    即便如此,他也觉得悲愤,因为他还有后手,还有杀招,根本没来得及爆,就被这混蛋一顿疾风暴雨给折腾没了。

    此刻,更是被塞进了莫名其妙的东西,看着这该死家伙随意放开了自己,定然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弄不好就是要命的玩意儿。

    正疑惑间,却听许易道,“别瞎猜了。”说着,晃了晃手中透明小瓶,赫然正是那只生死蛊瓶。

    雪衣青年几乎要昏厥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手下给这家伙准备的生死蛊,最终竟落入了自己腹中。

    “你到底想干什么,要杀就杀,我堂堂云家子弟,绝不受人威胁。”

    雪衣青年暴跳如雷。

    许易道,“你是云家贵胄,我怎敢杀你。不过,你若不想活了,大可自尽。”

    “你……”

    雪衣青年恨狂。

    他不可过虚言恫吓,他大好生命,如云富贵,怎会就不想活了。

    “行了,我没工夫跟你啰嗦,你如果真不想活了,现在就自尽,省得我下手。如果死不了,就乖乖听话,我既然给你吃生死蛊,定然不会就想弄死你,你的小命还是有保障的。”

    许易微微笑道。

    雪衣青年瞠目结舌,这该死家伙的话,竟是如此有道理,他都不知该如何反驳。

    许易道,“好了,你现在吩咐,你那一船人都下来,挺这么高,我看得眼晕。”

    雪衣青年面色白,却终究知道再犟下去,也是徒然浪费时间,且看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待慢慢弄清了这家伙的根底,他就不信,堂堂云家真就拿这家伙没有丁点办法。

    雪衣青年吩咐一众银甲士,将龙舟降了下来。

    许易也催动着龙舟,落下地来。

    这是一片浓墨色的断层岩,横亘数十里。

    乌衣中年一马当先,抢上前去,不多时,出大笑,“找到了,找到了……”

    许易跃上前去,宫绣画等人,跟行在后,方掌事统御众人,立在远处,纹丝不动。

    雪衣青年挣扎半晌,也跃了过去。

    这是一个巨大的洞窟,斜向下,通往地下,幽深不见底,数丈见方的洞窟,布满了青绿色的苔藓。

    乌衣中年蹲在洞窟前,拈起一点粉末,嗅了嗅,变色大变,“不好,双头脏乌蛇先到了。”

    许易一听,立时变了脸色。

    双头脏乌蛇的名号,他当然知晓,这类妖兽,嗅觉最是灵敏,长长占据废弃矿坑为家,最喜吞噬灵矿脉。

    这类妖兽往往群居,繁殖能力惊人,若是这灵矿脉,真的遭遇了这群家伙,当真凶多吉少。

    “老古,是不是要遭。”

    许易沉声问道。

    乌衣中年道,“还不一定,这处灵矿脉当时只是初探,并未开始采掘,没有裸露的矿体,双头脏乌便是寻到了,一时半会儿也破不开,这帮家伙通常没什么耐心,破不开就会换地。当然,这只是可能的情况,但愿好运吧。”

    说着,掌中多了一个巨大的鼓囊囊的口袋。

    却见乌衣中年将口袋撑开,双掌一推,煞气狂涌,口袋中突然迸出赤红的雾气,气味刺鼻至极,雾气被狂暴的煞气,朝洞窟底狂涌而去。

    “赤磷砂,没想到老古你早有准备。”

    许易喜道。

    这赤磷砂正是双头脏乌一类软体妖物的克星,味道辛辣,刺鼻至极。

    若洞窟里真有大量的双头脏乌群集,受到如此巨量的赤磷砂的攻击,一准会自觉钻出洞来。

    一炷香过去了,洞窟之中,一片死寂。

    乌衣中年长舒一口气,“运道不错,看来这片灵矿,完好无损。许兄,我等先入洞吧。”

    许易点头应了,乌衣中年才要跃下,被许易止住,“老古,你什么修为,敢逞这个能,还是让怎么的云公子来。”

    雪衣青年面色铁青,许易只含笑看着他,直看得他后脊梁寒。没奈何,只好当先跃入。

    许易紧随其后,乌衣中年,宫绣画等人,则鱼贯跃下。

    洞窟狭长,行了百余丈,矿道,逐渐歪斜,随即,成横向走势。

    又横行百余丈,便到了尽头,尽头的岩石,却多了不少坑洼。

    乌衣中年指着那些坑洼道,“双头脏乌果然是来过,看看这坑洼,动静真不小,不过终究是铩羽而归了。”

    许易却不理他,盯着那些坑洼怔怔出神,坑洼深处密布的星星点点,分明透着惊人的灵气,这便是灵矿,好大的灵矿。

    乌衣中年轻轻抚摸着坑洼岩石,如抚摸美丽女人的身体,眼神透着股莫名的痴迷,“看看吧,这便是天地所钟的造化。”

    宫绣画等人亦露出痴迷,尽皆震撼不已。

    灵石谁都见过,可数以十万计的灵石凝结成了灵矿,那只在书本和传说中存在。

    如今,却真真切切出现在了眼前,岂不叫人深深的震撼。

    雪衣青年更是瞪得眼睛青,这原本都该是属于他的,该死的家伙,该死的家伙,若叫我得脱,必将你碎尸万段。

    “行了,老古,你也算是见多了世面的,何必作此态,赶紧开工吧。”

    许易虽也震撼,可到底心中的贪欲太重,他可不满足来一趟,就弄这么个灵矿脉回去,一心想着将此间事抹平,赶紧再去别地搜寻五行灵矿脉。

    乌衣中年道,“我虽然开矿多年,可也没见过这么大的灵矿脉,如今,这天赐的造化,都归了许兄你,你许兄自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