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六十九章 逆心

    “后一半错的离谱?哪里错了?”

    许易正色道。

    云明灭道,“错在你根本不懂开灵丹的珍……”

    话至此处,他陡然住口。

    许易道,“放心,不管珍贵不珍贵,就是颗泥丸,也已成许某之物,绝对不会再落入你手中,你还是实话实说吧,都赶时间。”

    云明灭瞪眼道,“这枚开灵丹的珍贵,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他是我们王族才能享用的。寻常融合真魂和魂念,成就神念,只能在修成真灵圈后,运用功法,断开真灵圈,放一丝魂念入内,与真魂融合,而运用开灵丹,则能直接破开真灵圈,放出最大魂念,与真魂融合。锻造出的神念,自然更为强大。”

    “只是此丹药,终究有使用时限,三年之内,若不使用,必定损坏。此枚丹药,已有些年份了,若不及时使用,必定浪费。本来,我是打算这次幽暗禁地之行后,便择机闭关,断开真灵圈。没想到此丹药却落入了你掌中。”

    “不过,你连真灵圈都未修成,得来何用,不如返还与我,我出重金赎买。你看如何?”

    许易本就好奇云明灭明明气血强大,是真灵圈级别的修士,面对自己的进攻,怎的攻不出如三位黑衣家仆那般的强大魂攻,原来问题的症结在此处。

    他猛地想到三名黑衣家仆的攻击的神念,远强过姜碑铭,赵廷芳,问道,“你那三位家仆可是用过开灵丹?”

    云明灭冷笑道,“就凭他们也配?若非王族子弟,谁配享用。”

    许易道,“那为何这三人的神念攻击,极为强大,莫非是得你们云家家传术法之妙。”

    说话之际,许易掌中多出三枚玉简,“这上面的文字,似乎是某种功法,莫非是你们云家的功夫?”

    三枚玉简正是他从三名黑衣家仆的须弥戒中得来。

    云明灭顿时变了脸色,“我不懂你说什么,你也别来问我。我也不瞒你,有些家族的传承,是用超过血禁之术的秘法锁死,你若真逼我,现在就杀了我。”

    许易观他神态决绝,心知他说的多半是真,这种家族传承秘术,若是擒拿一名子弟,就能拷掠而出,也就不是传承了。

    不过三枚玉简的功法,云明灭避而不提,显然必然和云家的秘术有关,想必是云家秘术的皮毛,即便如此,也当有极大的价值。

    “好吧,我和云兄一见如故,自不能逼迫云兄,不说便不说吧。”

    许易叹声说道。

    殊不知,他这一声吐出,云明灭险些喷出一口心血来。

    一见如故,有这样的一见如故,老子谢谢你的一见如故。

    云明灭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咽了半晌气,才道,“的确,我见许兄也倍觉亲切,不知云某的提议,许兄应是不应。”

    许易胸口也是一闷,瞬间受到一万点打击,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互相伤害吧,咳嗽一声,方道,“本来想答应,实在是不好意思,在下也修出了真灵圈,迟迟没交融真魂魂念,正是在等待机缘,却没想到,这机缘竟应在了云兄身上。”

    噗嗤一声,云明灭终于喷出血来,他不信许易修炼出了真灵圈,可又无法验证,更无法接受自己便是机缘的说法。

    而实际上,他又知道,自己这遭被擒,还真就成了这该死家伙的机缘。

    灰蒙蒙的天空,蒙蒙的太阳,又跃了出来,毫无征兆。

    许易抬头望了望,“时间不早了,最后两个问题,你那枚戒指是怎么回事,那道白色的烟气,怎么能直接贯入我的灵台。”

    云明灭擦了擦嘴角,又激动起来,“那是阳尊的一道神念,你怎么可能不死,被阳尊的神念侵入灵台,你怎能不死!”

    这是最让云明灭想不通的,那只神谕戒指里的阳尊神念,是他们云家子弟的最后保命法宝。

    他动用秘法,逆转血脉,拼着身受重伤,最终脱离了许易的掌控,强行激发了这枚神谕戒指,结果还是没能要了许易的性命。

    面对如此的妖人,他也实在无力。

    “最后一个问题,你是怎么挣脱我的掌控的,或者说,为何你的大椎穴被拿住,还能挣开。”

    许易沉声道。

    许易头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阶层差异。

    这位云公子身上,实在有太多的秘密,显然,这些秘密的背景,就是云明灭的身份。

    王族子弟,名不虚传。

    云明灭脸色一沉,“说了,乃是云某家族秘法,不可外传,你若不信,尽可动手。”

    许易笑道,“云兄这是欺我,家族秘法或许是,但也绝不至到不可外传的地步,否则这个家族的传承,就该断了。”

    的确,一个家族中,往往只有最顶尖的功法,秘法,才会以禁制防止泄露。

    但逆转血脉,震动大椎穴,显然未到这一级数。至少许易如此判断。

    “云某说了,若是不信,你自管动手。”

    他有些看出来了,许易似乎真没要他性命的意思。

    “云兄如果是这种态度,许某只好含泪送云兄上路了。”

    话音落定,生死蛊瓶现在了许易掌中。

    云明灭惊怒交集,根本没想到这家伙是如此果决,死亡的恐惧一起,哪里还绷得住,“罢了罢了,云某告知你便是,此篇秘法,的确是云某家传,只是未入禁法,许兄必须保证,云某告知此篇秘法后,再不得逼问其余秘法,因为其余皆是禁法,否则,许兄现在就捏碎蛊瓶便是。”

    许易道,“依你,我只需此法。”

    其实,他也未觉得这秘法有如何作用,只觉得技多不压身,更好奇,到底气血是怎么运转的。

    云明灭道,“众所周知,大椎穴被拿,全身经脉锁死,气海静止,灵台沉寂,根本无法动弹。云某家族的这篇‘逆心诀’,却能逆转阴阳,倒转经脉,震动气血,冲击大椎穴。其中原理,某会录制这篇秘法,许兄自行研究便是。”

    许易点头道,“左右闲来无事,不如云兄现在就录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