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七十章 金系灵矿脉

七十章 金系灵矿脉

    云明灭已彻底绝望,交锋至此,他已发现眼前这家伙,心思之绵密,超乎想象,和这人斗心眼,吃亏上当受气的,全得是自己。 .

    当下,云明灭也不再墨迹,快速录制了一篇功法。

    许易当即便学习起来,有云明灭这个被逼良师在,许易学得极快。

    这篇功法,说奇也奇,说寻常也寻常。

    说奇,是因此此篇功法,创造性的提出了隐窍的概念,认为人体除了已知的窍穴(明窍),还存在暗窍。

    许易不知道这种暗窍的理论,到底有多大的可行性,奇就奇在,按照这暗窍的理论,这逆心诀,却能顺利修成。

    唯一的弊端,每次动用此功法,发功之人,都要受到心血逆行的巨创。

    说寻常,是这篇功夫,除了摆平大椎穴受制,而能冲击脱开外,再无其余功效。

    许易不认为有迅身符傍身,自己会被谁擒住,不过,他向来信奉,多门本事,多条出路。

    半个时辰的功夫,许易便修成了。

    说穿了,就是一些穴窍的气感运行图线,记熟了,便成了。

    为试验效果,他运转起了逆心诀,试验一遍,顿时喷出一口心血,精神顿时萎靡。

    与此同时,周身果然爆发出强大的冲击波,几乎非人力所能抗衡。

    盘膝调息片刻,许易睁开眼来。

    云明灭道,“先前许兄亲口所说,只要云某配合,必当方云某离开,不知许兄践诺否?”

    许易笑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云兄放心,许某必定放你归去。”

    云明灭松了口气,“云某现在就请归去。”

    许易摇头道,“我与云兄一见如故,这才相处多久,如何便就分离,不妥不妥,这样吧,云兄既然待在此处有些生闷,不如咱们到别处逛逛。”

    云明灭瞠目结舌,许易却已朗声道,“老古,老方,出来一下。”

    声音如凝实的线条,精准地送入洞窟中。

    不多时,满身尘土的乌衣中年和方掌事奔了过来。

    见得二人面带喜色,许易心头一松,“进度如何?”

    “进展极快,目下已采得三万枚灵石,其中还有两枚中品灵石。”

    方掌事眉飞色舞道。

    乌衣中年则颇为矜持,笑道,“按目前的进度,估计二十天左右,便能完结,预计能采得七十万枚灵石,结结实实是一座超级富矿。”

    “如此甚好。”

    许易点头道,“吩咐下去,待竣工之后,每人加发五十枚灵石。”

    方掌事道,“掌门,无须如此,咱们给的待遇已经极高了,大家的干劲都足,何必再费资源。”

    许易摆手道,“哪有只让马儿跑不让马儿吃草的道理,消息发下去,鼓鼓劲儿,许某人还不差这点灵石。”

    他如今真有几分暴发户的劲头。

    乌衣中年道,“既是如此,料来进度又能加快几分了。”

    许易道,“那可未必,有些人手,我得带走。这里有你们就成了,我待此处何用,对了,老古也和我一道走。”

    方掌事大急,“掌门若去,此间局面谁来主持,万万不可如此轻率,这可是七十万灵石,神仙见了也会动心。”

    许易道,“我心中有数,这枚阵盘给你拿着。”说着,将轮转大衍阵的阵盘递来了过来。

    方掌事接了,许易又道,“除了这个,还有云公子那批人马,我只带走一百阴尊强者,余下皆留给你。有这些人,你觉得何等强者,敢来进犯。此外,若遇敌,你及时传音与我便是。”

    方掌事沉吟片刻道,“有此力量,虽勉强能保证稳妥,只是云家的这批人,若无掌门坐镇,方某只怕使唤不动。”

    许易道,“放心,云公子会办妥一切的。”说着,转视云明灭,“云兄,是这样吧?”

    云明灭嗯了一声。

    约莫一炷香后,安排好一切的许易便登上了云公子那架威风至极的龙舟。

    随同他一同登舟的有,云明灭,乌衣中年,外加一百阴尊级的银甲士,此外,还有新投效的三名阴尊强者。

    按道理说,将这三人留在矿区,能够有效增强方掌事的力量,毕竟许易这一走,方掌事那头连一个阴尊强者也无。

    不过,许易对这三人实难放心。

    毕竟,这三位纯粹是借助他的力量,入此间来寻机缘的。

    按照约定,为许易工作十余日,就该放这些人自由身,待到回了淮西,就取出生死蛊,还他们自由。

    为此,许易也是以血禁之术立誓了的。

    此番,带走三人,许易也说明了,待他再回矿区之日,就是放还三人自由之时。

    为此,三人对随队前往,并无什么抵触。

    或者说,即便有抵触,也未流露出来。

    却说,此番许易离开,正是为寻觅五行灵矿脉去了。

    按照乌衣中年的说法,五行灵矿脉的富矿,基本不存在。

    多是百枚以下的小矿,千枚级的五行灵矿脉,都称得上富矿了。

    许易一心想寻觅火系灵矿脉,奈何乌衣中年此前言说他精通五行中的一系灵矿脉寻觅之法,却是金系灵矿。

    许易不敢强求火系灵矿脉,本着无鱼虾也好的原则,此番出行,便着力寻觅金系灵矿脉。

    龙舟飞驰,遁速竟远在无尽飞舟之上,许易大喜过望。

    一路上,皆是乌衣中年在引领航向,一口气向东南方向,飞腾了万里,龙舟的遁速才渐渐降低。

    随即,完全慢了下来,高度更是降低到十余丈的高空。

    乌衣中年双目炯炯,在地上扫描。

    寻觅金系灵矿脉的法门,却是乌衣中年的秘法,换句话说,是吃饭的家伙。

    他没告诉许易,许易已知趣地没有多问。

    原以为这种搜觅之法,极为简单,岂料,龙舟这般缓缓游了一日一夜,依旧没从乌衣中年口中听到半点指示。

    许易也耐着性子,毕竟,搜寻灵矿,不是捡石头,他得有足够的耐心。

    直到第三日上午,精神已经萎靡的乌衣中年陡然惊呼起来,直直从龙舟上跃下,朝西奔去,腾出数十丈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