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三百五十四章 议论

三百五十四章 议论

    金虫王嘶吼过后,无数的绝岭荒虫朝着天璇轮凶狠的撞来。

    才挨着天璇轮,绝岭荒虫的身体便自爆开,大量的粘液沾满了天璇轮四周。

    无数的绝岭荒虫这般前赴后继的自杀式攻击,喷出了无数的粘液,不知在天璇轮周围糊了多少层,竟成功让天璇轮渐渐要失去动力。

    “启禀陛下,那绝岭荒虫的粘液太过黏密,阻塞了阵眼,天璇轮快要失控了,请求发动灵击。”

    金甲将再度跃至观景台,跪地请令。

    “事已急,你可自决,不必事事禀报。”

    圣主寒声道。

    这一刻,所有人的神经都抽紧了。

    这里是紫域虚空,若是天璇轮失去动力,不单单是不前进了,还会直直下坠,不知跌落何方。

    到时候,漫说是仙缘,便是性命都将不保。

    正忧虑间,天璇轮周身透出上百根炮筒,巨大的轰鸣声,如雷响起。

    恐怕的反震力,震得整个天璇轮都不住摇晃。

    “是灵炮,好一个天璇轮,好一个宝贝。”

    元兴都抚掌赞叹,众人脸上的忧虑都退下不少。

    灵炮威力巨大,上百门灵炮齐发,很快将天璇轮周身的粘液或打穿,或震开,几乎驱除干净,不但如此,巨大的灵炮合击,几乎在天璇轮周围扫出一片方圆百丈的真空地带。

    “启禀陛下,全部的灵石,还能支撑一次合击,供天璇轮飞腾三千丈。”

    这回金甲将,没有现身,声音自下向上传来。

    清冷的声音,宛若九幽玄冰,令所有人心头发寒。

    “凑灵石,凑灵石,所有人把灵石都拿出来,不得私藏。”

    太清上派的杜掌教高声厮喊,应者如云。

    不消片刻,又凑了如山的灵石,被圣主挥袖,尽数卷入下方。

    很快,金甲将的如魔鬼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全部灵石,能供灵炮百次齐射,天璇轮距离目标,还有千丈,动能足够。”

    说话之际,炮击声又起,所有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

    谁都知道,这个办法是饮鸩止渴,虫潮不灭,炮击多少次,也只能扫出空当。

    因为炮击和天璇轮的前进,无法在同时完成。

    当炮击停时,如海的虫潮必定再度攻来,危机还是无法化解。“必须拿出解决的办法来,怎么办,怎么办……”

    孔大长老忧心忡忡,不停来回踱步,每一次灵炮的齐射,就像一柄敲击在众人心头的大锤,谁都明白,每射击一次,距离危机就又进了一步。

    “开会吧!”

    圣主忽道。

    所有人都向见鬼一般,盯着他。

    这都什么时候了,谁还有心情开会。

    都火烧眉毛了,又有几人还存着冷静和智慧。

    圣主道,“朕能保证,一刻之内,天璇轮安然无恙,一刻之内,大家必须想出办法,否则,便是必死之局。”

    “陛下,可是要动用那……”

    孔大长老盯着圣主的眼睛,拖长了音,忽的,跪地道,“陛下,万万不可啊,那是我圣族最后的依仗了,倘若真到了外面的仙界,咱们圣族恐怕要靠这点最后的家当,来求取活路了,陛下三思。”

    圣主摆摆手,“如今连仙缘都无法求取,还说什么仙界,不计眼前,只看长远,岂非本末倒置。不必多说,也无须浪费时间,朕意已决。大长老去准备吧。”

    “是!”

    孔大长老无比沉重地应了一句,起身道,“诸位若得仙缘,敢问可记我圣族之恩。”

    众人虽不知圣主和孔大长老,到底在墨迹何事,但从二人对话间,也能猜出些端倪。

    似乎圣族要舍弃一件极为重要的珍宝,为这简短的会议,赢得时间。

    闻听孔大长老喝问,众人皆表了态。

    这个档口,实在是危险到了极点,圣族能如此无私,众人无不感激,这番表态,也都还真诚。

    孔大长老去了,圣主摆摆手,“大长老的话,诸位不必放在心上,大家同舟渡难,本就该同心同力,谢不谢的,已无意义。生死存亡之际,大家还是议一议如何渡过此劫吧。”

    元兴都道,“奇绝经上有载,绝岭荒虫,出世则天下必乱,其虫凶残无识,只知毁灭一切,全靠虫王调度,此间的虫王已成纯金之色,达到了绝岭荒虫的最强形态,想要灭之实在太难。”

    圣主道,“元道友的意思是,要灭虫潮,必先灭虫王?是不是此论。”

    元兴都点点头,“正是如此,虫王不灭,这如山海般的虫潮必定会源源不绝。而虫王一灭,没有了意识的虫潮,连绊脚石都算不上。”

    圣主道,“既如此,方略便定下了,欲灭虫潮,先灭虫王!如何灭之,诸位速议。”

    归墟宗秦掌教道,“其实很明显了,要灭虫王,只有近程攻击,若是远程,虫王能操控源源不绝地虫潮为屏障,要想灭之无异痴人说梦。”

    圣主道,“灭法也定了,近程灭之。如何靠近,如何灭之。”

    圣主话音方落,持续轰击的灵炮忽然停了下来,众人脸上齐齐一白,皆意识到,靠着天量灵石堆积出的这不长的时间空当,终于耗尽了。

    便在这时,透过透明的墙壁,能清晰地看到,无数甲士横空列阵,一列列,一行行,如魔术一般,不但繁殖。

    瞬息,便将灵炮轰击出的方圆百丈空间堆满。

    金甲灿灿,烈烈如阳,每一名甲士都散发着强者气息。

    许易暗暗心惊,“圣族不愧是圣族,雄霸天下数千年,底蕴之丰,难以想象。”

    许易震惊的是,这个时候,圣族还能选出死士,对抗虫潮,简直超乎他的想象。

    唯因,这完全是自杀式的赴死之举。

    虫潮几乎没有意识,只有杀戮和毁灭的本能。

    世上,有的是修士敢决死一战,挑战更强的修士,更强的大妖,虽死不悔。

    只因,这挑战之中,还存在着一丝生还的可能。

    可眼前的局面完完全全是自杀,死于虫潮之下,既悲哀又绝望。

    选出一个两个这样的人来,并不稀奇,可圣族竟然选出了这样的大军,粗粗一数,竟有不下三万之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