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科幻小说 > 国家意志 > 821 最后一回:攻占总理府(大结局)

821 最后一回:攻占总理府(大结局)

    还不等亚希尼提出火力支援要求,中方无人机已经将目标信息发送到后方,随即速射迫击炮开始进行压制。无人机看到穿着灰白色城市伪装披风的2人组从废墟中逃走,显然是第50空降旅的老手。这支部队人数不多,却是穆亚尔手中的中坚,他们很少冲锋陷阵,但是经常使用反坦克导弹和狙击武器躲在暗处实施反击。

    无人机警告敌人坦克正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似乎会在中心广场聚集,看来是试图拦截住亚希尼的装甲部队。这些坦克全部隐藏在市中心的地下设施中,一旦出动,空中侦察能够提供的预警很短。已经来不及做多的调整,亚希尼下令拉赫曼连向前方康诺特广场的空旷地发射烟幕弹。敌人很快会在那里聚集,一旦他们抢先,就可以先展开兵力,而亚希尼的兵力挤在道路上,无法发扬火力,所以得添点儿乱。

    作为坦克指挥官,他一直想避免城市中的短兵相接,但是今天躲不了了,必须拼一下。

    一时间康诺特广场上烟雾弥漫,敌人坦克地面隐蔽部赶来,他们缺乏协调,以为是己方坦克发射的掩护烟雾,于是纷纷效仿,开始防烟,将自己隐藏起来。

    亚希尼呼叫后方中国炮兵支援。距离他最近王镇北许诺提供精确的曲射火力,他的155毫米自行榴弹炮的炮管几乎以最大仰角指向天空,然后开始射击。

    155毫米炮弹从天而降,掉落在烟雾弥漫的广场上。连续巨大爆炸摧毁附近的坦克,气浪瞬间驱散烟雾,将无准备的敌人坦克暴露出来。

    塔西姆率先开火,摧毁了400米外一辆T90S。但是敌人在炮火攻击中,没有丧失斗志。一辆T90加速冲过来,借助废墟上一跃而起,落下时重重撞在了为首的巴坦克上,其余印度坦克立即在这种英勇行为的感召下,一起发起冲锋。他们企图靠近对手,以避开曲射火力。其中一些更是试图借助对地面道路的熟悉,南北两面穿插绕道亚希尼部队的侧翼。亚希尼的突击确实有些孤军冒进。

    亚希尼从未见过印度坦克手如此勇猛。大约10辆T90在被二连精确火力摧毁数辆后,竟然冲进了2连的队形内,将几辆96撞熄火了。这种凶猛战术,果然导致中国炮火开始忌惮起来。

    亚希尼通过无人机了解到,还有其余的敌人坦克正在从两翼包抄,他试图分兵解决,但是他得到了王镇北强有力的保证,不必担心两翼,只管向前突击,一直推进到总理府。

    黄德兴与傅小光的坦克分别从中国阵地出发,拦截两翼敌人。中路亚希尼借助兵力优势与敌人坦克死拼到底。

    即使是塔西姆这样的老手,也难免在这样疯狂的战斗中紧张。亚希尼需要指挥全局,不会给他施加任何压力,但是他必须在乱哄哄的局面中找出最有威胁的目标。他移动准星,越过一辆又一辆坦克,直到看到前方150米处,两辆坦克正各自依着一面墙,互相伸出炮管对峙着。看来各自在等待装弹完成。

    他毫不犹豫射击,抢先将印度坦克摧毁,救下战友。与此同时从阴沟里爬出来的一名童子军,向他的坦克投掷了手榴弹。炸弹的弹幕暂时挡住了视线,在亚希尼得以透过烟雾重新掌握形势前,这辆指挥坦克又被火箭筒击中了2次,索性没有击穿。显然印度士兵能够从炮塔天线的状况判断重要目标所在……

    第3营的年轻的车掌门,不顾一切驾驶着坦克冲过来保护自己的长官,他们完全打乱了亚希尼之前部署的队形,一时间太多坦克堵在了道路上,使得坦克几乎无法推进。

    不过这样的鲁莽之举,也增加了巴方的正面火力。一时间,巴基斯坦方面的火力占到压倒性优势。

    亚希尼被四面涌上去的自己人堵住了视线,完全看不到前面的局面,但是他知道发挥数量优势的时候到了。不如就让这帮小子们去拼吧。他没有在电台里阻止失控行为,但是提醒他们不要强行超于突前的2连,敌人在康诺特广场上还有强大坦克火力。

    巴基斯坦第3营的坦克完全处于疯狂状态,他们担心错过这一战,就没仗可打了。

    他们没有强行超越己方部队,而是转了40°,直接从市政厅南侧大门推入,将一个刚刚赶到这里的自卫军中队,生生挤出去,然后再从东侧大门推出,直接出现在康诺特广场上。

    一堆车体前顶着一堆碎砖烂瓦的坦克突然冒出来,反而使得广场上的印度坦克无法识别,错过了开火时间。

    同时从达斯豪尔大道上的2连,正推开残骸直接杀到的。一时间竟然形成了交叉火力,亚希尼原本担心的,纵队推进和部队展开无法兼顾的问题,被这帮初生牛犊的家伙解决了。

    双方立即在近距离上展开你死我活的对射,任何手慢一拍的人,在这个战场上都没有活路。双方在发射完弹药后,继而加速冲撞,破坏对方装弹,这导致了96式或者T72原本脆弱的自动装弹系统,无法完成第二次装填,一时间太多的坦克挤在一起。底盘互相推动、顶撞着。没有任何一方可以从乱局中退却。

    中国无人机仍然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进行精确投弹,亚希尼的部队紧接着冲进广场,数量优势开始起作用。

    不到2分钟内胜负大定,大约一个营的印度坦克被摧毁殆尽。其余分散包抄的坦克,遭到了中国坦克针锋相对的阻击,在稍后时间内被摧毁。

    亚希尼来不及统计伤亡,他预计损失可能是敌人3分之2,这是他打得最难看的一次。他下令步兵迅速行动,攻占广场周围制高点,但是伞兵不要下车,紧跟自己。

    根据地图,他距离总理府只有最后的450米,比任何其他友军都近。尽管有很多消息表明卡汗总理已经畏罪自杀,但是攻占总理府的象征意义仍然很高,如果他想将阿米尔一脚踢开,现在正是时候。

    坦克部队再次向前挪动,推开各种残骸,不顾一切向前攻击。

    亚希尼的周视镜上,已经出现了一条裂缝,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破片打中一次,这大大妨碍了他的观察。可以看到前方的建筑上的火力不停地喷射出来,不时有烟雾从制高点上腾起,那是反坦克导弹或者火箭弹在发射。如果不迅速解决掉前方大楼上的敌人火力,他将被堵在街上,迅速消耗掉。

    拉赫曼的置顶武器站向着沿街的每一扇窗开火,但是仍然不够。一架JF17俯冲下来,向德里门制高点阵地投下500公斤炸弹。随后另一架战机向附近阵地投下集束炸弹。一时间侧翼火力被压制住。但是不到20秒后,新的火力又出现在附近建筑上。敌人的抵抗愈加顽强,很快他们就将调来足够的兵力堵住陆军撤走后的缺口。

    与此同时,王镇北的155毫米榴弹炮隆隆开来给亚希尼压阵。

    中国炮兵部队一直在研究阿米尔破坏一切的战法,从一大堆的错误中找到了一些可取之处,比如重火力直瞄,当然阿米尔用了错误的弹药。

    现在他们要用正确的弹药来解决建筑物内坚守的残敌,同时又不使得建筑物坍塌,阻碍进攻路线。

    榴弹炮开始从几公里外发射温压弹,直接击中前方坚固建筑的顶层,随即可以看到整栋大楼的所有窗户同时喷出火舌。武器零件和死人尸体,在火焰中散落下来。大楼上方腾起巨大的烟雾时,大楼内所有的抵抗停止了,但是大楼却未倒下。

    亚希尼在电台里大喊着,让发呆的自己人前进,坦克以一字纵队迅速向前挺进,碾过最后一段道理上的一个个沙袋堆砌的掩体,他在进行中控制了总理府花园外围。穆亚尔的近卫联队缺乏重武器,也没有表现出太强的战斗意志,一时间总理府外围控制权易手。

    亚希尼可以看到,千疮百孔的总理府三层建筑就在眼前。但是一些窗户内仍然有人在不时开枪。

    站在希尔顿饭店30楼顶部的西方记者,看到了一支巴军坦克出其不意地从西方插过来,在短短40分钟内,这支神奇的部队,就控制了达斯豪尔街上的总理府外围。将总理府与其他方向敌人分割开来,随后大量的步兵战车冲到附近,士气高昂的步兵们开始下车作战。

    美联社记者乔治卡朋特,不由得感叹大势已去,城市内的主要战斗,应该会在入夜前结束。

    亚希尼握在手中的巴基斯坦第411空降团,终于等到了机会,他们迅速展开了肃清残敌的战斗,他们面对的,是各种来路的印度部队:宪兵和中央警察部队;精锐的第50空降旅伞兵,以及拿着乌兹冲锋枪的特勤警卫部队,但是总的人数并不多。

    王镇北派出3辆装着巨型喇叭的宣传战车,稍后赶到,开始在抵近100米范围内,向仍然顽抗的敌人大功率喊话,告诉他们卡汗已经死亡,不必继续做无谓抵抗。

    中国方面并未掌握确凿的,关于卡汗已经死亡的证据,但是这个时刻,嗓门大显然是巨大的优势。

    萨尔特上校指挥的伞兵随后展开了一轮攻击,在坦克配合下,迅速控制了了总理府表面防御阵地和主要建筑。然后上校准备发起对地下设施的进攻。

    亚希尼钻出坦克,紧跟到突击队后面。他甚至没有武器,只在腰间别着一把信号枪,但是他很想第一时间进去看看发起战争的那个人。基于他的指挥官身份,萨尔特上校要求他跟在队伍后面,别太靠近战斗。

    空降团开始向下面喊话,给下面2分钟考虑,否则将用火焰喷射器解决战斗。很快下面回应,准备缴械。又过了大致一分钟,第一名高举白色桌布的伞兵从里面钻出来,然后是几名神情忐忑的特勤处保镖和总理府工作人员。在大约60人钻出地道后,下面没有动静了。

    萨尔特带着一个排,慢慢走下坚固的地下堡垒。地下室内烟雾弥漫,可以看到被临时焚毁的各种文件,到处都是倒毙在通道里的死尸,有的可能是自杀,有的则明显是从背后被枪决。

    一行人小心翼翼走到了地下三层,没有遭遇任何抵抗。士兵们分散搜查每一间房间,翻看每一具死尸,始终没有找到卡汗。

    最终只剩下萨尔特上校与亚希尼走到了最后一件房间门口。一声沉闷的枪声从房间内传出,然后是重重的倒地声,显然是一名魁梧的壮汉倒下了。

    上校示意一名士兵过来撞门,士兵一脚踢开门立即闪到一边,其余士兵鱼贯而入,亚希尼躲在后方,但是没有看到交火。

    亚希尼紧跟着上校进入房间,看到地面上躺着2具尸体,其中一名高大的将领他不认识,但是还有一具瘦小的尸体,正是卡汗。

    萨尔特上校兴奋地招呼通讯兵到地面上报告上级,亚希尼则默默蹲下捡起那名中将自决用的手枪,算是一个战利品。

    其他的士兵已经开始对卡汗的个人遗物抢夺起来,他们翻箱倒柜,四处搜掠,有2名士兵甚至为了抢卡汗的手表,互相扭打起来。

    亚希尼只是从地上捡起一副被他们争夺时踩坏的相框,相框里面是一张卡汗和拉尼博士的合影。他取出照片,看到后面有拉尼博士写的一段:“你是我们民族最伟大的斗士,我将永远追随于你。”

    亚希尼无法约束萨尔特的人马,他必须回到地面指挥自己的人,刚走到地道出口时,可以听到地面上已经枪声一片,这是交火的声音,而是巴基斯坦陆军开始朝天放枪以示庆祝。

    大约10名扛着摄像机的军队摄影师,争先恐后地从狭小的门口钻进来,准备抢拍印度总理的死相。

    其中一名大个子对亚希尼没有让路十分不满,一肩膀撞开亚希尼,然后骂骂咧咧往下走。亚希尼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遇见到自己可能永远不会在陆军受欢迎。一直以来的,内心深处那种急迫的,想在陆军干出名堂的念头,突然变得淡薄起来。

    如同美联社记者乔治卡朋特的预计,新德里的战斗在傍晚时分渐渐平息,这得益于巴基斯坦空投了大量卡汗总理尸体的照片。巴基斯坦军队摄像机非常不人道地将卡汗的尸体翻来覆去拍摄,甚至还有人面带笑容站在旁边留影。随后,在获悉穆亚尔中将战死后,帕斯阿德元帅,接管了市中心地带的部队指挥权,他下令部队就近向巴基斯坦军队投降。

    这天夜里,当新德里渐渐从战火中摆脱出来之时,美国总统则无奈在出现在电视上,回答反对党尖刻的提问。

    总统指出:印度是夹在共产主义和恐怖主义之间的大国,美国永远不会放弃印度,印度的暂时的失败意味着世界格局的剧烈变化,但是美国将带领西方继续战斗,直到最终胜利到来。

    林淮生在下午4点,战斗尚未明朗前,座上一架专机悄然离开了印度,直接飞到了北京。

    战争持续了接近一年,林淮生还从未获得休假,他的指挥任务终于告一段落了,不过繁重的案头工作才刚刚开始。除了总结这次战争的得失意外,他被告知,作为具有联合作战实战经验的将领,上级有意让他继续研究太平洋方向的新的战略威胁。

    亚希尼在一个月后,离开了印度,随后加入到收复沿海地带的作战。印度海军陆战队识相退出了卡拉奇,但是俾路支的分离主义分子,任然在坚持抵抗。这次作战历时半年。最终巴军在付出惨重代价后攻克瓜达尔港,切断了分离主义分子的外部援助,随后巴基斯坦收复了南部领土。

    老上级尤尼斯有意栽培亚希尼,希望他继续进军校深造,但是亚希尼突然以身心疲惫为由,提出了退役申请,随后亚希尼以上尉军衔退役。当然作为国家英雄,他获得了丰厚的奖金,他用这笔钱在自己的家乡开了一家汽车销售公司,主要经营中国卡车。

    萨米在战后成为了国家英雄以及空军参谋长,常年往来中国,考察中国新型飞机,试图以最快速度,重建巴基斯坦空军。当然作为国家最宝贵的人物,他被剥夺了继续驾驶战机的权力,从此他只能坐在转机或者指挥机内翱翔天空。 很多年后,当他离开巴空军,定居民欧洲国家后,才根据当地法律,重新考到了一张塞斯纳飞机的驾照。

    印度前农业部长杰米仑,在陆军的支持下,迅速接管了北方政权,这让他在与巴基斯坦的谈判中获得了较为有利的地位,最终印度失去了克什米尔大部分领土,但是在旁遮普只失去了几个山头。巴基斯坦为了抽回兵力解决俾路支分离,做出了一定的让步。

    这场战争,印度失去了整个西故里走廊以东的阿萨姆地区,失却了喜马拉雅山麓地带的卫星国,失去了克什米尔以及达拉克地区。南方有两个邦获得了事实独立。作为务实的继任者,杰米仑默默地接收了所有这些,以保留更加核心的国家利益。

    第二年,帕斯阿德的陆军开始向南方行军,以不流血的方式,收复了大部分的南方领土,将西方势力逐步驱逐出去,他的亲和力,和土地改革,获得了底层民众的支持,很快获得了正式大选的胜利。不过在他的任务内,始终没有完成与美国重新建交,美国的舰队一直游弋在印度近海。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