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唐朝工科生 > 第三十一章 再生父母

第三十一章 再生父母

    给孙伏伽站台之后,地方法律法规建设的工作就算是正式开展。

    作为前大理寺卿,孙师兄也不是吃干饭的废柴。创新的东西暂时是没必要折腾出来的,但是把“约定成俗”的规矩成文成法,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整个武汉及武汉辐射地区的地方规章,就是把以往的新兴势力争取来的“惯例”,正式落实在纸面上。

    比如其中就有一条,凡江汉观察使府所制州县,唐人可自行通商。这一条并不严谨,但大方向已经指明,也就是只要是唐人,来了武汉地区,就有自由行商的权利。

    这个权利是微妙的东西,官面上来说,绝对不会鼓励行商,商贾贱业并非真的就是如何如何下贱。而是于帝国而言,绑定在土地上的农民,更加容易管理,整个帝国的社会环境,也就更加安定。

    “重农抑商”的本质,还是社会资源由谁来分配,且如何分配的问题。

    老张好不容易把人带沟里去,自然是乐见孙家老哥帮忙再飙一段车。

    孙师兄把这么个玩意成文成法,虽然只是地方规章,可这是很有标志性的东西。这等于是告诉天下,武汉对商业是鼓励的是支持的,对那些个有些小憋屈的二等废柴们而言,自然而然地就有倾向性。

    用脚投票么,想要让皇帝说鼓励商业,那是万万不可的。就算要这么干,也得拐弯抹角,披上这样那样的马甲,比如“皇商”,比如“怀化校尉”之类。

    都是啪啪啪,但带套还是不带套,还是有区别的,哪怕区别很小,至少心理上的区别很大……

    而且武汉并没有明文规定,说要支持商贾如何如何,只说唐人可自行通商。

    这里面的意思可以有很多种解读,但有一点,只说唐人没说胡人,在李皇帝那里,也是挑不出大错的。至于自行通商,行脚商也是自行,扬州大户百船过江也是自行。通往武汉行商是通商,武汉外出也是通商。

    反正只要李董没直接嘴炮说这特么违反了帝国主义的精神文明建设,那最终解释权归武汉所有。

    孙家老哥表示这种业务在大理寺都玩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刑部批复改个字就能让案子颠倒乾坤的时代,不过是基本操作。

    针对商贸自由的权利,还有一个非常不起眼但其实很嚣张的一条。

    因为大量的新式生产设备、工业手工业装备都诞生在武汉,这就使得武汉的标准成为了新兴行业的行业标准,而外地的“山寨货”,不可能真的就照着标准来,而是自己怎么习惯怎么来。

    孙师兄干的事情,就是把“统一标准”,落实成了文法。

    轨距是多少宽,钟表是多少刻度……武汉的商业贸易都必须有一个统一的共同认可的标准,一切货物的生产和交易,都是基于这个“武汉标准”来操作。

    要是随便乱搞,民部头一个要和武汉打嘴仗,然而很多装备、设备、商品都是武汉先发,这就使得这些标准都不得不“约定成俗”照着武汉的“惯例”来。

    至于旧时斤两,该怎么转换就怎么转换。

    实际上因为武汉的贸易量占据全国的份额实在是惊人,这就使得如果照市场来说话,根本没可能跟武汉争。长此以往下去,在大量商品领域,朝廷就会失去判断,更不要说话语权。

    比如某一天,武汉发明了一种混纺,明明是个蹩脚货是个次品,但因为掌握着话语权,武汉方面就能定一个合格的标准,而这个次品刚好“合格”……

    说到底,没人知道一样东西到底是合格了还是不合格,好坏都是武汉方面一张嘴。甚至可能别家跟进之后,武汉就提高了“合格”的标准,尽管提高的原因,可能是武汉自己改进了加工工艺或者材料选择。

    而只要这么一改,凡是按照旧标准生产的单位,小一点的直接血本无归,大一点的也会大伤元气。

    但凡智商上线的武汉巨商土豪,此时此刻都恨不得认孙伏伽做爹,从回报率来看,大部分商贾的亲爹是远不如孙伏伽这个“好爸爸”的。

    原本对前大理寺卿还有所顾虑的各路商海英豪,此时此刻面对孙爸爸,哪里还有顾虑,“吹风会”之后,立刻就是全面跪舔。

    仅仅是“记名弟子”,孙爸爸在短短几日之内,就收了三五百个。比当年张亮收假子收上瘾还夸张,然而张亮的干儿子都是坑爹货,孙爸爸的“记名弟子”那是真·孝敬。

    “这可是天竺蓝虎皮,天下只有三张!万万没想到,老娘竟然也有这么一天……”

    捂着嘴的孙夫人当时就哭了。

    天竺蓝虎是一种变异的孟加拉虎,在老张看来,大约就是白化病的二逼发展方向,说是蓝虎,更多的是像黑虎。但因为虎毛的特殊性,在太阳的直射下,就产生了偏蓝的感觉。

    也亏难某个北天竺XX王朝的君王毫无节操,这才把攒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三张虎皮给贡献了出来。

    好在国朝法度很微妙,白虎很光滑……不是,很珍贵,它是祥瑞,得皇帝老子先享用。黑虎就两说了,没瞧见秦琼入秋就披个黑熊皮的大氅么?白熊皮就见着李董和老板娘披着玩。

    于是三张所谓的天竺蓝虎虎皮,一张落到了老张手里,那是李淳风李仙长专门拖人送来的,老张一看不是白虎皮,毫无疑问不是祥瑞,肯定不逾制,就收下了;还有一张也落到了老张手里,派人送到了江阴,给了看家的贼婆娘,只是李芷儿这个娘们儿有想法,转手就送到了长安,给自己爸爸送了温暖。

    事情坏就坏在这里,老董事长是个寂寞的老人,他秋天披个黑老虎的毛皮御寒挡风怎么了?长安的广大人民群众就这么看不过去,到处在传扬?

    传着传着,这黑老虎的虎皮,居然求购者甚多。可惜,白虎很多,黑虎就只能看老天爷赏不赏脸了。

    结果自然是悲催的,于是洛阳有豪客一咬牙,出资五万贯,表示只要黑老虎的皮弄到手,这五万贯就是他的了!

    斥资五万贯的老铁也是有想法的,这黑虎皮明显比白虎皮更加稀少啊。物以稀为贵,这要是给皇后麻麻上了贡,安利号XX总代理的机会,总归是有的吧?也不琢磨啥简在帝心还是简在后心了,反正又不是做官。

    可惜,一听说还有一张在老张那里,事情就算黄了。

    武汉的老铁们心情很激动,哎哟卧槽,这玩意儿有点意思啊,孙爸爸的老婆很喜欢名贵包包,要不凑钱盘一个?别人不知道,武汉本地老哥还能不知道黑老虎的虎皮一共有三张吗?

    孙爸爸的老婆表示很感动,感动的当时就哭了。

    “老夫还是觉得,这物事收了烫手啊,这万一要是被洛阳知晓,天下奇珍,皇后都没有,偏你个粗大妇人有,这是一等的大祸。”

    孙爸爸对于“名贵包包”走火入魔的老婆有点吃不准,这娘们儿最近沉迷败家不能自拔,鳄鱼皮居然能区分出扬子鳄、骠国鳄、天竺鳄……网瘾少年想要痊愈全靠电,然而张师弟又没打算伏特、安培、欧姆灵魂附体,把老婆电死是没可能的,电爽倒是很有希望。

    “老娘就是死!从这里跳下去,跳长江里喂鱼,我也不会把这张虎皮让出去的——”

    “老夫就是这么一说,你怎么还当真了?”

    一看老婆“瘾头”不低,孙爸爸当时就转换了一个策略,“新到的南海货,听说是赤道岛所产大鳄的皮子,老夫知道你喜欢,就收了下来。”

    “记名弟子”那么多,有一两个在南海胡混怎么了?杀几条湾鳄怎么了?海水里泡着的鳄鱼又不是灭绝了。

    真要是哪天要灭绝了,作为专业人士,立法保护一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