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大清巨鳄 > 第一千五十八章 大买卖

第一千五十八章 大买卖

    马普托海战大捷,朝野欢腾,影响最大也最为显著的莫过于广州和上海两地的股市,消息一传开,因为南非战争爆发而大跌,因为约翰内斯堡被法奥联军攻占又再度暴跌,随后接连几个月都不死不活在低位徘徊的德兰士瓦矿业公司股票直接就被巨额的买单封涨停。

    紧接着,被视为股市风向标的元奇银股也直接涨停,不到半个小时时间内,两地股市大盘指数发了疯的节节攀升,开盘不到一个小时,就出现了千股齐齐涨停的罕见情景,股市大厅里更是人山人海,被挤得水泄不通。

    股市的火爆带动了整个金融市场,债券、保险、外汇、黄金等各个交易所都出现了门庭若市的景象,所有的金融投机者都清楚,南非战争的胜利对于大清意味着什么!这个时候,不管是什么有价证券,只要能吃进,都会带来不菲的收益。

    元奇银行大大小小的分行也突然热闹起来,尤其是金条金砖交易业务出现了少见的火爆场面,不过不是要购买黄金保值,而是用黄金兑换纸钞,大量的资金迫不及待的涌入证券市场。

    有人欢喜,自然有人愁。报纸上铺天盖地是报道马普托海战大捷,驻大清的各国外交大员则是反应不一,与清国关系亲密而且置身事外的美利坚和俄国可谓是喜忧参半。

    两国不仅乐于见到清国削弱欧洲列强的实力,也乐于看到清国经济蓬勃发展,毕竟这对于他们两国来说都是好事,这些年来,两国与清国的贸易额都在稳步大幅上涨,这一次的世界性经济危机,清国对于两国都有很大的帮助。

    不过,清国的军事实力崛起如此之快,两国也是大为担忧,盟友强大是好事,但盟友太强大,就未必是好事了。

    至于英法德奥意等向清国宣战的五国则是震惊,心痛,忧心不已,这两天清国各大报纸连篇累牍的都是马普托海战的报道,更有不少战地记者的战场见闻报道,他们震惊心痛五国联合海军舰队的全军覆没,忧心清国研制出的能在水面下发射鱼雷的潜艇、能布设在水面下的新式水雷,更忧心在南非的陆军。

    上海虹口,黄浦路,德意志领事馆。

    德意志领事馆位于黄浦江与苏州河的交汇处,坐西朝东,面向黄浦江畔,,由一幢三层高的办公楼和住宅楼组合而成,二楼的总领事办公室里,德国公使阿尔方斯·冯·穆默放下报纸,心烦意乱的走到阳台上眺望江面的景色。

    早在两国宣战之时,他就从京师赶来上海,这段时间一直住在总领事馆内,不仅是他,其他各国公使如今都在上海,原因很简单,清国虽然有皇帝有首相内阁议会,但真正掌控着这个庞大帝国的却是上海这位镇南王,上海比北京更象清国的首都。

    总领事威廉·克那佩跟着踱了出来,点了一支香烟,他才开口道:“我国与清国一向交好,我一直不明白,国内为什么会同意出兵南非?”

    “自然是有出兵的理由。”穆默沉声道:“不过谁也没想到,清国海军的战力如此强大。”

    “清国陆军的战力也很强悍。”克那佩不紧不慢的道:“南非战争已经没有继续打下去的必要了,眼下,得想法子修复与清国的关系。”

    “修复关系?”穆默转过身来看着他道:“战争还没结束,怎么修复关系?”

    “秘密议和。”克那佩道:“顺带还可以尝试一下向清国购买缴获的那批战舰。”

    购买清国缴获的那批战舰?那可是六十艘铁甲舰!穆默心里一动,若真能全数购买下来,德意志的海军实力立时就能与英吉利抗衡!不过,很快他就冷静下来,“我国海军规模有限,买那么多战舰也没用。”

    克那佩道:“若是法兰西购买那批战舰,会是什么情况?”

    普法战争战败之后,法兰西一直耿耿于怀,若是法兰西获得那批战舰,对于德意志而言必然是一场灾难!沉吟了下,穆默才道:“清国会卖那批战舰?”

    “清国北方五年大旱,接着又在南非开战,元奇的家底怕是快空了。”克那佩道:“若是有人愿意买,我想元奇不会拒绝,毕竟以清国现有的海军战力,没有必要快速扩大海军规模。”

    穆默心里一动,果断的道:“备车,去跟他谈谈。”

    “你就别去了,太惹眼。”克那佩笑道:“我去试探一下。”

    镇南王府,长乐书屋。

    “大掌柜。”胡光墉苦笑着道:“按理说,黄金大量回笼是好事,不过,这些年纸钞处于严重超发状态,之所以能够维持纸钞坚挺,是向市场投放大量黄金的缘故,如今黄金大量回笼,则意味着市场流通的纸钞严重泛滥,可能因此出现物贵钱贱的现象,也就是通货膨胀。”

    早在不断增发纸钞之时,易知足就已经预料到迟早会出现这种恶果,也早就开始考虑如何应对可能出现的严重的通货膨胀,当即就缓声道:“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尽量减少国内流通领域的纸钞总量。

    我国已经实行金本位制度,纸钞直接与黄金挂钩。虽然在国内暂时不允许纸钞自由兑换黄金,但在国际上,却是允许自由兑换黄金的,国内纸钞泛滥,我们可以将纸钞大量抽调到国外,加大在北美、南美各国以及奥斯曼、德兰士瓦、莫桑比克等国的投资。

    再则,银行必须适度的调整货币政策,缩减信贷规模,加大收贷力度,尽量将流通领域内的货币量控制下来。

    在国家财政方面,也要大力压缩财政支出,增加财政收入,坚持收支平衡,相信朝廷也会积极进行配合。

    再一个就是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严格控制厂矿企业的投建和扩大规模,缩减各项大型基建工程。

    另一方面,则是增加商品的有效供给,适当调整经济结构,调整产业和产品结构,减少军工产品,扩大民用产品的生产能力,支持、扶持短缺商品的生产。

    单纯的控制货币量会严重影响经济的增长,必须双管齐下,才能合理的缓解通货膨胀的压力而又不至于影响经济的增长。

    除开这两方面,还有一个办法,就是限价,设立物价部门,对于一些主要的民生商品进行限价。”

    说到这里,他看向赵烈文,“当前首务就是遏制通货膨胀,否则不利于我国经济的稳定增长。

    通货膨胀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复杂的经济现象,需要有针对性地根据原因采取不同的治理对策,对症下药。

    仅仅依靠元奇是无法遏制通货膨胀的,需要与朝廷配合,联合成立专门的部门,这事就由惠甫牵头办理,需要的人手,可以从各行业各部门抽调。”

    听的这话,赵烈文不由的一愣,这事到最后居然落到他头上来了,他犹豫着道:“大掌柜,学生这点斤两,怕是难担如此重任。”

    易知足不容拒绝的道:“别谦逊。一晃八年,恭王即将卸任,你也该放出去历练历练了。”

    话才落音,秘书进来禀报道:“大掌柜,德意志总领事求见。”

    “不见。”易知足干脆的道,别说是总领事就是公使来了,他也不见,南非战争还没到结束的时候,现在也不是谈判的时候,五国公使领事他一个也不想见。

    “大掌柜——。”秘书迟疑了下,才道:“对方说是有笔大买卖。”

    大买卖?易知足听的一笑,“这个时候,德意志能有什么大买卖?”

    赵烈文笑道:“不过是个领事,大掌柜见见也无妨,学生倒是好奇,是什么大买卖。”

    “那就让他进来罢。”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

    克那佩的个子并不高,有些瘦,留着欧洲人惯有浓密的八字胡,一进房间,他就鞠躬致意道:“德意志驻上海总领事威廉·克那佩拜见镇南王殿下。”

    听的翻译,易知足微笑着道:“威廉领事无须多礼。”说着伸手礼让道:“请坐。”

    赵烈文则是径直问道:“不知道领事阁下前来,想谈什么生意?”

    克那佩微笑着道:“马普托海战,贵国海军大获全胜,缴获大小铁甲舰六十艘,我国希望能够全部购买。”

    听的这话,易知足大为意外,当即笑道:“六十铁甲舰,这还真是少见的大买卖!不过,我国并未对外宣称要卖这批战舰。”

    克那佩道:“贵国海军战力无双,现有的舰队规模也与英吉利相当,根本用不着这批战舰,另外,贵国的铁甲舰设计一流,殿下应该也看不上这批战舰。”

    有意思,易知足笑了笑,随手点燃了一支香烟,战争没结束,他根本就没去想如何处理这批缴获的战舰,克那佩主动找上门来,倒是给他提供了一个思路。

    如今的大清工业规模已然不小,本身就拥有强大的船舶制造能力,而且海军规模也不小,犯不着快速扩大规模,这一战结束之后,大清至少能够太平二十年,这些战舰确实没有必要留在手上。

    况且,缴获的这批战舰他也真没瞧在眼里,就连大清海军现有的战舰,也会逐步的更新换代,他很清楚,随着造船技术和火炮技术的发展,真正的巨舰大炮时代——无畏舰时代即将拉开序幕。

    目前各国海军包括大清海军所装备的这些战舰很快都将面临淘汰,卖掉缴获的这批注定只是过渡品的战舰,显然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另外,卖掉这批战舰,还可以提早刺激欧洲各国进行军备竞赛,打破欧洲大陆的均衡局面,可谓是一举两得。

    略微沉吟,他才开口道:“马普托海战大捷,南非战事已经没有悬念,我国对外有线电报通讯马上就会开通。”

    听的翻译,克那佩连忙站起身微微欠身道:“我相信,很快会为殿下带来确切的好消息。”

    待的克那佩告辞离开,赵烈文才笑道:“确实是大买卖,六十艘远洋铁甲战舰,少说也要三、四亿元,只怕德意志拿不出如此大一笔钱来。”

    “可以赊欠。”易知足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赊欠?”赵烈文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大掌柜是想籍此打破欧洲均衡的格局?”

    “有这个想法。”易知足点了点头,“德意志获得这六十艘战舰,英吉利怕是会寝食难安,即便不会提前引发欧洲的战争,也至少能让他们互相牵制较劲,没有余力没有精力来顾及咱们。”

    赵烈文爽朗的笑道:“英吉利这次可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南非,法尔斯湾,西蒙军港。

    诺大的军港里稀稀落落的停泊着几艘战舰和补给商船显得很是冷清,‘君主’号战舰甲板上,沐浴在秋日余晖中的亚瑟·胡德忧心忡忡的眺望着远处的海面,联军舰队前往攻打马普托,接连几天都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他心里满是焦虑和担忧。

    最后一次收到联合舰队的消息还是三天前舰队离开德班的时候,德班距离马普托不过二百多海里,以巡防舰的航速,一天就能抵达,如今已过去三天,一点消息也没有,实在是太反常了。

    他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马普托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就算是联合舰队战败了,也总该有消息传来吧,总不可能全军覆没吧,这根本不可能,海战不比陆战,根本不可能全军覆没,联合舰队里可是有不少快速巡防舰,怎么着也不可能连一艘战舰都逃不出来。

    “将军——,有消息来了!”一个通讯官快步迎上来禀报道:“德班来电,联合舰队越过德班,正快速南下。”

    “越过德班?”胡德眉头一跳,联合舰队怎么可能直接越过德班?这不可能!不论胜败,联合舰队都应该到德班进行补给,怎么可能直接越过德班?

    出事了!出大事了!他脸色登时变的有些苍白,“回司令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