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天刑纪 > 第八百五十章 给我交人

第八百五十章 给我交人

    感谢:天朝撸管少女、秋荻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返回青山岛,与兄弟们汇合,然后转道金卢岛,前往卢洲本土,这便是无咎的打算。

    而之所以即刻动身返回,还是担心广山与兄弟们的安危。

    此地远离北邙海,暂且不用担心鬼族前来寻仇。而得罪了妖族与南叶岛,一旦生出意外,仅凭着韦合与广山等人,难以对付众多的修仙高手。

    韦春花与韦柏,也知道利害,二话不说,奔着来路飞去。

    第三日的清晨时分,青山岛已是遥遥在望。

    无咎与韦春花踏着剑光,去势如旧。

    韦柏却落在百丈外,出声道:“师姐,等等小弟——”

    他脱险之后,接连赶路,昼夜不歇,难免有些疲惫。如今青山岛就在眼前,他只想停下来缓口气,又不敢召唤无咎,只能央求他的师姐给予关照。

    “返回青山岛,再歇息不迟!”

    韦春花依旧是干脆利落,张口拒绝。

    “青山岛方圆百里之内,并无高人出没!”

    韦柏只当他的师姐也在惦记着海船的安危,劝说一句,又道:“无先生修炼化妖术已有月余,收获如何?”

    无咎没有回头,随声道:“尚无头绪呢……”

    “呵呵,先生过谦了!”

    韦柏禁不住笑了,笑声透着得意。《化妖术》极难修炼,而如今三人之中,唯有他略有小成,表明他的根骨以及悟性,与两位人仙九层的高手相比也是不遑多让。

    而他还想说话,却见无咎停了下来。

    韦春花也跟着放慢去势,诧异道:“出了何事?”

    韦柏趁机追了上来,不解道:“远近未见高人啊,韦合与广山应该无恙……”

    “兄弟们无恙,而有人要麻烦了!”

    无咎稍稍停顿,猛然加快去势而抬手一挥:“青山谷——”

    韦柏终于有所察觉,忙与韦春花随后而去。青山岛转瞬即至,看着岛上以及海湾的情形,姐弟俩均是难以置信。

    海湾中曾经停泊着南来往北的海船,皆消失无踪。唯一的海船却是自家所有,而船上却空无一人。

    此外,岸边的凡俗人家,倒是没见异常,而曾经的为数不少的修士,同样见不到几个人影。

    而青山谷,却是另一番情景……

    ……

    青山谷中。

    原本幽静的所在,聚满了人,却彼此对峙,显然分成了敌我双方。

    一方二三十人,均为筑基的修士,而为首者,却是一位人仙修为的女子,正是乔芝女,她与众人皆是飞剑在手,并在四周布下禁制,一个个严阵以待。

    另外一方,竟是韦合与广山等十二个壮汉,也是铁叉、铁斧与飞剑在手,人数虽少,却杀气腾腾,俨然一个兴师问罪的架势。

    而双方之间的空地上,则是躺着五六具死尸。

    “乔芝女,给我听着,交出先生与师伯、师叔则罢,如若不然,只要我一声令下,青山岛寸草不留!”

    韦合在叫嚣,好像回到了冠山岛,他当管事弟子的蛮横又回来了。话到此处,他手中的飞剑一指,恶狠狠道:“人仙又怎样?岛上的三位人仙竟敢带人攻我海船,找死!”

    地上的几具死尸,不仅有岛上的人仙高手,也有筑基高手,因为要强行登上海船,均被广山与兄弟活活打死。十二位壮汉一拥而上啊,铁叉铁斧乱飞,莫说人仙,便是地仙也要倒霉。

    “哼,诸位的海船停泊数月,行迹诡异,我岛上的修士,当然要登船查看。而诸位非但不留活口,反而借机侵犯青山岛!”

    乔芝女正色凛然,话语严厉,而看着那高大威猛的十二个壮汉,她的眼光中还是忍不住闪过一丝惊慌。她稍稍一顿,冷声又道:“即使青山岛寸草不留,而是非曲直,来日自有公断,还请诸位报上家门……”

    “哎呦!想要报仇呢,你是不是弄错了,大白日的睁眼说胡话?”

    韦合张口打断乔芝女,叱道:“我师伯与师叔,遭到算计,至今生死莫测,而我家先生上岛寻找,也是下落不明。如此也罢,等候便是。而岛上的同道,竟然欺我修为不济,强行登船不说,还要将海船拖到岸边扣押查验,我与兄弟们只得奋起反抗,谁料尔等不堪一击!”

    他挥动飞剑,不耐烦道:“事已至此,冤有头债有主,我便找你乔芝女要人,敢说半个不字,诸位大哥……”

    他猛然提高嗓门,左右的壮汉们顿时举起手中的铁叉铁斧。

    而广山则是上前几步,抡起加长加重的开山斧往下劈落。“砰”的一声,硕大的青石板顿时粉碎。

    乔芝女与岛上的修士均是脸色一变。

    韦合趁机又道:“再敢给我冥顽不化,瞧见没有,这块石头,便是尔等的下场,哼哼……”

    乔芝女有心争辩,却有苦难言,本想拖延片刻,怎奈几位道友迟迟未归。如今那个红脸的男子得势不饶人,且极为的嚣张霸道,她真的不知如何是好。而一旦动手,必然死伤惨重。尤其是那十二个来历不明的壮汉,虽然只有炼气的修为,却能轻易斩杀人仙,浑似一群煞神而叫人难以面对。

    “这位道友,韦春花与韦柏是你的长辈,而你口中的先生,莫非便是后来的年轻人……?”

    乔治女强作镇定,话语声也缓和下来。她还是想稳住韦合,以免覆水难收。

    谁能想到呢,那看似寻常的海船,以及一群莽汉,根本招惹不得,否则便如蛟龙出海,猛虎下山,带来的只有灭顶之灾。也怪岛上的修士多事,自讨苦吃啊!

    “明知故问,人在何处?”

    韦合依旧是咄咄逼人,一点都不含糊。何况他本来就不是善与之辈,如今被逼上岸,索性借机发作,再加上有了十二银甲卫撑腰,若是不能将青山岛的这群修士给折腾的死去活来,也枉为他外事弟子的身份。

    嗯,他不仅是韦家的管事,还是无先生的管事呢!

    “一行外出探险,不日归来……”

    “我不管,眼下便给我交人……”

    “强人所难……”

    “又怎样呢?不交人,打断腿,反抗者,杀无赦!”

    “你……”

    “我不与女人啰嗦,诸位大哥……”

    韦合冷着脸,摇晃着膀子,后退了两步,抬手往前一挥。

    广山与兄弟们早已虎视眈眈,铁叉、铁斧高高举起。

    青山岛一方顿时大乱。

    乔芝女急忙打出禁制加持防御,竭力安抚道:“诸位莫要惊慌,暂渡难关,太叔子、束豹即刻归来……”

    劝说没用,辩解也没用,接下来的双方,只能大打出手。而岛上的三位人仙,都成为了死尸躺在地上,如今只剩下二、三十位筑基修士,又如何抵挡那群壮汉的围攻。唯有结阵据守,等待太叔子、束豹与毕江归来。倘若不战自溃,或许真要落个寸草不留的下场。

    而即使安抚,还是有人逃窜。

    众人退守青山谷,已属不易,如今生死在即,谁也不敢心存侥幸。

    乔芝女面对慌乱无错的人群,以及那即将展开杀戮的十二个壮汉,有心无力的她,禁不住暗叹一声——

    “唉,太叔子与毕江三人,为何还不归来,青山岛要毁了……”

    她留下看家,却惹来意想不到的灾祸。而如此倒也罢了,只是风景秀美的青山岛,竟然要毁在一个筑基修士,以及一群只有炼气一层修为的莽汉手中,着实让她心疼不已,却偏偏又无可奈何。

    恰于此时,三道踏剑的人影从天而降……

    乔芝女绝望之余,正迟疑不决,抬头仰望,神色转喜。而当她看清来人,心头微微一沉。

    韦合却是精神大振,跳脚喊道:“先生,看我荡平青山岛……”

    广山与兄弟们动手杀人的时候,他只管往后躲,此时却纵身越过众人,很是神勇非凡。

    “住手——”

    从天而降的三人,正是无咎与韦家的姐弟俩。人在远处,他便已发现这边的情形,急急忙忙冲了过来,只为阻止双方的混战。

    广山与兄弟们却是令行禁止,顿时收起铁叉、铁斧,一个个露出笑脸,口中呼唤着“先生”。

    韦春花与韦柏随后而至,却左右盘旋。想要逃走的青山岛修士尚未离去,已被二人尽数阻拦。

    韦合杀气腾腾,一马当先,正要大显神威,忽而发觉兄弟们没有跟来。而前方面对的正是乔芝女,人仙前辈呢。他吓得猛一激灵,转身便跑,口中嚷嚷:“先生,你一回来,我的号令没人听……”

    与之瞬间,无咎落在双方之间的空地上。

    韦春花与韦柏,犹自踏剑盘旋,显然要封锁整个山谷,以免有人趁乱逃走。

    “诸位,且莫乱动!”

    乔芝女似乎见到转机,急忙吩咐一声,待众人稍稍安稳,她收起飞剑,冲着无咎拱手道:“你……你便是无先生?”

    她与无咎打过交道,却并不知道无咎的称呼。

    无咎落地之后,“啪”的抄起双手。他的眼光掠过广山等人,见兄弟们安然无恙,轻轻点了点头,转而又看向地上的死尸,微微皱起双眉:“嗯……”

    “无先生,你与两位道友既然归来,毕江呢……”

    “太叔子与束豹也未归来,你为何不问?”

    “毕江是本人道侣,故而……”

    “哦,且说说此间发生何事,再问毕江不迟!”

    “啊……莫非……”

    “无先生,还是由韦合来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