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 > 第三三四章 海归(五)

第三三四章 海归(五)

    “嘟——”

    随着汽笛的长鸣,轮船缓缓的离开了岸边,向港外驶去。杨育新站在岸边,还向船的人用力的挥手,一直到轮船驶出了港外才停下来。然后转身对傍边的一个外国人道:“汤姆先生,感谢你们的协助。”

    汤姆笑道:“那里,那里,能够为杨先生效劳,是我们的荣兴啊。”

    原来这个汤姆是公共租界工部局的官员,是专门负责协助杨育新迎送日本海归者的。杨育新以上海新区政府的名议,通知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要在公共租界港口举行日本海归者的迎送活动,希望工部局能够予以配合。

    而工部局对此也颇为重视,因为现在上海新区己成为公共租界重要的贸易伙伴,双方有大量的经济来往,公共租界的本质还为了做生意,对自己重要的商业伙伴自然是不敢怠慢,而且上海新区的要求也并不过分,在港口举行欢迎、送别的活动是常有的事情,而且这次又是租的太古公司的轮船,太古公司在公共租界里很有影响力,因此工部局不仅答应了上海新区政府的要求,并专门派干事人员汤姆,负责协调上海新区的活动。

    整个过程都进行得十分顺利,从日本来的轮船到港后,日本海归者在陈天华、徐锡麟、秋瑾三人的带领下,依次下船,受到了杨育新等人的热烈欢迎,杨育新还发表了讲话,表示对日本海归者的欢迎,并希望他们到了青岛以后,能够安心工作,为中华复兴而努力。

    而海归者们对杨育新的发言也报以热烈的掌声,因为愿意到青岛去的人确实都是怀着为国出力的心怀,因此对杨育新的讲话也引起了他们的共鸣。随后杨育新又亲自组织日本海归者登上开往青岛的轮船,一直到轮船驶离港口。而杨育新也松了一口气,他最担心发生的恐怖袭击到底没有发生。

    其实上海办事处和驻上海新区部队、及公安局为这次迎送日本海归者是做了相当充份的准备,不仅在明面上派了大量的保护人员,有相当一部份都是由驻上海新区部队的士兵换上警察的制服,毕竟在公共租界里,不可能明目张胆的派军队来;而上海办事处又派遣了一部份人员换上便装,沿途保护,并且对上海老城里的几批可疑人员进行严密的监视,同时还准备了两支军队,一但这几批可疑人员有动的迹像,就立刻主动出击,将他们围歼。

    不过在整个迎行期间,这几批可疑人员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客栈里,并没有行动的样子,而整个活动也都没有发生意外的事件,杨育新自然也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但杨育新这时还不能完全放心,因为现在还在租界里,就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说不定对方是故意麻痹自己,让自已放松警惕,在自己回程的路上袭击自己,这种情况在旧时空里的文学、影视作品中是屡见不鲜的。

    于是杨育新向汤姆告辞,转回上海新区,一路上也是提心吊胆,生怕不知会从那里会飞来一发子弹,给自己来个爆头。

    但一路上无惊无险,一直进入到上海新区的地界内,杨育新才彻底放下心来,这才总算是安全了。而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杨育新和刘澜涛聚在一起,杨育新道:“刘主任,这次能够平安无事,真是多亏了有你们啊。”

    刘澜涛摇了摇头,道:“其实我们也没做什么,而是他们并没有行动。”

    杨育新道:“话也不能这么说,他们一定是看到我们的防备严密,根本无懈可击,因此才没有行动,这还是刘主任你们的功劳啊。”

    刘澜涛道:“迎送海归的事情己经结束了,虽然没有出事,但这个隐患毕竟是还没有根除,也许下一次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所以我们还不能松懈。”

    杨育新赶忙连连点头,道:“说得是,说得是,我己经命令新区公安局,这段时间要加强新区的安保等级。”

    刘澜涛道:“那么最近新区里还有什么大活动,或者要在新区外办重要的事情。”

    听刘澜涛这么一说,杨育新立刻就想起来了,两个月后不是要给马芮成办生日庆典吗?虽然时间长了一点,但活动的规模估计是上海新区成立以后最大的,如果真的有人打算针对上海新区进行恐怖袭击,那么生日庆典到真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因为马芮成肯定会请大量的宾客,而这些宾客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当然不会是一个人来,随行人员少则4、5人,多则10数人,再加上到新区里来看热闹的人,恐怕是一个极大的数字,因此想混进新区来要比平时容易得多,也给新区的安保工作造成了巨大的困难。

    想到了这里,杨育新也不由紧张了起来,如果马芮成的生日庆典出了问题,不仅是上海新区的声望大跌,对自己的前途也会造成不小的影响。于是杨育新赶忙将马芮成要举行生日庆典的事情对刘澜涛讲说了一遍。

    而听完了杨育新的讲说之后,刘澜涛也皱了皱眉,这确实是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因为安保的难度确实是太大了,刘澜涛甚致想到,来的宾客大多数都是清廷的人,或者和清廷有紧密的关系,如果帮着他们打掩护,几乎就是防不胜防的。因此刘澜涛道:“杨区长,这件事情确实不大好办啊,能不能推掉算了。” 见杨育新的脸上显出了为难的神色,于是又道:“如果实在是推不掉,也要缩小规模。”

    杨育新也稍稍松了一口气,道:“刘主任,不是我不想推,实在是推不掉啊,合同都己经签了,违约的话,赔偿是小事,但上海新区政府的声望损失是难以计量的。”

    刘澜涛也点了点,上海新区这几年来一直都是以行事公证,重信守诺的形像出现在公众的眼里,冒然的违返合同,对上海新区政府的声望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这时杨育新又道:“不过缩小庆典的规模,这个到是可以做到,反正是由我们策划,但老马的本意就是要大操大办,因此就算是缩小了,也不可能小到那里去。”

    刘澜涛道:“这个马芮成到底是什么来头。”

    于是杨育新又将马芮成的来历,详细的对刘澜涛讲说了一遍,而这时刘澜涛又恢复了波澜不惊的神色,听完之后只是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回去以后和其他人商量一下,另外生日庆典的策划案必须先要让我们看一看,才能确定。”

    杨育新忙道:“好的,好的,一定先送到刘主任那里去。”

    刘澜涛道:“今天就这样吧,我要回去了,如果有事情的话,我会再来的。”

    ――――――――分割线―――――――――分割线――――――――

    “禀王爷,长兴已经到了上海,和袁道台见了面,把王爷的信交给他了。”

    “哦!袁树勋是怎么说的。”

    “袁道台说他没有见过长兴,也没有见过信,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呵呵,这个老滑头,还算是懂事。长庆那边怎么样了。”

    “长庆己经带着4批人,分别在上海县城里投宿,按照王爷的吩咐,平常都在客栈里深入简出,没有露面,静候王爷的指令。”

    “嗯,不错,这两个小子,不枉我平日的*,到是办事牢靠,长昆呢?长昆现在到了那里?”

    “回王爷,长昆在两天前发回电报,己经到了汉口,这会子大概是在去上海的船上。”

    “好,办得好,下去吧。”

    报信的人答应了一声,转身退下,而那王爷转身对傍边一个身材削瘦,年约40岁左右的男子道:“川岛兄,这第一步已经差不多了,下一步当如何行事呢?”

    “王爷,海外华人不是等闲之辈,对他们千万不可掉以轻心,一招不甚,必然满盘皆输啊,王爷己经派人潜入上海安置,虽然是在上海县城里,但海外华人己在上海县城里布满了耳目,因此一定要再三告戒他们,决不可轻举妄动,以免引起海外华人的注意。”

    “川岛兄果然是精细过人,好,我明天就发电去上海,再警告他们一次。”

    “还有,上海道台袁树勋是否靠得住,会不会给海外华人通风报信?”

    “川岛兄尽管放心,袁树勋是个老滑头,分得轻是非,决不敢给海外华人通风报信。”

    “袁树勋不会给海外华人通风报信,那么会不会通告给李鸿章,虽然现在李鸿章卧床不起,但上个拆子还是可以的,如果他转告给慈禧太后,而太后下旨阻止王爷,恐怕也做不成了。”

    “哼!就算是太后知道了,我也不怕,大不了是把我这个王爷的帽子给摘了,我回家抱孩子去,才不操这份苦心呢。再说我这一番做为,都是为了守住祖宗的基业,现在海外华人的野心已是路人皆知,而太后也是老糊涂了,还想着和海外华人与虎谋皮呢,如果再不给海外华人一点颜色看看,他们还真要反了天呢。川岛兄直管去办,这边有我担着。”

    “好,有王爷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请王爷放心,就算是太后知道了,我们日本和英国也会给太后施压,绝不会让王爷受责的。”

    “呵呵呵,多谢川岛兄了。”

    “那里,我们都是为了对付共同的目标,自然要通力合作。好了,明天我就动身南下,到上海去主持大局,这次一定要给海外华人一个严厉的教训,让他们知道厉害,王爷就尽管听候佳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