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药香卿王妃 > 第640章

    第640章

    不过无论金秀玹再怎么否认真话水的存在,也无法改变现如今必须依靠着他原本嗤之以鼻的‘真话水’才能转危为安的事实。

    高位之上,季琉璃听到金秀玹蓦然提起真话水不禁微微一愣。“真话水?”

    真话水。

    她不知道金秀玹这是从哪儿听来的,可那只是她为了让威胁安心承认害死安槿这事儿变得顺理成章才编造出来的罢了。

    现在要她用没有存在过的东西促使耶律智、耶律克承认罪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尽管季琉璃在真话水的事情上,颇为心虚。

    但现场见过安心在饮下真话水后吐露实情的所有人,对此事却是没有产生丝毫的怀疑之意。

    当然这‘所有人’中,不包含已经从她口中得知真相的耶律卿。

    换句话说,‘所有人’中则是包括了耶律智、耶律克二人。

    这不,正在季琉璃为了能够妥善应对金秀玹要求她使用真话水而愁眉不展时,一件在她预想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不可一世的耶律智在听到金秀玹提及真话水后,原本还泛着些许希冀的眸光瞬然失色。

    耶律智犹如遭受了重大打击般地跌坐在了地面上,面如死灰的呢喃着。“完了,完了,事情瞒不住了,都瞒不住了,这下可死定了。”

    真话水的效果他可是亲眼见过的,所以就算他抵死不认犯下的罪行也是无济于事。

    只要季琉璃一拿出真话水,他肯定就会老老实实、原原本本把自己干的那些件件都足以招致灭顶之灾的坏事公之于众。

    完了。

    一切都完了。

    他的下场,恐怕只有死路一条了。

    至于耶律克,他表面上还算得上是相对冷静,可心底所承受的压力丝毫不比耶律智的小多少。

    “……”耶律克张了张口想要为自己辩驳,却压根儿想不到合适的由头。

    应对这种几乎是不可能再出现任何转机的危难,向来自诩临危不乱的耶律克也不禁慌了神。

    糟糕,现在该怎么办?

    之前在金秀玹上递密信时他还能够沉着应对,是想着没人知道密信的真伪,只要坚持否认就没人可以奈何他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金秀玹竟然会请求季琉璃使用‘真话水’那个东西……

    虽然他极其不愿意承认,但在相信真话水功效这件事情上,他的想法恐怕与耶律智是如出一辙的。

    因为同样是亲眼见过真话水的神奇效力,耶律克自然也是十分担心自己在被迫饮下真话水后说出不该说的事情。

    若真是那样,他的人生、他的美梦就注定要以他惨死于世且遗臭万年的结局收场了。

    金秀玹发现耶律智、耶律克在听到真话水后的反应有些耐人寻味,便知晓自己赌对了!

    即便那倾城郡主拿不出真话水,也无所谓。

    耶律智、耶律克二人此时此刻的反应已经算是不打自招了,完全就是做贼心虚的那种。

    金秀玹深知要想彻底击溃耶律智、耶律克,还差了一步……那就是季琉璃的配合。

    他早就听闻东临皇室子嗣间的勾心斗角,也打探到摄政王耶律卿与这倾城郡主关系匪浅。

    所以,他就再赌一次。

    赌倾城郡主与摄政王为同一党派。

    赌倾城郡主、摄政王会牢牢抓住这次不可多得的好机会,铲除耶律智、耶律克这两个东临之耻。

    但为了能够万无一失得到季琉璃、耶律卿的相助,他必须先付出点儿什么才行。

    略微思索了一番,金秀玹心中有了主意。

    “倾城郡主。”金秀玹向季琉璃拱手抱拳,诚意万分道。“秀玹知晓真话水乃万金难求,也不会白白让郡主使用此物。

    遂,允一诺作为交换。

    若郡主愿借真话水一用,他日可向秀玹提出一个要求。

    只要不违反人理伦常及仁义道德,秀玹就定然会竭尽全力去完成。

    不死,不休。”

    金秀玹对季琉璃许下的一言承诺,惊呆了朝堂内包括金秀琳、季琉璃在内的所有人。

    要知道,金秀玹用来交换真话水的可是他自己的命啊!

    “七皇兄!”金秀琳不禁轻咬起下唇,万分不赞同金秀玹的决定。“要想交换,高丽国可以用来交换的多了去了。

    你干嘛非得搭上自己的性命啊?!!”

    金秀玹伸手拍了拍金秀琳的手背,轻笑着以只有她才听得到的声音安抚道。“好了,好了,我的好九儿,你别胡思乱想。

    我只是在表达会尽力完成倾城郡主的交托,又不见得真的会死。

    不看僧面看佛面,倾城郡主就算真想要我的命,看在你的面儿上也肯定是下不去手的。

    再说了,倾城郡主也不可能会提让我直接去死的要求。

    活着的我,总比死了的我好用不是么?”

    “……”金秀琳嘴角狠狠一抽,虽然觉得金秀玹的说法有些不合适,但胸口压着的那块巨石却总算是落了地。

    听着金秀玹提出的诱人交易,高台上的季琉璃眼底不禁浮起几丝无奈与纠结。

    她倒是想当即就同意金秀玹的交易请求,因为这个提议实在是太动人了。

    虽然她不一定会有用上这个承诺的时候,可要是错过就必然是一个天大的损失。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她从哪儿把根本不存在的真话水变出来给金秀玹啊?

    早知道,她就不该撒这么容易就会被戳穿的谎言。

    唉。

    就在季琉璃为此困扰不已的时候,不远处的耶律卿心中却是有了想法。

    “郡主。”耶律卿面对着季琉璃拱了拱手,为她解围道。“本王记得郡主说过真话水不易炼制,这么多年努力也只是得了区区两小瓶而已。

    前两日已经使用了一瓶,那么现在肯定也只剩下足够一人使用的分量。

    也就是说,只能择耶律智、耶律克其中之一饮下真话水是么?”

    “额……是这样没错。”季琉璃瞬间就从耶律卿的提点中想到了应对之策,便从怀中掏出了两个小瓷瓶,轻笑着问向金秀玹。“七皇子。

    本宫虽然很想应下你的提议,但眼下真话水只有一瓶。

    所以本宫想,另一瓶真话水用能够让人生不如死却死而不能的毒药替代,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