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不朽之路 >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臣服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臣服

    但是曾安厦来时容易,可是在夏凡已经灭杀掉了战天牛神的现在想要走,那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破灭神光迅疾无比,对着曾安厦穷追不已。

    曾安厦一连祭出了几件法宝朝着破灭神光轰击过去,只是别说将其打爆,就算是想要将其挡住都难。

    几乎不管是什么样的法宝,被破灭神光一碰之后就会轰然崩溃,以至于一向贪婪却又吝啬的曾安厦心疼的脸都白了。

    当然,更加让他脸色发白的还是那五彩斑斓的破灭神光随同影子随身般对他穷追不舍。

    以至于曾安厦仓皇逃窜出了数万里都始终没有能够将其完全摆脱。

    “难道只能用那个法子才能够逃走?要是那么做的话,我就亏大了。”曾安厦一边奔跑,心中一边在纠结不休。

    此时的他甚至都有些后悔不该对夏凡的法宝心起贪念,更加不该偷偷摸过来想要杀人夺宝。

    若非如此,他就不会陷入到眼下的危局之中。

    现在曾安厦算是看明白了。眼下这人虽然很有可能是刚刚飞升到玄空界的新人,但是实力却着实不弱,同时更加心狠手辣。

    自己现在惹了他,不但是眼下麻烦,将来更是后患无穷。

    只是世上终究是没有后悔药可以买,曾安厦就算是再怎么悔恨交加也改变不了现状。

    “噗……”心中思虑对策之时,曾安厦不免会有片刻的走神。

    若是平常时候,别说片刻走神,就算是神游物外三年五载都无妨。可是现在他正处在破灭神光的追杀之下,虽然只是片刻的走神,但也足以使得他的躲闪慢了一些。

    于是一直穷追不舍的破灭神光就打在了曾安厦的右手之上。

    “糟糕!”当破灭神光碰到手上时,曾安厦就已经醒过神来,但是却是为时已晚。

    尽管曾安厦的身上有法宝护身,并且还有法力护体,但是却根本抵挡不住破灭神光的冲击和破坏。

    几乎是刹那之间,护身的法宝就当场被瓦解,而曾安厦的护体法力更像是一层薄薄的纸似的被破灭神光直接戳破,崩散。

    破灭神光之所以如此犀利,并不仅仅是因为它拥有着多么强大的力量,而是因为它乃是世界规则的凝聚。

    说白了,这破灭神光就是夏凡凝聚出来的一道对天地大道的参悟,其中蕴含的是法则的力量。

    除非能够找到与其相克或者力量远远超过它很多的世界规则,否则想要对抗它的破灭,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曾安厦拥有着问道境中人道境的实力,比起夏凡丝毫不弱,所以他才敢打夏凡的吞天口袋的主意。

    可是曾安厦的实力再强,终究也还没有达到完全掌控某种世界规则的程度。在这点上,玄空界的绝大多数问道境强者都未必比得上夏凡走得远。

    正因如此,当破灭神光击中曾安厦的手臂时,他除了在心中暗骂夏凡太特么的狠辣之外,所能够做的就只有毫不犹豫的伸出左手一挥。

    “嚓。”曾安厦的右臂被斩落下来,还没等飞落在地,就已经嘭的崩散开来,彻底消失不见。

    曾安厦见状不由得又是震惊又是后怕又是庆幸。方才他的果断救了他,否则再稍微晚上片刻,那就绝对不是斩掉一条胳膊就能够自救的了。

    暂时逃过一劫的曾安厦没有再跟夏凡厮杀,甚至连句狠话都没敢说,直接朝着旁边疾闪,瞬间飞出了五千余里,尽量离破灭神光远点,同时身上骤然间腾起了一道耀眼的光华,随即便骤然消失不见。

    这就是曾安厦藏在手里的逃命手段。只要祭出,便可以瞬间遁出五十余万里,只不过却需要耗费他自身六成的法力才能够使用,可谓是代价不小。

    不过生死关头,曾安厦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他此时只想离夏凡远点,免得像那战天牛神似的被其给彻底轰杀,而后魂飞烟灭。

    眼见曾安厦逃走,夏凡并没有再继续追杀上去,而是回到了刚才跟战天牛神厮杀的地方。

    撤去了二十九界结成的阵法后,夏凡失望地发现自己干掉了战天牛神所得到的战利品竟是只有那一把巨斧而已。

    除此之外,战天牛神竟是连个储物口袋或者其他别的法宝都没有,着实是让夏凡禁不住叹息邪天界的邪修们着实是太穷了。

    实际上,邪修们倒是未必真穷,只不过因为自身的神魂并不是特别强大,所以就习惯了不使用什么太多法宝。

    这么一来,外出作战时,身上需要带的东西当然就很少了。

    夏凡没能大捞一笔就不足为奇。

    事实上,夏凡击杀了战天牛神后也并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虽然那个巨斧着实是有点太过巨大,夏凡用起来不太方便,只能是暂时收起来当个摆设,但是那个中千世界却是实实在在的战利品。

    战天牛神能够将那中千世界当跳板杀过来,就是因为他是那中千世界的主人。

    现在原主人一死,这中千世界便顺理成章的归了夏凡所有。

    夏凡当然不会客气,先是放出神念扫视了一番,将中千世界内残存的一切零零碎碎的神魂烙印给抹掉后,这才放出吞天口袋将其吞了,随后开始全力招降那个世界内的土著。

    夏凡的神念扫视这个中千世界时,发现整个中千世界内的大小神庙内的神像都已经崩塌瓦解。

    这当然不是夏凡做的,而是由于战天牛神身死道消,那么他留在这些神像内的丝丝缕缕神魂也便随之消散,导致神像随之崩解。

    这也就是不重神魂修炼的邪修才会如此,要是换成修炼者,哪怕是本体的神魂被灭,残留在外的神魂也说不定能够再坚持许久,甚至可以夺舍重生。

    这个中千世界内的土著异族都是身形魁梧,一看就战力不凡的牛头怪。

    之所以说其是牛头怪而不是牛妖,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各种牛开启了灵智再经过修炼,最终才变成的妖,而是其一出生便是这个样子。

    牛妖有时候虽然会挺着个牛脑袋,可是身体却很像是人。但是牛头怪却不同,看起来更像是直立行走的牛,只不过下肢是牛蹄子,而上肢却是手,所以颇为古怪。

    夏凡本以为自己杀了战天牛神,想要收服这些看起来就凶猛至极的牛头怪只怕不会容易。

    他甚至都想好了要多花些时间来精力的准备,而不是想着直接将他们灭绝了事。

    原因很简单,这个刚刚到手的中千世界值得他多花些心思,而这样一个强力种族也使得他将其收服。

    只是当夏凡将山中君等妖王派去招降后却惊奇的发现,那些牛头怪虽然情绪颇有些低落,显然是为他们所信仰的神明陨落而悲伤,但是却并没有攻击山中君等人。

    甚至等到山中君道明了来意后,这些牛头怪很是干脆的选择了投降,并且表示随时可以为新的主人外出征战。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夏凡见状,真的是有些纳闷。

    他这些日子征服了不少世界,当然也灭绝了不少顽固不化的种族。可是像这些牛头怪这样识时务的种族他还真是没有遇到过。

    明明神明陨落了,他们也很难过,看他们的样子也不是那种没有脾气的种族,但是却偏偏毫不反抗,直接投降了,如何能够不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甚至觉得这里头是不是有诈。

    “你们的神明死了,你们的世界将被征服,你们就不难过吗?就没有想过反抗吗?”山中君看着跪伏在自己面前,托举着法杖的牛头怪祭司问道。

    牛头怪们是部落制,整个世界中权势最大的并不是各个部落的酋长,而是看守神庙的祭司。

    因此现在代表牛头怪投降的同样也是神庙的祭司。

    “当然会难过,当然也想过反抗,但是我们的神明陨落之前曾经传下神谕,命令我们,如果他陨落了,不要为他报仇,也不要反抗,恭敬的效命于新的主人,这样才能够保全我们的种族。”祭司等着泛红的眼睛看着山中君,声音如雷的说道。

    “好,我代表我的主上夏凡,接受你们的归顺,只要你们献上你们的忠诚,并为我的主上全力效命,那么必定能够享受到他的恩泽。”山中君朗声道。

    “是。”牛头怪祭司沉声道。

    此时夏凡总算是明白了这些牛头怪肯投降的原因,同时不禁在心里暗赞战天牛神这个家伙虽然外貌粗野,但是却并不傻。

    而正是因为他的命令,使得哪怕他死了,牛头怪这个种族都可以延续下去,将来未必不能够出现一个新的问道境强者。

    否则,如果牛头怪顽抗到底,那么等待他们的可能就是灭族之灾。

    “能够成为问道境强者的家伙,哪个都不简单呀,没有谁是傻的!”夏凡心里想着,随即打消了心中对邪天界的邪修们的轻视。

    牛头怪的归顺对夏凡来说是个意外之喜,这意外着他想要炼化那个中千世界的话将会变得简单一些。

    夏凡出面,再次接受了牛头怪的宣誓效忠后,接下来做的就是将他们暂时转移到自己的大千世界中。

    原本夏凡以为由于面貌上的相似,牛头怪也许会跟妖族更亲近一些。可事实却让他大跌眼镜。

    因为牛头怪反倒是更愿意跟多臂族打交道,相反对妖族反倒是有些疏远。

    这让夏凡大干哭笑不得时却懒得多插手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