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恐怖小说 > 机破星河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枉我一腔真心!

第一百五十一章 枉我一腔真心!

    白毛那郑重的回答声音如此巨大,以至于白古月听得脸色一红,连忙啐了一口转过身去。

    爷爷怎么又不正经了!

    偏偏这边还有个更不正经的!

    那边还有敌人呢……

    白古月的眼角余光扫到悄悄迈步想要逃离此地的塞拉利尔。

    啪。

    一个清脆的响指在耳侧响起。

    只见空气中陡然凝出一片白色雾气,形成一个倒扣的巨碗笼罩而下,恰好将塞拉利尔扣在其中。

    对方刚刚甩出的右手碰到那白色壁障瞬间就开始变得干枯发黑。

    嗞!

    塞拉利尔惊惧的收回手臂,看向那边头也不回的白一多。

    那个老者,仅仅一个响指,就能操控这些白雾。

    偏偏这些白雾,竟然具有剥离生物活性的特点。

    这简直是圣罗寄生体的天生克星!

    ……

    白一多依然牢牢盯着白毛的双眼。

    白毛紧张的吞咽了口唾沫,面前的大药剂师老爷爷,此刻有一个更加耀眼的光环在头顶闪耀。

    【大哲学家】!

    白一多瞳孔之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亮光,似乎有些……满意?

    尹帅不确定自己观察的对不对。

    他真猜不透啊。

    这尼玛老爷爷玩哲学,神都挡不住啊。

    “老夫再问你,单马尾好看,还是双马尾好看?”

    白一多咳嗽了一下,声音似乎没有先前那么生冷了。

    “必须双马尾!”

    白毛的眼中光芒闪耀,那朦胧轻柔的轮廓已经在脑海里勾勒而出。

    “最后一个问题,你喜欢黑丝还是白丝!”

    如果这种问题被胖子他们问起,那么白毛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他们说是胸、单马尾、黑丝,在这方面上他必须做一个表率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

    因为御姐绝对是胖子他们驾驭不了的领域。

    但是……

    现在他正遭受着大哲学家的灵魂拷问。

    所以,尹大公子脸上闪过一阵潮红。

    面甲提起。

    他目光神圣的看着天空。

    “当然是白丝。”

    “果然是个变态……”

    悠悠的感慨传入耳中,白毛一个激灵,瞪大眼睛看向白一多。

    “孙女,以后少和这种变态来往,沐凡那样单纯的孩子真的不多。”

    白一多抚摸着自己的胡子,语重心长说道。

    哈?

    啊?

    少女惊愕的抬头。

    而白毛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他悲愤的看着对面这实力诡异而强大的白一多。

    “你这是……钓鱼执法……”

    天知道白毛说出这句话心中有多么痛苦。

    【果然是个变态……】

    【果然……】

    【变态……】

    这些词汇反复在脑海中闪现。

    白毛现在吐血的心思都有了。

    这老爷爷问的那么一本正经,全tm套路啊。

    “枉我一腔真心。”

    白毛捂着心口瘫坐在地上。

    “咳咳,古月,你去那边收拾一下行李,我来处理一下这个标本。”

    白古月既不敢看那边的圣罗族傀儡塞拉利尔,也不敢看已经晋升成大变态的白毛,连忙嗯了一声跑远。

    “起来。”

    白一多踢了那颓然的身影一脚。

    白毛茫然的抬起头。

    “老夫喜欢黑丝。”

    老者努力保持着威严,悄悄开口。

    “噗。”

    白毛一口淤血喷出,眼前发黑终于支撑不住倒地。

    “现在的孩子,禁不起刺激,心性确实也差了沐凡小子一分。”

    这喃喃的自语似乎传到了白毛的耳朵里。

    噗噜噜~

    一连串的血泡泡吐出。

    白毛将圣罗族袭击他造成的黑色淤血……彻底吐出。

    右手手腕轻轻旋转,拇指和食指之间不知何时多出一团蠕动的绿色液体。

    轻轻一弹,那团绿液进入白毛口中。

    昏迷中的白毛只感觉那种清凉的感觉传遍全身,随之而来就是体内涌出的一股股澎湃力量。

    那力量开始修复他受伤的内脏和肌肉。

    舒适的感觉开始传来。

    吧唧吧唧嘴,半梦半醒中的白毛露出一个傻笑。

    【青禾液已经开始了暗伤修复,关键时候站出来的两次,老夫都看在眼里。】

    看到这一幕,白一多才转过身去,看向那边被捆住的塞拉利尔。

    此刻那名圣罗族人却僵硬的站在原地,只剩下头还能转动。

    “你对我做了什么!”

    塞拉利尔愤怒的说道。

    他被困在白色罩体内的短短几秒时间里,就感觉浑身血液被冻结了一般。

    那些能够随意志变化的黄色血液被彻底与大脑隔断联系,他的全身肌肉宛如石块一样麻痹。

    现在他只有说话的力气,这已经彻底超出了他的想象!

    “强大的不是这具身体,而是你的血液吧。”

    白一多第一句话就让塞拉利尔瞪大了眼睛。

    “我说对了。”

    那双洞穿世事的眼睛中带着冰冷。

    “老夫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一条路走到黑了。”

    “你们的出现给了老夫莫大的惊喜。”

    白一多露出一个看似正常却让塞拉利尔感觉脚底都在冒寒气的笑容。

    塞拉利尔明白,自己恐怕遇到罗琴宇宙的科学疯子了。

    偏偏还是那种毫无顾忌、拥有诡寂手段,以研究生命科学为目标的终极疯子!

    “只要研究透你的血液,老夫的白石毒素……将可以逆向运用……那将是一个多么伟大的壮举!”

    “老夫要为孙女留下一份让这个世界都会畏惧的财富!”

    “记住老夫的名号……”

    狂热的神色一闪而过,那双拥有恐怖定力的眼睛看向塞拉利尔。

    “屠星者,白一多。”

    右臂缓缓举起,五指张开……

    轻轻一握。

    笼罩在塞拉利尔四周的白雾霎时收缩,尽数没入这名圣罗族人的体内。

    塞拉利尔的眼睛瞪圆。

    不同于先前贾斯珀的死亡。

    这一次,塞拉利尔没有被风化。

    只是全身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但偏偏保留着肌肤的色泽度。

    塞拉利尔眼神中的光芒渐渐淡去。

    当肌肤干枯到极致,肌肉开始萎缩……

    最终形成一具栩栩如生的干尸……

    塞拉利尔的身体瘦了整整两圈。

    此时在干枯的皮肤下,有一条条淡淡的黄色光脉忽明忽暗闪烁,似乎想要脱体而出,却偏偏被困在其中无法挣脱。

    白一多垂下眼皮。

    心中闪过思绪。

    接下来的礼物,应当足以为孙女寻一世安宁了。

    沐凡叛国……

    他当然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