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恐怖小说 > 两界搬运工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你以为我会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你以为我会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你很狂妄,不管你为了对付我布置了多少,今天,你必死无疑!”楚天涯看着白杨平静道,脸上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好似在阐述一个既定的事实。

    嘴炮放再多都没有意义,白杨并未再说什么,轻笑一声,身影腾空冲天而上。

    与楚天涯一战,以免波及下方无辜之人,最好的战场是无尽虚空高处。

    心头冷笑,楚天涯目视四方,随即身影一闪追着白杨而去。

    在他那一眼之下,四方天地安静无比,楚天涯那一眼,好似在警告周围的人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事实也是如此,楚天涯的确在警告各国的人,他有这个底气和实力镇压四方!

    陈永信等人心头一沉,尽管同为帝王,但他们此时明显的感觉到了与楚天涯的差距,在对方面前,自己根本就是一个蝼蚁,似乎对方一眼就能将自己灭杀!

    “现在我们怎么办?”江浩然皱眉道。

    涉及到白杨他们那个层次交手,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帮得上忙,只能看着。

    大月王目光闪烁道:“我对白先生有信心,他一定会带着我们度过难关的,但信心归信心,我们需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才行……”

    于是几人对视不再言语。

    其实很多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没必要说出来,在场三个王朝的帝王,其实在决定和大光硬干的时候就在暗中安排了,一应子女早已经送走他乡,哪怕最终他们失败身死,自己也能留下血脉火种,或许未来有一天自己的子女能开枝散叶东山再起。

    为帝王者,都是人精,从来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他们无法离开,无法逃离,所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只是这样的事情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和陈永信他们不同,北边那十多个王朝的国主此时可谓度日如年,原本他们以为只是对付一股大光的军队罢了,哪儿知将楚天涯也引来了!

    楚天涯啊,地皇镜强者,挥手就能灭了他们。

    此时此刻,这十多个王朝的人心如死灰,似乎看到了灭国的惨剧,尽管如此,但他们不敢走,动都不敢动一下,之前楚天涯那个眼神似乎在告诉他们,你们动一下就死了!

    浩瀚无边的战场,随着几个地皇镜强者的交战而诡异的安静下来,各方都在关注天穹上的战局,事关各国生死存亡和无尽苍生,他们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某个至关重要的细节。

    极高的天穹之上,战团分为三个部分,姜楠的分身和宋长歌战在一起,与其说是交战,还不如说是姜楠在戏耍宋长歌,此外是姜楠本尊在和虎皇战斗,打得天宇崩碎,下方的人瞪大眼睛其实也看不到什么。

    另外就是蓝欣和肖冰燕的战斗了,同样天宇崩塌声势浩大,一般人王镜强者卷入进去的话顷刻就会被绞杀。

    这种层次的战斗,或许一个照面就能分出生死,或许三天三夜也比不出一个胜负来……

    向上再向上,白杨一路深入虚空,直到距离地面起码三百万里才停下了向上的步伐。

    在如此高度,气温已经降道了零下上百度,空气稀薄,罡风阵阵如刀子呼啸,一般人处于这个位置瞬间就要被罡风撕成碎片。

    不得不说天元星真的太大了,距离地面三百万里的高度,依旧无法看到天元星的边际,甚至连天边的弧线都看不到,若是距离地球表面这么高的地方,恐怕地球也就乒乓球那么大吧?

    来到这个位置,地面人王镜强者都不可能看到这里交战的画面。

    顷刻间,楚天涯也来到了这个高度,和白杨相隔数十里遥遥相对。

    “我以为你会跑,看来并非如此,既然这样的话,看在你还是个人物的份上,有什么遗言就快说吧,过一会儿就没有机会了”楚天涯意外的看着白杨说。

    在此时的他看来,白杨已经是个死人了!

    立于虚空,罡风狂涌,吹动白杨身上长袍猎猎作响,看着对面的楚天涯,白杨摇摇头道:“你以为来到这个位置我会和你大战三百回合?其实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杀你啊!”

    是啊,白杨的目的只是为了杀楚天涯,至于和楚天涯比谁的手段更多谁的修为更高有意义吗?杀死敌人才是最终目的!

    “嗯?”楚天涯眉头一皱,莫名其妙的心头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然而他仔细感受周围,并未发现隐藏的高手,也没有感觉到白杨暗中布置了阵法之类的手段,可是那种不妙的感觉来自何处?

    眼睛微眯,白杨冷声道:“不好意思了楚天涯,我连让你说遗言的机会都不给!”

    说话的时候,白杨双目一瞪,对面的楚天涯看得一清二楚,此时此刻,白杨的双目中有三个小点在闪缩光芒。

    三个小点,分别闪烁红蓝白光,那三个小点相互交织环绕,给人神妙莫测之感。

    当楚天涯看到白杨眼中的这种异象时,他发现自己动弹不了了,并非白杨用某种秘法控制了他的身躯,而是一种绝望的大恐怖笼罩心头,恐怖到极致,似乎意识和身躯脱离,无法左右自己的思绪和身躯!

    “你……”

    刹那间,楚天涯脸色大变,开口想要说什么。

    然而白杨说过,连给他说遗言的机会都不给!

    嗖……

    白杨眉心,有红,蓝,白三个小小的光点冲天而上,刹那没入无尽虚空消失无踪。

    站在这个高度,哪怕是白天也能清晰的看到横呈在无尽虚空中的三月奇观,那三月奇观是这个世界独特的月亮。

    那是一件极道神兵,一件消失数万年的冷宫道主留下的极道神兵!

    当白杨眉心那三色光点消失在无尽虚空后,永恒悬挂在冰冷虚空中的极道神兵动了!

    它们只是轻轻动了一下,三月环绕的画面只是加速了那么一点,相互旋转一圈,各自明亮了一分随即恢复原样。

    就那么刹那的功夫,一道红蓝白三色交织的光柱横跨虚空而来,犹如贯穿时空的永恒之光,似乎跨越空间和时间的界限降临到了楚天涯身上!

    然后,楚天涯这个地皇镜强者,这个皇朝之主,这个国运加身战力堪比天帝层次的存在,在那三色光芒之下一点点泯灭成尘埃,连丝毫反抗都做不到!

    这一刻时间仿佛在楚天涯身上定格,他还保持着惊恐的表情,还保持着说话的面孔,然而从头开始,他的整个身躯都在一点点泯灭成尘埃!

    站在白杨的角度,那横跨天际而来的三色光芒并不耀眼,也并没有显得有多么可怕,到了楚天涯头顶的时候只有脸盆大小,然而就是这么一股光柱,将楚天涯轰杀成尘埃!

    这一刻过得很快也很慢,白杨清晰的看着楚天涯泯灭,先是脑袋上带着的高冠,然后是头发,接着是脑袋,然后是身躯,最后连带衣服也化作尘埃消散一空!

    横跨千山万水而来,为了对付白杨楚天涯不知道准备了多少后手,然而来到这里,才和白杨见面没有多久,他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就死了!

    死得无声无息,死得莫名其妙,死得无比憋屈。

    楚天涯死了,彻底消失了,魂飞魄散都不足以形容,当他彻底泯灭后,那三色光柱也凭空消失不见,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看着无尽遥远的黑暗虚空中横呈的极道神兵,白杨有些后悔道:“这根本就是高射炮打蚊子了,极道神兵的威力,别说杀一个楚天涯,就是一个天帝镜的强者也绰绰有余了吧?然而机会只有这么一次啊,就被我浪费了……”

    这会儿白杨有些后悔,后悔不该用这个后手的,然而后悔也没用,机会只有一次,还被他给用了。

    当初前往大光皇朝境内天音宗的时候,白杨接受天音宗考验,写了一首水调歌头,诗词被极道神兵弄走,白杨也得到了一次请极道神兵灭敌的机会。

    这个机会白杨一直没用,哪怕在大光遭到楚天涯追杀也忍住没用,直到此时才给楚天涯一次狠的。

    结果就是,楚天涯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那么站着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轰杀成渣!

    何苦来哉?

    正如白杨所说,他的目的只是杀楚天涯,过程其实不重要也没有意义,楚天涯死了,白杨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没错,我手段不少,自认为完全有能力和你刚正面,我也知道你准备了一些以防万一的手段,但是那又怎么样?你以为我会和你大战三百个回合?

    如果你以为是这样的话怕是想多了……

    没有惊天动地的战斗,就那么两句话的功夫,就那么一愣神的时间,楚天涯世间除名!

    轻轻呼出一口气,这段恩怨总算是了结了……

    楚天涯死了,但他泯灭的地方却是留下了三件东西,一方神光氤氲的印玺,一张金灿灿有龙形环绕的卷轴,还有一个黑漆漆小塔!

    这三件东西居然在极道神兵的泯灭之光下并未被毁灭。

    印玺的话应该是大光的传国玉玺,圣旨应该也是大光皇朝的原始圣旨,这两件东西承载苍生气运,没有被毁灭白杨理解,然而那个小塔是什么?为何也没有被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