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楔子 悔恨一生

    头,昏昏沉沉。

    叶锦幕费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无比陌生的地方。

    身下是床榻,周围,装修华丽,似乎是一间公寓房,却明显跟叶家,是截然不同的风格。

    “小幕,你可终于醒了!陈哥为了等你醒,可是等得相当的辛苦啊!”

    一个熟悉的男子声音,让叶锦幕立即转头看去。

    是陈家少主陈奇英,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看到叶锦幕疑惑的表情,陈奇英眼里闪过一抹色眯眯,却是故作斯文说道:“小幕,刚才你晕倒了,是陈哥我将你扶到这里来的。来,让陈哥看看,你到底好了没有!”

    陈奇英一边说着,一边朝床边走去。

    叶锦幕慌忙从床上爬起来,摇头拒绝道:“不用了,我现在没事了,就先告辞了!”

    因为叶家和陈家关系一直不错,叶锦幕与陈奇英也认识已久。但叶锦幕却对陈奇英没有什么好印象,她总感觉,每一次他看她的眼神,都有几分的不对劲。所以平时,她都是能躲就躲,压根不想跟他有丝毫的接触。

    尤其现在,两人还处在同一个房间里面,叶锦幕的心里,不由升起一阵警惕。

    她只想赶紧跳下床穿好鞋,然后告辞离开。

    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跳下床,就被陈奇英一把拽住:“小幕,怎么这么急着走呢?还是让陈哥看看,你现在到底恢复得怎么样了吧!”

    叶锦幕心里警铃大作,慌忙挣脱陈奇英的手,急急道:“陈哥,不用太客气了,我真的没事——”

    “你这个小贱人,老子好声好气跟你说话不领情,非得要老子耍横的是吗?”陈奇英一脸的狞笑,将叶锦幕重重往床上一拉,“实话告诉你吧!今天,就是你姐姐,亲手把你迷晕送到我床上来给我享用的!哦对,在其中,还有你那个好未婚夫动的手脚——”

    “你胡说!我姐姐怎么可能那样子对我!还有云清,我是他的未婚妻,他更加不可能害我了!陈奇英,你别在这里挑拨离间了,我不会相信你的!”

    虽然这么说,可是叶锦幕的心里,却想起那时候,姐姐叶锦织递给她的那一杯橙汁。刚刚喝下橙汁,她就只感到一阵头晕,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是么?”陈奇英哈哈大笑,如同看着一个傻瓜一般看着叶锦幕,“真是天真!既然你不信的话,那就好好看看这些!”

    陈奇英从怀里掏出十几张相片,往叶锦幕的身上一砸。

    叶锦幕将相片捡起,一张一张看过去,双手渐渐的颤抖了起来。

    不可能!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慕云清是她的未婚夫,马上就要结婚了,叶锦织也是她的亲姐姐,他们怎么可能会做这样害她的事情?

    可是,这些相片上,慕云清和叶锦织亲热搂抱的场景,又是怎么回事?

    叶锦幕只感到,她的灵魂,仿佛都在这刻,被这些相片重击!她真的没有想到,一直跟她相亲相爱的姐姐,口口声声说想马上跟她结婚的未婚夫,居然会联手背叛她!

    不但勾搭到了一起,还联手,将她送给陈奇英这个纨绔大少!

    他们为什么会这么狠心!

    叶锦幕的双手颤抖,眼泪已经盈满了眼眶,几乎要从眼眶掉落下来。一阵浓浓的悲伤气息,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让人看着,都会觉得心里莫名的难受起来。

    陈奇英满意地看着叶锦幕,心里盛满了得意。

    在叶锦幕回到叶家,他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已经对她起了心思。只可惜申城第一世家慕家的少家主慕云清也看上了她,跟她有了婚约,他才只能作罢。

    可是现在,要是叶锦幕看到这些相片对慕云清死心的话,那么有机会的,相信就是他了!

    陈奇英越想越开心,禁不住伸出手去,将叶锦幕的肩膀揽住:“小幕,别伤心了!那样的渣男,甩了就是了,陈哥会对你好的!”

    “你放开我!”

    叶锦幕拼命将陈奇英的手甩开,扭转头,恨恨盯着陈奇英:“你以为你有多高尚?你跟他们不过是一丘之貉罢了!我警告你,赶紧将我放回去,要不然,被我爸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你!”

    “哈哈哈,小幕,你是不是太天真了?你以为,没有你那个好爸爸的允许,你姐姐敢这样子对你?”陈奇英讽刺大笑,“我告诉你!你现在出现在我的床上,就是我跟你爸谈好的条件!只要他们将你送给本少爷享用享用,城东那块地,我们陈家就让给你们叶家!”

    “不会的,不会的……”

    叶锦幕脸色忽的煞白一片,根本不敢接受这个事实。

    怎么会……

    虽然她一直生活在苏城老家,可是,当她对宝物有着特殊的感应后,叶满江就将她接到了申城。从此,她凭借着这种特殊的感应,为叶家赢取大量的财富,叶家也从此,成为了申城四大家族之一。

    正因为如此,叶锦幕在叶家的地位,一直都是极为的超然,也能够与申城第一世家的少家主慕云清订立婚约。

    所以,叶锦幕无论如何,也是不能相信,叶满江居然会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陈奇英满脸的嘲讽:“怎么不可能?小幕,你可别忘了,你的那种特殊的本领,在一个月前就消失了!你以为,你这样一个废物,叶满江还会甘愿养着你吗?还有慕云清,当初跟你订婚,就是看上了你的这种本领!现在都消失了,你觉得慕云清在你跟叶锦织之间,会选择谁?还是我对你好啊,虽然你的利用价值消失了,陈哥我还是对你情有独钟,怎么,你感不感动?”

    “不!我不相信……”

    叶锦幕伸出手,死死捂住耳朵,可是,陈奇英的话,却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她的耳朵里面钻,让她避无可避。

    不!

    这一切,她都不愿意相信是真的!

    然而,陈奇英的话,却是那么的言之凿凿,让她根本无法怀疑。

    没错!自从上个月开始,她发现她的异能逐渐消失之际,叶满江对她的态度,就有了微妙的变化。

    可叶锦幕真的没有想到,叶满江居然会那么无情,甚至默许叶锦织对她下药,将她送给陈奇英这个纨绔大少享用。

    她是他的亲生女儿啊!他怎么忍心这么对她!

    叶锦幕只感到心脏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自心底深处,渐渐的,升起一阵不甘来。

    这就是她的亲人!在她有用的时候,拼命对她好,哄骗着她,让她甘愿为叶家付出一切;当她的异能消失,就对她换了一副脸孔,还榨取了她最后的一分利用价值!

    真是讽刺!

    叶锦幕心里,不由涌上了一层深深的恨意!

    对叶满江,对叶锦织,对慕云清!

    叶锦幕想流泪,却发现,在极度的伤心和愤恨下,眼泪根本流不出去。

    她将拳头紧紧握着,心里发誓,一定要逃出去!一定要逃出去!就算拼着被陈奇英侮辱的下场,她也一定要逃出去!一定要拼尽所有力量,让那三个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小幕,别伤心了,只要你老老实实跟着陈哥,陈哥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抬起头,看着陈奇英一脸色眯眯的笑意,叶锦幕只感到一阵恶心。

    她冷笑:“你能怎么样?能帮我对付叶家吗?”

    陈奇英笑容一滞,完全没有想到,叶锦幕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叶锦幕嘲讽道:“既然无法答应,那就别夸下这样的海口!”

    看着突然变得有些陌生的叶锦幕,陈奇英的心里,却有着一种奇异的感觉。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叶锦幕,似乎比以前,更多了一些奇怪的气质,却更加的让他有一种想要征服她的*。

    他伸出手,一把将叶锦幕的肩膀揽住:“放心吧小幕,陈哥我一定会帮你对付叶家的!谁敢欺负你,陈哥我一定放不了他!”

    “真的?”

    叶锦幕挑眉,陈奇英满脸信誓旦旦的点头,心里却满是不屑。

    叶家再怎么样,也是申城四大世家之一,他除非是有病了,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跟他们拼命。不过,反正叶锦幕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孩罢了,现在就骗骗她,让她配合他玩玩。等到将她玩够了,想怎么样对她,就怎么样对她。

    叶锦幕忽的露出一个笑颜:“好,那我就相信陈哥!”

    陈奇英被叶锦幕的这个笑容,晃得眼睛都要瞎了,简直是一阵的目眩神迷。

    他一直就知道,叶锦幕可比叶锦织这个叶家大小姐长得不知美貌了多少分。但是,他现在才发现,叶锦幕笑起来,更是有着一种倾国倾城的感觉。真不知道小家子气的叶家,是怎么生出来这么一个美人的。

    “现在,就让陈哥好好的疼疼你吧!”

    陈奇英色迷心窍,一把将叶锦幕放倒在床上,倾身覆下,双手迫不及待的解她衣服上面的扣子。

    叶锦幕眼底一片暗潮,也不抵抗,任凭着陈奇英的动作。

    陈奇英心里更加的狂喜,几乎全部心志,都已经沉迷在了叶锦幕的身上,却没有看到,叶锦幕的右手,已经在悄悄的,将床头上,一个烟灰缸拿在了手里!

    终于,在陈奇英彻底情迷意乱的那个刹那,只听“砰”的一声,叶锦幕手里的烟灰缸,重重的砸在了陈奇英的头上!

    血,登时顺着陈奇英的脸流了下来,在床单上,晕开一片!

    叶锦幕没有迟疑,又是重重的一下,砸了下去!

    陈奇英第一下被打得懵了,正想爬起来,没想到又被叶锦幕砸中,鲜血如同不要钱的自来水一般,泉涌而出!

    他咬牙切齿,恨恨的盯着叶锦幕,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你这个贱人,居然敢打我——”

    还没说完,又是“砰”的一声,烟灰缸再度砸了上去!

    “你——”

    血一直往下流,连陈奇英的双眼,都几乎要被漫天的血给遮住。他拼命眨着眼睛,想要将叶锦幕看清楚,然而,却只能看见一个重影。

    叶锦幕冷冷盯着陈奇英,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以防万一,她又在陈奇英的头上重重砸了一下,确定他没有了反抗能力,这才慌忙跳下床,往门口冲过去。

    可是刚刚没走几步,叶锦幕就只感到衣服猛地被人揪住!

    她蓦然回头,却只看到陈奇英流满血的脸上,露出的那个无比狰狞的笑意。

    陈奇英一把将叶锦幕的头上狠狠揪住,冷笑道:“老子是陈家的少家主,再不济,也有些功夫伴身!你以为那几下,就能将老子砸晕?你这个贱人,老子接下来,一定要让你尝尝,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到底是什么滋味!”

    说完,他一把将叶锦幕狠狠砸在地上!

    “咚”的一声,叶锦幕的后脑,磕到了一个无比坚硬的物体!

    仿佛连头,都被砸开了一个洞,疼得让叶锦幕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只能瞪大眼睛,惶恐的盯着陈奇英。

    真的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陈奇英被砸得头破血流了,居然还有能力爬起来将她抓回去!

    难道今天,不但报仇无望,还会被陈奇英折磨死么?

    叶锦幕不由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与此同时,后脑勺的痛楚,也越来越深,也不知道到底砸到了什么东西,居然让她的神志,都在渐渐的迷糊。

    陈奇英居高临下看着仿佛毫无生气的叶锦幕,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你是什么东西,只不过是老子的一个玩物罢了,居然敢动手伤老子!既然这样,那老子就将你好好的玩一顿,再送你上西天!”

    陈奇英一边扯着身上的衣服,一边狞笑着朝叶锦幕走过去,口中继续道:“上一次,老子本来早就能睡了你,都怪你们叶家那个叫叶弦的野种坏了事!不过那小子早就被老子解决了,这一次,可再没有人会出来帮着你了……”

    叶弦!

    叶锦幕原本已经浑浑噩噩的脑子,因为这个突然出现的名字,陡然清醒了几分!

    她瞪大双眼,看着陈奇英,简直不敢置信!

    原来叶弦,不是因为意外才失踪,而是,被陈奇英给杀了?

    叶锦幕想问,可是,却发现浑身因为那一砸,根本毫无力气,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就连眼前的陈奇英,也渐渐的变得模糊不已,直至——

    黑暗一片!

    在死亡前的最后一刻,叶锦幕的心里,最多的,却是自责。

    过往的一切,如同电影放映一般,闪过叶锦幕的眼前。最深刻的,终究,还是那个笑容清淡的少年。

    那个在她十八岁时候,就神秘失踪,差点被她抛入记忆深处再不能记起的少年。

    现在,却得知,若不是因为保护她,他不会被陈奇英杀掉。

    而她,在他离开前的头一天,还在怪他多管闲事,让他滚离她的身边!

    叶锦幕的眼角,滑落出最后一滴泪水。

    阿弦,对不起!

    若有来生,我一定要尽力的弥补你,我一定会永远对你好,一定永远不会怀疑你!

    我一定,要让所有破坏我们关系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我一定,要让所有伤害到你的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