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六章 燕王樽

    叶锦幕的眼里,划过一抹坏笑,看了叶弦一眼,传递给他一个“果然如此”的眼神。

    她转过身,满脸的不情不愿:“算了,我不买了,我也觉得这里的东西并不是十分好,并且价格也太贵了……”

    “不贵!哪里贵了!这可是正宗的古董,几百块钱你还嫌贵,那还有没有天理了!我也说了,让你自己开价,你就先开个价,我们再接着谈吧!”

    叶弦在一边冷笑道:“几百块钱的古董?你当我们是傻子?”

    “你以为我想卖这么便宜?”小贩实在是拿叶弦没辙了,眼看着已经有晨练的老头老太们注意这边,他也怕这个少年坏事,只好自认倒霉,“不还是因为我家实在是缺钱,所以我只能这么便宜卖出去……”

    “编!接着编!”

    叶弦嗤之以鼻。

    叶锦幕将叶弦的手拉住:“阿弦,别说了,我相信他不会骗人的!”

    小贩顿时星星眼:这小姑娘可真是个小天使啊!

    叶弦满脸的不赞同:“阿锦,你怎么这么容易就被人骗了?你跟我走,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看看!那些地方,肯定价格比这里要便宜,东西也要更好!”

    见叶锦幕一副似乎要动摇的样子,小贩豁出去了:“小姑娘,我给你两百一个,行了吧?”

    叶锦幕依然沉吟着,似乎很为难,看了看小贩,又看了看叶弦,一副拿不定主意的模样。

    小贩咬牙:“那你说还要怎样?”

    要不是看在这个小姑娘也许能带来客源的份上,他才不会一直跟她磨叽。

    叶锦幕看向地上的那些东西,静默了半晌,才终于下定决心一般,抬头望向小贩:“除非,你还送我一个东西。”

    “买一送一?没搞错吧!”小贩登时如同炸毛的野猫一般叫了起来,“小姑娘,你别太狠了啊!我只是看在你有可能会带你朋友来这里买东西,所以才特地给你开低点价格的,要是你得寸进尺的话,就太过分了!”

    “没有啊。”

    叶锦幕冲他笑了笑,笑容如同春般灿烂:“我只不过是让你送我一个小东西而已,并不是要这些里面的东西啊!你看,那个小酒杯看起来也值不了多少钱的样子,不如送我怎么样?”

    她笑意盈盈,伸手指向货堆里。小贩顺着叶锦幕的手指看去,只见她此刻指着的,是一个被他丢到一边的小酒杯。那个酒杯看起来陈旧无比,锈迹斑斑。正因为如此,他觉得卖不了什么价钱,就随意扔到一边,打算什么时候骗个冤大头买了它。

    既然叶锦幕要的,是这个小玩意儿,那他就放心了。

    小贩松了口气,装出一副苦兮兮的模样,叹气道:“唉,真是拿你们没办法!你们就拿去吧,记得以后要一直关照我的生意啊!”

    “当然会的!老板你人这么好,我们怎么可能会忘记你呢?”

    叶锦幕笑嘻嘻的看着小贩,掏出两百块钱递给他,随意挑了件小物件,和那个小酒杯装在了一起。

    直到那个小酒杯终于被她装到了书包里,她才彻底松了口气。

    了这么大的精力,各种忽悠双簧全上,总算是将这个宝贝给拿到手了。

    想起上辈子,这个宝贝,可是炒到了天价。多少人为了争到它,各种明争暗斗,有闹得妻离子散的,有闹得家破人亡的。可谁也不曾想到,这个宝贝的出处,却只不过是一个公园门口的地摊上。

    当年知道这个宝贝的来历时,叶锦幕也不由一阵唏嘘。只能感叹从地摊上买到它的那个人,当真是慧眼识珠,凭借这个宝贝,大大赚了一笔,成了申城有名的富豪。

    并且还借由这个宝贝,结识到平日里,都只能有所耳闻而未曾见面的真正大人物。还让那个大人物,欠上好大一个人情。

    幸亏这一世,她能有幸重生,抢在那些人面前截胡。

    有着这个宝贝在手,对她的复仇之路,也多多少少,有了点助力。

    直到离得小地摊远远的,叶弦才终于问出了心里的疑问:“阿锦,那个地摊上,难道真的有宝贝吗?你为什么要跟那个小贩扯上这么久?”

    叶锦幕笑了笑:“当然有宝物了!不然你觉得,我一直跟他扯,是我很闲吗?”

    “那么是什么?是你最后挑的那个鼻烟壶吗?”

    叶弦清清楚楚的记得,最后,叶锦幕挑的,是一个看起来古香古色,实际上赝品气息十足的鼻烟壶。就那么一个小破鼻烟壶,小贩还吹那是他祖上在乾隆年间传下来的精品,也不知道脸皮怎么那么厚。

    “鼻烟壶?当然不是!”叶锦幕看了叶弦一眼,“你以为,我那么大精力跟他扯皮,就是为了买这么一个鼻烟壶吗?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

    “那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叶弦也不由困惑了,仔细想了想叶锦幕刚才的举措——

    她除了买了鼻烟壶之外,并没有买其他的东西啊……

    不对!

    叶弦蓦然瞪大双眼!阿锦当时,的确只买了一个鼻烟壶,然而,她却同时,要小贩送了她一个东西。

    难道,她之所以费这么大的心力,就是为了那个所谓的“赠品”?会不会太扯?

    叶弦皱眉:“阿锦,你别告诉我,你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这个破破烂烂的小酒杯啊?那只小酒杯,看起来可真的没什么亮点,你会不会被那个小贩给骗了?”

    “小酒杯?”叶锦幕眼中闪过笑意,意味深长,“不,这可不是一只普通的小酒杯。它的名字,叫燕王樽,是燕太子丹用过的酒杯。在上面,还有荆轲留下的剑痕!”

    “燕王樽?”叶弦更加困惑,“那是个什么东西?”

    如果真是宝物,历史书上介绍古代文物的时候,怎么可能会没有它?并且,就一个小酒杯而已,就算真的是宝物,又会有多值钱?

    不对!这不是关心的重点,重点是,就算这个宝物真的是什么燕王樽,阿锦是怎么知道的?不但如此,她还能如此清楚的说出这个宝物的来历!她什么时候这么神通广大了?

    叶弦立即向叶锦幕投去探究的目光。

    ------题外话------

    补14号的稿子哦~接着码字,补下面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