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十章 好一朵白莲花

第十章 好一朵白莲花

    在叶锦幕视线的压迫下,就算是赔笑,也寸寸瓦解。叶弦只能照实答道:“虽然我跟你都知道,你落水,是被孟婷婷推下去的。可是,在学校里面流传的,可不是这个原因。”

    “什么原因?”叶锦幕淡淡问道,心里却知道,那个原因,肯定跟孟婷婷有关系。

    “他们说,你是因为对陈奇峰表白被拒,所以才受不了,自己投水的。”

    “他们还真能编。”

    叶锦幕不由冷笑。

    陈奇峰是申城陈家旁系子弟,他们这一支,跟申城陈家走得倒是很近。叶锦幕早就打算,就算苏城陈家的人不来招惹她,她收拾陈奇英的时候,也会顺带将他们给端掉。可是没想到,这些旁系们倒是这么不长眼,急着找死,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

    看到叶锦幕一副不急不忙的样子,叶弦却是有些急了:“阿锦,孟婷婷这样败坏你的名声,你可千万不能再忍啊!并且,陈奇峰虽然人品不好,但凭着他那张脸,在明德高中喜欢他的女生有很多。我真的很怕这样一来,你会成为众矢之的!”

    “别急!既然孟婷婷想玩,那我就陪着她玩玩。”只是希望,她别被玩残的好。

    “走吧。”

    叶锦幕淡淡看了周围的人群一眼,没有将这些视线放在眼里,径直朝前走去。

    叶弦愣了下,也跟在了她的身后。

    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那些视线,却依然如影随形,直直盯着叶锦幕的背影,几乎要将她的后背钻出个洞来。

    在整个明德高中,叶弦虽然才读高一,却已经名声大震。因为他那种卓越的风姿和容貌,令得几乎整个明德高中的女生,都为之神迷。

    可无奈的是,在叶弦的眼中,却只有叶锦幕这个妹妹的存在。对于其他女生的示好,他根本就是视而不见。让其他女生,对叶锦幕,当真是又嫉又恨,认为是她蛊惑了叶弦。

    现在,又传出叶锦幕对陈奇峰“表白”的传言,自然是让她们对叶锦幕更加的看不惯眼了。

    都有叶弦对她那么好了,她居然还不满足,还要去勾引陈奇峰?真是个恬不知耻的女人!

    叶锦幕才懒得去理会那些人的想法,这些人最多不过是墙头草,要让她们转变对她的态度,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对付孟婷婷,以及她身后的那个人。

    两人走到高一一班的教室门口时,只能感到一阵诡异的安静。紧闭的门内,似乎就连一个人的存在都没有,整个教室里面,都没有一丝的声音传出来。

    叶锦幕一把拉住叶弦将要推开门的手,伸出腿,用力一踹!

    门被重重踹开,果不其然,从门顶端,登时掉落一个装满脏水的水桶。水桶从门顶重重砸在地上,污水流了一地,险些溅在站在门外的两人身上。

    叶锦幕看着掉落地面的水桶,眼里一抹嘲讽的神色。还以为这些人能玩出什么样来,原来只不过是这样的小儿科而已。

    叶弦呆了好几秒钟,才转头望着叶锦幕,眼里有着惊色:“阿锦,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很简单。”叶锦幕微微一笑,“明德高中其他人,都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了。可想而知,我们班的人,又会对我怎样了。至于这样的手段,可是学校中整人的几大常用手段之一,我自然能猜到了。”

    虽然这样说,叶锦幕的心里,却是有些愤怒。

    平日里,有学生要整治人,最多在门顶端放上一个黑板擦罢了。可是没想到,这个班级的学生,却是放上一个装满污水的水桶!

    别说被污水淋到会有什么后果,便算是那样重的水桶砸下来,他们就不怕砸伤人?

    这些人,真是欠收拾!

    教室里众人本来还兴冲冲的朝门口看去,想要看到叶锦幕被脏水彻底淋湿的模样。可是他们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水桶掉落地面,叶锦幕和叶弦正安然无恙地站在门口,不由齐刷刷地愣住。

    叶锦幕淡淡瞟了一眼教室里面的众人,最后将视线,落在了她的座位上。

    唇边,又是勾起一抹轻笑。

    很好!

    这些人,当真是变本加厉,以为她真是好欺负的?

    叶弦也望向叶锦幕的座位,只见她的桌子椅子,已经被掀翻在地。在桌子的抽屉里,还隐约可以看到各种果皮纸屑等垃圾,椅子上,也不知道被谁猜得满是脚印。

    叶弦的脸色登时变得极为的难看,直直冲入教室,怒道:“这是谁干的?”

    平时叶锦幕虽然人缘不好,又时常被人欺负。但当着叶弦的面,可没人敢对叶锦幕怎么样。因为他纯粹是个妹控,性格也比叶锦幕强硬许多,又得女生们的喜欢,班上的学生们,也不敢怎么得罪他。

    所以听到叶弦的这一声怒吼,所有人都赶紧低下头,不敢去看他,噤若寒蝉。

    看到一个个装傻的样子,叶弦的眼中,更是怒火燃烧。

    叶锦幕走到他的身边,将他拉住,说道:“没事的。”

    叶弦立即转头,满脸不赞同的看着叶锦幕:“阿锦,你不能老是这么忍着!你越忍,他们就会更加的变本加厉!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会帮你找出罪魁祸首来,一定要让她得到应有的教训!”

    他说完这话,眼神如同刀子一般,朝着孟婷婷射去。

    孟婷婷虽然低着头,但叶弦的眼神太具有压迫性,就算她低着头,也是有着感应。再说,她也知道,叶弦一直看她不顺眼,所以他这话到底针对的是谁,孟婷婷不用去想也知道。

    她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想起孟家的一切,还要指靠她身后的那个人,孟婷婷的眼里,划过一抹坚决。

    她迅速抬起头来,朝叶锦幕看去,满脸的义愤填膺:“锦幕,叶弦说得对!身为你的朋友,我也要帮你,将真凶揪出来!”

    这件事情,她并没有直接参与。她只不过是将叶锦幕向陈奇峰“表白”的消息散播出去罢了,至于这些惩罚的手段,都是陈奇峰的爱慕者们做的罢了,跟她没有一点关系。

    所以,她自然也不怕叶弦和叶锦幕查出什么来。

    叶锦幕朝孟婷婷看去,她此举还真是几乎要令旁观者感动啊。料想每个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会以为,孟婷婷真的是全心全意为她着想的朋友吧?

    身处在全部都对叶锦幕有着成见的人群中间,却义无反顾地与所有人作对,孟婷婷还真的以为,她是一朵遗世独立的白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