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十三章 我说,你耳朵有问题

第十三章 我说,你耳朵有问题

    只见办公室里面,除了陈涛之外,果然还有另外一个人。

    那人是一个身着淡青色小西装的少年,跟他们差不多年纪,却是眉目如画,风姿卓然。就算比起叶弦来,也不逞让。便算是已经见惯了叶弦,看到这个少年,叶锦幕也是不由微微怔了下,才恢复清醒。

    那个少年正是来说转学事宜的傅殿宸,在见到叶锦幕和叶弦两人的时候,他也是感到一阵意外。真是没有想到,刚刚才见过的两人,居然会在这里,再度见面。

    看来,真是有缘呢!

    傅殿宸没有再看两人,继续着对陈涛说的话:“我希望,这件事情,陈主任能够在今天的第一节课之前处理好。告辞了。”

    说完,他转身离开,却在即将出门的时候,又用眼睛的余光,瞟了叶锦幕一眼。

    这个少女,刘海都要垂到嘴巴上了,也不知道到底长什么模样。并且看起来也瘦弱得很,似乎真的是一个很普通的丫头。

    但傅殿宸就是下意识的觉得,在叶锦幕的身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似乎在她的身上,真的有着什么秘密,需要人去发掘。

    所以,他和林砚初,才都会不约而同地认为,也许,这个女孩,真的是方先生要到的那个人。

    傅殿宸将门关上,却并没有走远。他来明德高中,本就是要来观察叶锦幕的,对她来教务处的目的,也好奇得很,自然是要当一回偷听者了。

    傅殿宸从李老那里学的盗听术只不过是皮毛,但这么近的距离,他这种三脚猫的盗听术,还是能派上用场的。

    陈涛刚一看到叶锦幕,双眉就不由皱起。无论叶锦幕这个被叶家放弃的大小姐,还是叶弦这个入不了叶家族谱的养子,都是他早已被人交代,要好好“关照”的存在。所以见到两人,他自然不会给好脸色。

    他斜倚在沙发椅上,神色不耐地盯着两人:“你有什么事情?”

    这态度,与之前面对傅殿宸时,简直判若两人,叶弦的眼中,登时出现怒色。

    叶锦幕也不计较,反倒很是礼貌地朝陈涛笑道:“陈主任,我这次来找您,是想让您帮个忙。”

    见叶锦幕对陈涛这般客气,叶弦的眼里又是一阵不忿。他只恨他现在能力不够,身份也不够高,所以在看到别人欺负阿锦的时候,也只能给予微薄的帮助。真希望有一天,他能强大到足够的地步,让所有胆敢欺负阿锦的人,一个个都死边去!

    叶弦咬紧牙,默默将这个念头,篆刻在心底深处。

    陈涛打着官腔:“叶同学,不是老师不想帮你,可老师是教务处主任,每天要处理的,都是学校里面的大事。你如果真的需要帮助,可以去找你们的班主任嘛。”

    “可是这件事情,必须得陈主任开口啊!”叶锦幕可怜兮兮地看着陈涛,“陈主任,您就帮帮我吧!”

    “唉,叶同学,你也别在这里多费口舌了。如果老师今天帮了你,开了先例,那整个明德高中那么多人,全部都跑来找老师帮忙,那还怎么得了呢?如果你不去找你们班主任,那学校专门给你们派班主任是干什么的?”

    叶锦幕见被陈涛拒绝,脸上神色更加可怜,让陈涛看得心里一阵畅快。

    他今天又将叶锦幕为难了一番,那个看不惯叶家兄妹的人,应该会好好表扬他的吧?

    叶弦实在看不下去,一步冲到叶锦幕身旁,怒视着陈涛:“可是,我们要查我们教室的监控,杨老师根本就做不了主!”

    “查监控?”陈涛将嘴巴里面的牙签一口吐出,“你当你们是警察啊,还查监控?如果人人都跟你们一样查监控,那保卫科的保安们,还要不要上班了?不是我说,你们是学生,安安心心学习才是正规的事情,别想七想八的了,第一节课要开始了,快点回去上课吧!”

    叶弦气得在桌子上一拍:“我看你就是在刁难我们!如果别的有权有势的人要你这么做,你肯定早就屁颠屁颠去做了!你看你刚才对那个学生多么的礼貌,对我们的态度,就截然相反,不就是因为我们两个人没有叶家撑腰?”

    “喂喂喂,叶弦,你什么态度?”陈涛脸色也难看了起来,“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这样子威胁老师,我一定要让学校将你劝退!”

    “劝退就劝退,我早就——”

    “阿弦,别急。”

    就在叶弦怒极攻心口不择言的时候,叶锦幕将他的手拉住,在他的耳边轻声说出这句话。

    叶弦骤然冷静下来,望着身边的叶锦幕,心里微微后悔。

    看来,他还是不够沉稳啊。本来就已经决定好了,一定要出人头地,将来好好地保护阿锦。怎么现在,受到这么点委屈,就沉不住气了?

    若是真的被明德高中开除,别说期望将来成功了,就算想要跟常人一样升学上班,也是不可能。

    叶弦眼中涌上愧疚,沉声道:“阿锦,对不起。”

    以后,他遇事一定要三思,绝对不会再像今日这般冲动了。

    “没事。”叶锦幕朝他笑笑,笑里含有的宽慰,将叶弦心中的愧疚抚平了几分。

    叶弦禁不住将叶锦幕的手紧紧握住,向她传递着他心中的坚决。

    陈涛哪里能放弃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登时冷笑一声:“你想被劝退?行,那我就成全你!”

    “没有的事,陈主任,你听错了。”叶锦幕望向陈涛,声音平缓,但其中,却含着一种分外诡谲的意味。

    陈涛冷笑:“我耳朵好得很,怎么可能听错?叶锦幕,你居然敢骂学校的老师?你也想跟他一样,被劝退?”

    “我说,你听错了,你还不承认?”

    叶锦幕一字一字说着,盯着陈涛,唇角渐渐地弯了起来:“若是陈主任坚持认为,你的耳朵没有问题,那么,我真的不介意,让全世界,都知道‘御海湾的小淘气’这个典故!”

    “御海湾的小淘气?阿锦,那是什么?”

    相比叶弦的满头雾水,陈涛却是神色大变,骇然盛满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