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五十三章 最强大的命格

第五十三章 最强大的命格

    傅殿宸压根没有想到,叶锦幕看似在跟他聊天,但其实却是在套着他的话。就连他,也是听到叶锦幕的这句话,才反应过来。看来,跟这个丫头聊天,还真的得万分注意才行!

    傅殿宸没好气看了叶锦幕一眼:“是!我们兵分好几路,我负责的,就是你!”

    看到傅殿宸这种反应,叶锦幕不由莞尔。上辈子从未见过这般的傅殿宸,这辈子却屡屡刷新了她对他的固有印象,这感觉还真是不错。

    叶锦幕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那说说吧,我身上,又疑似有着什么神奇的特质,让你们费那么大心思来找人。”

    傅殿宸也在她身旁坐下:“在所有的命格中,最厉害的一种,叫做百命藏鳞。根据字面上意思就能够理解,在这种命格的所有者面前,任何的命格,都像是藏在了鳞片下一般,再也无法显露出来。”

    “你是说,我的身上,可能有着这种命格的存在?”叶锦幕笑了笑:“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身边的人,岂不是很可怜?假如一个人,本来命格潜藏在他的身上,他注定能成功的,却被我的命格压住,一辈子只能碌碌无为?”

    傅殿宸点头:“是有这个可能,但是,若你不刻意去施展,倒是无法威胁到其他命格的存在。”

    “那我就放心了。”

    叶锦幕真的很怕,万一叶弦的身上也有着什么命格,却被她压制住,那么,她宁愿她没有这种逆天的命格存在。

    可是,就算百命藏鳞能够压制其他的命格,对于找燕王樽,又有着什么作用呢?

    叶锦幕疑惑的双眼,望向傅殿宸。

    傅殿宸替她解疑道:“在两千多年前,为了避免燕王樽被寻常之人得到,当时一个神通广大的异术师,特地在它上面烙下了一个命格。那个命格的名字叫做销声匿迹,看名字,你应该也能知道,它到底有着什么作用了。正是因为在它身上有着这个命格,所以这两千多年来,燕王樽一直都下落不明。千古以来,很多人同样也一直在寻找有着百命藏鳞命格的人,但奇怪的是,这么多年,在华夏国的历史上,居然一个有着这个命格的人都没产生。直到最近,有人查探到,在苏城,有个十五岁的少女,具备着这个命格。”

    原来如此。那真是不知道,上辈子,林家的人能将燕王樽拿到手,又是不是凭借着她的这个命格,将同在申城的燕王樽上面的销声匿迹给压制住。

    如果是,那上辈子她有着这么一个两千年来都未曾出现过的命格,都会死得那般的惨,还真是一件无比活该的事情。谁让她那么傻,居然轻信那几个狼子野心的人。

    并且,上辈子叶弦也死得那么惨,莫非,也是被她这种命格压制的原因?

    虽然傅殿宸说过,假如她不刻意使用,这个命格是没有效果的。但在前世,她的确是非常厌恶叶弦对她和慕云清的关系指手画脚,非常期盼他能够离开她的身边。难道,就是因为她这样的心理,才造成叶弦无辜惨死?

    叶锦幕想到这里,只觉得心里一阵锐痛。她一定要知道,上辈子,是不是因为她的原因,才给叶弦招致这样的祸患。

    深吸了一口气,叶锦幕终于将心理疑问问了出来:“你们是什么时候,查探出有人具备这种命格的?”

    “就是昨天。”傅殿宸现在实在是不敢再隐瞒叶锦幕了,反正被她看出来在骗她的话,也会被逼着将实话说出来,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欺骗她。

    “昨天?”叶锦幕的心,彻底的松了下来。

    昨天就是她重生的日子,那就说明,这个命格,是因为她的重生,才附到她的身上来的!

    也说明,在前世,她并不具备这个命格!叶弦的结局,也不是因为这个命格的原因!

    叶锦幕只感到,心里一阵轻松。料想上辈子林家能找到燕王樽,实在是出于运气,跟这个百命藏鳞的命格,没有半点关系。

    今生,她必定要凭借着这个命格,保护好身边所有的人,为他们谋得应有的权利。

    不过话说回来,傅家昨天才探知到百命藏鳞这个命格寄主的存在,今天早上就已经出现在了苏城,这速度还真是够快的。也从侧面表示,他们想要找到燕王樽的心情,又是何等的迫切。

    这样更好,至少在她开起条件来,他们答应的可能性越大。

    叶锦幕将最后一个疑问问出来:“百命藏鳞命格能影响的范围有多广?”

    “在这个命格暗暗萌生的时候,最多不过只能影响到直径五百米的地方。随着它的成长,它能够影响的范围,也会更加的宽广。到了最后期,它甚至能影响整个华夏国,令得所有人在它的压制下,他们的命格都会变得彻底无效。”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叶锦幕笑了笑,“如果燕王樽离我的距离,超过了五百米呢,那怎么办?”

    傅殿宸笑道:“这件事情,你就不必担心了。销声匿迹这个命格,名字虽然听起来很低调,但它的做派,却不但不低调,反而还高调得很。也许,是因为它觉得,这个世上几乎没有人能察觉到它的存在,所以,它便会影响燕王樽的主人,逐步将它带到百命藏鳞命格主人所在的地方。估计它也很期待,看看到底百命藏鳞这个命格,对它究竟有没有用吧。”

    叶锦幕不由一笑:“这就是传说中的作死么?毕竟它最大的特点就是隐匿能力强,一旦遇到百命藏鳞后,它的这个特质全部消失,就成了一个废物,什么能力都发挥不出来了。”

    傅殿宸也不由笑了:“你说得对,我看它,就跟古代后宫那种恃宠而骄的女人一样,到最后,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对傅殿宸的这个比方,叶锦幕失笑:“看不出来,你也看后宫戏啊?”

    傅殿宸完全没有想到,在两人说着正事的时候,叶锦幕却会来跟他开玩笑,怔了下,才反应过来,摇了摇头:“你想多了,我哪有那个时间。”

    看到傅殿宸难得露出这样呆萌的表情,叶锦幕又是细细看了两眼,真想将手机拿出来拍一张照。让世人看看,以后的华夏国政界第一人,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料想这样的一张相片传出去,能卖上天价吧?

    傅殿宸颇有些不自然的看了叶锦幕一眼,他总觉得,叶锦幕此刻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不会这个满肚子坏水的丫头,又想到了什么歪主意来对付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