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六十二章 燕王樽的异常!

第六十二章 燕王樽的异常!

    对!叶弦说得没错!

    燕王樽本来的作用,就是装酒用的!那么,也许它的神秘,会在装了液体之后,才会显露出来!

    叶锦幕一想到这件事情,就赶紧将燕王樽拿起,对叶弦说道:“阿弦,你快点倒点水来!”

    叶弦看了眼叶锦幕手里的燕王樽,心里一阵微微的疑惑。难道阿锦让他倒水,就是为了倒到这个脏兮兮的燕王樽里面么?那水能喝?

    见叶弦还在迟疑,叶锦幕催促道:“阿弦,赶紧去!”

    见叶锦幕难得的有着激动,叶弦慌忙点头:“好,我马上!”

    说完,他拿着个水杯,赶紧到客厅去接了杯水。

    叶锦幕紧张又期待地看着叶弦的背影,只觉得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如果真的跟她猜想的一样,那么,她就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傅家那么迫切的想要得到燕王樽了。

    叶弦将水端了进来,向叶锦幕递去。

    叶锦幕接过水,慢慢倒进燕王樽中,然后紧紧盯着它的反应。

    但这些水倒进去,燕王樽却是一点点的反应都没有!就算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分一秒过去,里面的水,依然是平静无波。

    叶锦幕呆呆看着燕王樽,一脸无法相信的样子:“怎么会这样?”

    叶弦这时候也隐约猜到了叶锦幕的想法,不由说道:“阿锦,这是一只酒杯,你说,是不是应该倒酒到里面?”

    “对对对!”叶锦幕双目一亮,“阿弦,我们赶紧去拿点酒过来!”

    叶弦皱眉道:“可是我们都不喝酒,现在家里并没有酒啊——”

    “那就去买!”叶锦幕现在简直是迫不及待了,“走,阿弦,我们出去买酒!”

    叶弦对叶锦幕这样惊人的行动力感到一阵目瞪口呆,愣了下,忽然一拍脑袋:“对了阿锦,我记得以前苏婶做菜时候,买了一瓶黄酒当料酒,我们可以拿它来试试!”

    “好好!黄酒也是酒,可以拿来试试!”

    叶锦幕心里一阵轻松,站起来要去厨房拿黄酒,叶弦赶紧说道:“阿锦,你在这等着,我来吧!”

    说完,他一阵风一样的朝厨房跑去。幸好苏婶已经睡着了,要不然,看到两人这样反常的情况,肯定又要追根究底去问了。

    叶弦将黄酒拿了过来,叶锦幕缓缓朝燕王樽里面倒去。刚开始倒进去时,依然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然而,倒到三分之二的时候,里面的酒液开始渐渐的像是在被煮沸一般,一个个小小的气泡冒了出来。

    叶弦看到这副情景,双眼大亮:“阿锦!这个燕王樽,果然有问题!”

    “嗯!”叶锦幕也点头,继续朝里面倒着黄酒,直到终于将它倒满。

    燕王樽里面的酒液,气泡冒得越发的汹涌,仿佛下面有着一把火在煮一般。但尽管气泡一直在冒,却没有热气散发出来。

    并且,随着这些气泡的涌起,燕王樽里面的酒液,也变得越发的澄澈。一眼看过去,就如同琼浆玉露一般,看着都觉得让人垂涎欲滴,有种想要喝一口的感觉。

    大概过了四五分钟,燕王樽里面的酒液终于平静了下来。

    叶弦看着这杯酒,微微皱眉:“能喝吗?”

    “不知道。”叶锦幕也摇了摇头,这种神奇的现象,她以前还从未见过,只是在小说里面看到过而已。难道,这个燕王樽真的有神奇的地方,能够将这些酒液的成分改变,生出什么神奇的功效来吗?

    两人都死死盯着燕王樽,心里有些矛盾,不知道到底是该喝还是不该喝。

    终于,叶锦幕紧紧闭了下眼睛,又睁开,像是即将赴死的烈士一般,坚决道:“喝吧!既然傅家要这东西,我就不相信它能喝死人!”

    说着,她伸手就要去拿燕王樽,却被叶弦阻止。

    叶弦将燕王樽拿了过去,说道:“阿锦,就让我来试试吧!”

    “阿弦!”

    叶锦幕愣愣看着叶弦,知道他这样做,都是不忍让她涉险,心里一阵感动。

    但是,她又何尝不是跟叶弦一样,根本就不忍心让他也遭遇到什么危险?叶锦幕正想将燕王樽给拿回来时,叶弦已经一口闷,将燕王樽里面的黄酒,全部喝了下去!

    叶锦幕心里大惊,慌忙一把将燕王樽夺过来,抓住叶弦的双肩,急急道:“阿弦!你怎么全部喝下去了!你怎么那么傻?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怎么办?”

    她原本的打算,也是只用手指蘸一点尝一下而已,可谁想到,叶弦为了不让她冒险,居然一口气全部喝了下去!这怎么行!万一这些酒真的有问题,那该怎么办?

    叶弦朝叶锦幕笑了笑:“我没事的,你看,我不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刚刚说到这里,就只见叶弦的神色一变!身体也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他脸上的笑意,瞬间被一种极度的痛苦表情所代替!那种疼痛突如其来,几乎要将他的所有神志都瞬间侵袭。就算心智再坚定,叶弦也只感到,在这种疼痛下,所有的思绪,都已经被抽离,只能屈服于这种仿佛分筋错骨一般的疼痛中,永远无法解脱。

    他的脸上,因为这种疼痛,也变得狰狞十分。数不清的冷汗,从他的额上不住的沁了出来,瞬间,整张脸上,都因为这些冷汗,变得潮湿一片。

    不仅如此,就连他的身上,也是瞬间变成了一片粉红色。然后粉红逐渐加深,渐渐变成淡红、深红,直至到最后,血红一片!仿佛将要有着血珠,从他的皮肤里面沁出来!

    叶弦死死咬着牙,不想发出任何让叶锦幕担心的痛呼声来。然而,却根本无济于事!一声声的呻吟,还是从他的牙缝中溢出来,让人一听,就仿佛能感同身受一般,也为他的痛苦揪心起来。

    看到叶弦这般痛苦的模样,叶锦幕的双眼湿润。若不是为了她,叶弦才不会喝下一整杯的酒!

    都怪她!如果不是她好奇心这么重,拿着这些酒来试的话,叶弦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那么现在,叶弦又会怎样?他会不会被这种巨大的痛苦折磨,然后……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