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六十三章 洗经伐髓

第六十三章 洗经伐髓

    不!不会的!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叶锦幕就赶紧将它摈弃脑海。

    如果这些酒真的有问题,那么,傅家怎么可能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燕王樽?

    说不定,这些酒液,对叶弦的身体,还有着什么帮助!

    在一阵慌乱中,叶锦幕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都不知道她该做一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她才稍稍有些冷静,想起来拨打急救电话!

    正当她将手机给找到,要拨打号码时,不经意一瞥看到叶弦,手上的动作不由怔住!

    只见叶弦身上,在血红色的外层,渐渐的,有了一些乌黑色的物质沁出!

    那些乌黑色的东西停留在叶弦的皮肤上,就像是一个长年累月没有洗澡的人,身上有着污垢一般!

    随着这些乌黑色东西越来越多,叶弦经受的痛苦似乎也越来越深,更多的冷汗沁了出来,在他的身边,流淌成了一条小河。

    “不会吧……”

    叶锦幕看着这一幕,脑中突然闪起一个念头,连自己都感觉无法接受。

    不可能吧?在这个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但是,连她重生都有可能,她的异能也有可能,命格的存在都有可能,这样的事情,又怎么不可能存在?

    叶锦幕将手里的手机放下,走到叶弦身边,蹲下仔细查看他的情况。

    现在叶弦身上的血红色越发的深,可那种从皮肤中沁出来的乌黑色物质,也越来越多。甚至都如同一张铠甲,将叶弦的全身都笼住。就连他的脸上,也是被一层乌黑色所覆盖。

    叶锦幕凑近了才发现,这种乌黑色物质,发出一种极其难闻的气味。让人只要一闻,都觉得似乎要被这种味道熏得晕了过去。

    但叶锦幕看着这样子的叶弦,唇边却渐渐的露出了笑容……

    难怪傅家想要得到燕王樽,它居然具备这样的功能。作用这么大的燕王樽,她还真的,很不想将它拿给傅家了呢。

    叶锦幕眼珠转了下,又朝燕王樽里面倒了一杯酒。这杯酒又跟之前一样,冒出各种大大小小的气泡来,大概过了四五分钟,一切又都归乎平静。

    叶锦幕将这杯酒倒到一旁的水杯中,接着,又朝燕王樽里面倒了一杯酒。

    这时,忽然自身后,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阿锦……”

    叶锦幕慌忙回头一看,只见叶弦身上的血红色已经褪去。虽然身上依然笼着一层乌黑色的污垢,但看起来,整个的精神却好多了。

    叶锦幕将燕王樽放下,走到叶弦身边,朝他问道:“阿弦,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极了!”叶弦咧嘴一笑,“我觉得整个人似乎现在都轻了很多,并且视力和听力,都比以前好多了!至于其他的事情,还得观察一段时间后才知道。”

    “我就知道会这样!”叶锦幕笑了笑,“阿弦,你现在一身都是污垢,先去洗个澡吧,然后我们再接着说!”

    “好!”叶弦这时也发现,他全身都被这种乌黑色的污垢所遮掩,于是从地上爬起来,朝洗手间走去。

    叶锦幕看着叶弦消失的背影,唇角勾起:“整个人轻了很多?视力和听力都提高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洗经易髓?”

    说完这句话,她自己都不由怔愣了一下。洗经易髓在很多玄幻小说里面经常出现,大多数都是一个原本不能修炼的人,经过洗经易髓之后,将经脉打通,从此就能够开始修炼。

    难道现在,她和叶弦,也要有着如此神奇的际遇了?

    叶锦幕心里想着,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止,又将平静下来的酒液,全部倒入水杯中。再接着,又朝里面倒进一杯酒。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她就应该多制造一点这种酒液出来。免得将来不得不将燕王樽给傅家的时候,她手里一点能洗经易髓的酒液都没有了。

    过了几分钟,叶弦推门走了进来。

    叶锦幕回头朝他看去,却在刚刚看到叶弦的时候,不由怔住。

    叶弦原本就长得十分的好看,可是,这次叶锦幕看到他,却觉得他更有着往日里没有着的风采。他的肌肤,本来就如同珠光一般盈盈夺目,现在经过洗经易髓后,更是如同最温润珍贵的宝玉一般,居然给叶锦幕一种珠辉玉丽之感。

    他的双目,也是仿佛经过最澄澈的泉水洗涤过一般,恍若漆黑夜空最明亮那颗星子一般耀目。其中熠熠生辉,让人一看,就再无法将视线挪开。

    叶锦幕禁不住走上前去,伸手在叶弦的手上一摸,顿时只感到一阵微微的清凉感,从叶弦的手上沁上来。并且他手上的肌肤,也是软滑细嫩无比,触之直让人爱不释手。

    叶锦幕不由叹道:“难道,这就是洗经易髓之后的好处?”

    “洗经易髓?”叶弦微微一惊,“阿锦,你说我是被洗经易髓了?”

    “应该是。”叶锦幕点头,“你看,原来你身上的那些乌黑色物质,应该就是从你身体内部排出来的污垢。这些污垢常年堆积在人体的各处经脉中,现在一排出来,马上就能够让身体都变得轻了很多,并且,还让听力视力都提高。更重要的是,它还能够让人体的毒素得到排除,能够让一切病痛,都再不会发生。”

    叶弦细细看了自己一眼,也同意叶锦幕的看法。

    他现在只觉得,他的精神无比的好,就算几天几夜不睡觉,也一点困意都没有。

    他望着叶锦幕,迫不及待说道:“既然这么好,阿锦,你也赶紧喝一杯吧!”

    “好。”叶锦幕点点头,拿起燕王樽刚刚净化好的一杯酒,直接喝入了口中。

    这杯酒刚刚入肚,叶锦幕只感到一阵暖流顿时卷入胃中,旋即,传递向四肢百骸,让人只感到一阵飘飘然般的舒服感。

    但这种感觉还没有持续一秒钟,那股暖流,就变得机具攻击性。如同刀子一般,割向全身大大小小各处的经脉,痛如凌迟。

    叶锦幕咬着牙,也跟叶弦刚才一样,软软倒在地面。冷汗也随之流了下来,让她痛得全身都在发抖。

    看着这样子的叶锦幕,叶弦只觉得心里分外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