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六十四章 我们要成仙了吗?

第六十四章 我们要成仙了吗?

    这种洗经易髓的疼痛,其实,就是借助药物的作用,将全身的经脉全部割裂,再重新组合。相当于是全身细胞组织再重塑,自然是疼得厉害。

    这种痛苦,他刚刚才经历过,自然知道,到底有多疼。他很想将叶锦幕紧紧抱住,替她抚平现在的疼痛,却也知道,若真的那样做了,那些污垢必定很难排出来,所以只能硬生生忍着,一眼不眨地盯着叶锦幕,双拳紧握。

    过了二三十分钟,叶锦幕的洗经易髓过程才终于结束,那种难熬的痛楚,也终于消失。

    叶锦幕这时候,也终于知道了叶弦所描述的那种感觉。

    这种感觉,岂止是“身体轻了点,视力听力好了点”这句轻飘飘的话语所能描述的?

    现在叶锦幕只觉得,她的身体,似乎一点束缚都没有了。仿佛,不管是想要跑还是想要跳,对她来说,都是一件极为容易的事情。以往她身体虽然不至于弱,但要进行什么高强度的体力活动,也是根本不可能。但现在,叶锦幕却觉得,这对于她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并且听力视力的提升,也根本不是一点点!

    叶锦幕现在甚至站着,都能够看到,最远那个墙角,有一颗小小的灰尘掉落在那。苏婶在房里微微呼吸的声音,她甚至都能听到!

    要不要这么逆天!

    叶锦幕望向叶弦:“阿弦,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能听到苏婶呼吸的声音?”

    叶弦点头:“是啊!我感觉现在,我们都简直成了顺风耳和千里眼了!这个燕王樽真厉害!”

    叶锦幕见叶弦也跟她一眼,彻底确定了是属于燕王樽的功劳,心里越发的决定,一定要将燕王樽的作用,好好利用。

    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去洗个澡!

    叶锦幕洗完澡后,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她原本皮肤就极为的好,红里透白,粉光玉致。但经过洗经易髓后,她的皮肤,仿佛如同羊脂白玉一般,甚至能用光洁照人来形容。

    她的双目,也与叶弦一般,变得越发的璀璨夺目,顾盼之间,盈盈生辉。

    叶锦幕刚刚回到房间,叶弦双目一亮:“阿锦,你现在变得更漂亮了!”

    听到叶弦的话,叶锦幕不由一笑:“你不也是,还来笑我!”

    叶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了一眼燕王樽:“阿锦,这只燕王樽这么厉害,以后,我们还要怎么利用它?”

    叶锦幕也看向燕王樽,神色复杂。

    突然,她叹了口气:“阿弦,这只燕王樽,我已经答应了别人,拿它来跟他们做交易了。”

    “什么?”叶弦满脸的不情愿,“阿锦,这只燕王樽可不是寻常的东西,我们可不能拿出去啊!”

    “没事的。”叶锦幕笑了笑,“我们趁还没有把它交出去,先多弄一些酒不就行了吗?并且,我们两个都已经喝了这些酒了,除了苏婶之外,我们还能给谁喝?”

    叶弦一想也是,好奇问道:“阿锦,你是打算将这个燕王樽给谁?”

    “是傅殿宸。他答应了我几个条件,于是,我就答应将燕王樽给他。”

    “是他?”叶弦有些疑惑,“他难道是什么了不得的人吗?”

    “当然了,阿弦,你听说过帝都傅家吗?”

    叶弦大惊:“阿锦,你说他是帝都傅家的人?”

    叶锦幕点了点头,叶弦又皱眉说道:“他是帝都傅家的人,为什么会来到苏城这么一个小地方来读书?”

    叶锦幕笑了笑:“当然是为了找燕王樽了。我想,他们之所以要找燕王樽,应该是知道,它具备的这个特性吧。没准,是因为他们家族中的什么重要人物身体出了问题,想要利用它来洗经易髓。”

    叶弦这才恍然,也不由笑了笑:“既然燕王樽有着这么大的作用,那阿锦你一定要开高点筹码才行!”

    “那是自然!”叶锦幕不由失笑,在叶弦头上拍拍,“没想到,阿弦你也学坏了嘛!”

    叶弦神色微羞,接着又理直气壮说道:“这有什么!本来就是我们应得的,我们自然应该争取!”

    叶锦幕看着叶弦,眼里满是欣慰。

    在这两天,在她的影响下,叶弦也终于性格变得强硬和腹黑了起来。以前,他就跟一只小刺猬一样,除了叶锦幕,再没人能近他的身。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刚过易折,最后,他才会落得那般下场。

    而现在,懂得迂回去算计别人的叶弦,说明,他也终于变得成熟了起来。

    叶锦幕将酒瓶中的黄酒倒完,突发奇想:“对了阿弦,你说我们如果再喝,会不会再洗经易髓一遍?”

    叶弦也双眼一亮:“行啊!那我来试试吧!”

    叶锦幕点点头,一般来说,洗经易髓的效果只有一次。所以,就算叶弦将这些酒喝下去,料想也不会有什么用,也不会再经历一次那样的痛苦了,她才这般干脆的答应让叶弦去试。

    叶弦看着水杯里面的酒,索性将里面的酒全部一口闷!

    叶锦幕无语的看着他,就算没有什么效果了,也没必要一下子喝这么多吧?万一醉了呢?

    可是,叶弦这次喝下去之后,却是手突然一颤,手里的被子,蓦然落地!

    叶锦幕神色大变,看着叶弦又是满脸痛苦的倒下,心里大为不解!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洗经易髓只有一次吗?为什么叶弦这次喝下去这些酒,又再一次的洗经易髓了?

    她慌忙蹲下去,看着沉浸在痛楚中的叶弦。

    这一次,叶弦似乎比上一次还要更加的痛苦,肌肤的颜色也越发的血红。从他皮肤里面沁出来的物质,除了上一次那种乌黑色的之外,还有另外一些颜色奇异混杂一块的。

    叶锦幕看着这一幕,心里暗暗称奇。难道刚才那一次洗经易髓,还没有完全将身体里面的毒素清除干净,这一次,是再接再厉么?

    那是不是如果这一次还没有清除干净,得再来第三次,第四次?

    叶锦幕看到叶弦痛苦的模样,心里也很为他痛心,但更为他开心。

    她知道,这次得到燕王樽,是他们两个极大的际遇。也许,这次身体经过改造之后,他们还会发现更大的潜能。

    大概二十来分钟,叶弦清醒了过来。叶锦幕慌忙问道:“叶弦,这次你感觉怎么样?”

    叶弦朝叶锦幕笑了笑:“很好,比上次还好!阿锦,我先去洗个澡再回来!”

    “好!”叶锦幕朝叶弦点点头,回过头,也想喝一点这种酒,却发现刚才的黄酒已经用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