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六十九章 她的命格能压制异能?

第六十九章 她的命格能压制异能?

    他登时转头,瞪大眼睛看着叶锦幕。

    叶锦幕微微摇头,其实,她也不是很确定是不是有着这种情况发生。但是,也许是因为昨天经过洗经易髓,她的感应能力,也强了很多。她莫名的有些觉得,仿佛有人,就是在偷窥着她,还在偷听她说话。

    到底是谁?难道是傅殿宸?

    想起傅殿宸,叶锦幕马上想起他说的命格。假如那个百命藏鳞真的在她身上,那么,她现在何不将这个施展一下,看看到底有什么作用?

    叶锦幕并不知道怎么样去施展,只能依循之前看玄幻小说的经验,整个脑海里面,都在想着傅殿宸。期待能跟小说里面写的那样,生出那种叫“神识”的存在,从而能扫描到傅殿宸,知道他干的一切事情。

    可是尽管想了大半天,还是没有丝毫的作用。叶锦幕只能叹了口气,放弃去努力了。

    但她没有看到的是,傅殿宸此刻的神情,却是一阵大惊!

    他抬起头,死死的盯着叶锦幕的背影,满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会这样!他的盗听术,居然失效了!

    虽然他的盗听术,只是跟李老学了点皮毛罢了,但对付起叶锦幕这种普通人,还是非常有效的。但是就在刚刚,他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寒意,接着,他就听不到叶锦幕和叶弦发出的任何声音了!

    难道,叶锦幕的身上,真的有百命藏鳞?并且,百命藏鳞还能够压制别人异能的施展?

    怎么可能!

    百命藏鳞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命格罢了,它压制的,最多也只是命格。异能是属于异术师施展出来的技能,它又怎么可能会压制?

    不行,等见到李老后,他一定要找他问清楚!

    听不到叶锦幕和叶弦的对话,傅殿宸只好叹了口气,将注意力放到了手机上面,等待着萧墨染给他发消息。

    叶锦幕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有人在偷听,索性拿出一支笔来,在本子上写道:“我们写着交流。”

    叶弦也在一旁写道:“我们放学后,再去买酒吗?”

    叶锦幕点点头,既然燕王樽对他们的作用还没消失,那自然是要再继续试验了。今天索性再多买点酒,免得分批去买的时候,被人看到节外生枝。

    叶弦又接着写道:“我们要怎么样让苏婶喝下这些酒?”

    叶锦幕也不由皱眉。

    如果直接让苏婶喝,她必定会对这些酒的来源感到好奇。并且,洗经易髓这样剧烈的反应,也会引起苏婶的怀疑。

    虽然对苏婶,叶锦幕和叶弦都十分的信任。可还是怕她经不住惊吓,做出什么意外的事情来。所以,这件事情,得好好的想一想才行。

    叶弦突发奇想:“要不这样,我们将这些酒液用水搀着,然后每次给她喝一点点。就骗她,这些是我们特地买来的补品,你说怎么样?”

    对叶弦的主意,叶锦幕也觉得挺好。每次让苏婶喝一点点,估计她的反应就没这么剧烈了。并且,还能痛苦更小的将她的身体给改造。

    突然,又只听高敏叫了声:“我的天!居然有人在下面评论,把齐灵儿的身份全部说出去了!”

    “对啊!现在大家都知道,齐灵儿是我们班的人了!”

    “下面齐刷刷的,都在要求明德高中开除齐灵儿,说这样的学生在明德,简直是败坏了明德的校风,会不会太残忍?”

    另外一人嗤之以鼻:“这有什么好残忍的?谁让她干出这样的事情来?活该!”

    对学生们这样的反应,叶锦幕早就已经想到。齐灵儿本来就为人傲气,性格又自私,在高一一班的人缘非常的不好。现在遇到这种事情,被落井下石是难免的。

    现在,就等着看明德高中,到底对齐灵儿,有什么处罚吧。

    **

    齐家。

    “这是怎么回事?”

    齐灵儿还在睡梦中,就只感到,她的房门被重重推开,然后,一个什么东西,摔在了她的床上。还砸在了她的身上,隔着被子都感觉到一阵生疼。

    齐灵儿张开眼睛,睡眼惺忪地望着眼前的人,迷迷糊糊道:“怎么了?”

    现在齐家的人还不知道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所以,她今天装病不去上学,也没有人怀疑她。

    可是现在,却有人跑到她房里来质问,难道,东窗事发了?

    这个念头刚刚想起,齐灵儿就一阵激灵!她将眼睛睁到最大,果然看到,站在她床前的,正是她的爷爷齐老爷子!

    此刻,齐老爷子正黑着脸,冷冷的看着齐灵儿,看得她的全身,都仿佛要渐渐冰冷了起来。

    齐灵儿慌忙坐起来,装出一副纯真无邪的模样,问道:“爷爷,你怎么了?”

    “哼,你居然还问我怎么了!”齐老爷子一阵怒哼,“你自己做的好事,你居然还来问我怎么了!你看看你床上的这只手机,看看你到底做过些什么!”

    齐灵儿一头雾水地将手机拿起,刚刚才触到手机屏幕上的信息时,她神色大变,“啊”的一声,将手中的手机甩了出去。

    看到她这个动作,齐老爷子的脸更黑了,冷冷看着她:“看到了?你可真是我齐家的好孙女,对男人投怀送抱不说,还被人传到网上,现在全华夏国的人都认识你了!你跟我好好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齐灵儿现在已经彻底六神无主了。

    她也完全没有想到,她跟余总发生的那件事情,居然会被人拍下来。按理说,清吧的包厢里面,应该是没有摄像头的啊,可这,又是怎么回事?

    齐灵儿脑中一片乱麻,齐老爷子却根本不放过她,依然冷冷问道:“说!你哑巴了吗?”

    齐灵儿被这一声喝得抖了一下,彻底清醒了过来。

    她抬头看着齐老爷子,眼泪从眼中流了下来,哽咽着说道:“爷爷,是有人在害我!”

    “是谁?还不赶紧说!”

    “是孟婷婷!是她给我下药的!”齐灵儿又哭了起来,“我们一起去那个清吧玩,点了橙汁,肯定是她给我的橙汁下了药!我不知道,我就全喝了!然后,我又被她骗到那个包厢前面,被她推进了包厢!结果一醒来,我才知道这件事情,其他的事情,我就全部不记得了!”

    听到齐灵儿的话,齐老爷子皱眉道:“你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