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七十八章 第二个怀疑对象

第七十八章 第二个怀疑对象

    “苏城官商勾结”!

    只是,这个话题,暂时被吴桐隐藏了起来。只等到叶锦幕让他发出去的那一天,他就立刻让它面世!

    现在的吴桐,对叶锦幕真的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真的没有想到,一个人,以一己之力,就能利用网络舆论,掀起如此大的波澜。并且,还懂得循序渐进,将网友的好奇心和正义感,一步一步的掀起与利用,从而达成她的目的。

    比如现在,由于陈家的施压,陈如娇没有得到任何的处罚。吴桐也没有再在网络上露面,发出任何其他的消息。正因为如此,才让网民们的愤怒得不到抒发,只能在心里一直累积累积,到一定的程度,也许,会酿成不可挽回的大祸!

    而那个小叶子,就等到那个大祸即将来临的时候,将手里的最后一个大底牌放出来!

    到了那时候,所有网民的愤怒,都会在瞬间决堤!她手里的那个大底牌,也能收获到最好的效果!

    真是好算计!

    吴桐现在,心里越发的想要去知道那个小叶子的真实身份了。

    不过现在,他并不是要找她算账,而是,想要见识一下她,向她亲口表达他对她的敬仰之情!

    这两天,叶锦幕和叶弦,一直都是在家里试验燕王樽的效果。让两人无奈的是,他们也不知道买了多少的酒,可是,每一次喝下去,都依然有着效果!

    虽然能够一直洗经易髓是一件好事,然而,叶锦幕还是深深的觉得无奈了。

    这样下去,燕王樽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交给傅家?

    幸亏离跟傅殿宸交接的时候,还剩下一晚上的时间,可以用来继续试验。

    之前买的酒已经全部用完了,叶锦幕只好和叶弦再度来到超市。两人买完酒出来后,叶锦幕却眼尖的发现,远远的有个人影,似乎是傅殿宸。

    她飞快的将手中的酒递给叶弦,说道:“阿弦,你先回去,我还有点事情要做!”

    然后,不等叶弦反应过来,转身就走。

    叶弦猝不及防,只能将酒拎着,怔了下,叫道:“阿锦,你要去干什么——”

    他正打算追着叶锦幕时,却只看到叶锦幕已经跑了老远,只能作罢。

    叶弦也朝刚刚叶锦幕看着的方向望去,却只见那里夜色迷离,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

    叶弦叹了口气,拎着酒回到了家里。

    这两天,他和叶锦幕买酒的时候,都是偷偷摸摸,趁着苏婶没有注意才去买的,生怕被苏婶发现。并且,给苏婶喝的酒液,都是稀释了几十倍之后才敢给她喝的。

    虽然苏婶喝下去的酒液不多,但明显的,她的体质,真的改善了许多。至少那些白发,就少了许多。

    叶弦将酒拎到房里,开始试验了起来。

    叶锦幕追着那个疑似傅殿宸的人影跑着,以她现在的视力,只要锁定了傅殿宸的身影,就再也不可能将他追丢。只见在前方,除了傅殿宸,还有另外一个少年和他在一起,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叶锦幕稍微走得离他们近了些,凭借她现在的耳力,也终于能勉强听清楚,他们说话的内容。

    只听傅殿宸似乎很是吃惊的说道:“你说,李爷爷已经确定,那个少女,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是啊!”林砚初叹了口气,“唉,也不知道李爷爷到底是怎么确定的!反正,我是一直觉得,只有那个叶锦幕,才是真正我们要找的。只可惜,李爷爷怎么都不相信!”

    “没事。”傅殿宸在林砚初肩上拍拍,“表哥,你担心什么呢?只要到时候,叶锦幕将那个燕王樽拿到我们面前,李爷爷不相信,也只能接受了。”

    林砚初点头:“我也是这么认定的,只是,你真的确定,叶锦幕明天能将燕王樽找到?”

    林砚初的这句话,让傅殿宸也不由微微一怔。

    说实话,他虽然很是怀疑叶锦幕就是身怀百命藏鳞命格的那个人。但是,毕竟这个命格刚刚产生,叶锦幕也许还不知道怎么去利用它。

    并且,就算知道了怎么利用,以她现在的威力,想要找到燕王樽,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傅殿宸只好叹了口气:“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既然无法确定,那就索性听李爷爷的话,去见一下那个叫做叶婉的少女吧。”林砚初也叹了口气,现在是死马当活马医,不管他们到底相不相信李老的话,此刻,去见一见这个叫叶婉的少女,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傅殿宸点头:“好,那我们就去吧。”

    叶锦幕在他们身后听到他们的对话,不由微微一怔。

    他们除了她这么一个嫌疑人之外,还有另外的怀疑对象。这一点,叶锦幕是知道的。

    只是,她没有想到,他们怀疑的那个人,居然是叶婉!

    叶婉也算是苏城叶家的人,却不是苏城嫡系存在,而是一个旁系中的旁系。往日里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格,参加叶家任何家族聚会的。真不知道,她的身上又有什么奇妙之处,能让那个李老这般确定,她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在叶锦幕的印象中,这个叶婉性情也跟她名字一样,温婉无比。上辈子,她对叶锦幕也很是温和,是叶家少有的没有对她冷漠或无礼过的人。所以,叶锦幕对她的印象还不错。

    现在叶锦幕细细回想那时候的一幕幕,依然是发现,叶婉对她,是真的有着关心,而不是惺惺作态。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事情,就好办许多了。

    叶锦幕的眼里,划过一抹算计的光芒。

    傅殿宸和林砚初朝前走着,走到一个很是普通的小区里面。这个小区一看,就知道在里面住着的,只不过是普通身份的人罢了。就算与叶锦幕现在住着的房子相比,都是差了许多。

    叶婉虽然也是叶家的人,但毕竟与叶家关系相隔甚远,所以也并没有从叶家获取到什么好处。叶婉的父母,也都是普通的工人,所以,会住到这种地方,也不足为奇。

    傅殿宸刚刚看到这个小区,就疑惑望向林砚初:“你确定是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