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七十九章 我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

第七十九章 我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

    “没错。”林砚初点头,“说实话,我当时也有点怀疑。但既然李爷爷让我们来看,我们就进去找她吧。”

    “真是想不到,具备百命藏鳞命格的人,居然还会住在这种地方!照理说,她的命格都觉醒好几天了,她就不懂得利用她的命格,来为自己谋取什么利益?”

    林砚初叹了口气:“别说了,我知道你不相信她,但我们去见见她也没什么,走吧!”

    傅殿宸哼了声,跟着林砚初一起朝小区里面走去。

    两人走入其中一栋楼,按了电梯,就直接上去。

    叶锦幕也进入楼里,看到他们那座电梯停靠的楼层,也同时按下了隔壁电梯。

    只是,楼层比傅殿宸他们的,低了一层。

    很快,叶锦幕就出了电梯,听到上面傅殿宸的声音:“你好,我们是叶婉的同学,有事情要来找她。”

    叶锦幕偷偷的上了楼,从楼梯口朝楼道里面看去,正看到傅殿宸和林砚初正站在一扇门前,对着开门的中年妇人说着话。

    那个中年妇人叶锦幕以前也见过,是叶婉的母亲。叶母听到傅殿宸的话,狐疑的看了两人一眼,然后朝里叫道:“小婉,你同学来找你!”

    “我马上就来。”

    叶婉答了声,朝门口走来。当看到傅殿宸和林砚初之后,她的神情愣了愣。

    林砚初马上朝她一笑:“叶婉,是李爷爷叫我们来找你的。”

    听到“李爷爷”三个字,叶婉微微怔了下,马上也朝两人笑道:“我知道了,你们进来吧。”

    叶母又是狐疑的看了两人一眼:“小婉,他们真的是你同学?”

    “是啊!”叶婉点头,说道,“他们有事情要来跟我说,所以,我打算请他们去我房里详细说说。妈,我们要谈论的事情很重要,你千万不要来打扰我们啊。”

    “啊?好吧!”

    叶母又看了两人一眼,眼里依然有些疑虑。在她看来,一个女生和两个男生待在一个房间里面谈事情,实在不是一件靠谱的事情。但是,她对叶婉也很了解,她绝对不会是那种乱来的人,所以她才答应。

    叶婉朝两人笑了笑,眼里有着些微的抱歉之意。

    看到叶婉眼里的这抹歉意,傅殿宸原先对叶婉的深深不满,也消减了许多。

    他原本还以为,叶婉是凭借什么手段,才让李老认定她是他们要找的人。可是现在一看,似乎叶婉跟他印象中的形象,还真的一点不符。

    两人将鞋子换好,跟着叶婉一同到了她的房里。

    叶锦幕也趁机走上前去,将耳朵贴在了门上。

    以她现在的听力,不说叶婉家,就连整栋楼里面的谈话声,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但为了确保不会有任何的遗漏,她还是选择用这种方式来偷听。

    并且,此刻叶锦幕的心里,也有着一种很是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在叶婉刚刚走到门前的时候,就已经萌生。似乎,在叶婉的身上,有着什么东西,在引起她的共鸣一般。

    难道,这就是她身上百命藏鳞这个命格的原因?

    莫非其实在叶婉的身上,也有着什么差不多的命格?所以与她身上的百命藏鳞相遇的时候,才能引起共鸣?

    叶锦幕只觉得,叶婉的身上,似乎有着什么她前世没有发觉的秘密。既然这样,那就一并发掘了吧。

    三人进了房间,叶婉马上将房门关紧,对两人说道:“白天的时候,李老已经跟我说过。他说,在我的身上,有一种叫百命藏鳞的命格。有着这种命格的存在,能帮你们找到一个叫做燕王樽的东西。可是很抱歉,这个东西,我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所以我觉得,我可能不会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

    傅殿宸和林砚初完全没有想到,叶婉居然会主动否认。

    他们互望了一眼,林砚初笑了笑,说道:“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毕竟,你是今天才知道,你有这个命格存在的。才不到一天的时间,你也是无法找得到燕王樽的,所以不必这么快就否认。”

    叶婉也一笑:“你们别劝我了,我有几斤几两,我自己也知道。如果我真的有这么厉害的命格,几天前不用李老说,我也应当早已发觉。并且,我家里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如果我真的有这个命格,我完全没有必要欺骗你们。毕竟你们来头也不小,如果帮了你们,我得到的好处也会不少,会让我家的情况也得到改善。你们说,我有必要瞒你们吗?”

    听到叶婉的话,傅殿宸和林砚初也无言以对。

    叶婉说得没错,她根本就没有必要欺骗他们。只是,会不会其实她身上的这个命格,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两人很想替叶婉来测试一下,却是根本毫无办法。也许只有等李老了,才能有这个能力。

    他们实在是问不出什么,只好又对望了一眼,打算回去请示李老。

    林砚初朝叶婉笑了笑:“虽然你不相信,但我们却坚信,你必定能具备这个命格的。毕竟,你是李爷爷亲自查找到的人。如果再给你两天的时间,你也许,会将燕王樽找到也不一定呢。”

    “唉,我试试吧。”见林砚初依然不放弃,叶婉只好叹了口气,“不过,你们也别抱太大的希望。”

    “多谢了!那我们今天就先告辞了。”

    “好。”

    叶婉点点头,将林砚初和傅殿宸送出门外。

    两人告辞后,很快就坐着电梯下楼了。但叶锦幕却依然听见,两人在电梯里面的对话。

    傅殿宸先问道:“表哥,你觉得怎么样?”

    林砚初摇摇头:“说实话,我也看不出来。虽然她一直否认,但我也觉得,有可能,是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这回事。那我们,还是等一段时间,看看她和叶锦幕,到底谁能先将燕王樽找到吧。”

    傅殿宸也点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两人说完这话后,纷纷沉默。

    原本他们只觉得,叶锦幕是那个嫌疑最大的存在。可是现在,又出来一个叶婉,无疑,是让事情又发生了一个大变故。

    现在也只能双管齐下,两边同时观测了。

    叶锦幕从窗口,看着傅殿宸和林砚初离开小区,这才将手机拿出来,发送了一条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