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九十六章 最凶险的命格

第九十六章 最凶险的命格

    傅殿宸马上挤出一个尴尬的笑意:“我不小心听到的罢了……”

    “你骗谁呢?”叶锦幕神情依然难看,“你离我们那么远,你能听到?你当你是顺风耳吗?”

    林砚初一见眼前的这一幕,就知道傅殿宸肯定对叶锦幕用了盗听术。本来偷偷用就行了,谁让傅殿宸居然一时口快,居然暴露了出来。

    这下,可有的他难受了。

    林砚初自然不会对傅殿宸的处境袖手旁观,他笑了笑,说道:“叶二小姐请息怒,其实那时候,只是殿宸用了盗听术,听到你跟叶弦的话而已。不过请放心,他对你们,并没有什么坏心的。”

    叶锦幕自然也知道,傅殿宸对她倒是不会起什么坏心眼。

    但是,就这样子去偷听她与叶弦的谈话,她却怎么样,也无法原谅!

    难怪上一次,她与叶弦谈到买酒的事情时,有一种很奇怪的预感。料想那时候,傅殿宸就已经在偷听他们两个说话了。幸好她及时停止,用纸笔交谈,才没有让傅殿宸听去他们已经拿到了燕王樽的机密。

    要不然,事情可就真的严重了。

    这一次,她一定要让他记得,偷听他们谈话的下场,到底是什么!

    叶锦幕冷冷看了傅殿宸一眼:“我知道,你之所以听我们两个说话,只是想要找出来我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但我告诉你,你想知道,你可以让萧墨染去查!若是被我发现,你还用这个盗听术来偷听我们说话,我一定饶不了你!所以你别逼我,别逼到我们真的站在对立面!”

    叶锦幕说这席话的时候,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的情面,并且神情冰冷,言语更是锋利无情。

    傅殿宸虽然之前被叶锦幕算计过好几次,但那时候,叶锦幕充其量只不过是对他嘲讽几番罢了。现在叶锦幕这样冷冰冰的模样,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这一刻,傅殿宸只觉得,他与叶锦幕之间的距离,似乎隔了千山万水。不管他怎么样去跨越,都永远被她隔离在千里之外。

    他毫无怀疑,若是他坚持那样做的话,叶锦幕真的会说到做到。

    一时之间,傅殿宸只是抬着头,愣愣的看着叶锦幕。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也知道,叶锦幕的这种态度,已经将他给深深的刺伤了。

    他原本以为,用盗听术的事情,就算被叶锦幕知道,她最多也不过是嘲讽他几句。可他真的没有想到,叶锦幕的反应,会这么的激烈。

    看来,他这一次,真的是触犯到她的底线了。

    那么,这一次,他做了这样的事情,叶锦幕以后对他的态度,会不会也发生转变呢?

    傅殿宸第一次,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中。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对其他人的态度,也看得如此的重。

    看到傅殿宸脸上露出一种迷惘和失落的神色,林砚初也感到看不下去,赶紧朝叶锦幕笑了笑:“叶二小姐,你放心,殿宸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做了。”

    叶锦幕却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你替他保证,有用么?”

    林砚初被叶锦幕的这句话说得微微一怔,也知道,此刻的他,真的不适合说话,只能又朝她笑了笑,不再说话。

    叶锦幕又看向傅殿宸,眼神中没有一丝温度:“我想听你亲口保证。”

    傅殿宸又抬起眼,看了一眼叶锦幕,眼神中充满了无所适从。

    看到傅殿宸这样的眼神,让叶锦幕倒是觉得,她刚才说的话,会不会太重了。毕竟傅殿宸从小养尊处优,应该是从来没有人跟他这样子说过话。而她却这样做了,会不会让他的玻璃心碎满地?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来,就被叶锦幕立即否决!

    她才不管,其他人是怎么样对傅殿宸说话的。他惹到了她,触碰到了她的原则,他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要不然,在日后,若他一直用盗听术来偷听她说的话,那又该怎样?岂不是会让她时刻生活在一种被监听的氛围中,防不胜防?

    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让他断绝这样的想法。

    叶锦幕想着,眼神又变得冰冷了起来。

    看到叶锦幕这样的眼神,傅殿宸的心里升起一阵莫名的慌乱。

    他知道,若是这次的事情,他不处理好,他与叶锦幕好不容易能缓和下来的关系,又会变得僵硬了起来。

    他看着叶锦幕的双眼,讷讷的开口:“我……我如果不那样做了,你还会不会原谅我……”

    叶锦幕很是有些不适应的看了傅殿宸一眼。

    他现在这是怎么了?难道,在他的心里,真的很怕她因为这件事情,从此对他置之不理?

    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会不会太高了点?

    叶锦幕也为这个猜想觉得十分的汗颜,看来,真是她自我感觉太好了一点,居然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叶锦幕也看向傅殿宸,他的双眼,因为带着丝彷徨和迷茫,令得他的眼瞳,有种如同琥珀一般的透明感。让叶锦幕瞬间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就算出身再高贵,将来的成就再非凡。此刻,也只不过是才十五岁而已。

    在他的心里,也许,她是唯一一个非世家出身,却与他有着交往的人。所以,他才会不想失去这一次与她这种不同类族的人交往的机会,才怕她不会原谅他吧。

    叶锦幕心里不由暗暗呼了口气。

    罢了,只要傅殿宸这一次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那她就原谅他吧,只希望他以后不要再犯便是了。

    叶锦幕点头,神色依然有些严肃:“如果你真的不那样做了,我自然会原谅你。”

    “那就好!”像是得到保证一般,傅殿宸松了口气,展颜而笑,“你放心,我以后不会那么干了!”

    反正他不会过多久,就会离开苏城,想那么干也干不了。

    并且,他现在,也觉得叶锦幕说得对。想要知道她的秘密,直接让萧墨染去查就是了,何必偷偷摸摸去听?

    再说了,叶锦幕很快,也要学习李潜的异能术了。到时候,他使用这个盗听术,会不会被她察觉,还不知道呢。

    所以,傅殿宸觉得,做起这个保证来,还真是一点都不用犹豫。

    见两人的矛盾消除,林砚初也松了口气,笑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开始吃饭吧。”

    很快,饭菜就被服务员端了上来。叶锦幕刚刚才拿起饭碗吃饭时,就只看到傅殿宸又看向他,一副想说什么,又犹豫着到底说不说的模样。

    叶锦幕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想要对我说什么吗?”

    “嘿,被你看出来了!”傅殿宸笑了笑,用手一挑叶锦幕的头发,“你头发就这样罩着脸,还能吃饭吗?不怕头发掉到碗里?”

    叶锦幕心里一阵无语。傅殿宸能不能别每次,都揪着她的头发来说事?

    并且今天还直接上手了!

    要是她的头发真的被他撩了起来,她的脸被他看到,那么,她接下来的计划,可就真的没那么容易实施了。

    叶锦幕用筷子将傅殿宸的手敲下去,淡淡道:“没什么,习惯了。”

    “习惯了?”傅殿宸瞪大双眼,“那你保持这个造型,到底多少年了?”

    林砚初也好奇的看向叶锦幕。

    他对这个发型,也感到无比的好奇。以叶锦幕的性格,她不管做什么事情,貌似都有着什么目的。像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

    叶锦幕唇角微抽,这一对表兄弟到底想要干什么?她跟他们,至多只不过是合作关系吧?什么时候有这么熟了,居然问她这种造型方面的问题了!

    叶锦幕淡淡道:“从初中时候开始而已。别说这件事情了,吃饭吧。”

    见叶锦幕不想谈,林砚初笑了笑:“好,吃饭吧。”

    傅殿宸还想继续再问,被林砚初看了一眼,只能按捺住心里的好奇。

    叶锦幕何尝不曾感到那些头发真的很碍事?然而,现在还不到掀开它们的时候,至少,在傅殿宸和林砚初还在这里的时候,就不适合。

    三人默默将饭吃完,叶锦幕起身告辞:“我先走了。这些资料,你们仔细研究一下吧。”

    “好,慢走。”

    林砚初点点头,傅殿宸也同样站了起来:“现在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叶锦幕和林砚初又是疑惑的看着他。

    傅殿宸被两人这样看着,笑了笑:“怎么了?你一个女孩子走夜路,还是很不安全的吧?有我送你的话,还是安全许多。”

    听傅殿宸这么说,叶锦幕也不再推辞,点点头:“好,那就谢谢了。”

    刚刚说完这句话,叶锦幕就不由想起,她居然忽略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她不是,想要看看傅殿宸的身上,到底有没有命格的存在吗?为什么到现在,居然忘记了?

    并且,林砚初也在这里,她原本,是打算顺带也看看林砚初的。

    可是,现在却一个人的都没看!

    如果傅殿宸要送他的话,他的命格,倒是可以在路上慢慢看。但林砚初呢?

    叶锦幕装作腿脚有些发软的样子,一下子无力的坐回到凳子上。

    看到她这样,傅殿宸慌忙走到她身边,急急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叶锦幕答着,却飞快的控制自己的神志,将林砚初锁定!

    那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后,叶锦幕朝林砚初的头上,快速的看了一眼!

    果然,在这一刻,叶锦幕在林砚初的头上,看到一团黑色的毫光!

    黑色的?为什么是黑色的!

    叶锦幕心里一阵震惊!为什么现在她看到的这几个命格,颜色都各不相同?

    莫非,因为命格的类别和属性不同,它们展现出来的颜色,也不同?

    林砚初头上那几个大字,虽然显得比较的模糊,又比较纤细。可依照叶锦幕现在的眼力,已经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四个大字,到底是什么。

    决胜千里!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原来林砚初拥有的命格,居然是这个!

    也难怪,在前世,他能成为傅殿宸的第一幕僚,为他出谋划策。还能让人无比赞叹的他的计谋,称呼他为“如玉书生”了。

    也不知道他的这个命格,到底是天生具备,还是后天才自己生成的。

    叶锦幕目的达成,马上站了起来,对傅殿宸说道:“我们走吧。”

    傅殿宸却依然是担心的看着她:“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了。”叶锦幕看着傅殿宸担心的神色,心里也不由一暖。

    没想到现在,傅殿宸对她,倒是变得关心了起来。就算他真的是因为那些叶家的情报,而对她同情起来,叶锦幕的心里,也是感到一阵温暖。

    叶锦幕对傅殿宸笑了笑:“走吧。”

    “好。”傅殿宸点头,走在叶锦幕的身边,“我们打车回去吗?”

    “不了。”叶锦幕摇头,“我家离这里没有太远,走路回去就行了。”

    她还想一路上,观察一下,到底有没有什么路人,有着什么特殊的命格呢。

    两人走了出去,林砚初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心里依然是一头雾水。这两个人,不是一直都是针锋相对的吗?为什么到现在,却相处得这般的融洽?

    他摇了摇头,拿出手机。今天他忙着送李潜去机场,除了看了下傅殿宸发过来的短信之外,就没有打开邮箱看什么信息了。

    他将邮箱打开,系统就提示,傅殿宸发了一封邮件过来。

    林砚初将邮件点开,果然看到,傅殿宸发过来的,正是叶家的那些情报。

    原来如此。

    林砚初这才知道,为什么傅殿宸对叶锦幕的态度,会有着这么大的转变。

    也许,真的是因为同情,所以,对她才充满了善意。

    正因为,对叶锦幕展露了他的善意,所以叶锦幕,才也会展现出她的善意来。

    如此,两人才不会只盯着对方的缺点,而是也能够发现对方的优点,第一次心平气和的相处。

    这样也好,免得两人一直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让接下来的计划实施起来,有着什么困难。

    叶锦幕和傅殿宸走在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在路过两人身边的时候,都不由回头看了两人一眼。

    在他们看来,这么帅的一个小伙子,居然陪着那样一副尊容的小姑娘,简直就是一大奇观。大家看着傅殿宸的眼神,也不由盛满了同情和探究。

    看到众人的目光,傅殿宸不由失笑:“说实话,我真的很好奇,你长什么样子呢。”

    叶锦幕淡淡道:“我不相信你没看过我的相片。”

    “看过是看过。”傅殿宸想起这件事情,就觉得很是无语,“但你那些相片,都是你如今的这种造型,你让我怎么样去知道你到底长什么样?”

    叶锦幕也不由一笑。

    自十二岁她被赶到苏城,入学明德中学的初中部,跟孟婷婷成为朋友后,孟婷婷就一直给她洗脑。说她无权无势的,在整个*云集的明德里面,若是长得太好看,很有可能,就会成为所有女生的众矢之的。

    所以,为了让她在明德过得更安心点,她不如将头发弄下来,将脸给遮住了。

    当时的叶锦幕,确实因为孟婷婷的这个“好心”的提议,所以几年来,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一个造型。

    也因此,她在苏城的这些年,拍下的所有相片,也都是这样子的模样。

    叶锦幕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微微凝神,开始关注起傅殿宸身上的命格来了。

    等到时机差不多了,她这才转头,朝傅殿宸的头上看了一眼。

    这一次,看到的那个命格,不是绿色,不是蓝色,也不是黑色!

    而是紫色!

    叶锦幕心里又是一阵无语,看来,命格的种类,真的跟颜色有着关系。

    现在,她只是知道,销声匿迹这个命格,跟叶弦身上的命格,是属于同一种类的。而泽被后世和林砚初身上的决胜千里,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命格。

    结果到现在,傅殿宸的身上,又出现了另外一种命格种类!

    那么,所有的命格,到底有着多少种?

    傅殿宸头上的那个命格,虽然字体有些模糊,却比林砚初头上的那个,清晰多了。

    叶锦幕轻而易举就可以看出,那个命格,叫做——

    万人之上!

    刚刚看到这四个大字,叶锦幕的心里就不由恍然。

    难怪,上辈子,傅殿宸能成为政坛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料想不久之后,他就能,成为华夏国第一人吧。

    毕竟,这个命格,可是无比的尊贵。

    但是,叶锦幕的心里,又升起了一阵疑惑。

    照理来说,万人之上,一般都是搭配着一人之下来使用的。难道傅殿宸的这个命格,说明他并不会成为华夏国第一人,而是,会有另外一个人,压在他的头上?

    怎么会?按照前世的轨迹,那根本就不可能啊?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人,那么,他到底是谁?

    整个华夏国,似乎,都没有谁,有着能超过他的家世和助力吧?

    莫非,他的这个命格,也是能继续升级的?

    叶锦幕收回视线,不再去看傅殿宸,免得引起他的怀疑。

    不管傅殿宸将来到底能不能成为华夏国第一人,反正,她已经想办法,让傅家答应她的两个条件了。就算傅殿宸再位高权重,也是不可能不会践行这两个承诺的。

    所以,她也没必要因为傅殿宸的这个命格,而对他有着任何阿谀奉承的举措。

    并且,如果哪一天,傅殿宸真的做了什么得罪她的事情,她直接一把将这个命格给抽走!到时候,傅殿宸没有了这个命格,看他还能怎么样!

    这时候,傅殿宸突然深吸了一口气,望向叶锦幕,说道:“你知道吗?刚开始的时候,我对你,真的充满了好奇心。所以,我才对你使用了盗听术,就想听到你的秘密。”

    叶锦幕点头:“你当时对我毫无了解,用这种方式来了解我也是正常。”

    傅殿宸见叶锦幕似乎并没有怪他的意思,颇为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叶锦幕看到他这副神情,不由一笑:“怎么了?我不是说了,已经原谅你了么?”

    “这倒是。”傅殿宸不好意思的笑笑,“其实,从你和叶弦跟陈涛谈条件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听了。那个时候,我就发现真实的你,跟表面上呈现出来的你,截然不同。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想揭开你的伪装看看,看看你到底装成这样子,有着什么目的。”

    叶锦幕微微一笑:“还能怎样,只是为了自保罢了。”

    “是啊!”傅殿宸也不由叹气,“现在我知道了,可是当时,我却觉得,你是不是有着什么不良居心。表哥说过,我的性格,很多时候,都需要控制一下,可我一直都当耳边风。现在这件事情,就给了我一个响亮的巴掌。让我知道,我的性格里面,到底是多么的自以为是,自作聪明。”

    叶锦幕也不由笑了笑。

    傅殿宸之所以性格不够成熟,就是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是顺风顺水的成长。因为他的家世,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任何人,给过他什么挫折来尝尝。

    就算是傅家给他的历练,也是全部安排好的,只要他按部就班的去完成,就基本上不会出任何的纰漏。

    所以,他的性格中,才会带着一种贵族天生就有着的自以为是的高高在上。

    并且对任何事情,首先有了个第一印象后,都会固守着这个第一印象,从来不肯改变。这就是为什么,他后边屡屡感觉到,叶锦幕这样做,应该是有着什么苦衷而不是目的,也是不肯转变这个观点的原因。

    直到现在,真正与叶锦幕有了更深层次的接触,他才彻底被说服。

    不得不说,若傅殿宸一直是以前的那种性格,他真的很难成为一个真正优秀的领导人。也许,会真的如同他那个命格所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永远,也成不了登顶的那个。

    而现在,经过这一个打击的傅殿宸,希望他能够得到成长。

    傅殿宸看向叶锦幕,眼神很是真诚:“我本来以为,你对任何人都能够毫无区别的算计,只要那样对你有好处就行。可是后来通过观察,我发现,你对叶弦,不但没有利用,反而还不计一切的对他好。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大错特错。其实任何人,都跟你一样,对那些要加害自己的人,自然不应该有丝毫手软;对那些对自己好的人,则要同样的回报。而像我这种合作者,自然是要认真合作,秉公处理了。如果在谈判的时候放水,那也是对我这个合作者的不尊重了。”

    听得傅殿宸的这席话,叶锦幕不由失笑:“你怎么突然之间,对我的印象,有了那么大的转变?说得好像原本在你的心里,我是个卑鄙小人,而现在,却成了一个高大上的存在一样。”

    傅殿宸也不由一笑:“你就当是我的良心发现吧。”

    他才不会说,是因为看了那些资料,对叶锦幕产生了一些同情,所以,他才会认真的观看叶锦幕的内心,才会静下来,去想一下之前和叶锦幕的相处过程。

    结果发现,在叶锦幕的身上,还真是有着很多以前被他误解过的闪光点。

    两人一路走着,一路说着,反倒觉得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丝毫不觉得疏离。虽然彼此还有着一些秘密隐瞒,但是两人都感到,关系比之前,还是近了许多。

    即将到达叶家的时候,突然迎面而来一个醉醺醺的大汉。手里拿着酒瓶,一边大声唱着不成调的歌,一边踉踉跄跄的走着。

    刚刚看到这个醉汉,傅殿宸就伸出手去拉叶锦幕:“小心!”

    但叶锦幕却是看着那个醉汉,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傅殿宸急了,直接伸手拉着她,将她拉开:“那个人都这样子来了,你还不躲,你找死啊?”

    叶锦幕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依然看向那个醉汉。

    刚刚才看到那个醉汉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升起一阵极为奇怪的感觉。

    她只感到,从那个醉汉的身上,似乎瞬间涌起一阵铺天盖地的绝望和毁灭气息。这一股气息,是叶锦幕就算用全部心神去感受任何一个命格的时候,都无法比拟得上的。

    而看傅殿宸的样子,这一股气息,似乎,也只有她能感觉得到。

    难道,是这个醉汉的身上,有着什么惊人的命格存在。以至于,不需要她用心神去查探,也能自己迸发出来,让她察觉?

    那么,若真是如此,那个命格,到底是什么?

    叶锦幕直直盯着那个醉汉,却是发现,她除了那种奇异的感觉之外,却根本看不清楚,这个醉汉的身上,到底具不具备命格!

    怎么可能!

    叶锦幕之前,对身上百命藏鳞的这个命格,已经是极为的信任。她一直以为,有着百命藏鳞在,任何的命格,她都能够一眼看透!

    可是现在,眼前就出现一个,她看不透的命格!

    这怎么会!

    叶锦幕的心里,陡然升起一阵不确定感。如果百命藏鳞这个命格不是百试不爽的话,那么,若真的遇到什么难以对付的对象,那怎么办?

    正当她心里充满震惊的时候,却只见那个醉汉突然一下子扑通倒在地上!

    两人都被醉汉的举措吓到,只见那个醉汉摔倒在地后,却似乎丝毫不觉得疼痛一般,依然一边大唱着歌,一边仰头喝着酒。

    两人看到这一幕,都不由打了个寒颤,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分外的诡异。

    这个醉汉,莫非是因为长期喝酒,所以将脑子喝坏了?才会连痛,都察觉不到了?

    这个时候,醉汉像是察觉到有两个人在看着他一般,慢慢的将双眼给睁了开来。

    刚刚看到这个醉汉的那双眼,叶锦幕和傅殿宸,都纷纷怔住!

    他们两个,还从未看过这样的一双眼睛。

    在这双眼睛里面,似乎没有一丁点人类的情感。有的,只是一片茫茫的黑暗。仿佛一个黑洞,将所有的光明,都全数吸入,没有一点能够逃离。

    单是看着这双眼,两人都完全可以感觉到,在这个醉汉的心里,到底又有着多深的绝望。似乎在他的整个生命里,只有喝酒这一件事情可以做,其他的事情,都全然不被他放在心上。

    那个醉汉就这样趴在地上喝着酒,这时候,几个学生从旁边打闹着经过。一开始并没有看到这个醉汉,一个学生直接从他的身上踏过去!

    那个醉汉却似乎又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痛苦,一直在喝着自己的酒。

    那个学生发现脚下不对劲,低头一看,看到这个醉汉,不由慌忙跳开,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看到你……”

    但那个醉汉,却根本看都不看那个学生一眼,只是依然喝着自己的酒。

    那几个学生看到这一幕,都面面相觑了好几秒钟,实在觉得有些恐怖,正要离开时,却只见那个醉汉,突然从腰带上,抽出一把刀来!

    看到那把锋利的刀,那几个学生都以为是醉汉大怒要来砍自己,吓得大叫,慌忙四散逃开!

    傅殿宸看到这一幕,也将叶锦幕的手紧紧拉着,想要将她往反方向拉去!

    但叶锦幕却死死盯着那个醉汉,淡淡道:“别急!”

    听到叶锦幕这样说,傅殿宸也只好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勉强。

    但他的心里,却是升起一阵疑惑来。

    他还真不知道,那个醉汉,到底有哪里好观察的。叶锦幕居然看那个醉汉,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在叶锦幕的身上,有着什么秘密,是跟那个醉汉有关的?

    傅殿宸的心里,如同电闪,无数念头瞬间而过。

    叶锦幕却是看着醉汉,心里渐渐一阵喜意涌起。

    只因,这个时候,她居然,能够看到,在那个醉汉的头上,渐渐的,出现了一种蓝色的毫光!

    那种毫光,越来越浓,然后,在毫光里面,又毫无悬念的,出现了四个灰色的大字!

    还没将那四个大字看清楚,叶锦幕就突然听到,傅殿宸压抑着的低呼声!

    傅殿宸一把将叶锦幕拉到他身边,伸手将她的眼睛蒙住,说道:“别看!”

    叶锦幕突然被蒙住双眼,心里一阵火气冒起!

    傅殿宸这是在干什么?她差一点点,就要看到那个醉汉身上的命格了,突然被蒙住眼睛,这又是怎么回事?

    可是这个时候,叶锦幕同时听到,在整个街上,冒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惊呼声、惨叫声!

    到底发生什么了?

    叶锦幕再也忍受不住,一把将傅殿宸蒙住她眼睛的手扒下来,朝那个醉汉看去!

    却在看到那个醉汉的瞬间,也不由怔住!

    只见,那个醉汉手里正握着那把刀,如同疯狂了一般,拼命的朝自己的身上划去!

    数不清的鲜血,从他的手臂上一直流下来,都在他的身边,淌成了一条鲜血组成的小河,他也仿佛浑然未觉一般,依然在手臂上划着。

    他的衣服早已经被他划得成了褴褛,露出他手臂上那些支离破碎的伤口。那些伤口无一不是被划得极深,鲜血淋漓,但那个醉汉却依然不知疲倦一般在上面划着。在那些新新旧旧的伤痕上,再添了一道、又一道!

    并且,直到那条手臂已经被他划得没有了一片完整的皮肤,甚至都露出里面森森的白骨时,那个醉汉将阵地转向了他身体的其他部位!

    他突然一把握着刀,直直朝着自己的腹部划去!

    又是一道极深的伤口形成!鲜血瞬间如注涌了出来,与之前那些血流在一起,让人一看,就只觉得寒毛竖起,阴森恐怖!

    难怪那么多人,都被吓得惊叫起来。

    难怪,傅殿宸将她的眼睛蒙住,不让她去看!

    叶锦幕回头,感激的看了傅殿宸一眼。

    虽然对于眼前的这一幕,叶锦幕丝毫不觉得渗人,但在傅殿宸的眼中,她毕竟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女而已。所以,他担心她害怕,也是有原因的。

    没有想到,在傅殿宸的身上,居然还有着暖男的潜质。

    看到叶锦幕看她,傅殿宸没好气望她一眼:“不让你看,你还非得要看,万一晚上做噩梦怎么办?”

    叶锦幕不由笑了笑,没有说话,重新将视线转向了那个醉汉。

    有人看到这一幕,已经开始报警了。他们现在,是真的没有胆子,前去阻止那个自残的醉汉。只希望警察能够前来,将他制止住。

    就连傅殿宸,也是因为身边有着叶锦幕,生怕连累到她,不敢上前。

    并且,这个醉汉的身上,还充满了一种阴森可怖的感觉,在事情未明朗之前,他也不敢轻易涉险。

    叶锦幕看着那个醉汉,他的头上,再度显现出了那个命格!

    叶锦幕定睛看去,只见那四个大字,是——

    非死非生!

    叶锦幕不由心生疑惑,非死非生?这是什么意思?

    眼看着那个醉汉自残得越发的厉害,路人由一开始的觉得恐怖,到现在,都觉得分外的不忍起来。大家都期盼着警察能快点到来,能够将这个醉汉的行为阻止住。

    可是,这个醉汉虽然依然在自残着,但脸上,却不但没有露出丝毫的痛楚,反而,觉得分外的解脱和愉悦。这种反差极大的表情,让几乎所有的路人,都看得一阵惊诧,旋即,又觉得无比的不寒而栗起来。

    这个醉汉,难道是个神经病,所以,才会做出自残的行为来?

    并且,在自己的身上划出这么多伤口来,才会不但不痛苦,反而还很开心?

    要不是因为在等待着警察到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围观的路人早就被吓得跑掉了。

    傅殿宸依然死死将叶锦幕的手拉着,只要事情一有什么变故,他就马上拉着叶锦幕走人。

    可是叶锦幕却是看得,眼里闪起一抹笑意!

    只因,她终于知道,非死非生四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非死非生,既不是死,也不是生!言下之意,就是,想生不能生,想死,也不能死!

    就譬如眼前的这个醉汉!

    他的身上,因为这个命格,必定在经受着极大的痛楚。所以,他宁愿用酒精来麻痹自己,却依然无济于事。为了减轻这种痛苦,他宁愿用自残来压制。所以,在自残的时候,他才能露出那种解脱而愉悦的笑意。

    但是,就算他想要摆脱这个命格,想要自杀而亡,也是根本不可能!

    因为,这个命格的名字,就已经注定了,他想死,也不可能!

    他只能一辈子,都被这个命格控制,生活在这一种漫天的痛楚之中。一生一世,永远无法解脱!

    他的一生,因为这个命格的存在,已经彻底毁掉。他的精神和*,都无时无刻,不在被这种命格所折磨。不能与外人接触,因为那种痛苦,会时刻控制着他,让他在与外人接触的时候,会忍不住有着这些异常的举措,从而令得人群远离他。

    叶锦幕看着那个醉汉,看到他这般模样,只觉得,心里都升起一阵不忍来。

    她终于忍不住再去看,控制住全部心神,锁定住“非死非生”这个命格,将它硬生生向她拖来!

    ------题外话------

    昨天上架了,首订数据很不错哦,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么~

    除了支持首订外,还有很多筒子都送了各种小礼物给萧萧哥哦,在此萧萧哥就一一感谢一下哈:

    谢谢“玲儿与志”送的10朵、“樱草”送的5朵和1颗钻石、“慕微殇”送的3朵、“q2w3e45678”送的9朵、“菀欣”送的一张月票、“岸芷汀兰夜未央”和“qquser6910729”送的一张5分评价票,么么么!

    至于月票的话,大家想投就投哈,萧萧哥不拉票,哈哈~大家投票全凭自愿,么么~

    关于更新,萧萧哥努力保持万更哦,先从这个月做起,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