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九十七章 学习异能术的天才

第九十七章 学习异能术的天才

    那个命格,很快从醉汉的身上脱离。醉汉也在这个时候,终于停住了自残的动作,抬起头,向叶锦幕的方向望来。

    他的眼神,再不像刚才一般,充满着无尽的绝望和毁灭气息。而是有着一丝的清明和感激。

    他一直望着叶锦幕,似乎极为感谢她将这个命格从他的身上抽离一般。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却只是无声无息。

    终于,他的头,无力的垂落下来……

    但是,在那一刻,他的双眼,依然是在看着叶锦幕。他的唇边,也是带着一丝充满感激的笑意。

    似乎,在感谢着,叶锦幕终于让他脱离了这种宿命。终于,完成了让他能顺利离开这个世界的愿望。

    叶锦幕心里不由微微叹息。

    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为什么,招惹上了这么一个噩梦般的命格。

    纵然他以前的命运多么的傲人,有了这么一个命格之后,也只能变成一个不人不鬼的存在。

    非死非生进入叶锦幕的体内时,叶锦幕控制着心神,那个货架一般的东西,又出现在她的面前。

    叶锦幕看着非死非生,很快,在它的身上,又弹出来一些选项。

    叶锦幕直接点击了“属性”这两个字,一个弹窗,出现在了叶锦幕的面前。

    叶锦幕仔细看去,只见上面写着的,正是“非死非生”这个命格的介绍。

    这个命格,比起叶锦幕之前猜到的,还要更加的残忍。

    它一般是在一个人极端绝望或者极端倒霉的时候,才会在这个人的身上,渐渐的催生出来。并且这个命格一旦寄生在一个人的身上,没有外来的力量帮忙,根本就永远都不会脱离。

    除此之外,它还能够进化,到了最后,不但能影响这个人,还能影响他身边的人或者物。

    这个命格一旦出现在人的身上,那个人的命运,便会彻底改写。就算以前他再飞黄腾达,有着这个命格后,整个人便恍若被霉运缠身。

    不但他所有的事业,全部都化为乌有。便连他的身体和精神上面,都时时刻刻,充满着一种不可名状的痛楚。这种痛苦,比时时刻刻被千万把刀子在凌迟着还要深,只因,它是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直接作用在精神上面。仿佛一个人的神志,都在被这种力量在时刻蚕食,渐渐的不再完整。所以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忍受住这种痛苦。

    当再无法忍受的时候,便只有靠眼前这个醉汉一般,依靠酒精来麻醉自己。

    前期,酒精尚且有着作用。当酒精已经没有了作用的时候,便只能靠毒品!

    可一步一步的,就连毒品的作用,都完全失效!

    痛苦到极致的时候,这个醉汉便只能去自残!期盼用自残的那种痛,来取代精神被逐步侵蚀的痛苦!

    每一个被非死非生命格寄生的寄主,到后来,都会觉得生不如死。然而,他们却连死,也是根本不可能!

    他们自残留下的伤口,不出十分钟,便会重新凝结,并且凝结的时候,比起割开的时候,还要更加的痛!

    同样,不管是割腕、跳楼还是上吊等自杀方式,也是根本无济于事。

    不过十分钟,就算当时那个人已经断气,也会重新活过来!并且活过来的那个瞬间,也是如同自残伤口恢复时候一般,会比自尽的当时,还要痛苦万倍!

    久而久之,竟会让人连想要自杀的勇气,都失去!

    这个命格,能够被人从寄主的身上抽离。然而被抽离的时候,寄主便会因为过往的那些伤痛和折磨,失去了非死非生的庇佑,从而在第一时间断气。

    但就算死去,身为寄主,反而是一种解脱。

    所以,当叶锦幕将这个命格从那个醉汉的身上抽离时,他会用充满感激的眼神看着她。

    那一刻,也许是处于死亡瞬间,那个醉汉居然福至心灵,很轻易的,就知道做这件事情的人,正是叶锦幕。

    叶锦幕将这个命格的属性看完后,不由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这样的一个命格,还是暂时被她锁在身体里面比较好。等到必要的时候,再将它拿出来,放到跟她有着什么深仇大恨的人身上吧。

    傅殿宸完全不知道,醉汉身上的那个命格,已经被身边的叶锦幕给抽走。

    他看着那个醉汉含笑逝去的一幕,只觉得心里一阵奇怪的感觉涌起。那个醉汉为什么会突然死掉,难道,是因为他自残时候插入腹部的那一刀,伤到了要害?

    叶锦幕这时候也已经睁开了双眼,看了一眼那个醉汉,叹了口气:“我们走吧。”

    对于这个醉汉为什么身上会滋生出这样一个命格,叶锦幕也不想再去探究。她只不过是能控制命格罢了,又没有能回到过去的能力,最多只能帮那个醉汉到这个地步了。

    “好。”傅殿宸也不想再留在这个充满诡异气息的地方,拉着叶锦幕的手,正要走的时候,忽然只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阿锦!”

    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叶锦幕就只感到,一个人影冲到她的面前,伸出手一把将她的肩膀抓住,紧张问道:“阿锦,你没事吧?”

    叶锦幕看着眼前满脸都是紧张之色的叶弦,心里一暖:“我没事。阿弦,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叶弦上下打量了叶锦幕一番,这才松了口气,笑道:“我在家里的时候,听到这边传来一阵阵的尖叫声,于是就打算出来看看。可没想到,刚刚才来到这里,就看到你了!”

    “没事的!阿弦,你就不用担心了!你看你急得冷汗都出来了!”

    “我这不是担心你嘛!”叶弦不满的看了叶锦幕一眼,忽然察觉到一阵不正常!

    他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在叶锦幕的身边,居然还有一个人!

    他抬头一看,只见傅殿宸正站在叶锦幕的身边!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现在的傅殿宸,正拉着叶锦幕的手!

    叶弦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两人握着的手,只感到一阵无比的刺目。他上前一步,将叶锦幕的手拿过来,然后,重重的,将傅殿宸的手,从叶锦幕手上掰开!

    全程他的脸都是冷冷的,既不看叶锦幕,也不看傅殿宸。

    傅殿宸看到叶弦这样的动作,不由在心里失笑。

    看来,叶弦对叶锦幕还真是紧张,看到她跟别的男生拉着手,都要将他们分开。也许,是因为他跟叶锦幕一块儿长大,唯恐她这个妹妹早恋,所以才这样紧张吧。

    可他刚刚,也并不是有意拉着她的手,而是因为见到那个醉汉,无意中拉到的而已。

    叶锦幕看到叶弦这样的动作,也是一笑:“阿弦,没事的,傅殿宸只不过是刚才想要拉我离开这里,所以才拉着我的手的!”

    真是没想到,叶弦会对这件事情这么紧张,难道真当自己是她的家长了?

    叶锦幕不由又笑道:“放心啦阿弦,我知道你一直都将自己看成我的哥哥,所以很怕我走偏。但这次你别担心,我跟傅殿宸不会早恋的!”

    傅殿宸也在一旁说道:“对啊叶弦,你别多想!”

    叶弦不理会叶锦幕,倒是狠狠瞪了傅殿宸一眼。

    他哪里是担心这个问题了?他明明生气的是,傅殿宸拉着叶锦幕的手,而叶锦幕,被傅殿宸拉着手,居然不挣开,好吗!

    真是不知道,阿锦什么时候,跟傅殿宸的关系这么好了!居然手拉手站在大街上!而他,却是紧张地一直在家里等着她回去,真是讽刺!

    傅殿宸被叶弦瞪了一眼,只感到心里一阵无语。

    叶弦未免也太将自己看成叶锦幕的长辈了吧?他都说了,他们只不过是不小心拉到手的而已,至于到现在,还不给他好脸色看吗?

    别说他现在对叶锦幕没有什么感情了,就算有着什么感情,以叶锦幕的个性来说,她会是一个轻易对别人动感情的人么?叶弦跟她相处了这么多年,还看不明白?

    叶锦幕也对叶弦的举措感到很是无语,走上前去,明知故问:“阿弦,你怎么了?为什么脸色这么不好看?”

    叶弦没好气看了叶锦幕一眼,他为什么不开心,她难道还不知道?居然还来问他这样的问题!

    叶锦幕心里更加的无语了,为什么她以前没有发现,叶弦的性格,居然这样的傲娇!

    还在她面前耍起这样的小脾气来了,要不要啊!

    简直就跟那种乱吃飞醋的小情人没什么两样了!

    可她和叶弦,明明不是这种情形啊。就算真的误会她跟傅殿宸有着什么,他也不至于不理她吧?

    叶锦幕叹了口气,对叶弦说道:“随你了,反正我跟傅殿宸没什么,你这样做,反而弄得我们两个很尴尬,你知道吗?”

    说完,她转过头去,望向傅殿宸:“现在我到家了,你也可以回去了,谢谢你送我!”

    傅殿宸也朝她笑了笑:“没事,那我先走了。”

    叶锦幕朝傅殿宸点点头,看着他转身走远。

    一看身边的叶弦,也正在看着傅殿宸的背影,眼神晦暗不明。

    叶锦幕转头看向叶弦,无奈道:“人都走了,你还看什么?你也别担心了,我怎么可能会跟傅殿宸有着什么?他可是傅家的太子爷,我呢?你觉得我会做这么不切实际的梦么?你也太杞人忧天了。”

    叶弦也看着叶锦幕,皱眉道:“但他拉着你手的时候,你没有松开。”

    叶锦幕无奈扶额:“那是因为,我刚才都没有反应过来好吗!真是服了你了!你真当自己是我的监护人了啊,还怕我会早恋!你说,我该不该叫你一声爸爸啊?”

    “阿锦!”听到叶锦幕的这句话,叶弦也知道,在叶锦幕的心里,是真的有些不满他这样的表现。他看向叶锦幕,眼神委屈,“阿锦,你别这样好吗,我刚才只是担心……”

    “唉,服了你!”叶锦幕无奈叹气,“走吧,别想这件事情了!”

    “嗯,好!”

    见叶锦幕将这一页揭开,叶弦当然也不会再傻到去翻。

    虽然叶锦幕没有就这个问题,给予他更多的解释。但他只要知道,叶锦幕并不是心甘情愿让傅殿宸拉到手的,他就已经完全放心了。

    他可真是个护妹心切的好哥哥啊,担心叶锦幕这个妹妹被傅殿宸给诱拐了,没想到却得不到她的理解,真是心累!

    叶锦幕哪里知道叶弦的心里还在这样子的哀叹不休,她走在叶弦的身边,说道:“你们吃过饭了吗?”

    叶弦点头:“吃过了。”

    说完这句,他又望向叶锦幕:“阿锦,你刚才找傅殿宸他们,将事情谈好了吗?”

    “嗯,等到他们的一大帮手到来,这个计划,就可以完全施展了。”叶锦幕点头,笑了笑,“到时候,估计整个明德,就没有人,再跟我们作对了。”

    “太好了!”叶弦也由衷的替叶锦幕感到开心。

    他是无所谓,反正那些人也不会撩到他的头上来,他对他们,本来也没什么感觉。但谁让那些人居然跑来欺辱叶锦幕,他自然,也是将他们视为他的敌人。

    现在,他们终于要被收拾干净了,他自然是感到极为的开心。

    但是……

    叶弦又不由深深皱起了眉头。

    叶锦幕看到叶弦这副神情,问道:“阿弦,你怎么了?”

    叶弦叹了口气:“阿锦,将他们全部收拾掉后,会不会再有别人出来?”

    叶锦幕挑了挑眉:“你为什么这么说?”

    “阿锦!你就别瞒着我了!”叶弦不满道,“其实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陈如娇以前跟你就没有任何的交集,她完全没有必要来对付你啊!在她的背后,肯定还有别的指使者吧?”

    叶锦幕转头,深深的看了叶弦一眼。

    她真的没有想到,现在的叶弦,看问题的眼光,也敏锐了许多。

    这些事情,她当然早已知道,可是叶弦并没有经历过前世,也能知道这些内幕。说明,这些天来,他还是有着成长的。

    叶弦看到叶锦幕这样的目光,皱了皱眉头:“阿锦,你怎么这样子看着我?我说得不对吗?”

    “当然都被你说中了!”叶锦幕笑了笑,“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幕后的那个黑手,正是我那个好姐姐!还真是想不到,她这么一个私生女,居然来对付我这个正牌的大小姐,真是找死!”

    叶弦也满脸的义愤:“对啊!我也一直觉得,她现在拥有的一切,原本就应该是属于你的!阿锦你放心,终有一天,我一定会将那些东西全部夺回来,还给你!”

    听到叶弦的话,叶锦幕不由一笑。

    叶弦不满道:“阿锦,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话,就有这么好笑吗?”

    “没有没有!”看到叶弦生气时候跟包子一样的脸,叶锦幕终于忍不住,伸出手去捏了捏,“这件事情还早呢,就以后再说吧。我们回家去吧,要不然苏婶该急了。”

    说完,她又在叶弦的脸上摸了摸,吃了一把豆腐,这才松开手,朝前走去。

    叶弦用手碰了一下被叶锦幕摸过的地方,心里实在是觉得憋屈得很。他怎么觉得,叶锦幕总是把他当做一个小孩子来看,他说过的话,叶锦幕也觉得,就像是小孩子的宣言一般,不是不相信,就是当做笑话来看。

    到底要什么时候,叶锦幕才会真正将他,看成她的哥哥?并且还会相信,他是真的能保护到她呢?

    叶弦盯着叶锦幕的背影,苦恼的摇了摇头。

    不远处,在他们的身后,傅殿宸正一直看着他们。

    他原本是打算直接回家的,但实在是想看看,叶弦和叶锦幕之间,到底是怎么样个相处模式。索性走了几步,站在人潮中,朝这边看过来。

    不管在谁看来,似乎也没有多觉得,在叶锦幕和叶弦之间,有着什么不正常。然而,傅殿宸就是偏偏有一种很奇怪的预感,觉得这两人,就是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暗流在流转着。

    但要说两个人真的有着什么私情,傅殿宸也是不相信的。

    难道,是这两个人,其实对彼此的感情,都已经超越了兄妹之情?但是,这两个人的情商实在是不高,所以,完全没有认识到这种感情的存在?

    但是遇到什么刺激,他们会有着各种过激的表现,却依然是意识不到?

    比如刚才,他拉着叶锦幕的手时,叶弦那种过火的表现……

    傅殿宸的唇边,不由泛起了一抹微微的笑意。

    哈,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呢!那么,要不要持续性的观察他们,看看他们两个,是不是真的如同他想象中的那样?

    若真是如此,逗留苏城的这些天里,他也有事情可以用来消遣一番了。

    不然,真是无聊啊!

    傅殿宸再回头看了两人一眼,看到叶弦追在叶锦幕身后那副小媳妇一样的模样,不由摇了摇头。

    真是没男人气魄!鄙视!

    但似乎,叶锦幕就吃他那一套?

    傅殿宸再度摇头,表示对现在年轻人的恋爱观万分不理解。却忘记了,其实他也只不过是他们的同龄人罢了。

    叶锦幕和叶弦回到家,苏婶刚刚看到两人,就走到叶锦幕面前,在她头上敲了一下:“二小姐!你今天又没回来吃晚饭了,到底干什么去了?你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很容易被人骗啊!”

    看到苏婶虽然责备,但含着担忧的眼神,叶锦幕心里一暖。

    这个世上,也许,关心她的人,除了叶弦,就只有眼前的苏婶了。

    叶锦幕朝苏婶笑了笑:“苏婶,你不用担心了。我是跟同学一起出去吃饭的,能有什么危险呢?”

    “那就好!”

    这几天,叶锦幕对苏婶的态度,与她重生之前截然不同,也让苏婶的心里,感到极为的安慰。往日里,虽然苏婶一直对叶锦幕表示关心,但在叶锦幕的心里,就偏偏一直认为,她的关心,只给了叶弦一个人。所以对苏婶,叶锦幕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

    可是自从她重生后,认识到苏婶其实对她,与对叶弦也没有丝毫差别后,她对苏婶的态度,就来了一个极大的转变。

    所以这些天,她们两个的相处氛围,也融洽了许多。

    苏婶又不放心的絮叨道:“不过二小姐,你可千万要小心了。我这些天听说啊,在苏城,出现了一个变态!那个变态,专门盯着年轻女孩子,所以二小姐,你可千万要小心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叶锦幕听到苏婶这样的絮叨,丝毫不与以前一样觉得烦,只觉得分外的亲切。

    她挥挥手,朝苏婶笑了笑,“我以后出门,跟阿弦一块儿就行啦!绝对不会有事的!”

    叶弦也点头:“嗯,我会保护好阿锦的!”

    苏婶这才放心,在叶锦幕肩上一拍:“赶快去洗澡吧,你身上都出汗了!”

    叶锦幕点点头,拉着叶弦的手,两人一道到了叶弦的房间里。

    刚刚才来到房间,叶弦就将李潜给的那本异术入门拿了出来。

    叶锦幕将这本书拿起,翻了一下:“阿弦,你看过了吗?”

    叶弦点头:“我看了一些,发现这真的只是入门的一些异术而已。因为,这些异术,基本上都是辅助性的,就算具有攻击性效果的,威力也不是特别大。”

    叶锦幕一边翻一边看,听到叶弦的话,不由一笑:“当然是的了,要不然,为什么叫做入门呢?我想,那些威力很大的异术,应该学习难度也挺大的,所以,师傅才会放到后面让我们学吧。”

    叶弦叹了口气:“唉,也只能希望,师傅早点把那些威力大的异术秘籍给我们了。”

    叶锦幕听到叶弦的这句话,翻书的手不由一滞!

    她抬起头来,看着叶弦:“这本书你还没看完呢,就想着要学威力更大的?”

    “我看完了!”叶弦的回答,果然如同叶锦幕心里猜测的那般,“虽然我还没有全部学,但我已经学好了前面的好几个异术。我看这几个异术,跟后面的难度差别都不是很大。照这样的进度下去,我相信过不了一个月,里面的异术,就能完全被我给学会了。到时候,我就没有东西可学了。”

    虽然这一些,在叶弦刚刚开始说的时候,叶锦幕就已经猜到了。

    但现在听叶弦亲口说出来,叶锦幕却还是被惊到了!

    她双手死死的抓住手里的书,直直的盯着叶弦,不敢置信一般问道:“你……你说,里面的异术,不过一个月,你就可以全部学会?”

    叶弦点头,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了,我觉得并不是很难啊!我相信,阿锦你看了后,也会有跟我一样的感觉。”

    叶锦幕依然死死揪着手里的书,看着叶弦的眼神,已经完全成了一个看怪物一般的眼神。

    叶弦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怪胎?

    虽然叶锦幕以前就知道,叶弦在学习上面,一直是一个天才。平时也没看他怎么样看书,但他的成绩,就一直在整个年级,都是名列前茅。

    但是,叶锦幕仅仅是觉得,叶弦对于学习上面的悟性很高罢了。可眼前的这些是异术,难道他学起这些来,天分也极为的高吗?

    并且,他的天分,还高得吓人,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

    这上面的异术,叶锦幕觉得,根本就不像叶弦说的那样容易。至少,她看起来,就觉得那些异术很有些难度。虽然只是入门,但要学起来,也并没有多容易。

    如果要她完全学会并且融会贯通,至少得要个大半年的时间。

    这还是因为,叶锦幕经过重生后,悟性也不低的缘故。

    可是叶弦呢!他居然说,他只要最多一个月,就可以完全学会!还是最多一个月!

    要不要这么离谱!

    叶弦被叶锦幕这样的目光看着,颇有些不自然。他扯出一丝笑来:“阿锦,你怎么这样子看着我,难道我一个月学会,你觉得太长了?”

    “你别炫耀好吗!你这样子说,我很自卑,你知道吗?”

    叶锦幕总算知道,为什么有些人,会那么招人恨了。明明他们什么都没做,可就是会被人觉得,他们就是在装逼!

    因为,你在一个学渣面前,抱怨自己学习知识的时间太长,就如同你在一个胖子面前,说自己特别苦恼,怎么增肥也增不了一样好吗?

    这个时候,不揍你,揍谁?

    叶弦却显然不明白叶锦幕这句话的意思,皱眉道:“阿锦,怎么了?”

    对叶弦的呆萌属性,叶锦幕实在是无语了。

    有些事情,对方不懂,还要她继续解释,这不是硬生生的让人揭开自己的伤疤吗?人艰不拆的道理,叶弦不懂吗?

    叶锦幕只能在心里暗叹,说道:“我觉得,学会这些,我至少得要大半年。所以,你说,你最多只要一个月,我会不会感到自卑?”

    “怎么会?”叶弦一脸的不敢相信,“阿锦,你明明这么厉害,不可能时间还要超过我的!”

    “怎么不可能啊!”叶锦幕啼笑皆非,“阿弦,你还真当我是无所不能啊?”

    听到叶锦幕的这句话,叶弦也不由微微一怔。

    似乎,因为叶锦幕之前的这些表现,他还真是有了这样一种错觉。

    瞬间,他的心里,升起一阵自责来。他明明,是想着要保护叶锦幕的,但他这样的想法,不是潜意识里就觉得,叶锦幕根本就不需要他来保护吗?

    叶弦将这种念头压制下去,对叶锦幕说道:“别担心,如果你不会的,我来教你。”

    “好,那就麻烦你了。”

    叶锦幕当然不会推辞,但心里,依然对叶弦的这种可怕的悟性感到震惊。

    难道,他之所以有着这种悟性,是因为,他身上那种命格的原因?

    虽然上次看叶弦身上那个命格的时候,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但叶锦幕还是决定,再看一次!

    也许,经过这两天的培养,叶弦身上的命格,也得到了进化呢。

    叶锦幕再度凝聚心神,确认差不多了,这才朝叶弦的头顶上看去!

    却依然,只是在他的头上,看到一团绿色的毫光和几个灰蒙蒙的模糊大字。除此之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看来,他的这个命格,真的是还没有长成,只能再等一段时间,再去看看了。

    叶锦幕收回视线,继续翻着手中的书,突然手一顿,停在了其中一页。

    叶弦见状,问道:“阿锦,你怎么了?”

    “阿弦,你说,我先学这个异能,怎么样?”叶锦幕看着书,淡淡说道,“毕竟我们两个的武力值都不怎么样,若是真的遭遇了什么危险,只有那几个辅助性的异能,还真的派不上什么用场。所以现在,不如先学一点防身的异能。”

    叶弦朝叶锦幕摊开的书页看去,只见在那一页,正写着五个大字——一级防身术!

    刚刚看到那五个大字,叶弦的额角,就不由划下一道道黑线来。

    他呼了口气:“说实话,我刚开始看到这个异能的时候,也是觉得很无语。就算真的是防身术,也没必要取这么明显的名字吧。所以,我只不过是看了它一眼,也没怎么打算去深切的了解它。”

    “阿弦,这个异能,虽然名字看起来很搞笑,可它的功能,却一点都不含糊哦。”

    叶锦幕指着书上,对叶弦说道:“你看,上面说的,这个一级防身术,只要一施展,就能够自动生成一个大大的光罩,将施展异能的人方圆一米的距离都包裹起来。这个光罩,就算ak47,也是无法轰破。虽然它只能保持十分钟的时间,但是如果想要逃命,却完全可以了。”

    “对!”叶弦听叶锦幕这么一说,双眼也不由一亮,“并且,等十分钟过去后,又可以重新施展一次。那样子,就能够一直带着这个光罩逃命了!”

    他心里也有些懊恼,他刚才,只不过是看到这个名字好玩,就觉得这个异能肯定不怎样。于是看了名字后,连介绍也没有看,就直接翻过去了。

    现在听叶锦幕这么一说,这才觉得,刚才他错过的,又是一个多么厉害的异能。

    叶锦幕笑了笑:“不过阿弦,你倒是可以多学几个。至于我,就暂时先学这个吧。”

    叶弦本来还打算先等一段时间,再去学其他的异能的。但是,现在听到叶锦幕的话,他还是点了点头。

    毕竟,若叶锦幕真的对于学异能的天赋没那么强的话,那么,他就必须要好好的保护好叶锦幕了。反正他学起那些异能来,速度极为的快,只要学会了,保护叶锦幕,简直不在话下。

    并且,除了刚刚这个一级防身术,他还要继续看看,有没有其他厉害的防身以及攻击的异能。

    叶锦幕又翻着这本书往后看去,又看到几个比较感兴趣的异能。

    但想起,她现在要学这个一级防身术,就要费很大的精力,只能暂时将那些异能留着,先把一级防身术给学好。

    叶锦幕将书合好,递到叶弦的手里:“阿弦,你看看,你还有什么异能感兴趣的。”

    叶弦接过书,这次打算认真的看上一遍。

    很快,他就锁定了一个异能,双目一亮:“阿锦,你看,这个叫一级风火轮的异能,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叶锦幕听到这个名字,也是不由在心里无语。

    为什么所有的异能,名字前面,都要加上“一级”这两个字!

    生怕别人不知道,这只是一本入门的异能秘籍么?

    叶锦幕凑过去,倒要看看,那个一级风火轮,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很快,就看到上面的介绍——

    一级风火轮,逃生术第一级。一旦施展,能在施展人的脚下,产生一个无形的风火轮。有着这个风火轮的存在,能将施展人的速度,提升至原来速度的五倍。风火轮对施展人体重要求:一百千克,时间限制:十分钟。

    看到最后一句话,叶锦幕不由一阵无语:“这还有体重限制的?”

    叶弦点头:“应该是怕有人施展这个一级风火轮的时候,再带上无数人跟着跑。如果超乎了一级风火轮的负荷能力,就会让这个风火轮无法运行起来吧?所以,这个异能术,就特地有了质量规定,以免施展起来的时候,真的马失前蹄了。”

    叶弦的这个看法,叶锦幕也表示赞同。

    看来,一级异能术就是一级异能术,威力就是有着限制,并且限制得还真是太过分了一点。比如一级防身术和一级风火轮,能用的时间,都只有十分钟而已。

    也不知道到二级的时候,又能有多久。

    叶弦倒是很乐观:“不过,假如这两个异能术同时施展的时候,用一级防身术产生的光罩,将施展人罩住。然后,再借助一级风火轮产生的风火轮去逃跑,料想,很快就能让施展人安全起来。”

    听得叶弦这话,叶锦幕不由一怔:“这些异能术,还可以同时使用的?”

    “当然可以啦!”叶弦将书的封面翻过来,“你看,封面上,不就说了吗?”

    叶锦幕朝叶弦手指着的地方看去,果然看到,在那里,写着一行小字:所有异能,同时使用时,不能超过十个。

    “十个?”叶锦幕的心里,也不由一阵叹息了。

    没想到这些异能术,居然能够同时施展。并且,还规定了上限不能超过十个。

    可就算如此,能同时使用两个,就已经很厉害了。同时使用十个,叶锦幕还真的无法想象。

    叶弦又说道:“但是,要使用异能术,对精神力的要求极大。一级异能术倒还算罢了,如果使用三级以上的话,基本上一个普通人,最多只能同时施展一个异能术了。所以,上面说的不能同时使用十个异能术,根本就是一句不用多说的废话。”

    叶锦幕惊讶看叶弦一眼:“阿弦,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为什么她找遍了这本书,也没有找到这些说明的存在?

    叶弦笑了笑:“等你学会了一个异能,这个异能就会自动产生提示的。”

    “好吧。”叶锦幕也只能作罢。

    看来,她的确也应该着手开始学这些异能了,免得到时候,还需要叶弦这个她一心想要保护的人,反倒来保护她。

    叶锦幕将书往叶弦怀里一放:“阿弦,你先学着吧,我去洗个澡。”

    叶弦点点头,将书摊开,开始看了起来。

    其实便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学起这些异能来,会如此的迅捷。

    似乎,这些异能,天生便适合他学一般。他只要稍稍一看,那些知识,便直接印到了他的脑子里,轻而易举,就转化成直接适合他使用的功能。

    ------题外话------

    谢谢以下亲们送的礼物,么么:

    “wst199629”1朵、“hgflzh”3朵、“teko77duke”1朵、“18259852928”1颗钻石、“13576259296”4张月票、“二狗子的宝宝”2张月票、“teko77duke”3张月票、“18259852928”1张月票、“15915511733”1张月票、“13576259296”和“二狗子的宝宝”的1张5分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