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九十八章 学了异能术后的好处

第九十八章 学了异能术后的好处

    不仅仅如此,从小到大,他不管学什么,都极为的快。任何在别人看来极难的知识,他一旦碰到,就像如鱼得水一般,只要看上一眼,就能轻易掌控。

    也许,他在学习这一方面,真的是个天才。

    以前,他一直都觉得,就算再聪明又怎样,他也只能死读书,却丝毫帮不到叶锦幕。

    可是现在,拿到了这一本异术入门,他一定会凭借他这种过人的天赋,将这些异能全部学会。然后,再用这些异能术,来好好的帮助叶锦幕!

    等到叶锦幕洗完澡出来,却看到叶弦还在翻着那本异术入门看。

    叶锦幕疑惑问道:“阿弦,你还没开始学吗?”

    却只见叶弦抬起头来一笑:“我已经学会了。”

    “你说什么?”叶锦幕一时之间,还以为是她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一下子走到叶弦面前,望着他:“阿弦,你再说一次?”

    叶弦笑了笑:“一级风火轮和一级防身术,我在刚刚,都已经学会了。”

    “不是吧……”

    叶锦幕简直要瞠目结舌了!

    要不要这么逆天啊?

    她刚刚去洗澡,最多不过十分钟!就这十分钟的时间里面,叶弦居然,将两个异能术都学会了?

    他难道是以为自己在玩游戏吗?直接copy技能,就将这个技能给拿下了?

    会不会太玄幻了一点?

    叶弦看到叶锦幕这副模样,又是一笑,站了起来,将异术入门放在桌子上,说道:“阿锦,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出去施展一下给你看看。”

    “好啊好啊,我们赶紧走!”

    说实话,叶锦幕并不是不信叶弦的话,只是他的话太过惊世骇俗,让她真的难以接受罢了。除非是真的看到叶弦将这两个异能施展出来,她才能够接受。

    叶锦幕一把将叶弦的手拉住,朝院子里走去。

    两人来到院子里,叶弦小心的看了一眼,确认苏婶并没有看到,这才对叶锦幕一笑:“阿锦,你看着,我先施展的,是一级防身术!”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做出一种奇异的手势来。

    在他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就只见在叶弦的身边,渐渐的冒出来一个半透明的罩子。

    那个罩子罩在叶弦的身边,刚好方圆不过一米的样子!

    叶锦幕看得目瞪口呆,禁不住伸出手,朝那个罩子摸去。却只触到一片冰凉的如同玻璃一般的东西,怎么也伸不到叶弦周边一米之内的地方去。

    叶锦幕这时才彻底相信了叶弦的话,但心里却是更加的震惊。

    叶弦到底是什么怪胎!学习异能术,居然能这么的快!

    要知道,她虽然将那个一级防身术的学习要领全部看了个遍,但现在,依然不知道该从何学起。

    可是叶弦呢?才十分钟的时间,不但将一级防身术学好了,就连一级风火轮,他居然也同样学好了!

    这种天赋,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叶弦将光罩收了起来,对叶锦幕笑道:“其实,那个光罩,原本是可以不让别人看到的。毕竟,若是围着这么一个光罩的话,很容易,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引起恐慌就不好了。但刚才,我是特地想要让你看到的,所以,可以控制它现出原形。”

    叶锦幕对于叶弦的解释,表示完全的不懂。除非,等她自己也学会这些异能后,估计就可以懂了。

    看到叶锦幕目瞪口呆的样子,叶弦第一次觉得,他总算是有一件事情,是胜过叶锦幕了,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

    见叶锦幕依然没有反应过来,叶弦伸出手去,在叶锦幕的头上轻轻一拍:“别发呆了!”

    拍了一下,他突然觉得,这种拍叶锦幕头的感觉真的很不错。难怪之前好几次,叶锦幕都喜欢摸摸他的头。

    叶弦禁不住又在叶锦幕的头发上摸了两下,叶锦幕这时候已经反应了过来,瞪了叶弦一眼:“你在干什么?”

    叶弦慌忙将手收回来,转移着话题:“要不要我再施展一级风火轮给你看看?”

    “好啊。”

    叶锦幕点点头,之前一级防身术的情景,已经彻底将她震惊了。她倒是想继续看看,一级风火轮,到底又是什么样子的。

    叶弦笑了笑,双手又结出一个奇怪的手印,登时,在他的脚下,渐渐的,出现了一个火红色的转轮一样的东西!

    简直跟电视剧里面,哪吒所用的风火轮,一模一样!

    那只火红色的风火轮,就这样凭空出现在叶弦的脚下,并且还一直在转个不停。叶弦用手一指风火轮,淡淡说出一个字:“起!”

    话音刚落,那个风火轮,就疯狂的转动了起来。

    而叶弦,也在这个瞬间,一下子,飘向了几十米开外!

    叶锦幕站在一旁,叶弦刚刚飘出去的时候,她甚至都能感受到,那种极快的速度而导致的狂风!

    她朝远处看去,叶弦这时候又叫了一声:“停!”

    风火轮的速度,骤然之间便降了下来,叶弦前进的身影,也就此停止!

    叶锦幕看得一阵惊诧,难怪叶弦觉得,这个风火轮是逃命的好手段。有着这种速度的话,除非是开着车子,要不然,还真的是没人能追得上吧?

    叶弦这时候又用一级风火轮返了回来,站在叶锦幕面前,说道:“阿锦,我还可以试试,同时使用一级防身术和一级风火轮哦!”

    叶锦幕现在已经完全麻木了,听到叶弦的话,直接点头:“好,你施展给我看看吧。”

    真是不带这样的,简直太打击人了!

    她现在还没有入门,可是叶弦呢,却已经能够施展好几样异能了!并且到现在,他居然还说,要将两种异能,同时施展!

    不带这样炫耀的!她能申请先去哭一场吗!

    叶弦这时候,并没有像刚才一样两只手同时打一个手势。而是左手和右手,分别打着两个不同的手势。并且分别打的两个动作,还有点眼熟。

    看到叶弦这样的动作,叶锦幕皱眉问道:“阿弦,要同时施展这两个异能,该不会,是左手和右手,分别打出两种不同的手势来吧?”

    叶弦点头:“没错,就是这样!”

    叶锦幕心里升起一阵不解:“那如果同时施展三种、四种异能呢?难道,还让两只手打出来好几种不同的手势?”

    想想也不可能啊!难道,还要让人分批来打手势?

    叶弦听到叶锦幕的话,不由失笑:“当然不可能啦!两种异能是这样子做的,但是三种以上的话,就有它独创的手势啦。阿锦,你先不要关心这件事情了,等你学会这些异能的话,它在里面会告诉你的。”

    叶锦幕还真是有些无语了。

    她怎么以前就没有看出,叶弦居然这么会低调的炫耀呢?明明他说的,都是为了她好的话,但为什么她听起来,就那么的想要扑过去,将叶弦给咬碎?

    说起来,只能怪他太逆天,太气人了!

    叶弦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两个手势都已经打完了。

    很快,叶锦幕就看到,在叶弦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刚才看到过的半透明光罩。在他的脚下,也有着一个风火轮。

    叶弦朝叶锦幕一笑:“阿锦,你看好了!”

    他对风火轮轻轻说了下:“起!”很快,风火轮就运转了起来,让他在一刹那,就再度飘到了十几米远的地方。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那个光罩,也跟着一起飘动。

    叶锦幕看得心里羡慕不已,真是嫉妒叶弦的天赋,这么容易就学会了这两个异能。她也好想早点学会,能够早点拥有这样拉风的装备!

    叶弦又走了回来,将这两个异能术收起来。看到叶锦幕的神情,不由笑道:“阿锦,我相信,你也能很快学会的。”

    “唉,希望吧。”叶锦幕叹了口气。

    以她刚才看那些异能术时不得要领的感觉,她还真的不知道,要学会这些异能术,到底需要多久。

    看到叶锦幕皱眉,叶弦不由走上前去,伸手覆上她的眉宇:“阿锦,别担心,我会陪你一起学的。”

    当叶弦的手触到她的眉宇时,叶锦幕只感到,仿佛一块清凉的美玉触碰上了她。一阵舒心的感觉自心头涌起,她禁不住抬头,看向叶弦。

    看到他眼里的担忧和鼓励,叶锦幕将那种负面情绪一扫而空,点头笑道:“好,我相信我一定能学好的!”

    “我就知道,阿锦你最棒了!”

    叶弦也展颜而笑,按了按叶锦幕的眉心:“所以阿锦,你以后就不要再这样皱眉了好么?看到你这样子,我也真的很难受。”

    叶锦幕心里感动,禁不住将叶弦的手握住,点头:“嗯,我知道了。”

    叶弦又是一笑,拉着叶锦幕的手:“来阿锦,我告诉你,这些异能术,该怎么样,才能学得快一点!”

    叶弦拉着叶锦幕来到他房里,翻到一级防身术那一页,开始向她讲解了起来。

    那些知识点,虽然叶锦幕都能看得懂,但不得不承认,学起来,确实难度还真的不小。好在有着叶弦这个老师的存在,她倒是掌握了不少的要领。

    虽然离学会一级防身术还有一段时间,但是,叶锦幕坚信,过不了多久,她也一定能学会。

    倒是叶弦,与其浪费时间在这里教导他,还不如让他去多学几样。

    叶锦幕将异术入门塞给叶弦:“阿弦,这些我都记住了,我自己回房去好好学。你反正学习的速度很快,就先将上面的都熟悉一下吧。毕竟现在多学几个异能,也能更好的保护到你。”

    叶弦摇摇头:“没事的阿锦,加上刚刚学会的这两个异能,我已经学会了十个异能了。”

    “什么?十个?”

    叶锦幕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蓦然转头,不可思议的盯着叶弦:“你已经学会十个了?”

    我的天!刚才叶弦跟她说,他已经学会了前面几个,叶锦幕还以为最多不过两三个罢了。可是没想到,现在居然已经会十个了!要不要那么牛!

    这一本异术入门,也才一两百个异能而已啊!

    关键是,叶弦拿到这一本书,从看到现在,最多也不过一两个小时罢了!

    看来,他说的,给他最多一个月的时间,他就能全部学会,真的不是吹牛的。

    叶锦幕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激荡的内心,又问道:“那你会哪些异能了?”

    叶弦笑了笑:“都是一些辅助性的异能,比如一级盗听术、一级避雨术之类的,远远不如一级防身术和一级风火轮有用。”

    叶锦幕只能叹息,人与人,真的是不同的。

    她将异术入门强制性的塞入叶弦的怀中:“既然如此,那你更要给我好好的学才行!最好将这一本全部学会,然后让师傅再送下一级别的来。到了那时候,你学会了这些强大的异能,说不定,就连我,也要沾你的光了。”

    真是太刺激人了!什么时候,她一定要找一个能增强人学习天赋的命格来安在她的身上!不说超过叶弦,至少让她不要落后那么多,都行!

    叶弦原本想要拒绝,但听到叶锦幕的话,还是将异术入门给接了过来。

    阿锦说得对,只要他学会了所有的异能,就算她一窍不通,他也能够保护好她。

    若是将时间用在教叶锦幕上面,到头来,说不定叶锦幕没有学会,他也学不到更多的技能。到时候,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叶锦幕见说服了叶弦,这才放心的朝自己房间走去。

    她得回房好好的平复一下心情,并且得抓紧时间,给自己找一个能增加悟性的命格。

    要不然,这一本异术入门,她说不定,在大半年的时间里,还真是无法学会。

    叶锦幕回到房间后,一打开那个社交网站,就看到吴桐发信息过来了。

    她点开,见吴桐说道:“啊啊啊啊,你怎么还不来啊!我都等死你了!你难道没看到吗,网上大家都在骂陈如娇啊!就连我的围脖,都差点被大家给爆了!大家都在问我,为什么这几天突然不发声,是不是收了陈家的钱,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我什么时候,才能将那些资料放出去啊!”

    一看到吴桐发的这一大段话,叶锦幕就不由失笑。

    她仿佛已经看到,在屏幕的另一面,吴桐正抓狂却无可奈何的表情。

    她还真的很怕,吴桐为了平息民愤,证明他并没有被陈家收买,一气之下,将陈家的那些资料发出去。

    为了让吴桐冷静,叶锦幕发过去一段话:“放心,明天就可以发了。”

    接着,她又补了一句:“不用着急。这种在最后关头打人脸的事情,你之前又不是没干过。”

    电脑那边的吴桐一看到叶锦幕的这两句话,莫名的就冷静了下来。

    他这时候才记起来,之前,也是无数的网民骂他是齐家的水军。可是当时,叶锦幕严禁他将第三个视频发出去,直到群情差点要失控的时候,叶锦幕才让他将第三个视频发出去!

    结果,事情真的如叶锦幕所预料的那样,那些网民,都无比的愧疚,并且轻而易举,就接受了他说出去的那些真相。

    现在的情形,又是如同那天一般。

    只是,这段时间的间隔,会不会太长了?

    足足晾了那群网民两天的时间,那个小叶子就不担心,那些网民真的将之前对他的信任,全部磨光吗?

    并且,现在已经有人在网上披露了陈家的地址。据说不少的网民都打算前来苏城,给明德施加压力,让他们将陈如娇开除出去!

    虽然吴桐丝毫不觉得,整个地球都有人能够查出他的存在。但,如果这件事情真的闹大了,华夏国真的严查下来,难保他不会被查出来啊。

    到时候,他如果真的挂了,他可一定不会护住这个小叶子!

    吴桐在心里恨恨的想着,发过去一句话:“已经有人去苏城直接给明德施加压力了!”

    “别担心。”叶锦幕回过去一句话,“你放心吧,他们一来到苏城,就会被好好的看管起来的。别忘了,苏城是谁的地盘。”

    “可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件事情又在网上闹得这么大,陈家不至于这么大胆吧?”

    叶锦幕笑了笑,吴桐真是天真!

    她打过去一段话:“不然呢?毒淀粉事件,是怎么压下去的?苏城河被污染的事件,又是怎样悄无声息的?你能解释下么?”

    看到叶锦幕的这段话,吴桐彻底无言了。

    这个时候,他也只能承认,他确实想得太过天真了。

    确实,这个世界虽然光明更多,但黑暗面也不少。苏城陈家以前闹出来的那些事情,比起现在陈如娇做的这件事情,影响力可是大得多了。但结果呢?不还是被苏城政府压了下去?尽管陈家当时给受害者家属一些补偿,但毕竟人命已逝去,有着再多的钱又能怎样?何况陈家给的钱,还不多。

    那么,这一次,就算他们握着证据,难道,也是无能为力?

    仿佛猜出来屏幕另一端吴桐的想法,叶锦幕又发了一句话过去:“别担心,这一次,我让你放证据的时候,你就放!相信我,陈家再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这句话,让吴桐顿时瞪大了双眼!

    这个小叶子到底是谁?她凭什么那么笃定,这次的事情,陈家绝对会倒霉?

    难道,他之前真的猜对了,这个小叶子,是上面的人?

    正因为要对陈家下手了,所以,才弄出这么大的风波来?

    吴桐细细想了一番,觉得还真是有这个可能。若是直接从陈家的任何负面消息入手,说不定,会引起陈家的警觉,从而,让他们能做好准备,将这些资料给销毁掉。

    但,若是从齐灵儿和孟婷婷那边入手,再逐步牵扯到陈如娇,再从陈如娇,将火引到陈家上面去,就能令得陈家防不胜防,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看来,这个小叶子不但精于算计,而且背景也不小,幸亏他当时及时投奔了她。

    吴桐心里感到一阵庆幸,再不敢质疑小叶子的任何决定,殷勤说道:“那什么时候要发资料,你尽管跟我说。”

    就算被这个小叶子利用又怎么样?只要能将陈家给收拾掉,那就足够了。

    那样的一颗大毒瘤,原本就没有在世间存在的必要!他们凭借着各种手段和背景,炮制了多少的惨案和悲剧?他们的每一分钱,上面都沾染了无数人的鲜血和健康!

    在他们家族的光鲜和奢华背后,又遮掩了多少人的呻吟和惨呼?

    无人能知!

    所以,不管那个小叶子要端掉陈家的目的是什么,吴桐也表示,他一定会全力配合!

    看到吴桐的这句话,叶锦幕还是感到有一些意外的。她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吴桐从一开始的被迫答应她的要求,到渐渐的只有着稍微一丁点的抵触,到现在的全力配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够让他的心理,有着这么大的转变?

    莫非,就是吴桐的身上,那种宅男们普遍具有的正义感?

    如果真是这样,那以后做起任何计划来,都会简单许多。让一个人能爆发出最大的行动力,除了让那个人心甘情愿并且充满想要去主动完成的激情之外,再无其他。

    叶锦幕也回了一句话过去:“所以,今天晚上你完全可以关掉网页,不要去观看那些评论。等到明天,我让你发那些资料的时候,你尽管发就是。相信我,陈家必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的。”

    叶锦幕的这句话,登时让吴桐的心里,燃起了一阵罕有的斗志。

    他只感到,似乎他全身的热血,都在这个瞬间,看到叶锦幕的话后,燃烧了起来。甚至,让他有一种即将要参加圣战的光荣和急迫感,只知勇往无前,不知往后退缩。

    他发了句话给叶锦幕:“放心,我知道了。”

    他最后一次看了那些评论一眼,将网页关掉。小叶子说得不错,现在群情越愤慨,等到那些资料出来之后,他们的这些愤慨情绪,便再不会针对他,而是会全部针对陈家!

    到时候,就算陈家有着上面的人在帮忙遮掩,在这样激烈的民愤下,陈家也势必要遭到极大的压力。况且,在小叶子后面,还有着完全有能力对付陈家的人。

    到时候,陈家除了乖乖等死,再无第二条路可走!

    吴桐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了一丝向往的笑容。

    叶锦幕也将手机的屏幕锁紧,将手机放在一边。

    她自认不是正义感有多强的人,对付陈家,初衷也不过是为了报仇而已。可是,看到陈家背后那么多的罪孽,她的心里,还是罕见的有了一些波动。

    此刻,她也如同吴桐一般,心里充满了期待。迫不及待想看到,陈家倒下后,又会在整个华夏国,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虽然那些被陈家害得失去性命的人无法再重活,但这样的做法,至少也能够,让他们在九泉之下,能安稳地闭上双眼。

    如此,也算是为那些人,报了一次大仇了吧?

    叶锦幕现在经过洗经易髓之后,每天都基本上毫无睡意。所以索性在床上,慢慢想起来一级防身术的口诀,看看到底能不能将这个异能术给学会。

    叶弦也在房里,将异术入门这本书又翻阅了一遍。

    既然他有着这样好的天赋,自然是要抓紧时间,将上面有用的异能全部学会。所以,他也决定,通宵达旦,继续学习着上面的异能。

    很快,一晚上,就这样过去。

    叶锦幕非常郁闷的发现,她对于学习异能,实在是没有太强的天赋。学习了一晚,也实在是没有什么进展。

    也不知道叶弦,这个晚上过去,又学会了哪些异能术。

    叶锦幕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叶弦听到隔壁的动静,也从自己房里走出去,向叶锦幕问道:“阿锦,你昨天是不是一夜没睡?”

    叶锦幕点头:“是啊,我一晚上,都在研究那个一级防身术。可是,我发现我实在是天赋不怎么样,尽管研究了一晚上,还是一点成果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叶弦倒是有些吃惊了,“阿锦,你跟我说说,你有哪里不懂的?”

    叶锦幕昨天晚上想了一整晚,的确也有很多地方不懂的。于是,将心里的疑问,一股脑的,全部向叶弦说了出来:“你看,它前面不是说,要施展那个手势吗?可是,我的手势都打好了,但这个异能,却丝毫也放不出来……”

    叶弦皱眉听着,突然抬头问道:“你施展手势的时候,有没有凝结好精神力?”

    “当然有了!”叶锦幕失笑道,“这个事情,我还是知道的!我每次打手势的时候,都会配合着精神力使用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无法施展出异能来。”

    “那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下子,叶弦也彻底不懂了,只能皱着眉细想着,却怎么也想不出办法来。

    “算了!”叶锦幕笑了笑,“我待会打个电话去跟师傅请教一下吧。”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叶弦点点头,“阿锦,我等苏婶起来做早餐,还是出去吃?”

    “出去吃吧。”叶锦幕转身要去洗漱,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阿弦,你昨天晚上,是不是也在学异能术?”

    叶弦点头:“是啊。昨天晚上,我又学会了五个异能。”

    叶锦幕不由瞪大了眼睛,狠狠的盯着叶弦!

    为什么,这个世上,会有叶弦这样逆天的存在!在叶弦的面前,她简直就被衬成了一个渣渣了,好吗!

    简直不能再愉快的做朋友了!

    叶锦幕哀怨的看了叶弦一眼,决定不再跟他说话找虐了。

    她转过身,直接去洗漱了。

    叶弦在叶锦幕身后看着她,当看到她那种哀怨的眼神时,他也不由失笑。

    以往,都是他在叶锦幕的面前露出这样的眼神,没想到现在,那个露出这种眼神的人,却成了叶锦幕了。

    不过,看到她这种眼神,心里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呢!

    也难怪,以往阿锦那么喜欢捉弄他,让他屡次露出这样的眼神了。

    那么以后,他是不是也该学学阿锦,也继续这样子捉弄捉弄她呢?

    叶弦摸着下巴,深深的觉得,这似乎,是一个很不错的主意。

    叶锦幕完全不知道,在叶弦的心里,现在也开始黑化了。她一边洗漱,一边在心里觉得真是哔了狗。为什么在她的身边,会有着叶弦这么一个变态的存在?她一定要赶紧找一个命格来,一定要碾压了叶弦!

    叶锦幕洗漱完毕后,叶弦也进去洗漱。两人都收拾好后,便拿起书包,朝学校里面走去。

    一边走着,叶弦突然说道:“阿锦!你有没有感觉到,早上的空气,让我们感到很舒服?”

    “有吗?”叶锦幕疑惑的看了叶弦一眼,“我并没有觉得啊……”

    刚刚说到这里,叶锦幕的脸上,就不由露出一种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来。

    她看了叶弦一眼:“不会,这又是你学了异能后,感应到的什么天地元气吧?”

    叶弦也怔了下,讷讷道:“不会吧……”

    难道这些异能术这么神奇,学会后,居然能自动吸收空气中的天地元气?

    那么,以后是不是,他们也会跟玄幻小说里面一样,可以将空气中的这些天地元气吸收进来,在身体里面运转,转变为各种仙灵之气,从此踏上修炼道路,乃至成就真仙?

    噗,要不要这么离谱?

    叶弦慌忙将跑远的思维收了回来,望向叶锦幕:“阿锦你放心,今天你问了师傅后,修炼起来,一定会没有任何问题的。”

    “希望如此吧。”叶锦幕心不在焉的答着,心里却一直在转着一个念头:一定要去找个提升悟性的命格!一定要去找个提升悟性的命格!一定要去找个提升悟性的命格!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叶弦见叶锦幕情绪低落,也实在是不敢再刺激她了,只能转移着话题:“阿锦,你要吃什么?我去买来给你吃。”

    “就吃油条吧。”叶锦幕看到不远处有个早点铺在卖油条,突然被勾起了馋虫。

    “好,阿锦你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叶弦对叶锦幕说完这句话,马上朝那个早点铺跑去。

    叶锦幕等在原地,环绕了四周一眼,很想看看,身边到底有没有什么人,也具备什么奇特的命格。

    现在她的身上,有着四个命格的存在——百命藏鳞、销声匿迹、泽被后世、非死非生。

    百命藏鳞这个命格,是她本来身上就具备着的。而销声匿迹这个命格,她现在想要显示出来也不敢。因为,这个命格,依照傅殿宸之前的描述,具备这个命格的话,人的肉眼,是能够看到这个命格的宿主的。然而用异能术,却是根本查探不到。

    若她将这个命格显示出来,若哪个异术师心血来潮查探她的存在,却发现好端端站在面前的她居然用异能术查不到,那不就明着告诉了别人,在她的身上,有着销声匿迹这个命格的存在么?

    再想一想,能够将原本封印在燕王樽上面的销声匿迹取出来的人,又会是什么人?

    毋庸置疑,到时候,她身上有着百命藏鳞命格的事情,马上就会人尽皆知了。

    至于非死非生这个命格,除非她是活得不耐烦了,才会也将它显露出来。

    所以,综上所述,叶锦幕现在能指望的命格,除了百命藏鳞之外,也就只有泽被后世了。

    然而这个命格,却是只有辅助作用。最多能借助叶家祖宗们的蒙阴,来提升一下她的人品值。除此之外,对她的能力提升,还真的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所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再找到几个具备实用性的命格。

    就当叶锦幕正左看右看时,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是你?”

    叶锦幕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微微皱眉,为什么在这里,也能遇到傅殿宸?

    她朝傅殿宸看去,却是愣了一下。因为此刻,在傅殿宸的身后,还站着林欣。此刻的林欣,像个小媳妇一样跟在傅殿宸的身后,就算看到了叶锦幕,也是只朝她笑了笑,不敢说话。

    看到这样子的林欣,叶锦幕不由失笑。

    看来,现在傅殿宸是已经住到了林欣的家里,并且林欣,也知道了傅殿宸的真实身份。

    所以,她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只希望傅殿宸不要将她之前的糗事说给家里人听,免得太过丢脸。

    并且现在,知道了傅殿宸的真实身份,她哪里还敢去跟他套近乎。关于傅殿宸收拾京城那些对他心怀不轨的贵族千金的事情,她听得可不比叶锦幕少。

    此时林欣的心里已经万分可以确定,那时候她跟唐璐倒在地上一直起不来的事情,绝对就是傅殿宸干的!

    那时候,她只不过是对他表现得稍稍痴了一点,傅殿宸就用这种方式来对付她。

    由此可见,如果她还不知难而退的话,她肯定会被傅殿宸收拾得非常惨的!

    所以,林欣现在,已经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并且决定,以后再见到如同傅殿宸这样级别的帅哥,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别真的得罪了什么不可得罪的人,从而丢了小命。

    叶锦幕颇有些惊讶的看了两人一眼:“你们也去学校?”

    傅殿宸点头:“是啊,林家也跟你们一样住在城东,所以我们去学校,也会路过这里。你就一个人吗?叶弦呢?”

    “阿弦买早餐去了。对了,你们吃早饭了吗?要不要我让阿弦再多买一点?”

    傅殿宸哪里敢让叶弦替他买早餐,赶紧说道:“不了,我自己去买吧。”

    说完,他也朝着早点铺的地方走去。

    看到傅殿宸走了,林欣这才松了口气的模样,走到叶锦幕身边,深吸了一口气:“天啊!你是不是早知道,傅殿宸的真实身份了啊?”

    叶锦幕笑了笑:“怎么了?知道他的身份后,你什么想法?”

    “哪还敢有什么想法啊?”林欣无奈的叹了口气,“当时在林家看到他的时候,我都快要吓死了!并且,他还是跟砚哥一起回来的,我一想到他姓什么,就马上知道他的身份了好吗?你不知道,当时他还朝我笑,让我差点吓得想要刨个洞钻地底下去!”

    叶锦幕也不由失笑。

    根据林欣的描述,她就可以想象,当时的林欣,又有多么的震惊。也难怪,刚刚林欣在傅殿宸的面前,一直都是一副老老实实的模样,料想,她是害怕,傅殿宸会对她秋后算账吧?

    林欣呼了口气:“说实话,当时我为了你跟陈如娇呛声,一是因为有了砚哥当后台,二是因为,砚哥跟我问过你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你肯定也大有来历,当然要好好巴结一下你了!”

    对林欣这样的开诚布公,叶锦幕还是有些欣赏的。

    虽然她当时那么做,确实是对叶锦幕有着结交的目的。但她现在这样明着说出来,还真是让人无法产生反感。

    现在叶锦幕最疑惑的事情,反倒是,现在的林欣,跟前世的林欣,给她的感觉,很是有些不同。

    前世,她记得林欣一直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存在。林欣一直跟唐璐身为最好的朋友,可是到头来,她却是阴了唐璐一把,将唐璐害得非常的惨。

    所以一开始,叶锦幕对林欣的印象,一直非常的不好。

    也许是因为孟婷婷的原因,叶锦幕一直就非常厌恶那种对朋友出手的人。如果真的想要对付一个人,直接出手便是,为什么要假情假意的跟别人成为朋友?到最后,不但伤害了那个人,还利用了别人的感情,多么可耻而恶心?

    但现在,林欣给她的感觉,为什么跟前世一点都不一样了?

    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变化么?

    林欣这时候又说道:“虽然我不知道砚哥他们来苏城,到底是要干什么。但是,自从他们来了,陈如娇就开始倒霉了。所以,你们一定在对付她,是么?”

    叶锦幕不由为林欣的敏锐直觉暗暗点赞,笑了笑:“没错,你是直觉真的很厉害。我也想问你一件事情,你能回答我么?”

    林欣双眼一亮:“原来陈如娇真的是你们对付的啊!太开心了!我一直就看她不顺眼,现在终于能看到她倒霉了!有砚哥在,陈如娇肯定没什么好下场!”

    叶锦幕额角划下一道黑线,林欣到底有在听她讲话吗?为什么在她的心目中,只听到了前半句?

    叶锦幕正想提醒她一下的时候,林欣忽然一眨眼,笑道:“哈哈,我就知道,你的重点在后半句!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想要问我的,我一定回答你!”

    叶锦幕倒是没有想到,林欣跟她说话的时候,居然这么爽快。

    难道,是因为照林欣说的那样,因为看到叶锦幕和林砚初走得比较近,所以,她现在真的想要去抱叶锦幕的大腿了?

    叶锦幕双目紧盯着林欣,问道:“你跟唐璐,是怎么回事?”

    叶锦幕刚刚将这句话问出去,林欣脸上的神情,虽然没有一丝的变化。但叶锦幕却无比清晰的看到,林欣双眼的瞳孔,微微一缩!

    看来,她的这个问题,真的是问到了林欣的心上。

    叶锦幕也不催林欣,只是淡淡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林欣也盯着叶锦幕,似乎想要知道,她问出这个问题,又是有着什么目的。

    就当两人对视着的时候,叶弦的声音传来:“阿锦,你的油条。”

    叶锦幕抬起头,只见叶弦正站在她的身边,将油条向她递过来。在他身边,站着傅殿宸,手里也拿着一个包子,向林欣递去。

    林欣一怔,看向傅殿宸,神情颇有点受宠若惊。

    她将包子接了过去,红着脸低声说了两个字:“谢谢。”

    声音小得如同蚊子叫一样,跟刚才的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叶锦幕看到林欣这样,不由微微一笑,也接过叶弦递来的油条,淡淡道:“走吧。”

    林欣却一把走到叶锦幕的身边,对她说道:“她以前害过我!”

    一句话,让叶锦幕微微一怔。傅殿宸和叶弦也听到了林欣的这句话,朝两人惊诧看了一眼,但又飞快转过头去,装作没有听到。

    叶锦幕没想到林欣会对她说实话,挑了挑眉:“所以,你是故意接近她,跟她成为朋友,就是为了要报复她?”

    “没有!”林欣摇摇头,眼里闪过一抹痛苦,“我们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也是朋友。可我没有想到,我一直珍视的友情,在她的眼里,却什么都不是。那时候是初三的暑假,她叫我到她家去玩,可没想到,她却将我灌醉,让我和她表哥待在同一个房间里。后来我拼死才逃出来,可她却对我道歉,说那只是她的疏忽,她没有想到她的表哥居然对我有着狼子野心。你说,这样的话,谁会信?所以,为了让她也遭受到跟我一样的痛苦,我只能装作原谅她,却一直都没有停止想要报复她。”

    “原来如此。”

    叶锦幕心里恍然,难怪上辈子,林欣会将唐璐害得那么惨。

    当时,她完全不懂林欣和唐璐两人的恩怨,所以,才会站在唐璐的那一边,鄙视着林欣的为人。但是现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她真的觉得,林欣并没有做错什么。

    原来最先背叛她们友情的那个人,是唐璐。

    林欣忽的一笑:“不过,这件事情虽然你知道了,别告诉砚哥。我可不想让别人帮我插手,这件事情,我自己来解决就行。”

    叶锦幕看了林欣一眼。

    从她的这句话,叶锦幕很轻易就能知道,林砚初对这个远房堂妹,肯定还是很关心的。要不然,之前,就不会在傅殿宸面前,还替林欣说话了。

    若是被林砚初知道了这件事情,他肯定会出手帮忙对付唐璐。所以林欣,才对她有着这样的叮嘱。

    叶锦幕点了点头,看了傅殿宸一眼。

    有着林欣的叮嘱,叶锦幕自然不会多嘴。倒是傅殿宸,这些话以他的耳力,他肯定全部都听到了,他和林砚初是表兄弟,他会不会说,那就不知道了。

    傅殿宸自然知道叶锦幕看向她的意思,他没好气看了叶锦幕一眼。叶锦幕当他是什么人?长舌妇吗?什么话,都可以随便跟别人讲?

    叶锦幕看到傅殿宸这个眼神,放下心来,对他有些歉意的笑了笑。

    傅殿宸又没好气的看了叶锦幕一眼,这才心满意足的转过头去。

    叶弦将两人的这个互动看在眼里,哼了声,脸色冷了冷。

    真不知道现在叶锦幕怎么跟傅殿宸关系变得这么熟悉起来,难道,在他们联手对付陈家的过程中,因为某些原因惺惺相惜,所以才让关系缓和了许多。

    那么,他要不要也加入其中呢?

    ------题外话------

    谢谢亲“q2w3e45678”送的9朵~

    今天投月票的筒子比较多,就不一一感谢了,么么!

    粉丝值为0的筒子们,就别来催更或者对情节提什么看法了,看盗版就偷偷看,我也不强求你们转正版,只求你们别跑来告诉我这个作者你们就是在看盗版的,这跟踢馆有什么区别?就算你用盗版windows,你会跑到微软门口告诉比尔盖茨你用的就是盗版么?人家会叫保安把你叉出去吧?所以从今天起,看到通通禁言删除,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