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00章 萧墨染对叶锦幕有意思?

第100章 萧墨染对叶锦幕有意思?

    只要让萧墨染先入为主,认定她虽然有着算计,但为人处世方面,还是不如萧墨染那般老道。那么,在萧墨染的心里,便会觉得,她一直都是一个,不会让他产生威胁感的小丫头。

    唯有如此,才能让他心甘情愿来帮助她。

    萧墨染收到叶锦幕的资料,看完后,心里也是有着惊异。这些孟家的资料,便算是潜龙的人,也是要费很多精力才能收集到的。叶锦幕只不过是个小丫头,她是怎样收集到的?

    看来,这个小丫头的背后,还真是有着其他的秘密。他这次,可一定要好好的,将这个小丫头背后的秘密,探查出来!

    萧墨染将两份资料综合一下,拟定出一份行动方案出来,发给叶锦幕:“你看看这个方案怎么样。”

    叶锦幕点开,刚刚才看,唇边就不由拂起笑意来。

    看来,她之前做的那些努力,完全都没有白费。现在萧墨染对她还真是不错,居然为这件事情,尽心到如此程度。

    叶锦幕很快回了句话:“这个方案我觉得很好,谢谢你。”

    看到叶锦幕这三个字,萧墨染瞬间觉得,他之前的所有努力,终于都得到了回报,心里涌起一阵满足感。

    既然这份满足感,在傅殿宸和林砚初的身上体会不到,那么,他就多多的在这件事情上面费点心思,让叶锦幕那个小丫头再度向他表示出对前辈的“敬意”吧。

    萧墨染得意的看了一眼群里傅殿宸和林砚初的聊天账号。

    这一对表兄弟,肯定都不知道,他已经将叶锦幕,彻底拉到他这一边了吧?

    谁让他们一直以来,都是拜托他办事,却从来不对他说声谢谢呢?现在他就让他们看看,他也能找到一个对他很是“尊敬”的“后辈”,并且,他还要对这个“后辈”提供更好的帮助,嫉妒死他们!

    傅殿宸和林砚初压根不知道萧墨染心里的打算,看到萧墨染这个话唠居然不在群里聊天了,心里一阵好奇。

    傅殿宸朝叶锦幕看去,见她低着头拿着手机在看着什么的模样,心里越发的疑惑起来。

    难道,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萧墨染主动去找叶锦幕聊天了?

    莫非,因为之前叶家的那些资料,萧墨染对叶锦幕也产生了同情之心,所以连带,对她的事情,也比较上心?

    既然这样的话,那他就放心了。只要萧墨染全力配合,那么这件事情,就能够很快解决掉。到时候,他也能早点完成回到帝都,再不用面对叶弦每天的冷脸了。

    没过多久,群里就又看到了萧墨染发出来的信息:“各位,我到苏城了!”

    看到这句话,傅殿宸松了口气,给叶锦幕发了条信息:“中午下课后,我们马上走吧,去林家吃午饭。”

    叶锦幕回了个ok的手势,对叶弦说道:“阿弦,萧墨染已经来了,中午下课后,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

    “好。”叶弦点头,心里颇有些激动。

    虽然他之前看叶锦幕一直在拿着手机打字,就知道她肯定在跟傅殿宸他们交流一些什么。但这只是暂时的,等他也加入到他们的计划后,叶锦幕和傅殿宸,就肯定没有那么多单独相处的时间了。

    很快,时间就到了中午,叶锦幕和叶弦站起来,朝教室外面走去。

    傅殿宸看到他们两个避着他的样子,心里颇有些不自在。但他想起早上那些女生看叶锦幕的视线,也知道,现在他在明德已经成了个风云人物。若是再去跟叶锦幕有着什么接触,也许真的会给她带来麻烦,于是不紧不慢的也走出了教室。

    三人在一个人少的地方顺利会合,打了个车,就朝林家驶去。

    林家在苏城的东边,比起叶家离明德的距离,还要远上一点,三人大概用了十几分钟才来到林家。

    林家的房子,从外边看起来,像是前朝申城公馆那般的模样,倒是气派得很。出租车刚刚才到,就只见两个在门口等着的少年马上走了过来,对三人笑道:“你们来了?”

    其中一人,自然是林砚初。至于另外一人……

    叶锦幕朝另外一个少年看去,只见那个少年一眼看过去,就比他们这几人的年纪,都要大上些许。在他的眉宇间,也没有了少年的青涩之气,隐隐显现出几丝的稳重来。

    他的相貌,也是有着不输于在场其他三位少年的俊美。但他浑身充斥着的气质,却是有着其他三人都及不上的一种坚定和决然。

    叶锦幕的视线,从他的脸上扫过。他的双眼虽然明澈,但看着人的时候,却能感觉到,他的视线,如同尖锐的利刃一般,直刺人的心灵。双眉更是浓黑,眉尾处显现出一种锐利的角度,像是两把小刀横亘于双目之上。

    再往下看,他挺直的鼻梁,紧抿的双唇,都无一不显示出,此人,有着其他人难以企及的坚定内心和不容动摇与质疑的强硬性格。

    也就是说,在这个人的心里,一旦认定的事情,让他改变,极为的难!

    并且,在他的心里,也有着固守的坚持,不管是谁,也无法让他放弃。

    不愧是潜龙未来的领导人,也的确,只有他这样心性的人,才能够掌控这样大的一个情报组织。只因这样的领导人,内心必定要十分坚定的认为,他所做的事情,都是十分正确与正义的。若是有丝毫的动摇,便会让这般大的情报组织,一夕崩塌!

    但也正是证明,给萧墨染的第一印象,必须要去往好的地方。要不然,再想改变在他心中的印象,可就十分的难了。

    此刻,第一次见到萧墨染的叶锦幕,看到了他真正的性格后,也是在心里有些不太确定,她之前的努力,到底对萧墨染,用没有丝毫的用处。

    便连她现在,想要去看他命格的举措,也是被迫中止。

    以萧墨染的洞察力,若她第一次见面,就一直盯着他来研究,没准就会被他看出什么端倪。并且,若他的命格太过骇人,她一旦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很容易,她之前的所有伪装,都会在萧墨染的面前,无处遁形。

    他是一个比傅殿宸和林砚初还要更加难以对付的角色,在他的面前,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这是叶锦幕在心里暗暗给自己的一个忠告。

    萧墨染刚刚看到叶锦幕的时候,也是眼前一亮!

    他直接忽视傅殿宸和叶弦,走到叶锦幕面前,笑道:“我总算是见到你了!”

    他一笑,原先眼里和眉宇间的那一种凌厉之色,都全数褪去。换之而来的,是一种让人如沐春风的亲切。这种极大的转变,让叶锦幕的心里啧啧称奇,心里,也越发的警惕了。

    不愧是善于搞情报的人,就是懂得伪装。虽然他现在年纪还不大,但单凭这一点,就已经将傅殿宸和林砚初甩到老远去了。

    其他几人,都是惊讶的看着萧墨染,不懂他为什么对叶锦幕的到来这么期待。

    傅殿宸疑惑问道:“墨染,你跟叶锦幕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叶弦皱着眉头看着萧墨染,只觉得他越看越讨厌。明明本来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但一看到叶锦幕,就开始嬉皮笑脸起来,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难道,他对叶锦幕,有着什么企图?

    联想起萧墨染的身份,叶弦越发觉得这个猜测很有可能了。他看着萧墨染的眼神,也更加的充满了警惕。

    萧墨染笑了笑:“那当然!只有这个小丫头才乖乖的给我资料,你们一个个都不配合我!我不跟她熟,难道还要跟你们熟啊?”

    傅殿宸无语:“我不是说了么?我们都没有弄到情报的渠道,要怎么样,才能给你情报啊?你这样做,不是强人所难么?不过——”傅殿宸又看向叶锦幕,满脸的不赞同,“你怎么将你的情报,全部给萧墨染了?他是怎么骗过去的?”

    萧墨染登时不满叫道:“什么叫我骗过去的?明明就是我们两个互相交换的情报而已!”

    叶锦幕笑了笑:“你误会了,萧墨染说得对,确实是我们两个互相交换的情报。”

    萧墨染只觉得,他现在看叶锦幕越看越顺眼了。只希望,这个丫头现在被他看到的那一面,是她真正的一面。他对于自己看人的本事可是相当的自信,虽然一直被他爹,现任潜龙的掌门人萧镇海鄙视,说他只不过是懂得皮毛的看人之术,但他的心里,对于萧镇海的结论,却丝毫不能苟同。

    傅殿宸看了看叶锦幕,又看了眼萧墨染。他果然没有猜错,萧墨染没有在群里说话的那时候,果然是去跟叶锦幕私聊了。

    不过这样也好,他们两个本来就不熟,现在关系好了点,更有利于计划的实施。

    林砚初在一旁笑道:“大家别都站在这里了,进去吧。”

    其他四人点头,与林砚初一道,朝屋里走去。

    一路上,萧墨染都是一副想要去找叶锦幕说话的模样,可无奈叶弦紧紧贴在叶锦幕身边。一旦见到萧墨染有这个念头,他就有意无意的将两人给隔绝开来。

    萧墨染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但叶弦的这个举措,却让萧墨染注意到了他。

    萧墨染看过叶家的情报,原本在他心里,叶弦只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可现在,真正看到了叶弦,他才知道,情报对比真人来说,是多么的单薄。

    单是叶弦这种过人的风姿,就足以证明,他的真正身世,肯定不简单。

    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家的孩子,居然流落到了叶家。并且看他与叶锦幕的关系那样亲密,甚至超过了亲兄妹。若是叶弦以后能恢复自己的真实身份,叶锦幕也必定会因此受益。

    并且,叶锦幕还被李潜收为了弟子,又有家世那么厉害的两位师兄。现在,他、傅殿宸和林砚初,都与叶锦幕有了合作关系。尤其傅家,还答应了她的两个要求。

    真是没有想到,叶锦幕小小年纪,就在有意无意当中,背后聚集了这么强大的人脉。也不知道是实力如此,还是运气使然。

    五人来到林家为他们准备的饭桌前,一边用餐,一边商量着计划。

    萧墨染将之前制定好的方案打印了出来,分发给其他四人:“这个方案,之前叶锦幕看过,也表示了同意。所以现在,只要你们三个人觉得行,我们就按照这个方案来进行。”

    听得他这话,其他三人的手,都不由微微一顿,朝两人看了一眼。

    真是没有想到,他们两个的关系进展这么快。他们都全部不知道的时候,他们就将一切,都指定好了。

    难道这一次叫他们来商量,只不过是走走过场罢了?

    三人将手里的方案仔细看了一遍,不得不承认,这一份方案,制定得还真不错。纵然三人都很想找找茬,也是无从找起。

    傅殿宸只好将文件放到桌上,点点头:“写得很好,我觉得不用改了。”

    林砚初和叶弦也表示赞同。

    “那好!”萧墨染一副理应如此的神情,“既然这样,那就先吃饭吧!我已经快饿扁了!”

    林砚初和傅殿宸这一对表兄弟见惯了萧墨染的这副神情,此刻看着,都觉得他分外欠扁。叶弦本就看不惯萧墨染,现在对他的观感更差了。

    他瞟了一眼萧墨染,心里决定,这次计划之后,他一定,要让萧墨染离得叶锦幕远远的,最好永远不要有着任何的接触!想想若叶锦幕身边有着这么一个自大狂一直跟着,他就觉得心里极为的膈应。

    很快,几人就将午餐吃完,萧墨染看了叶锦幕一眼,嘿嘿一笑:“听说你们明德高中挺好玩的,精彩的事情也挺多的,要不,我也跟你们一道去上学?”

    傅殿宸慌忙拒绝:“不用了!马上要上课了,我们先走了!”

    说完,他理也不理萧墨染,直接朝门口走去。

    叶锦幕也朝萧墨染笑了笑,跟在了傅殿宸身后。

    这一次,她倒是借机,将萧墨染头顶上的命格,看得一清二楚。

    萧墨染的命格,也是绿色的。在那一团绿色的毫光当中,几个灰色的大字,倒是比叶锦幕在别人身上看到的,要清晰稳定得多。

    看来,萧墨染的这个命格,诞生的时间应该不短。并且,也已经在他的身上,彻底稳固了下来。

    那四个大字,便是——

    无孔不入!

    刚刚看到那四个大字,叶锦幕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想想,这四个字,还真是挺配萧墨染身份的。他本就是情报组织未来的负责人,有着这样一个命格,还有什么事情查探不出来?

    难怪,才刚刚十七岁,就已经在潜龙中极具威信,并让傅殿宸和林砚初,有事情,都第一个想到让他来帮忙。

    萧墨染撇撇嘴,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抱怨道:“真没劲!砚初,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林砚初笑了笑:“还是赶紧去对付陈家吧,难道你想一直完不成,待在苏城?”

    “待在苏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萧墨染一脸的无所谓,“我这些天在帝都,整天忙着潜龙的事情,真的差点都要累死了。现在来到苏城,就当放个假,也没什么不好的……”

    萧墨染说到这里,忽然露出一丝笑意来:“并且,在苏城,还发现那么一个有意思的小丫头,不好好观察一下,岂不是会太浪费这么好的一个观察对象了?”

    萧墨染的这句话,让林砚初心里一惊。

    萧墨染这是怎么了?

    从小就被作为潜龙的接班人来培养,萧墨染自幼就被扔在潜龙中学习各种技能和接触各种各样的情报信息。所以这般的萧墨染,自小的见识,自然都超过了他们这些世家子弟们。

    作为一个情报人员,懂得伪装,禁止被各种情绪来左右工作,是他们最起码的职业修养。可现在,萧墨染却说,他对叶锦幕起了好奇心,这能说明什么?

    林砚初赶紧问道:“你对她,真的只有好奇心?”

    “当然了!”萧墨染随口答着,突然觉得不对劲,没好气的看着林砚初,“你想到哪里去了?那个小丫头我第一次跟她见面,聊过的话也屈指可数,你觉得我会对她有着什么感情?再说了,她长成那样一副尊容,我觉得没哪个男生会看上她吧?”

    林砚初鄙夷看萧墨染一眼:“没想到,你居然也会以貌取人!”

    “这是正常的好吗?”萧墨染用手一甩头发,“哥长得这么帅,哥喜欢的女人,岂能是一般人?至少也得长得有一定的姿色好吗?至于叶锦幕那个小丫头,你觉得哪点符合?”

    看到萧墨染这副自恋的模样,林砚初神色越发的鄙夷:“再这样嘚瑟,小心将来娶个母夜叉!”

    “小砚砚,哥知道你是在嫉妒哥!不过没关系,哥并不放在心上!你们这些人啊,真是可怜,比不上哥,就只能用这样的话来埋汰哥!唉,哥的美好,真是一般人欣赏不来啊!悲哀啊悲哀啊!”

    “你够了!”林砚初实在受不了萧墨染这副样子,“你是在潜龙里面憋坏了吧?所以一出来就开始在我们面前发疯?你也不想想,我们这些人当中,谁从小到大,就没有女孩子愿意接近,我们犯得着嫉妒你?”

    萧墨染继续挑着头发:“那是因为,那些庸脂俗粉们不懂哥的美!”

    “行,你最美!美到你自己的表妹,都对你避如蛇蝎!”林砚初嗤之以鼻。

    “喂,林砚初!你提谁都行,别提我那个神经病表妹行不行?”萧墨染一听林砚初这话,就登时坐直了身子,神态也认真起来,“楚蒹葭那个神经病,想来是个正常人,都不愿意理她吧?殿宸被她喜欢上,还真是一个悲剧。”

    林砚初的眼里,也闪过一抹微微的担忧,但旋即,又散去。

    反正傅殿宸对楚蒹葭一直不屑一顾,不用担心他也会对楚蒹葭有什么感情的问题。

    并且,楚蒹葭虽然是楚家独女,但在楚家并不受宠。楚夫人萧如靥和楚家少家主楚轻寒,都对她的性格很是不喜,对她的态度,也很是冷淡。

    所以对于她一直缠着傅殿宸的事情,萧如靥和楚轻寒都从来不曾给与丝毫的支持。至于楚家家主楚江沉,虽然对楚蒹葭这个女儿还算爱护,却也是不赞同她去追求傅殿宸的这件事情。

    萧墨染忽的嗤笑一声:“不过说起来,我那个表妹,可真是楚家的一大败笔!性格跟我姑姑姑父相差那么多,还这么讨人厌,也难怪我姑姑和轻寒都不喜欢她。”

    林砚初也笑了笑,但心里却依然是有些疑惑。

    就算楚蒹葭的性格再不讨喜,可她毕竟是楚家的独生女儿,为什么萧如靥和楚轻寒,都那么不喜欢她?会不会太出格了一点?

    看到林砚初的表情,萧墨染挥挥手:“别猜了!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要不是楚蒹葭小时候做过一件让我姑姑彻底寒心的事情,我姑姑和轻寒,也不会对她这样子!不说她了,一提起她,哥心情就不好了,再说回叶锦幕吧!”

    听萧墨染又提起叶锦幕来了,林砚初心里那种奇怪的预感越发的强了。

    他再度忍不住皱眉问了出来:“你为什么老是提起她?”

    “唉,小砚砚,你别这么多心了,我只是觉得,那个丫头很奇怪罢了。”萧墨染很是无奈的看了林砚初一眼,“你们这些年轻人啊,老是想那么多,单纯点不行吗?我问你,难道你就不觉得那个丫头很奇怪?”

    林砚初点头:“当然觉得,要不然,我们怎么可能会要你查她的资料?”

    萧墨染一副无语的模样:“你还真是没有我这种浑然天成的直觉感,就连那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意识到。你想想,她身后的那个黑客,连我找的计算机高手都拿他没办法,由此可见,她的手段,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林砚初很是鄙夷的看了萧墨染一眼:“拜托,这个问题,我跟殿宸都早发现了好吗?并且,还跟你说过了好吗?你这样子重复我们两个的话语,有意思吗?”

    “哈哈,别急啊小砚砚,刚才我说的,只不过是在跟你开开玩笑罢了!”萧墨染哈哈大笑几声后,神色又严肃了下来,“其实我想,我们应该把视线,放到叶弦的身上。他给我一种极为奇怪的感觉,我敢保证,他的来历,绝对不简单。”

    林砚初也点头:“对,我也发现了。所以,你之后,要去查探他的身份?”

    “没错!”萧墨染点头,眼中有着一种遇到挑战时才出现的兴奋和期待的神色,“你不觉得吗?现在叶锦幕的身边,能人还真不少。除了我们三个她的合作对象,还有李爷爷和她那两个师兄。现在,就连叶弦都可能来历不小。你说,她的未来,会不会无可限量?”

    林砚初不由默然,萧墨染这话说得还真不错。

    在叶锦幕的身后,真的有着不容忽视的力量。并且,除去刚刚萧墨染说的这些,还有那个神秘的黑客,都证明,叶锦幕的力量,或许,还远远不止现在显露出来的这些。

    但愿,她与他们,将来不会是敌人。要不然,拥有这么一个敌人,还真的是会让人如坐针毡。

    “放心啦!”萧墨染在林砚初肩上拍拍,“那个小丫头虽然看起来很厉害,但我相信,她应该不会害我们的,我看人的本事,还是不错的!但我刚刚跟你说的那些,你也要好好的注意一下,免得真的被她给算计了。”

    “嗯。”林砚初点头。

    他虽然才十五岁,但自幼就被林家着重培养,对于这些阴谋算计,还是极为的了解。这些事情,不用萧墨染说,他也能知道。

    虽然现在,他们跟叶锦幕是合作的关系,可谁知道,未来他们的关系会如何?

    所以,在合作的同时,必要的防范之心,还是不可少的。

    尽管他也不想这样子去想叶锦幕,但萧墨染毕竟负责华夏国的情报系统,见识的事物远远比他们多,他的话,还是应该多听听的。

    萧墨染忽的一笑:“记住这些就行,其他的也别多想了!我们赶紧干活吧,我倒是很想看看,计划开始之后,那个小丫头,又会有着什么样的手段!”

    “好。”林砚初也同意萧墨染的看法,只有开始跟叶锦幕一起动手了,才能知道,她到底还有着什么样的手段,没有使出来。

    两人将之前萧墨染制定好的方案摊开在桌子上,萧墨染拿出手机,放到林砚初面前:“你看,根据我手下那些人的查探,现在沉不住的官员们,可是不少了。”

    林砚初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上面已经将现在有小动作的官员的名单列了出来。不但有着他们的名字,就连他们何时何地干了什么事情,上面都非常清楚的列了出来。

    在心里默默的为潜龙的办事效率和能力震惊了一下,林砚初忍不住叹道:“有着这个名单,我们收拾起这些人来,真可谓是完全不用费吹灰之力了。”

    “说起来,还是叶锦幕那个小丫头那一招用得妙啊!”萧墨染摇了摇头,“如果不是她将那个资料发到网上,引蛇出洞,我们哪有那么容易将这些人查出来?说起来,那丫头还真是不容小觑!你想想,我们从小接受的是什么教育,她从小接受的,又是什么教育?可她的手段,却不但不比我们弱,反倒还有比我们强的趋势。你说这样的她,我需不需要去留意?”

    林砚初无语:“敢情你还在记着我刚才说的话啊?好吧,我现在相信你了,你对她,真的没有别的什么意思!”

    萧墨染瞪了林砚初一眼:“我本来就对她没别的意思,你自己想歪了好吗?”

    林砚初很是狐疑的看着萧墨染,就算叶锦幕真的有些不对劲,也不值得萧墨染这样子一直关心吧?难道,他之前的猜测,真的有道理?

    不过看叶锦幕跟叶弦的关系,说不定,萧墨染还真的一点戏都没有。

    真是可怜,好不容易对一个女生有了点兴趣,人家却似乎心有所属!

    林砚初又是怜悯的看了萧墨染一眼。

    萧墨染很是敏锐的察觉到了林砚初的视线,瞪他一眼:“我警告你,别瞎想了,行不?赶紧给我来办事,要不然,哥直接撂担子不干了,信不信?”

    林砚初笑了笑:“好,我相信你。”

    萧墨染这才露出笑脸:“你信才是对的,要不然,就是白浪费工夫了!”

    林砚初不置可否,继续看起那些资料来。

    **

    叶锦幕三人走出林家,打了辆车,朝明德高中驶去。

    在路上,傅殿宸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对叶锦幕说道:“墨染对你的态度,真的很不错,我从来没见过他对那个女生态度这么好。”

    不会萧墨染对叶锦幕一见钟情了吧?

    傅殿宸心里这个念头闪过,又禁不住看了叶锦幕一眼。

    旋即又在心里否定,萧墨染那个人这么自恋,小时候就认定,将来娶的老婆一定要是个大美人。叶锦幕现在这副尊容,他应该不会放在眼里才对。

    叶锦幕只觉得傅殿宸的眼神怪怪的,但她尽管算计颇深,也是猜不到傅殿宸现在心里的想法。反倒以为,傅殿宸是不是现在又在开始打什么歪主意,要套她的话了。

    叶锦幕笑了笑:“那是因为,我将孟家的资料也给他了吧。”

    既然傅殿宸想问,那就回答他好了。只是,给他的答案到底会不会是他满意的,那就不知道了。

    “只是这样吗?”傅殿宸很是有些狐疑的看了叶锦幕一眼。

    孟家的那些资料,傅殿宸可不信,以萧墨染的能力,他无法查到。所以,萧墨染也绝对不会因为叶锦幕给了他孟家的资料,就对叶锦幕另眼相看。

    难道,在其中,有着什么他不知道的内情?

    傅殿宸看着叶锦幕的眼神,越发的探究了起来。

    叶锦幕虽然看到傅殿宸的眼神越来越奇怪,但根本就没有往那一方面去想,只觉得傅殿宸是不是又在打什么歪主意,于是没好气的一扬眉:“不然呢?”

    “呵呵。”傅殿宸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没什么,你说是就是吧。”

    看来,要从叶锦幕这里套话,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只能到时候拜托林砚初,看看能不能从萧墨染那里套套话。

    真是想不通,为什么萧墨染会对叶锦幕态度这么友好。要知道,在京城的那个圈子里,萧墨染可是一个鬼见愁。只因他对每个女生都冷着一张脸,为人又毒舌。所以就算他家世惊人,相貌和能力都出众,也是没有女生像受虐症一样赶上去对他表达好感。

    可是没想到,身为一个女生绝缘体的萧墨染,居然会对第一次见面的叶锦幕,态度就这般截然不同,还真是一件让人分外好奇的事情。

    虽然两人的身份很是悬殊,但因为萧墨染极差的女生缘,这次他好不容易遇到个看得顺眼的女生,也许萧家还真的会同意他与叶锦幕的事情。

    到时候,这两个同样擅长伪装的小狐狸凑到一堆,合伙算计起人来,在整个华夏国,还有他们这些人的立足之地吗?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们凑到一堆去!

    傅殿宸心里升起一阵警觉之情,无法想象,若是让萧墨染和叶锦幕在一起,又会有着怎样的情形。

    只因,自从萧墨染插手萧家的情报系统后,他整个人就变得比以前腹黑狡诈得多。就算对他们这些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也是能坑则坑,能敲就敲。

    但他毕竟只有一个人,势单力薄,所以假如其他人联手起来,倒是能免除被他算计。

    可是,若他跟叶锦幕在一块了,两个人联手,强强结合,那么倒霉的,就是他们这群人了!

    就算是为了让自己免除被坑的结果,傅殿宸也决定,他一定,不能让这两个人在一块!

    只是,现在他该怎么做?

    傅殿宸顿时陷入了一阵苦恼中,为难的皱起了眉头,眼中光芒闪烁。

    一看到傅殿宸这副模样,叶锦幕就知道,他肯定在想着什么事情,眼中也浮起了一阵警惕。

    叶弦在一旁看着两人,眉头也微微的皱了起来。

    傅殿宸话中的意思,叶锦幕迟钝听不出来,他却很轻易的,就理解了。

    莫非,傅殿宸是觉得,萧墨染对叶锦幕,有着不同的感觉?

    叶弦皱眉细细想了一下之前几人的接触,心里敲起一阵警铃!

    没准这一次,傅殿宸的直觉,真的对了!

    那时候萧墨染对叶锦幕,态度真的很不一般。明明当时他们几个人一同下的车,但在萧墨染的眼里,却只有叶锦幕一个人!

    不但如此,他对叶锦幕的态度,还出乎意料的温和,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

    怎么办?难道萧墨染,真的对叶锦幕,有着什么非分之想?

    那么,叶锦幕对萧墨染呢……

    叶弦马上看向了叶锦幕,当看到她一脸警惕的盯着傅殿宸时,心里松了口气,又叹了口气。

    看叶锦幕的神情,她明显没有听出来傅殿宸话里的意思。也就是说,她对萧墨染,也许,并没有其他的任何意思。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叶弦的心里,才会忍不住叹气。

    也许,叶锦幕之所以没有察觉到傅殿宸的用意,一个原因是因为,她的确对萧墨染没有什么感情。但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在叶锦幕的心里,压根,就没有想过这种念头。

    不管是傅殿宸和萧墨染,她对他们,都没有任何的感情。

    这两个人,家世、相貌乃至能力,都是出类拔萃的,对他们,叶锦幕却与对待其他人,根本没有丝毫的不同。那么,到底怎么样的人,才能让叶锦幕另眼相看?

    叶弦想到这一点,心里又是叹了口气。

    看来,他真是一个真心为妹妹着想的好哥哥,现在叶锦幕还这么小,他就为她操心起将来的男朋友人选了。

    傅殿宸皱着眉想了好一会,突然视线瞟到一旁的叶弦,双目一亮!

    他怎么那么傻!

    有着叶弦在,他为什么要担心叶锦幕会跟萧墨染在一起的问题?就算叶锦幕和叶弦现在两个人都浑然不觉对彼此的重要性,只要他来点明一下,不就行了吗?

    他就不信,只要他真的那么做了,让两个人知道彼此在对方心里的重要性,他们还会去招惹其他的人。

    傅殿宸下定决心,等到有跟叶弦单独说话的机会时,他一定要将这些事情挑明了说!

    到时候,让这两人凑一堆,别去祸害别人了,多好!

    傅殿宸不由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