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01章 最不可思议的情敌

第101章 最不可思议的情敌

    三人到了明德高中后,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传闻的产生,傅殿宸当先朝教室走去。

    叶锦幕和叶弦走在后边,看着傅殿宸的背影,叶锦幕皱眉说道:“阿弦,刚才傅殿宸说的那些话,你知道是什么意思么?他会不会在打什么坏主意?”

    一听叶锦幕的话,叶弦的心里,又禁不住叹了口气。

    他就知道!叶锦幕的心里,真的没有哪一种想法!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那么聪明,但对于感情方面,却像是少了一根筋似的!

    真不知道,以后她真的遇到了她喜欢的那个人,又会不会意识到她对那个人的感情。若是因为她这种迟钝的性格,错过了那个人,又该怎么办?

    看来,什么时候,他真的应该点拨点拨她了。

    至于什么时候开始,现在不就是个很好的机会?

    叶弦笑了笑:“我觉得,他也许是看到,萧墨染对你的态度很好,所以才觉得奇怪吧。”

    “我不是说了吗,那是因为,我给了萧墨染孟家的资料,所以他才对我态度好点的啊。”叶锦幕神色越发的疑惑了,“就因为这样,他犯得着一直问?”

    “当然了。”叶弦禁不住扶额,叶锦幕还真是迟钝!他这话都说得这么明白了,她居然还不懂!

    叶弦只好将话说得更明白:“可能是因为,萧墨染对其他人的态度都很差,但对你就很好,所以,他才觉得奇怪的吧。”

    叶锦幕满脸的无语:“那是因为,他们都不配合萧墨染要求的原因吧。”

    叶弦真的很想放弃解释,但想着,他毕竟肩负着帮叶锦幕“开窍”的艰巨任务,于是接着说道:“萧墨染的身边,不一定每个人都不会配合他的。但看傅殿宸的意思,却像是萧墨染对每个人,都没有对你那么好的态度,所以……”

    叶弦说到这里,期待的看着叶锦幕,希望她能明白他没有说完的潜意思。

    哪知叶锦幕却是皱眉:“你是说,萧墨染对我,也许另有所图?”

    叶弦心里又是叹了口气,如果身边有什么东西,他肯定会忍不住抓起来重重摔下!

    为什么!为什么叶锦幕居然这么迟钝!

    他的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了吧?为什么叶锦幕到现在,居然还不懂!

    她到底是不是现代人?就算没有经历过感情,小说电视剧应该看过很多吧?这种情节,难道不是烂大街的吗,为什么她居然不懂?

    叶弦无奈的看了叶锦幕一眼:“我听他话里的意思,他是觉得,萧墨染对你有意思。”

    “对我有意思?”叶锦幕怔了下,忽的瞪大双眼,“你说的有意思,难道是——”

    要不要这样!简直太恐怖有没有!

    她跟萧墨染,才是第一次见面而已啊,难道萧墨染对她,还来什么一见钟情?

    这又不是演电视剧,哪有这么神奇的剧情?

    看到叶锦幕一副被吓到的神情,叶弦笑了笑:“别这样了阿锦,毕竟傅殿宸只是猜测的罢了。也许,萧墨染对你这样,是有着其他的原因呢?”

    听到叶弦的话,叶锦幕登时松了口气,很是笃定的点头:“没错,他肯定对我有其他的企图!”

    反正那种一见钟情的事情,她是不信的!

    叶锦幕又舒了口气:“傅殿宸还真能想,他是看多了言情小说吧,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能想到!”

    叶弦无语的看了叶锦幕一眼,有问题的那个,应该是你吧?

    正常人看到萧墨染那样的态度,都难免会想歪。看来,应该不是傅殿宸看多了言情小说,而是叶锦幕看少了言情小说,所以脑子里才会少了那些浪漫细胞。

    叶锦幕耸耸肩:“走吧!这种事情还是少说的好,免得到时候见到萧墨染,我会不自在。”

    叶弦现在已经是彻底无语了,也不想再说什么,点了点头,两人一起朝教室走去。

    刚刚没走几步,就只听一个女生尖利的声音传来:“叶锦幕,你给我站住!”

    叶锦幕转头看去,只见从他们的右边,有着几个女生正气势汹汹的朝他们走来。

    叶锦幕挑了挑眉,站住脚步,看着那几个女生。

    对那几个女生,叶锦幕并不陌生。

    明德高中现在的三大男神,傅殿宸初来乍到,又与旁人鲜少接触,所以粉丝基础颇为薄弱。叶弦虽然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在明德读书,但他基本上不与叶锦幕以外的女生有着什么交流,对每个向他表示过好感的女生都冰冷无比,所以拥趸也没有多少。

    只有陈奇峰,继承了陈德朝的风流本性,对主动送上门来的女生来者不拒,对相貌不错的女生态度也颇为和善。尽管容颜气质比之傅殿宸和叶弦都差得多,但因为他这种性格,反而导致他在明德高中里面的人气,比傅殿宸和叶弦都高了许多。

    虽然在整个明德高中里面,比他相貌帅气的男生也有。可毕竟陈奇峰来历不小,家境为他加分不少,所以居然也成了与傅殿宸和叶弦并列的男神之一。

    现在走过来的那几个女生,就是陈奇峰的死忠脑残粉。

    为首的那个女生名叫孙晓晨,是明德高中众人皆知的一个人物。她与陈奇峰自小就是同学,一直对陈奇峰仰慕不已。陈奇峰刚刚进入明德中学,她就拉着其他对陈奇峰有意思的女生们组成了一个“峰峰后援会”。凡是有后援会以外的女生表露出对陈奇峰有意思的迹象,就会被她们视为眼中钉,用各种手段逼得对方在明德无法待下去。

    而现在,她们如此气焰嚣张走上来的目的,叶锦幕自然无比清楚。

    看到叶锦幕只是无比淡定的看着她们,孙晓晨的心里,猛地腾起一阵怒火!

    她虽然相貌不怎样,向陈奇峰表白过n次都被拒绝,但在她的心里,对陈奇峰的感情,却一直没有变过。她一直都觉得,整个世上,唯有她,才是最爱陈奇峰的人。至于其他人,都只不过是贪恋陈奇峰的家世罢了!

    所以,对于其他任何对陈奇峰表示过好感的女生,她都极为的反感和厌恶。

    至于“峰峰后援会”里面其他的女生们,在孙晓晨的眼里,也只不过是帮她吸引陈奇峰注意的棋子罢了。

    之前,叶锦幕向陈奇峰递情书的事情,在整个明德闹得沸沸扬扬。她本来那个时候,就想去找叶锦幕的麻烦,但刚好陈如娇的事情被曝光,她也怕会再给陈家招致不好的影响,所以才忍到了现在。

    刚一看到叶锦幕,她的心里,就忍不住一阵的鄙夷。

    长着那样一副尊容,还对峰峰男神有着痴心妄想,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并且,在她的身边,都已经有叶弦的陪伴了。她居然得陇望蜀,还想再扒上陈奇峰!

    真是水性杨,恬不知耻!

    孙晓晨看了一眼叶弦,真不知道叶弦到底是哪只眼睛瞎了,居然对其他女生那么冷漠,只对叶锦幕这么好!

    难道,他的审美就这么奇葩,不爱美女,只爱丑女?

    这般的眼神,根本就不配与峰峰男神并列明德三大男神!

    孙晓晨又鄙夷的看了叶弦一眼。

    早在孙晓晨冲过来的时候,叶弦就挡在了叶锦幕的身前,冷冷的看着孙晓晨:“你们要干什么?”

    孙晓晨一看到叶弦这副模样,心里的气又一股脑的冒了出来。

    叶弦是有病吗?他身后的那个女生,有哪点值得他这么维护的?还因为她,以一己之力对抗这么多人,他以为自己是超人?

    孙晓晨带着几个女生走到两人面前,伸出手,指着叶弦的鼻子:“你给我让开!”

    看到孙晓晨伸出来的手指,叶弦的眼里,闪过一抹冷光。

    自从学了异能术之后,他越来越觉得,他的性格,似乎也产生了一些变化。

    原本,在他的心里一直以来的价值观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忍忍就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免得给叶锦幕招惹上什么麻烦。

    可是现在,学了异能术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异能术让他的自信心都加强了许多,他越发的觉得,若是真有人欺负上门,他一定,得给那些人一些颜色看看。

    并且,似乎在他的内心深处,也有着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做人绝对不能忍气吞声。还时刻有着一种神秘的力量,仿佛要从他的心里破壳而出,让所有胆敢冒犯他的存在,都彻底灰飞烟灭!

    叶弦也不知道,这种改变,对他来说,到底是好是坏。但是,只要能保护到叶锦幕,让她不要遭受任何的伤害,就算他被这种力量彻底侵蚀,他也心甘情愿。

    见叶弦面无表情,孙晓晨心里感到一阵难堪。

    她是谁?她可是堂堂“峰峰后援会”的会长!身后有着几百个下属的存在!

    早在带着人找叶锦幕算账之前,她就已经放话,一定要让叶锦幕滚出明德。可是,现在就连叶弦,都敢无视她的话,让她怎么有脸再去面对“峰峰后援会”里面的其他人?

    孙晓晨将手挪开,越过叶弦,直接指向叶锦幕,嚷道:“叶锦幕!你给我滚出来!一直躲在别人身后算什么东西?你当时有胆子给峰哥递情书,现在怎么没胆子来面对我们了?”

    叶弦听到孙晓晨的话,眼中冷光更甚,眼神如同利刃一般看向孙晓晨,仿佛想要将她割成碎片。

    只可惜,现在孙晓晨一直在看着叶锦幕,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

    孙晓晨身后的一个马尾女生也竖着双眉叫道:“喂,晨姐问你话呢,你聋了?”

    叶弦的双眼,又闪电般看向那个女生!

    居然敢骂阿锦,他倒要看看,到时候会聋掉的那个人,又会是谁!

    叶锦幕笑了笑,望向孙晓晨,说道:“你知道,为什么你追了陈奇峰那么多年,他却一直没有答应你么?”

    “叶锦幕,你什么意思?”孙晓晨听到叶锦幕这句话,怔了下,又不由一阵恼羞成怒。

    她追了陈奇峰这么多年却屡次被拒绝的事情,一直是她的一个伤疤。她也知道,陈奇峰之所以看不上她,只是因为她这张脸长得不怎样。

    但是,就算是事实,叶锦幕又有什么资格提起?

    孙晓晨怒瞪着叶锦幕,神情恶毒:“叶锦幕,你居然敢嘲笑我,你找死!”

    一边说着,她一边伸出手,朝叶锦幕的脸上扇去!

    叶锦幕不闪不避,只是淡淡看着孙晓晨,神色似笑非笑:“我为什么要嘲笑你?莫非,你就这么不想,让陈奇峰答应你的追求?”

    这句话,成功的让孙晓晨的手停在了半空!

    孙晓晨将手收回,盯着叶锦幕,皱眉问道:“你什么意思?”

    叶锦幕看到孙晓晨的动作,唇边勾起一抹笑意:“我什么意思,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只是,你确定让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话,让这么多人听到?”

    说着,叶锦幕的视线,从孙晓晨身后的几位女生身上扫过。

    马尾女生登时叫道:“叶锦幕,你想对晨姐干什么?”

    叶锦幕并不理会那个马尾女生,依然笑着看着孙晓晨:“你确定不要听我说的话么?”

    孙晓晨皱着眉头,低着头沉思了片刻。终于似下定了决心一般,看向那个马尾女生:“程欣然,你们走到一边去!”

    “晨姐!”程欣然一脸的为难,“叶锦幕叫我们走开,肯定要对你做一些不利的事情!你就让我留下来吧,就当保护你也行!”

    听到程欣然的话,孙晓晨的眼里,闪过一抹挣扎。看了眼程欣然,又看了眼叶锦幕,嘴唇微动,似乎想说什么的模样。

    叶锦幕瞟了孙晓晨一眼,淡淡道:“算了,既然你不想听,那我就走了。”

    说完,她拉着叶弦的手直接转身,看都不看孙晓晨。

    一见叶锦幕这个动作,孙晓晨急了,终于打定了主意,冲着叶锦幕背影叫道:“你给我站住!”

    叶锦幕唇边泛起一抹得逞的笑意,却又转瞬即逝。

    她转过身去,笑了笑:“真的想听?”

    孙晓晨没有再看她,转头去看程欣然:“你们走!”

    “是,晨姐!”

    程欣然不甘的看了叶锦幕一眼,眼里尽是愤恨。

    以前,她一直都是孙晓晨最信任的人,不管什么秘密,孙晓晨都愿意跟她分享。可是现在,叶锦幕要跟孙晓晨说的话,却不愿意让她听到,在她看来,叶锦幕这摆明了就是挑拨她与孙晓晨的关系,又怎么可能不让她心生恼怒?

    叶锦幕完全不将程欣然的怒火放在眼里。程欣然只不过是孙晓晨的一个狗腿子罢了,孙晓晨她都能轻易对付,程欣然更是不足挂齿。

    等到程欣然等人走开,孙晓晨又望向叶锦幕,不耐烦道:“你最好是真的能给我出什么主意!要不然,我绝对会让你无法离开这里!”

    孙晓晨的这一席话,让叶弦的心里,拂过一抹杀意!

    居然敢对叶锦幕说出这样的话,那他倒要看看,若孙晓晨真那么做了,到底是谁,无法离开这里!

    这抹杀意刚刚涌起,叶弦就不由微微一惊!

    他这是怎么了?之前,他只是因为孙晓晨和程欣然对叶锦幕的不敬,只想给她们一点教训罢了。可是现在,听到孙晓晨的这句话,他居然想杀人!

    难道,真的是因为修炼了异能术的原因,才让他时不时的有着这种可怕的想法?

    但李潜也修炼了异能术,怎么不见他也如此?

    莫非……

    叶弦的心里,升起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猜想。

    对于他的身世,他一直都有着猜测。他不是没有期盼,他的真实身份极为显赫。只有那样,他才能依仗他的身份,来更好的帮助叶锦幕。

    可是现在,他却头一次,对这样的猜测,产生了动摇。

    只因,他突然发现,他的这种杀意,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一般。就算没有学习异能术,一旦遇到其他的什么外来刺激,也会轻易被激发。

    难道,这种杀意,是来自他未知的祖上的遗传?

    若他的祖上真的是这般具备暴力因素的存在,又如何可能,会是什么显赫的存在?

    因为着这个念头,叶弦的情绪,陡然变得低落了起来。如果一切,都跟他猜想的那样,那么,他又如何能倚靠他的家世,来帮助叶锦幕?

    也许,当他的真实身世揭露后,他不但无法帮助到叶锦幕,反而,还有可能,会连累到她。

    若真是如此,那还不如不要恢复他真实的身份,依然以叶家养子的身份,陪在叶锦幕的身边就好。

    叶弦的眼里,划过一抹坚决,微微垂下了眼睑。

    叶锦幕听到孙晓晨这样不客气的话,却只是微微一笑,说道:“我当然能真正的给你出主意了,要不然,岂不是太过浪费我们两个的时间了?”

    “哼,最好是这样!”孙晓晨哼了声,催促道,“那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好主意!”

    叶锦幕笑了笑:“想要追到陈奇峰,首先,你得知道,他为什么拒绝你。”

    一听到叶锦幕这句话,孙晓晨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冷哼道:“叶锦幕,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

    不用人说,孙晓晨也清楚,陈奇峰之所以拒绝她,只是因为她长得不好看。若她长得跟明德高中的校林楚楚一样漂亮,不用她去追,陈奇峰也会主动来追求她。

    虽然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一听到叶锦幕提起来,孙晓晨还是止不住的难堪。

    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叶锦幕这么不会聊天,专门挑人的伤口来揭。

    叶锦幕一挑眉:“哦?那看来,你是知道原因了?”

    “叶锦幕!我警告你,别一直来撩我!要不然,后果你担负不起!”孙晓晨怒视着叶锦幕,“你要说话,就好好给我说,别一直阴阳怪气!”

    叶锦幕无奈的看了孙晓晨一眼:“你这是生哪门子的气?我又哪里说话,不合你心意了?心平气和一点吧,要不然,你觉得我们两个,要怎么样,才能将这场谈话进行下去?”

    孙晓晨冷冷道:“我一直都很合作了,是你自己,一直没什么好话说!”

    叶锦幕笑了笑:“这么说来,你也是知道,陈奇峰之所以拒绝你,是因为陈如娇的原因了?”

    “我当然知——等等,你说什么?”孙晓晨蓦地停住说着的话,瞪大眼睛看着叶锦幕,急急说道,“你刚才说什么?”

    叶锦幕貌似好心的提醒道:“我说,陈奇峰之所以拒绝你,是因为陈如娇。”

    “哈,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信口雌黄吗?”孙晓晨鄙夷的看了叶锦幕一眼,“峰哥可是如娇的亲哥哥,如娇自然会希望自己的哥哥过得好,又怎么可能会去做任何妨碍峰哥的事情?依我看,你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为了离间我跟如娇的关系吧?”

    “既然你不相信我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叶锦幕淡淡一笑,“齐灵儿你也应该认识吧,她为什么会落到现在这样的下场,我想,你听了我的话之后,也应该明白一些内幕了。”

    孙晓晨冷笑:“她还能怎样?她不是被孟婷婷下药了么——”

    刚刚说到这里,孙晓晨就不由一怔!

    没错,齐灵儿是被孟婷婷下了药,可众所周知,孟婷婷之所以这么做,是被陈如娇指使的。否则,她根本没有必要,冒着那么大的风险,给无冤无仇的齐灵儿下药!

    叶锦幕对她说这件事情,又有着什么目的?

    难道,是跟齐灵儿喜欢陈奇峰的事情,有关系?

    孙晓晨顿时望向叶锦幕,瞪大双眼,满眼都是不敢置信。

    看到孙晓晨这副模样,叶锦幕微微笑了笑:“看来,你也应该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了。”

    “可是……峰哥是如娇的哥哥啊,她怎么会那样做……”孙晓晨双眼中尽是不敢置信,望着叶锦幕,喃喃说着,眼神中有着一丝求证的意味。

    “你心里不是都有答案了么,怎么还问我?”

    “不可能的……不可能!”

    孙晓晨连连摇头,“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存在?如娇为什么要那样对待那些喜欢峰哥的女生……不对!峰哥以前也有过女朋友,可她们,都一点事情都没有!”

    叶锦幕嗤笑一声:“可她们,都不过是陈奇峰玩玩的对象罢了,什么时候认真交往过?”

    “这倒是……”孙晓晨刚刚闪起希望的双眼,又重新灭了下去。

    她垂下头去,讷讷说道:“可是,我还是不敢相信,如娇会对峰哥……”

    “那你就好好想想吧,反正我该说的,也都说完了。”叶锦幕笑了笑,“不是我说,你都追在陈奇峰身后那么多年,就算是块冰块,现在也该捂热了。但陈奇峰却一直对你不理不睬的,你为什么就不能想想,其中是有着什么内情呢?”

    孙晓晨不住摇头:“我是想过,但我根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原因……”

    她蓦地抬头看向叶锦幕,满眼都是期盼:“那你说,峰哥之所以一直对我这样的态度,会不会是为了保护我,不让我被如娇对付?”

    叶锦幕的唇角,不由微微抽搐了几下。孙晓晨的想象力,还真是够丰富的。

    但她却是满脸沉吟的表情,说道:“也不排除这个可能。”

    孙晓晨的眼里,瞬间又燃起了光亮,又是轻松又是不甘的说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叶锦幕淡淡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努力,将阻拦在你和陈奇峰之前的最大阻碍推开吧。我就先在这里,预祝你和陈奇峰有个好结果了。”

    孙晓晨抬起头来,神色复杂的看着叶锦幕:“你也喜欢峰哥,为什么要帮我?”

    叶锦幕笑了笑:“陈如娇对我的态度如何,整个明德的人都知道。我就算再脑残,也不可能会凑上去,让陈家兄妹虐吧?”

    “你是说,你给峰哥递情书的事情,是假的?”孙晓晨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叶锦幕,忽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难道,也是如娇设计的?”

    叶锦幕点点头,没有说话。

    现在,被她彻底洗脑的孙晓晨,脑补能力还真是厉害。她什么都没说,孙晓晨就自动,将所有事情的设计者,都推到了陈如娇的身上。

    “原来如此……”

    孙晓晨垂下眼睑,唇边泛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如娇对峰哥还真是兄妹情深,为了算计别人,竟然不惜利用起峰哥来了……”

    叶锦幕微叹了一口气:“这也怪不得她,毕竟她对我是真的恨之入骨。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说完这话,叶锦幕转过身,拉着叶弦的手朝教室走去。

    叶弦看向叶锦幕,眼里满是佩服之意。

    他真的没有想到,在这个世上,居然有人,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够轻而易举将人拿下。

    孙晓晨当时多么的来势汹汹?甚至还想以多欺少,将叶锦幕打上一顿。

    可是结果呢?却被叶锦幕三言两语,不但没有对她动手,反而还因此和陈如娇反目。

    这种功力,比他学习的异能强悍多了,简直是杀人不见血,太高招了!

    叶锦幕瞥到叶弦的眼神,不由一笑:“怎么了,这样子看着我。”

    叶弦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佩服,惊叹道:“阿锦,你简直太厉害了!之前孟婷婷和齐灵儿的事情,你就让她们自己狗咬狗。现在换到了陈如娇和孙晓晨身上,你又如法炮制,让她们自己去斗!就算斗得两败俱伤,对你来说,也没有丝毫的损伤,也没有人会知道是你主导这一切的。”

    叶锦幕笑了笑:“这样多好,根本就用不着我们出力。我们只需要在一旁静静看着她们倒霉就行了,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么?”

    “就是!”叶弦只觉得,他也应该向叶锦幕学习这一点!

    就算异能术学得再好又能怎么样?也终究有着比他还要高明的人存在。并且用异能术收拾别人的时候,劳心劳力,多累!

    而像叶锦幕这样多好,云淡风轻的就能收拾人,简直不要太轻松了!

    叶锦幕回头看了一眼孙晓晨等人,唇边泛起一抹笑意。

    孙晓晨也不是什么好人,往常在她的手下,收拾过那么多喜欢陈奇峰的女生,叶锦幕现在这样做,也不过是替那些女生们报报仇罢了。

    真不知道,孙晓晨和陈如娇斗起来,又会是个什么样的光景。

    孙晓晨看着叶锦幕的背影,神色复杂难名。

    说实话,对于叶锦幕的话,她并没有完全相信。毕竟她以前跟叶锦幕根本没有着什么接触,要她相信这么一个陌生人的话,的确有些难度。

    再说了,陈如娇对陈奇峰这个哥哥有着什么心思的事情,也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难以接受的事情,由不得她心生怀疑。

    恨恨地看了眼叶锦幕的背影,程欣然朝孙晓晨走来。

    但刚看到孙晓晨一脸纠结的神情时,程欣然疑惑问道:“晨姐,你怎么了?叶锦幕到底跟你说了一些什么?”

    孙晓晨收回思绪,望向程欣然:“程欣然,你知道陈如娇的男朋友是谁吗?”

    “陈家大小姐?”程欣然愣了愣,才答道,“陈大小姐眼高于顶,会是那么容易找男朋友的人吗?估计在她的眼里,只有跟峰哥那样优秀的男生,才能入得了她的眼吧?”

    程欣然的话,如同一颗巨型炸弹,砰的一声,在孙晓晨的心里炸裂开来!

    她蓦地瞪大双眼,看向程欣然。

    程欣然被孙晓晨看得吓了一跳,疑惑问道:“晨姐,你怎么了?”

    “没什么。”孙晓晨反应了过来,淡淡说道,“我们走,以后别管叶锦幕的事情了,没必要将时间浪费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晨姐,以后我们就不管叶锦幕了?”程欣然追在孙晓晨的身后,不甘的问道,“晨姐,叶锦幕可是给峰哥递情书的人啊,我们就这么放过她吗?并且,陈大小姐跟叶锦幕关系那么恶劣,我们如果对付叶锦幕,不就刚好讨好了陈大小姐吗?”

    “闭嘴!”孙晓晨听得心烦,“你是会长还是我是会长,用得着你来指手画脚?你要对付叶锦幕,你自己去,别扯上我们峰峰后援会!你想讨好陈如娇,也自己去,别指望我会帮你!”

    “好吧。”

    程欣然被孙晓晨骂得满头雾水,只能委屈的答应了一声,心里却是疑惑万分。

    到底叶锦幕给孙晓晨灌了什么*汤,让孙晓晨现在居然连叶锦幕给陈奇峰递情书的事情都不追究了?

    并且,孙晓晨似乎对陈如娇的态度,也有了一些变化。

    以前,听到别人说起怎样去讨好陈如娇,孙晓晨每一次都是相当的积极踊跃。可是现在,一听到她提起来,孙晓晨却是大发雷霆,到底怎么了?

    难道,是叶锦幕说了什么挑拨离间的话?

    程欣然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晨姐,是不是叶锦幕跟你说了陈大小姐的坏话?”

    孙晓晨又听程欣然提起陈如娇的名字,心里的火气实在是按捺不住。

    她猛地停住脚步,程欣然猝不及防,差点撞了上去,委屈道:“晨姐,你干嘛突然不走了?”

    孙晓晨回头看着程欣然,眼神冰冷:“你自己没脑子,就好好听听别人说的话,别傻到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你好好想想,陈如娇为什么没有男朋友?峰哥交往过的那些女朋友,为什么没有一个能跟他长久在一块?齐灵儿为什么会被孟婷婷下药?如果我都这么说了你还听不懂,就别来烦我,我最讨厌看到你这样的白痴!”

    说完这话,孙晓晨立即转身,再不看程欣然一眼。

    程欣然被孙晓晨这些话说得彻底懵逼,好一会儿,都愣在原地,根本不懂孙晓晨跟她突然说这么多话,又是什么意思。

    等到她将所有的话都消化掉了,她才蓦地瞪大双眼,低呼道:“不会吧,难道陈如娇喜欢的人,是峰哥?”

    刚刚说出这句话,程欣然就慌忙捂住嘴,小心的看了看四周,警惕被人听到这句话。

    当看到没有人的时候,她这才放下心来,用手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扇了下:“这一定是我做梦!一定是我幻听!这不可能是真的!”

    孙晓晨远远的回头,看到程欣然跟个傻子一样在站在原地扇着自己的脸,只觉得一顿心塞,她怎么会有这么笨的手下?

    孙晓晨禁不住皱眉,怒吼道:“程欣然,你还不赶紧滚过来?”

    程欣然被孙晓晨这句话吼得惊醒了过来,慌忙抬头,忙不迭的答道:“好的晨姐,我马上就来!”

    一边说着,她一边屁颠屁颠跑到孙晓晨身边,神色踌躇,似是想说什么的模样。

    看到她这样,孙晓晨没好气说道:“就是你想的那样!”

    “我屮艸芔茻!”

    程欣然说出这几个字,又慌忙捂住嘴:“晨姐,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

    “别急,我会想出办法来的。”

    孙晓晨面寒如水,淡淡说出这几个字来。

    但其实就算在她的心里,此刻也是一团乱麻。只因这样的事实,真的让她一时之间,也是很难消化掉,更别说制定出什么计划,来对付陈如娇这个最大的“情敌”了。

    程欣然听到孙晓晨的这句话,却仿佛吃下了定心丸一般,点头道:“嗯晨姐,我相信你!”

    孙晓晨的手段,程欣然作为她的亲信,还是见识过不少的。

    只要孙晓晨决定出手的时候,基本上就没有任何的失手。凡是被她算计过的人,无一不在明德身败名裂,最后无法混下去。

    就算陈如娇是陈家大小姐,可谁让她,居然对对她们的峰峰男神有着不应该的感情?

    所以,被孙晓晨盯上了,再大的背景,也救不了她!

    叶锦幕和叶弦回到教室的时候,傅殿宸慌忙朝他们看过来。

    他们三人,明明是一起下车的,可他都回到教室这么久了,为什么叶锦幕和叶弦才刚刚回来?

    傅殿宸心里疑惑,但叶锦幕和叶弦对于他的眼神,却没有给予丝毫的回应。他叹了口气,只能在聊天软件上,给叶锦幕发了一条信息:“你们又遇到什么麻烦了?”

    真不知道叶锦幕是不是麻烦体质,他刚来明德没多少天,围绕在叶锦幕身边的,就有着数不胜数的麻烦事。虽然他跟叶锦幕算不上朋友,但好歹也是合作伙伴,见到她有什么麻烦,有必要的时候,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要不然,叶锦幕遭到什么损伤,对于他们的计划,可就会造成不小的影响了。

    他可是一个很是顾全大局的人,自然要去关心关心了。

    ------题外话------

    话说我写到“峰峰后援会”这几个字的时候,我差点吐了,噗~因为我家男神也是叫峰峰啊啊啊啊,我为什么会给陈奇峰取这么一个名字啊啊啊!结果搞得这个后援会也叫这么一个破名字,唉,真是哔了狗!还有“峰哥”那个称呼,我都想shi了好吗!我叫我家男神就是叫“峰哥”的啊!

    唉,不说了,萧萧哥今天在这里,给大家推荐一本书哈~那就是萧萧哥的好朋友忆冷香的《少女淼淼》,现在在潜力榜上~

    冷香是520小说的银牌作者,还出版过书,作品的质量,就不用萧萧哥再啰嗦了,绝对好看!这本书是一对一的宠文,男女主身心干净,文风温馨,大家一定要去支持哦,么么么么!

    下面放下链接:http:///info/802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