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02章 苦逼的陈如娇

第102章 苦逼的陈如娇

    叶锦幕刚刚坐在座位上,就感觉到手机震动。她划开手机,看到傅殿宸发来的话,心里倒是有着一丝的波动。

    真是没想到,傅殿宸对于熟识的人,倒还挺关心。

    叶锦幕回了句:“没事,多谢你关心。”

    看到叶锦幕的这句话,傅殿宸也松了口气,回道:“那就好!我还怕你们又遇到什么事情,影响到接下来的计划呢。”

    叶锦幕无语的看着手机屏幕,不由呵呵。

    她就知道,她不应该对傅殿宸有着什么好的期待。他对萧墨染都没什么好态度,指望他对她这个算不上朋友的人来关心,简直就是太过自作多情!

    叶锦幕回了句:“你尽管放心,就算遇到了什么麻烦,我也有办法自己解决,不会劳烦到你的。”

    “没事,为了不让计划遭到什么变故,我会帮你的。”

    傅殿宸看到叶锦幕发的那句话时,愣了下。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多心了,从叶锦幕的那句话中,他隐隐的感到,似乎有种嘲讽的意味?

    但瞬间,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叶锦幕跟他现在的关系缓和了不少,她没必要用这种语气来跟他说话。

    想来,应该是他多想了吧。

    傅殿宸新发的那句话,又让叶锦幕看着一阵无语。

    这种人简直无法愉快的交谈,幸好她也并没有指望要跟傅殿宸成为朋友,不然可就真妥妥的被他这些话打脸了。

    叶锦幕将手机收了起来,视线突然扫到一个空座位,怔了下,对叶弦问道:“陈如娇还没回来?”

    叶弦也朝陈如娇的座位上看了一眼。

    从上午陈如娇冲出教室后,一直到中午放学,他都没有看到陈如娇。

    现在已经快要上课了,陈如娇还没有出现。她桌上的物品一直都没有整理过,料想是一直都没有回来。

    叶锦幕想到陈如娇身上被她抽离的那个叫泽被后世的命格,微微抿了抿唇:“我想,她在家里,肯定过得很不好。”

    听到叶锦幕的话,叶弦一怔:“你是说,陈如娇回家去了?”

    “当然了。”叶锦幕笑了笑,“遇到这么大的事情,她不回去找陈德朝问个明白,那才稀奇呢。只是,这次陈德朝会不会跟她说实话,就不知道了。”

    叶弦又是一怔,不解道:“陈德朝不是很宠爱陈如娇这个女儿么……”

    叶锦幕笑得讳莫如深:“这一次不一样,你等着看吧。”

    陈如娇身上原先存在的泽被后世,能将从陈如娇往上数陈家五代人的恩泽,全部集中在陈如娇的身上。陈德朝也在这五代之中,所以他对陈如娇,自然是疼宠十分了。

    可现在,泽被后世被叶锦幕从陈如娇的身上抽离,陈德朝还能不能依然如故的对陈如娇,就不知道了。

    果然如叶锦幕猜想的那样,陈如娇从教室冲出去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回到陈家,去问一问陈德朝,他电脑里面的那些资料,为什么会被人爆到网上。

    她回去陈家的时候,陈德朝刚刚跟陈夏峰打完电话,心里正一阵烦躁。陈如娇刚回到家,就一下子冲到陈德朝的书房,走到陈德朝面前,急急问道:“爸爸,你电脑里面的资料,是怎么样被人传到网上去的?”

    陈德朝也在为这件事情弄得焦头烂额,百思不得其解。一听陈如娇哪壶不开提哪壶,火气腾地冒了上来,蓦地回头,冷冷道:“你怎么回来了?”

    听到陈德朝这种语气,陈如娇不由一怔!

    这些天,陈德朝一直在公司忙活,很晚才回家,陈如娇与陈德朝基本上没有碰面的机会。这还是自从陈如娇被叶锦幕抽离了泽被后世这个命格之后,两人第一次见面。

    陈如娇心里登时感到一阵难过,以往陈德朝不管多烦多累,只要陈如娇找他说话,他每次都是和颜悦色,什么时候给过她脸色看?

    所以现在陈德朝这样的落差,陈如娇感觉真的极难接受。

    她的眼泪顿时涌上了眼眶,可怜兮兮的望着陈德朝,哽咽着说道:“爸爸,你凶我……”

    陈德朝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看到这个平日里特别疼宠的女儿,完全没有了以前的耐心。并且,现在他都忙成这个样子了,陈如娇还来添乱,这不是存心给他添堵么?

    陈德朝的心里更加的烦躁,挥挥手:“这种事情,小孩子不要管,你赶紧回学校去!”

    陈如娇的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一把将陈德朝的手抱住:“爸爸,你就告诉我吧,我绝对能替你分忧的!”

    “靠你?”陈如娇不提还好,一提,陈德朝心里的火气,再度腾了起来。

    他的眼神蓦然变得冰冷,死死盯着陈如娇。想起这件事情,就是陈如娇惹起来,所以才导致现在,出现这样覆水难收的结果,眼神更加的冰冷,紧紧锁着陈如娇,似乎要将她吞噬掉一般。

    要不是陈如娇一开始作死,让孟婷婷去算计齐灵儿,至于被人将录音传到网上,引发网民那么大的愤怒吗?要不是网民注意到了陈家,他的那些资料,就算被传到网上,会有那么多人注意到吗?

    归根结底,这一切的祸首,都是陈如娇!

    陈德朝看着陈如娇此刻楚楚可怜的脸,只觉得心里一阵厌恶!

    这个女儿,亏得他以前那么疼她,结果到最后呢,坑他最大的,就是这个从小疼到大的乖女儿!

    真是个灾星!

    到现在,这个灾星,还有脸跑到他的面前,问他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怎么有脸!?

    “你滚开!”陈德朝再也忍受不住,一把将陈如娇推开,伸手指着她,“你赶紧给我回学校去,这件事情不要插手!”

    要不是她乱来,这件事情,怎么可能闹这么大?现在,她还想来插手,是想让这件事情闹得最终无法收场?

    “爸爸?”陈如娇猝不及防,被一下子推倒在地。

    但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分外的意外和不能接受!

    陈德朝对她,一直都是非常的疼爱,什么时候,居然会做出将她推开的事情了?

    并且,他此刻看着她的眼神,还是那么的冰冷和嫌恶,仿佛看着什么分外恶心的人一般!

    怎么会这样!

    陈如娇还以为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使劲的眨了眨眼睛,但入目的,依然是陈德朝带着厌恶的双眼,不由怔住,喃喃的念出两个字来。

    看着陈如娇这副模样,陈德朝的心里,也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虽然现在对陈如娇心里有着嫌恶和烦躁,但是,她毕竟是他从小疼到大的女儿,对于她现在这副模样,他看着还是很心疼的,所以陈德朝叹了口气,说道:“你起来,回学校去吧,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

    陈如娇却像是没有听到陈德朝的话一般,只是怔怔盯着他,喃喃说道:“爸爸,你怎么会这样子对我?你以前从来不是这样子对我的……”

    陈德朝听到陈如娇这话,叹气道:“听话,这件事情,真的不是你能插手的,你赶紧回学校去!”

    “爸爸,我不要!”陈如娇连连摇头,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一般,从她的眼框里面掉下来,“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闹出来的,所以,我也要帮忙解决。爸爸,你就让我帮忙吧。”

    看到陈如娇殷切的双眼,陈德朝神色复杂,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好吧,不过你可别乱来。”

    “好的,谢谢爸爸!”

    陈如娇站了起来,一把将陈德朝的手挽住:“我就知道爸爸对我最好了。”

    尽管心烦,但见到女儿这么“懂事”,陈德朝的心里,还是稍微的有些舒心。

    他在陈如娇的头上拍拍:“你就先等着我的吩咐吧,现在先回学校去。”

    “嗯,那我就先回去了,爸爸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再惹事的。”

    陈如娇点点头,将眼泪擦干,冲陈德朝笑了笑。

    陈德朝看到陈如娇的笑容,又听到她的保证,心里感到一阵暖心,禁不住又在陈如娇的头上摸了摸,觉得生个女儿真是贴心,简直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了。

    陈如娇走出房门,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从她记事起,陈德朝对她,就从来没有过这种态度。难道,他现在这种态度的突变,是有着什么原因?

    陈如娇心如电转,将陈家有可能挑拨她与陈德朝关系的人一一过滤了一遍,却依然想不出来,到底有谁,会有着这么大的能量。

    她只能将这个疑虑稍稍放下,往学校走去。

    现在陈德朝态度突变的这种情况下,陈如娇确实不敢太过放肆。免得再犯了什么错误,导致陈德朝再对她表露出刚才那种态度。

    一想到陈德朝那种冰冷而厌恶的眼神,陈如娇就只觉得身心都一阵冰凉。她无法想象,若是失去了陈德朝的宠爱,她在整个苏城,又能有着什么依仗。

    可是,陈如娇走到离明德不远的一个小巷子时,就只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冰冷无比的声音:“陈如娇!”

    这个声音,陈如娇曾经无比的熟悉,但现在,却是避如蛇蝎。

    陈如娇装作没有听到,径直朝前走去。只希望能赶紧走到明德,将那个叫她的人甩开。

    “陈如娇,你给我站住!”

    叫陈如娇的那个人,显然没有想到,她不但没有停住脚步,反而还加快了速度。

    妄想这么轻易就甩开她?做梦!

    那人眼中冷光一闪,也加快脚步,朝陈如娇追去。

    陈如娇知道再跑,只能引起别人的围观,索性停下脚步,回过头,冷冷看着那人:“齐灵儿,你有什么事情,说吧!”

    齐灵儿一步一步朝陈如娇走去,此刻的她,眉宇间全是怨毒,形容也有些憔悴,再不见以前的清秀可人。

    看着陈如娇冰冷的神色,齐灵儿冷哼一声:“你将我害得那么惨,还问我有什么事情要跟你说,你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陈如娇淡淡道:“你就想跟我说这些?那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为什么会中了那些药,不用我说,原因你也知道。谁让你那么傻,轻而易举就让孟婷婷设计到?这样蠢,能怪得了谁?”

    “陈如娇!事到如今,你居然敢对我说这种话,我要杀了你!”

    齐灵儿听到陈如娇这种讽刺的话,再也控制不住怒气,直直就朝陈如娇冲过去。

    陈如娇却只是站定,冷冷的看着齐灵儿:“齐灵儿,你如果敢动我,我一定让你们齐家万劫不复!”

    “哼,吓谁呢?”齐灵儿反倒又是冷静了下来,停住脚步,也冷冷的看着陈如娇,“如果你想弄垮齐家,就尽管动手啊!你以为,在那个时候放弃了我的齐家,我还会放在心上?没准,你弄垮了齐家,我还会在一旁庆祝呢!话说,你要不要我也一起参与?”

    陈如娇紧咬着嘴唇,盯着齐灵儿。

    此刻的齐灵儿,真的跟以前有些不一样。

    不但容颜憔悴了起来,就连她的双眼里,都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疯狂之意。

    似乎,在她的心里,对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无尽的愤恨。

    这样的齐灵儿,让陈如娇突然猛地打了个寒颤。

    她突然有些后悔,刚才没有往前跑甩开齐灵儿,而是在这里跟齐灵儿说话了。

    齐灵儿见陈如娇不说话,冷笑了一声:“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觉得,对我失去了威胁的借口,所以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了?也是,你这个陈家大小姐,除了借用陈家的家世之外,的确也没有别的什么本事了。就算算计别人,不也是得倚靠我跟孟婷婷两个人?现在我跟孟婷婷都不给你做事了,你这个陈家大小姐,马上就不行了!”

    陈如娇任凭齐灵儿骂着她,心里却在想着,该怎么样,才能顺利从这里走掉。

    现在齐灵儿这种模样,陈如娇的心里,还真是有点怵得慌。她生怕齐灵儿一个不冷静,从哪里掏出一瓶浓硫酸来,到时候伤到她哪里,就真的不好了。

    她低着头,眼睛却在不断的环视着周边的环境,想找到一条最便捷的道路离开这里。

    齐灵儿像是没有注意到陈如娇的异样,又是冷笑了一声:“不过,现在你们陈家的这些丑闻爆出来,谁知道你们陈家还能不能有着以前的风光?到时候,你这个陈家大小姐,也会变成一条落水狗!所有曾经被你欺负过的人,都会跳出来,毫不留情的对你痛打一顿!”

    陈如娇就算心里在想着别的事情,听到齐灵儿这样的话,也是感觉再听不下去。

    她蓦然抬起头来,双眼如刀一般望向齐灵儿,厉声说道:“齐灵儿,你闭嘴!”

    “哈哈,我为什么要闭嘴?”齐灵儿不由笑了起来,“你以为我还是跟以前一样,为了齐家,甘愿听你的话?现在的你,在我面前,又算是什么东西?你真以为,我不敢将你以前干过的龌龊事情爆出去,让所有人都见识下,苏城陈家的嫡系大小姐,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陈如娇冷冷道:“你想说,就尽管说好了。你以为,这样没证据的事情,会有人相信?”

    听到陈如娇的这句话,齐灵儿的神色怔了下,陈如娇马上冷笑道:“被我说中了吗?你现在手上没有任何的证据,如果真的发布这种谣言,我可是有资格来告你的!”

    齐灵儿的眼中闪过一抹冷光,脸上却是现出一丝懊恼和不甘的情绪来。

    看到齐灵儿这样的表情,陈如娇心里越发的得意。

    就算齐灵儿心里再不甘又能怎么样,她也是拿自己毫无办法!以陈如娇对齐灵儿的了解,她也并不是那种能豁得出去为自己报仇的人。

    所以,齐灵儿,根本不足为惧!

    陈如娇冷笑了一声,正想转身离开,齐灵儿冲上前去,一把将陈如娇的头发揪住,嘶声叫道:“你给我站住!”

    “你放手!”

    陈如娇只感到头皮都仿佛要被齐灵儿扯掉了,她一边伸出手去推齐灵儿,一边叫道:“喂,我警告你,你给我松手!要不然我就要叫人了!”

    “哈哈哈,叫人?那你就叫啊!”齐灵儿将陈如娇的头发使劲的扯着,得意笑道,“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你叫谁来救你?陈如娇,现在你落到了我的手里,我看你怎么逃出去!”

    “你放手!你放手!”

    陈如娇不断的挣扎,却根本无法从齐灵儿的手里挣脱出去,反倒让她的头皮更加的痛了。

    她想伸手到兜里去将手机拿出去,却突然想起来,她当时急着从教室里面冲出来,根本就忘记了带手机!

    陈如娇痛得眼泪都几乎要流了出来,心里充满了疑惑。齐灵儿不应该是这样一个能自己出手报仇的人啊,可是为什么,她现在居然对她动手了?难道,经过这一场变故,就连她的性格,都变了很多?

    还是,在其中,有着什么隐情?

    齐灵儿冷笑:“我为什么要放手?陈如娇,你不是很喜欢看到别人被下药么?那我就让你看看,当你被下药的时候,又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陈如娇被齐灵儿的这句话吓得身子微颤,慌忙叫道:“齐灵儿,你别乱来!这里可是有着监控摄像头的,你对我做了什么,到时候只要警察一查,很容易就能查出来的!你想被警察知道,是你对我下了药吗?”

    “知道就知道,你以为,我现在还有什么好怕的?”

    齐灵儿阴森森的笑了两下,让陈如娇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几乎要掉下来了。

    陈如娇越发的急了:“齐灵儿,我错了!我不应该那样子对你!你放开我好不好,要不然,你就算害了你,你自己也要坐牢的!坐牢有多辛苦,你也应该知道的啊!”

    “就算要坐牢,我也要让你尝到同样的痛苦!”

    齐灵儿声音冰冷,其中充满了即将要报复的快感,让陈如娇只感到,她的整个身体,都仿佛被浸入了无边的冰水中,僵硬无比。

    察觉到陈如娇的害怕,齐灵儿快意的笑了起来:“是不是很害怕?是不是觉得很绝望?放心,等你吃了药,你就会很兴奋的!”

    “齐灵儿,你冷静下来啊!”

    陈如娇现在心里真是无尽的后悔,要是知道齐灵儿会发疯,她当时就不停下了。

    难道今天在这里,她真的要遭遇到那样子的痛苦吗?

    陈如娇不由绝望的闭上眼睛,眼泪流满了一脸。

    看到这样子的陈如娇,齐灵儿唇边扬起得意的笑意,但瞬间,这抹笑意,又消失不见。

    她颇为愤恨的看了一眼紧闭双眼的陈如娇,眼里闪过一抹不甘,紧紧咬了咬牙,从兜里掏出一粒药来。

    她将那颗药拿到陈如娇的跟前,冷声道:“睁开眼睛!”

    陈如娇现在不敢违抗齐灵儿的话,只能将眼睛睁开来。刚刚才睁开眼,就看到那颗药丸,不由尖声叫道:“齐灵儿,你要干什么!快点把药拿开,我不要吃!”

    “不想吃?可惜事到如今,你不想吃,也得吃!”齐灵儿冷笑,“快点吃下去吧,别逼我用什么招逼着你吃!放心,等你吃下去,你就感觉不到丝毫的痛苦了!”

    “你放开我,我不吃!”

    陈如娇使出吃奶的劲,却是根本无法从齐灵儿的手里挣脱开来。她终于放弃了挣扎,看向齐灵儿,满眼的祈求:“灵儿,你放开我好不好?只要你将我放开,我一定会让我爸爸帮助你,让你得到齐家的一切,好不好?到时候,整个苏城,就再没有任何人,敢给你任何脸色看了。”

    听到陈如娇的这席话,齐灵儿的眼里闪过一抹悸动。

    看到齐灵儿的这种反应,陈如娇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再接再厉:“并且,我也会说服我爸爸,让我哥娶你,你说怎么样?”

    齐灵儿的眼里,闪过一抹嘲讽。

    为了从她的手上逃脱,陈如娇真是使出了全部的解数,就连她的亲哥哥都能利用上,还真是个人才。

    看到齐灵儿眼里的嘲讽,陈如娇不由有些慌了。

    齐灵儿这是什么反应,她到底会不会答应她的要求?

    齐灵儿看了眼陈如娇,鄙夷一笑:“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你当初,对我和孟婷婷,又是多么的信誓旦旦?结果呢?你觉得,我还会笨到,第二次犯这样的错误?”

    “那你要怎么样?只要你不给我下药,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陈如娇现在已经彻底绝望了。

    现在的齐灵儿,真的不是以前的齐灵儿能比的。经过了这件事情,齐灵儿的性格,就连陈如娇,都再也摸不透了。

    齐灵儿听到陈如娇这话,眼里拂起一抹笑意:“为了不吃这颗药,你真的什么都可以做?”

    听齐灵儿的口气,似乎又有了回转的意思,陈如娇用最真挚的眼神看着齐灵儿:“当然,只要你说!”

    “好。”

    齐灵儿唇边拂起一抹笑意,用从兜里掏出另外一颗药来:“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你就先吃下这颗药吧。”

    陈如娇警惕的看着那颗红色的药:“这又是什么?”

    “这是什么你会不知道?上个月,你不就刚刚给你哥哥的一个女朋友吃过?”

    陈如娇想起吃了这颗药之后的情形,登时叫道:“我不吃!”

    “你不吃?可以!”齐灵儿笑了笑,“那么,就请你吃下另外一颗药吧!”

    “好,我吃!我吃!”

    陈如娇别无他法,只好将齐灵儿手里的那颗药吃了下去。

    这颗红色的药,有着一种让人身体肌肉松弛的作用。一旦吃下去,过不了一分钟,就会慢慢的觉得肌肉完全放松,甚至连站立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齐灵儿现在给陈如娇吃下这颗药,纯粹就是为了让她全身的力气都失去,从而无法逃脱,只能任她揉捏。

    陈如娇知道,一旦吃下这颗药,她就真的没有逃脱的希望了。但是,面对齐灵儿的威胁,她也只能接受。要不然,她吃下的,就是那颗更加凶险的药了。

    确认药性已经发作,陈如娇根本没有力气后,齐灵儿才将陈如娇一把扔到地上。

    陈如娇眼神怨毒的看着齐灵儿,叫道:“你要我干什么?”

    “很简单,将这些话念一遍就行!”

    齐灵儿拿出一张纸来,塞到陈如娇的手里,淡淡的说道。

    陈如娇疑惑的朝那张纸看去,当看到第一行的时候,就嘶声叫了起来:“不行!我不能说!”

    要不是手里没力气,她早将这张纸扔出去了!

    她这个时候,才知道齐灵儿的险恶用心!

    如果这张纸上的话,她真的念出来,被齐灵儿录音,那么她一辈子,都别想在整个苏城……不,是在整个华夏国,都无法抬起头来!

    “你确定?”齐灵儿的唇边,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还是,你觉得,吃下这颗药要更好一点?”

    看着齐灵儿又将那颗药丸拿在了手里,陈如娇只能紧紧咬着牙,恨恨道:“好,我念!”

    管它这个纸上到底写了一些什么!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要这一次她顺利逃了出去,就算被齐灵儿录了音又怎么样?她也能让齐灵儿没办法将这个录音交出去!

    陈如娇心里恨恨的想着,看着那张纸,开始念了起来:“哥哥,我喜欢你……”

    “喂,这就是你的态度?”齐灵儿挑了挑眉,“这白开水一样的语气,你觉得你念出来,谁会信?”

    陈如娇真想一把将这张纸揉成一团,扔到齐灵儿的脸上!

    她忍了忍气,一副很是无奈的样子,叹了口气:“这种话,你要我怎么说出来?我又不是专业的演员,我怎么达成你的要求?”

    齐灵儿冷笑:“你还不专业?谁不知道,你陈大小姐的演技,可是超凡脱俗,没人能比得上啊!每次害叶锦幕的都是你,但到头来呢,装得最无辜的那个,也还是你!你说,你这样的演技,还不算好?”

    陈如娇恨恨瞪了一眼齐灵儿,没有说话。

    齐灵儿伸腿踢了陈如娇一下:“快念!要不然,我马上让你吃药!”

    陈如娇只能忍气吞声,酝酿了一下情绪,忍住心里的恶心,无比深情地念了出来:“哥哥,我喜欢你……”

    刚刚念到这里,齐灵儿就不由点头:“不错,就这样!继续!”

    陈如娇咬咬牙,只能继续深情地念下去:“哥哥,尽管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我还是会深深的爱着你……”

    这句话,陈如娇一说出来,都差点要吐了!

    为什么!为什么齐灵儿要这样子的膈应她!

    如果她现在说的话,真的传出去了,那她在这个世上,还有何面目活下去?

    整个世上的人,都会以为,她真的是对陈奇峰有着什么不伦的感情。到时候,不但世人会对她唾弃,就连陈家,也许,都会觉得她是个耻辱,从而将她赶出家门!

    齐灵儿是从哪里,想出来这么一个变态的方法!

    陈如娇现在还没看到后边,完全不知道,这张纸后面的话,更加的让她无法接受。

    陈如娇真的很不想再接着说下去,但看到齐灵儿催促的眼神,只能忍下恶心,继续念着:“那些纠缠你的女人,只不过是爱着我们陈家的钱罢了!只有我!只有我陈如娇,才是真的爱着你的!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能接受我……”

    陈如娇将这段念完,看了一眼齐灵儿。

    齐灵儿立刻瞪了她一眼:“看什么看?继续啊!”

    陈如娇只能接着念下去:“……哥哥,你还记得杨琳吗?她骗了你!她明明还有其他的男朋友,却一直在缠着你,所以,我叫人轮了她!哥哥,你看,我替你出了这口气,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

    听到陈如娇将这段话念出来,齐灵儿的眼里,拂过一抹得意的笑。

    杨琳确实是以前陈奇峰交往过的女生,陈奇峰对她也很是满意,甚至有想跟她长期交往下去的打算。可谁知道,杨琳却在一次混夜店的时候,被人下了药,随后拖到一个小巷子里了被人轮了。

    经过这次后,陈奇峰自然不可能再与杨琳交往下去,两人分了手,杨琳也离开了明德。

    那一次的事情众所周知,但只有“峰峰后援会”的人才知道,那个真正的幕后凶手,是孙晓晨。

    但是,现在齐灵儿逼着陈如娇说出上面那段话,便是硬生生将幕后的凶手,栽在了陈如娇的身上。只要有着这个证据,就算陈家真的帮陈如娇脱罪,也得费不少的工夫。

    更美妙的是,后面的话,比现在陈如娇说的这句话,还要更加的精彩!

    陈如娇心里也知道,这些话,如果真的传出去,她不但会被所有人鄙夷,甚至还会有着牢狱之灾。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被齐灵儿逼着,她只能继续说下去。

    陈如娇看了眼后面的字,简直想要将眼前的齐灵儿碎尸万段!

    为什么齐灵儿这么阴毒,居然会想出这样的文字出来?齐灵儿到底,想要将她害成什么样子?

    齐灵儿对陈如娇愤恨的眼神视而不见,勾唇一笑:“不想念了?想念这颗药的滋味了?”

    “我念!”

    陈如娇从牙缝里逼出这两个字来,接着念道:“哥哥,你放心!只要对你有着什么不良心思的女人,我都会把她们处理掉,绝对不会让她们危害到你!哥哥,我对你这么好,你对我,难道没有一点奖赏吗……”

    齐灵儿看着陈如娇将这些话全部念出来,唇边的笑意越发的深。

    这些话,可都是为世俗所不容的,只要她将这些话全部都录下来,到时候再传出去,那可就真是一场好戏了。

    等到陈如娇将这些话全部念完后,齐灵儿这才将那张纸收回来,笑了笑:“很好,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不让你吃这颗药了!”

    听到齐灵儿的话,陈如娇不由松了口气,满心想的,都是赶紧回家,将这件事情告诉陈德朝,将齐灵儿手里的录音追回来。

    “不过——”齐灵儿又是一笑,“那颗药不用吃,另外一颗药,你还是要吃的。”

    说完,她从兜里,又将一颗红色的药丸拿了出来,往陈如娇嘴里塞去:“为了不让你回去通风报信,这颗药,我可一定要让你吃的。要不然,倒霉的那个,就是我了!”

    陈如娇很想将这颗药推开,但已经肌肉松弛的她,根本就没有这种力气。

    她只好被迫将这颗红色的药丸吞下,满眼愤恨的盯着齐灵儿,仿佛想要将她撕成碎片。

    齐灵儿懒得看她,在她的肩上拍了拍,笑了笑:“你就在这里好好待着,等着药效过去吧,我就先走一步了。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这里可是有监控的,我如果真的对你动手了,倒霉的那个人,可就是我!我的命可比你宝贵,还不至于为了你,赔上我自己的命!”

    齐灵儿说完这话,直接转身走开。一边走,她一边将刚才的那段录音用软件剪切了一下。然后,登上那个社交网站,给“正义网友”这个马甲,发了一条私信。

    吴桐这些天来,接收到的私信,简直可以用成千上万条来形容,简直连最热门的明星都无法企及。这些私信,无一例外的,都在问他,陈家的事情,到底发展到什么阶段了,他们会不会受到惩罚云云。

    虽然这些微信,吴桐都无法一一答复。但因为叶锦幕的吩咐,他还是将那些微信都点开来看,唯恐错过什么重要的信息。

    所以,齐灵儿发过去的那条私信,刚刚才发去,吴桐就已经看到了——

    “你好,我是齐灵儿,相信你也认识我。现在我的手里,有着陈家的另外一些黑料,我想传给你,你给我一个联系方式。”

    刚看到那条私信时,本来躺在床上看手机的吴桐,立时坐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不是吧?她真是那个齐灵儿?”

    可是当吴桐仔细看了那个id,却放下心来。只因,那个id,正是之前为齐灵儿辩解的那个小号。

    这一下,吴桐倒是心里彻底被困惑围绕。

    齐灵儿的家世背景,吴桐再清楚不过,自然知道,齐灵儿到底有几斤几两。可就是这样的齐灵儿,却对他说,她的手上,有着陈家的黑料。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吴桐踌躇了一会,终究还是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甩过去一个邮箱,还带了一句话:“发到邮箱里面!”

    见吴桐有了回应,齐灵儿心中激动不已,一下子就将这个录音文件发了过去。

    这个文件在她的手里,发挥出来的作用,远远及不上在吴桐的手里。

    并且,那个“正义网友”也跟她并没有什么冤仇,反倒还替她洗刷了清白,所以齐灵儿现在对“正义网友”,还真是充满了感激。

    只是不知道,当她知道她的那个视频,也是被吴桐的另外一个小号爆出来的,她又会不会依然这么觉得。

    吴桐点开邮箱,当将那个录音文件打开,听到里面的每句话时,他不由瞠目结舌。

    ------题外话------

    上一章看到了么,叶弦要黑化了,噗~

    这一章,齐灵儿是神助攻,陈如娇要非常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