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03章 阿锦,你对兄妹恋有什么看法?

第103章 阿锦,你对兄妹恋有什么看法?

    齐灵儿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录到如此劲爆的内容!

    并且,还是陈如娇亲口说出来的,难道陈如娇被她下了降头?

    吴桐将这些话全部听完,意识到这绝对会是一颗重型炸弹。所以他不敢自己妄自做决定,马上将这个录音给叶锦幕的邮箱发了过来,发完后,还给她发了一条私信:“赶紧看邮箱!”

    叶锦幕这个时候,刚刚跟傅殿宸聊完天没多久,察觉到手机的震动,她划开看到吴桐发来的私信,马上将邮箱点开。

    当将那个录音文件下下来时,叶锦幕却发现一件要命的事情!

    那就是,她忘记带耳机了!

    难道,要将这个录音,在这里公放出来?想想也不可能!

    叶锦幕马上望向叶弦:“阿弦,你带耳机了吗?”

    叶弦摇摇头:“阿锦,我帮你问问别人。”

    叶弦刚刚说出这句话,林欣就朝他们看来,叫道:“叶锦幕,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现在陈如娇不在,这样光明正大跟叶锦幕说话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当然,现在已经清楚叶锦幕和傅殿宸与林砚初合作关系之后,就算陈如娇在这里,林欣也丝毫不会顾忌。

    看来,将陈家除掉,还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叶锦幕点头:“你带耳机了吗?”

    “当然带了!身为一个时尚潮人,耳机那是必带品啊!”林欣很是自得的说着,从书包里,将一副耳机拿出来,向叶锦幕递过去,“给!我这个耳机,可是具备立体声功能的,绝对能让你听得超级过瘾!”

    “谢了!”叶锦幕将耳机接过来,插在了手机上。

    正打算打开录音听时,只见一条信息发了过来:“是不是又有什么新进展了?”

    叶锦幕点开信息,正是傅殿宸发过来的。没想到,他的直觉这么灵敏,一看到她接耳机的动作,就察觉到了异常。

    叶锦幕也不隐瞒,回了一条信息过去:“等我听完后,再跟你说。”

    她戴上耳机,点开录音,顿时,陈如娇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刚刚才听了没两句,叶锦幕的眼里就闪过一抹笑意。她点了暂停,将其中一个耳机取了下来,向叶弦递去:“阿弦,你也听听,这可是个好东西。”

    叶弦疑惑的看了叶锦幕一眼,看到她眼里的笑意,心里也升起了好奇。

    既然叶锦幕说是好东西,那自然不能错过!

    叶弦将耳机接了过去,刚刚戴上,叶锦幕就点了继续播放,陈如娇的声音,同步出现在了叶弦的耳边。

    傅殿宸远远的看到叶锦幕的动作,撇了撇嘴。

    叶弦那小子真是好命!明明这件事情中,他一点力气都没出,可是出现新的信息呢,叶锦幕却第一个选择跟他共享!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傅殿宸看得一阵嫉妒,又是一阵心痒,恨不得马上跑到叶弦旁边,将他的耳机扯下来,塞到自己的耳朵里面来。听一听到底是什么信息,让叶锦幕开心得眼里都尽是笑意。

    真希望叶锦幕快点听完,让他也听听。

    叶弦听到陈如娇的第一句话时,不由惊诧得微微张开了嘴。

    他自然不会觉得,那些话都是陈如娇的真心话。既然叶锦幕让他听,就证明,那些话,绝对,都是那个录音的人设计的。

    那个人的脑洞还真是清奇,居然能想出这样惊世骇俗的兄妹恋情节来,真是让他好生佩服。

    不得不说,陈如娇还真是如同齐灵儿所说,演技还真的挺不俗的。

    如果不是知道,这个录音是一个圈套,单是听着陈如娇那满含深情的话语,叶弦都会以为,陈如娇是真的对陈奇峰情根深种了。

    可想而知,这个录音如果传到网上,又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叶弦静静听着陈如娇诉说着她对陈奇峰“隔着世俗舆论求而不得的苦痛爱情”,心里,却渐渐的,升起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不得不说,陈如娇的演技还真是精湛,就连叶弦,都不由有些沉浸在了这些诉说中。

    他仿佛真的看到,有那么两个人,因着兄妹身份的牵绊,而不能坦白对彼此的感情。一个,只能借由不断的找女朋友来转移对对方的感情,一个,为了对方,甘愿沾染罪恶,除掉他身边一个又一个不安好心的女人。

    也不知道这一场兄妹恋,会不会,有着一个好的结局……

    刚刚想到这里,叶弦蓦地惊醒过来。

    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明明知道,那一切都是假的,他为什么还是忍不住沉沦其中?

    就算是真的,陈如娇对陈奇峰这个哥哥真的有着什么不应该的感情,又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在刚刚,居然,会有着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这种兄妹感情,本来就是可怜的,肮脏的!有什么好值得同情的?

    真正的兄妹,应该如同他跟叶锦幕一样,坦坦荡荡,相互扶持,而不应该有着任何玷污这份感情的心思!

    叶弦拼命将刚刚产生的那种感觉从心底深处摈弃出去,但他的眼神,却不由自主的瞟向叶锦幕。他的心里有些好奇,不知道对于这样兄妹间的不伦之情,叶锦幕又会有着什么样的想法。

    叶锦幕虽然在细心听着陈如娇的话,但叶弦的动作太明显,让她心里一阵疑惑。

    她按下暂停键,望向叶弦:“阿弦,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叶弦拿下耳机,也望向叶锦幕,嗫嚅了一下,终于还是鼓起勇气问了出来:“阿锦,你是不是也同样觉得,如果陈如娇真的对陈奇峰有着什么感情,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

    “当然了!”叶锦幕不假思索回答,“两人是亲兄妹,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谁不觉得恶心啊?所以说,齐灵儿还真是厉害,能想出这么一个招来!最近陈家丑闻不断,又爆出兄妹*的事情,他们还真是会毁得不能更毁了!”

    叶弦的心,在听到叶锦幕说出刚开始的三个字时,就微微的一颤!

    然后,一种很奇异的微疼,从他的心脏处涌起,直朝他的四肢百骸涌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有着这么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只觉得,如果刚才,在他的面前有着一盏灯亮起,随着叶锦幕的那三个字,那盏灯,在突然之间,就此熄灭!令得他的眼前,一片黑暗,再不见丝毫的光明。

    原来,这就是每个人的想法。

    在每个人的眼里,兄妹*,都是一件无比肮脏,无比下流的事情!

    叶锦幕说完那段话,突然又问道:“阿弦,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有什么好问的?”

    这句话,让叶弦的心,又是微微的一颤。

    他也不由自问,是啊,这个问题,是多么的显而易见。这个答案,又是多少人都能轻易回答的,他为什么要问叶锦幕?

    难道,是期望,得到叶锦幕,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回答?

    可是,那又是为什么?

    叶弦觉得,他的心,再度乱了起来。就连他此刻心里到底想要问什么,想要说什么,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看到叶弦的神情,叶锦幕不由微微一笑。

    也不知道叶弦到底为什么要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来,难道,他觉得兄妹间产生这种感情,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未免也太惊世骇俗了吧?

    真是没想到,叶弦乖巧的外表下,居然还有着这么一颗叛逆的心啊。

    叶锦幕笑着看了叶弦一眼,却在这个时候,突然想起,在清吧中,叶弦中了那种药的时候,不小心亲到她的那一幕!

    这一幕的闪现,让叶锦幕唇边的笑,莫名的凝滞了一下。

    但转瞬,她就不由摇了摇头。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叶弦跟她什么感情?她都经历了两辈子了,还不清楚吗?为什么会觉得,叶弦跟她的关系,有着什么不单纯的?

    也许,被齐灵儿送来的这个录音一刺激,就连她的脑洞,都不由大开了起来。

    那时候,叶弦只不过是恰好中了药罢了,亲她,就算在药效的控制下,也不是故意为之,而是他不小心的动作罢了。

    既然这样,那么,她还瞎想什么?

    叶锦幕自嘲的笑了笑,将耳机重新戴上,将录音继续播放。

    后面的录音,齐灵儿的脑洞开得越发的大,简直让陈如娇将陈家所有的真实的和杜撰的黑料,全部都抖了出来。真不知道,这个录音如果被吴桐加工下再传到网上,又会引发怎样的风波。

    听完录音后,叶锦幕将耳机收起来,对叶弦说道:“我们听完了,也发给其他人听听。”

    叶弦自然知道“其他人”指的是谁,很是不满的撇撇嘴:“好吧。”

    看到叶弦这副模样,叶锦幕不由失笑:“喂,你不是吧,还在记着傅殿宸那件事呢?”

    叶弦看了叶锦幕一眼,抿了下嘴唇,没有说话。但他的神色,已经完全出卖了他的心理。

    “真是对你太无语了!”叶锦幕无奈看叶弦一眼,“我都说了,那次牵手,完全是看到那个醉汉,傅殿宸想拉着我离开才那样做的。你看你,记着那件事情都多久了,你管我可管得真严!”

    说到这里,叶锦幕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又接着说道:“说实话,我还真是感到很奇怪。我跟傅殿宸明明没什么,你都那么紧张。可你自己都觉得,萧墨染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思,但你却不管不问的,还说给我听。为什么对他们两个,你的态度有着这么大的差异?”

    叶弦又看了叶锦幕一眼,心里很是无语。

    这两个人做的事情,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好么?

    真不知道,叶锦幕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情商却那么低,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看不明白!

    他之所以一直记着傅殿宸,只是因为,那时候傅殿宸拉着叶锦幕的手,她却没有挣开。而萧墨染,就算对叶锦幕有着什么感情,那也只是他单方面的事情。只要叶锦幕没有回应,萧墨染就完全不用担心。

    只可惜,这份苦心,叶锦幕却丝毫不懂。

    叶弦哀怨的看了叶锦幕一眼,只觉得,自己这个哥哥,为了叶锦幕这个妹妹的将来,可真是操碎了心。

    不止如此,她不但不配合,反而还笑话他。

    要当一个好哥哥,真是难度太大了!

    叶弦的眼神,让叶锦幕又是不由失笑。

    她伸出手,在叶弦的头上摸摸,笑道:“好啦!你再这样子,我会以为你是吃醋了,生怕别的男生抢走你唯一的妹妹呢!别这么小心眼了,男生要大气点!”

    叶弦的脸红了红,将头躲开叶锦幕的手,不满的嘟囔道:“我才没有吃醋!”

    可是他的心里,却是有些疑惑。

    这是吃醋吗?他真的,是如同叶锦幕所说的那样,生怕别的男生抢走他唯一的妹妹吗?

    可是,若他真是一个好哥哥,他一定会很开心,有着其他的男生喜欢着叶锦幕的。不但不会吃醋,反而,还会很开心别的男生有眼光,懂得欣赏自己的妹妹。

    可是,为什么单单是那么想着,他的心里,就觉得分外的难过呢?

    叶弦的心里,陡然闪过,刚才听到的那一段录音!

    难道——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

    叶弦蓦然瞪大双眼,然后不停的摇头。仿佛想要借由摇头的动作,将这个念头,从他的脑海中甩出去!

    哈哈,他真是听到那段录音着了魔,要不然,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可怕的想法!

    阿锦在他的心里,一直都只不过是妹妹罢了。就算没有血缘,他也一直是将她当做亲妹妹来看。料想在阿锦的心里,也是将他当做亲哥哥一般。

    这种纯粹的兄妹亲情,他真是中了邪,才会随意去玷污!

    叶弦逼迫自己不要再去想着那个问题,叶锦幕却是疑惑的看着叶弦的动作。

    他一会脸红,一会摇头,到底在干着什么?

    难道,是因为她之前说的话?

    叶锦幕忍不住笑道:“好了,你没吃醋就没吃醋好了,脸红个什么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被说说中了呢!”

    叶弦被说中心事,怔了下,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只能笑了笑,一言不发。

    叶锦幕见叶弦这副模样,以为他是害羞了,将录音发到了聊天群里,还言明是齐灵儿发过来的。

    傅殿宸一看到那个文件,迫不及待的将它点开,用耳机听了起来。

    刚一听到陈如娇的第一句话,傅殿宸就差点喷了。

    齐灵儿未免也太人才了吧,居然能想出来这样阴险的点子,还真是让人佩服之极。只不过,齐灵儿到底是哪根筋坏了,会把这个录音文件传给叶锦幕?

    傅殿宸实在是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点开了叶锦幕开始私聊:“这个文件,是齐灵儿交给你的?”

    叶锦幕笑了笑,回了句话:“当然不是,她是将这个文件给了我另外一个人,那个人给我的。”

    “给的是谁?”

    傅殿宸实在是心里好奇,实在想不出来,跟叶锦幕关系不错的人,到底有着谁,跟齐灵儿有着什么交情。能够让齐灵儿放心,将这个录音文件交给他。

    叶锦幕答道:“不是你认识的人,说了你也不知道。”

    傅殿宸的脸登时垮了下来。

    他没有想到,到了现在,叶锦幕还会对他有着什么隐瞒。他原本以为,大家都已经关系缓和了,至少应该开诚布公,为什么叶锦幕不愿意将那个人告诉他?

    就算他现在不认识,有着萧墨染在,迟早能知道是谁。

    但要他跟叶弦一样死皮赖脸缠着叶锦幕去问,他也做不出来,只能随意猜了一个:“难道是那个‘正义网友’?”

    傅殿宸越想越可能。

    那个正义网友,一看就知道是叶锦幕的人。并且,他一直发的,也是对孟婷婷和陈如娇有害,但对齐灵儿却一直都是有利的信息。没准,齐灵儿还真以为,那个正义网友,是跟她站在一边的,所以,才放心将这个文件给那个人。

    叶锦幕看着傅殿宸发来的话,不由失笑。

    傅殿宸的直觉还真是灵敏,不过,她也不打算瞒着他。就算他们知道正义网友是她的人又怎么样,吴桐的身份,他们还是查不出来。

    并且,她本来就打算,让吴桐将这个录音文件尽快的发出去。在傅殿宸等人的面前,这本来就将不是一个秘密。

    叶锦幕没有回傅殿宸的话,但正因为这个举措,让傅殿宸心里笃定,他绝对是猜对了。

    接下来“正义网友”做的事情,也证明了,他这个猜测的正确性。

    叶锦幕给吴桐发过去一个私信:“你加工一下,将这个录音文件发出去。”

    吴桐看到叶锦幕的私信,心里一阵雀跃。没想到,这一次,他不用等,就能够将这个文件发出去了。

    他马上加了一些煽动性的文字,将这个录音文件发了出去。

    叶锦幕看到屏幕上,“正义网友”的主页上出现的一行大字,不由勾起了唇角。

    “苏城陈家再起风波,兄妹*惊天丑闻!”

    这一段知音体的标题,还真是吴桐的风格。

    叶锦幕没有迟疑,直接复制了页面,发到了聊天群里。

    傅殿宸第一个看到这个信息,点开一看,在心里不由有些惊叹叶锦幕的速度。

    他发过去一段话:“你为什么刚收到这个录音,就马上让人发出去?难道还怕发生什么变故?”

    “那当然。”叶锦幕答道,“我敢说,现在估计陈家的人,都不知道这个录音的存在。所以,如果我们一直拿在手上不发出去,谁知道陈家知道之后,会有着什么准备。还不如趁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先发制人,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叶锦幕猜测得不错,现在陈家的人,的确是彻底被吴桐发出去的这个消息,弄得几乎鸡犬不宁。

    陈德朝在陈如娇离开后,马上着手去联系苏城中其他的一些高官,与他们一同商讨,如何来将这一次事件平息下来。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却接到一直关注网上信息的一个下属打来的电话。

    那个下属不敢将话说得太过详细,只是让他去看“正义网友”的页面。

    陈德朝心怀疑惑,将网页打开,正好看到吴桐发出去的那个标题,心中大惊!

    他来不及细想,就将那个录音文件打开听了起来,才听到第一句话,陈德朝就差点将手机都摔了!

    这是怎么回事!

    陈如娇不是刚刚才从他这里离开吗?她离开的时候,还口口声声答应着,说会乖乖的听他的话不会闹事,可是现在呢?现在发上去的这个录音,里面说话的那个人,又是谁?

    陈德朝脸色铁青,只觉得自己刚才真是被猪油懵了心,才会觉得陈如娇真的是个听话的好女儿。想来,这一切事情的开端,都是由陈如娇引起的。到了现在,事情差点要失控的时候,她不但没有帮上一丁点的忙,反而还火上浇油,她可真是他的“好”女儿!

    此刻陈德朝的心里,再没有丝毫对陈如娇的疼爱之情。想起以前对陈如娇的百般疼宠,和现在陈如娇做出的这些脑残事情,他除了在心里暗骂自己以前瞎了眼之外,再不能说其他的什么话。

    这个时候,一个打扮得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忽的从门口冲了进来,一直走到陈德朝的面前,向他扬着手里的手机,神色惶然:“德朝,这是怎么回事?如娇和奇峰,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怎么知道?还不是你生的好女儿!”

    陈德朝冷冷看了陈夫人一眼,拿起手中的手机,拨出陈如娇的电话。

    他倒要亲自问问陈如娇,她到底在搞些什么!

    如果是她自己将这个录音泄露出去的,那她就是脑残、陈家的丧门星!如果,她是被人算计的,也同样的脑残!

    身为陈家的孩子,这么简单就被人算计,将来如何能立足于苏城,如何能与申城本家抗衡?

    可是,陈德朝拨出电话后,却只听到那边传来提示声,却根本没有接电话。

    “怎么回事?”陈德朝一阵烦躁,再拨过去,却依然如此。

    陈夫人在一旁看着,也拿出手机:“如娇是不是看到是你的电话不敢接?要不要我也打一下?”

    陈德朝点头:“只能这样了,你让她赶紧回来!我倒要问问,她到底发什么疯,说出这样的话来!”

    陈夫人不敢怠慢,赶紧拨出了陈如娇的电话,可是情形,却跟陈德朝遭遇的,一模一样。

    陈夫人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望向陈德朝:“怎么办,她不接电话?”

    陈德朝铁青着脸,拿出手机,再拨出另外一个号码:“阿来,去明德,将小姐带回来!”

    此刻,明德中学高一一班的教室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盯着放在陈如娇课桌上的那只手机瞧。

    那只手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响着铃声。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走上前去,帮着接起,或是按掉。

    只因,只要有人有动作,林欣就瞪着那人。那种恶狠狠的眼神,让每个人都不敢走上前去,免得将林欣这个小霸王得罪了。

    毕竟,现在陈家,被人将这些丑闻传到网上,大家对陈家的未来,也充满了各种揣测。而林家,据说有着帝都中的关系。

    大家心中权衡,觉得现在,还是不要太过站队的好。

    不然就这样袖手旁观,看陈家,到底有着什么结果。

    所以想通了,整个班级,也都没有一个人再想着上前帮陈如娇接电话了。就一直任由着电话响着,直到再没有了回应。

    叶锦幕的唇边,泛起了一抹笑意。

    刚才的那些电话,若是她没有猜错,应该是陈家的人打过来的。就算陈德朝对陈如娇再有着什么父女亲情,经过了这么一件事情,在他的心里,应该也没有了几分耐性了。

    毕竟,没有了泽被后世命格的陈如娇,在陈德朝的心里,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儿罢了。

    而任何一个豪门贵族,最重视的,自然,还是儿子。

    现在爆出来的这个丑闻,是陈如娇这个女儿和陈奇峰这个儿子,有着什么不伦之情。看情况,还是陈如娇先主动去影响陈奇峰的。

    所以,在陈德朝的心里,究竟会作何选择,一想便知。

    陈德朝和陈夫人紧张的在房里等着,陈夫人讷讷说道:“德朝,你说那两个孩子……”

    “别问我!我不知道!”陈德朝恶狠狠瞪了陈夫人一眼,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你给奇峰打个电话,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好,我这就打。”陈夫人赶紧拨出陈奇峰的电话。

    这次陈奇峰倒是很快就接听了:“喂妈,你怎么打电话来了,我们马上就要上课了!”

    陈夫人赶紧说道:“奇峰,你看到围脖上面的新闻了吗?”

    “什么新闻?”陈奇峰一头雾水,他现在正在读高三,虽然升学压力比一般的人要小得多,但身为陈家的嫡子,他还是至少需要一个看得过去的学历。所以平时除了泡妞和吃喝完了之外,他几乎全部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面。至于上网,他才没时间!

    陈德朝在一旁听得不耐烦,一把抢过陈夫人的手机:“别看了,你赶紧给我回来!”

    说完,他直接挂掉了电话。

    陈奇峰看着被挂掉的电话,一脸的不明所以。但尽管心里疑惑,亲爹都发话了,他也只能乖乖照办。

    他走到教室里面,对同桌说道:“喂,待会班主任来了,帮我请个假,我要回家一趟!”

    同桌赶紧点头,陈奇峰直接拎起书包,朝教室外走去。

    陈奇峰还没有到家,陈德朝就接到阿来的电话:“家主,不好了!”

    陈德朝心里一沉,赶紧问道:“怎么了?”

    阿来答道:“我在前往明德的路上,发现大小姐了!可是……”

    他欲言又止的,让陈德朝火气腾的就起来了。

    他朝着电话怒吼:“到底怎么了,你还想不想干了,赶紧给我说!”

    阿来嗫嚅着说道:“我发现大小姐的时候,她被人下了药,一点都动不了。并且,她的衣服,都被人脱了下来……”

    “什么?”陈德朝心里一阵大怒,“你问了她没有,到底是谁干的?”

    陈夫人在一旁说道:“你怎么不担心,如娇有没有被过路的人看到……”

    陈德朝这才想到这个问题,心里的怒火更甚!

    陈如娇这个女儿,还真是不让他省心!

    身为陈家的人,居然这么笨,轻而易举就让人算计!如果真的被过往的人看到,陈家的大小姐居然被人脱得光光的扔在路上,他们陈家的脸,到底该往哪里放?

    陈德朝顾不上去质问阿来,直接吼道:“别拖了,赶紧回来!”

    “是,家主!”

    也不知道脱掉陈如娇衣服的那个人是谁,不但将她脱光了,还将她的衣服都带走。

    好在陈如娇被人扔在这条基本上没人路过的小巷子里,要不然,就真的会被人看光了。

    阿来之所以能发现陈如娇,只是因为他出来得急,没来得及方便。开车走到附近的时候,突然一阵内急,于是停车拐到这条小巷子里面,就正好发现了陈如娇。

    刚刚才看到陈如娇,阿来就不由大吃了一惊。不敢去看她,直接将外衣脱下,盖在了陈如娇的身上。

    陈如娇看到阿来,只觉得心里所有的委屈和愤恨,都似乎得到了宣泄。

    她埋在阿来的怀里,痛哭了起来。

    要不是陈如娇浑身一点伤痕都没有,阿来还差点以为,陈如娇真的遭到了什么不测。

    阿来废了好大的劲,才让陈如娇稍微平静,问出了她被人下药的事情,于是赶紧给陈德朝打了电话。

    听到陈德朝的吩咐,阿来抱着陈如娇到了车上,开着车回家了。

    陈如娇躺在车子的后座上,泪痕未干的双眼里,涌满怨毒的光芒。

    她知道,现在陈德朝让阿来出来找她,肯定表示,她的那个录音,已经东窗事发了。所以,她刚刚见到阿来,也并没有让他打电话给陈德朝,让他追回录音。

    也不知道在外界,现在已经将她传成了什么样子。

    但陈如娇更担心的,还是陈德朝和陈夫人的态度。

    之前陈德朝对她的态度,似乎就有了一些变化。若是再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情,谁知陈德朝对她,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齐灵儿!等我回去后,我一定要让你好看!

    想到齐灵儿,陈如娇的眼里,闪过冰冷的光芒。

    当时齐灵儿刚刚走了几步,拿出手机不知道发了一些什么之后,又重新折返了回来。

    她走到陈如娇的跟前,居高临下看着跌落在地的陈如娇,忽的勾起一抹冷笑。

    看着齐灵儿脸上那抹诡异的笑,陈如娇不由打了个冷战,警惕问道:“你还想干什么?”

    “我改变主意了。”齐灵儿带着那种奇异的笑,说道,“我本来打算就这么放过你,但我觉得,这样做,真是太便宜你了!所以,我要让你,也尝尝被人看光的耻辱!”

    她看了一眼小巷子里面的摄像头,笑了笑,说道:“你放心,有摄像头在,我不会做什么犯罪的事情的。我相信,就算警察真的看到了,也不会觉得,我那是在犯罪!”

    她一边说着,一边蹲下来,缓缓将陈如娇身上衣服的扣子解开!

    一听到齐灵儿的话,再看到她此刻的动作,陈如娇立时知道,齐灵儿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尖声叫了起来:“齐灵儿,你住手!你敢给我脱衣服,我一定会弄死你!”

    “哈哈,那你就尽管来吧,我等着你!”齐灵儿丝毫不将陈如娇的威胁放在心上,反倒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倒要看看,等你被我脱光了,你还有没有力气大叫!我是无所谓,就怕你的叫声,引来不应该的人,到时候,那就真的不好了!”

    齐灵儿这样做,只不过是羞辱羞辱陈如娇。毕竟她也害怕,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到时候,责任会被推到她的头上,那时候,就不好了。

    她现在,还不能出事!

    除了陈如娇,还有孟婷婷,她也要一一报复,岂能折在了这里?

    所以,她只是将陈如娇的衣服脱下,并没有将她拖到巷子外面,让其他的人看到。

    齐灵儿将陈如娇全身衣服脱光后,还将它们全部塞到一旁的垃圾桶里,拍了拍手:“好了,那你就在这里,慢慢的等着其他人来救你吧,拜拜了!”

    说完这话,齐灵儿转身离开,只留下身后恨恨盯着她的陈如娇。

    陈如娇死盯着齐灵儿的背影,几乎要在她的背上,都看出一个洞来。

    齐灵儿将她扔在这个小巷子里,虽然避免了被很多人看到的局面,但另一方面,也会导致很难有人看到她,从而耽误救援。

    难道,她就只能一直在这里听天由命?

    陈如娇的心里,涌起一阵绝望来。在绝望后,又有着无尽的怨毒,彻底将她笼罩!

    齐灵儿,等我回去一定让人追回录音,然后,让你不得好死!

    陈如娇心里恨恨循环着这句话,直到遇到了阿来的到来。

    阿来一来,她就知道,齐灵儿的阴谋已经得逞。

    这样也好,齐灵儿手里没了把柄,她报复起齐灵儿来,也用不着顾忌什么。

    陈如娇躺在车子后座上,心里已经构思了几百种让齐灵儿生不如死的报复手段。

    阿来在后视镜里小心的瞧着陈如娇的反应,当听到她的哭声停歇时,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小姐,到底是谁把你害成这样的?”

    陈如娇没有吭声。

    她与齐灵儿的恩怨,没必要告诉一个下人。就算要告诉别人,也得等到回家后,全部跟陈德朝说出来。到时候,让陈德朝帮她来收拾齐灵儿。

    阿来听不到陈如娇的回答,不由讪讪的摸了下鼻子,将陈如娇的意思猜了个明白。

    既然陈如娇不想说,那他不问就是了。反正他之前问问,也不是出自关心,只不过是想八卦八卦罢了。

    很快,两人都到了陈家,阿来停下车子,对陈如娇说道:“大小姐你先在这里等等,我去里面拿套衣服来给你换上!”

    陈如娇点点头,阿来下了车,朝陈宅里面走去。

    刚刚才走进去,就只看到陈德朝正等在门口。一见阿来,陈德朝劈头问道:“大小姐呢?”

    阿来赶紧答道:“大小姐现在不方便下车,我下来,是特地想给大小姐拿身衣服穿上的。”

    陈德朝瞪了陈夫人一眼:“听到没有?还不快点去找身衣服来?”

    陈夫人心里一阵火大,都怪陈如娇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要不是她,陈德朝也不会一直给她甩脸色!等这个不孝女回来,她一定要好好的收拾她一顿!

    陈夫人忍着气,回屋去拿了身衣服走到车前丢给了陈如娇。

    陈如娇接过陈夫人丢过来的衣服,沉默的换上。如果是以前,陈夫人肯定早就冲入车子,抱着她大哭一顿,然后亲手帮她换上这身衣服。哪里像现在这样,不但丝毫不伸出援手,还冷冷的瞧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陈德朝和陈夫人对她的态度,都有了这么大的转变?

    陈如娇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想着这个问题,突然双目一亮!

    ------题外话------

    嘿嘿嘿,现在大家知道我为什么称呼齐灵儿叫神助攻了吗?现在大家知道,为什么上一章的题外话,我把叶弦也扯来说了吗?叶弦离开窍的时候要快了,大家期待吗?嘿嘿嘿~

    今天大家投了很多的月票,萧萧哥虽然不拉票,但还是觉得很开心,哈哈哈!大家放心,我会持续开虐的~陈如娇那一伙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