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天定贵女 > 第104章 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第104章 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苏城陈家嫡系,这一代,就他们两个孩子。虽然自古以来,执掌家主之位的都是男人,但这一代,她这样受宠,谁能保证,陈德朝会不会一时头脑发热,将家主之位传给她?

    若真是如此,那么,有可能被剥夺家主之位的陈奇峰,无疑,会是最急迫的那一个。

    所以,算计她的,离间她和陈德朝夫妇关系的那个人,会不会,就是陈奇峰?

    陈如娇越想,越觉得很有这个可能。

    往日里,她做事一向都是滴水不漏,很少让人抓到把柄。所以陈奇峰那个时候就算想害她,也是无可奈何。

    但现在,她爆出那么大的丑闻,正是陈奇峰出手的好时机!

    陈如娇眼中冷光一闪!

    既然这样,那么陈奇峰,就休怪她陈如娇不念任何兄妹之情了!

    陈如娇将衣服穿好,走下车来。

    刚刚才下车,迎接她的,就是陈夫人猛烈的一巴掌!

    “啪”的一声,陈如娇猝不及防,连脸都被这一巴掌扇向了一边!脸颊上,登时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陈如娇被这一巴掌彻底打懵了,就连疼痛,似乎都察觉不到,只有满满的不可思议。

    在下车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被陈夫人问责的准备。但她根本没有想到,陈夫人居然会打她!

    从小到大,她都是被陈德朝夫妇捧在手心呵护着长大的。两人将她视若珍宝,连她受一丁点的委屈,两人都觉得心疼不已,一句重话都不曾对她说过,更别提居然对她动手了!

    所以,陈如娇才会觉得分外的难以接受。

    她捂着被打着的脸颊,心里对陈奇峰越发的恨了!一定都是他,所以,陈夫人才会打她!

    陈如娇眼里闪过一抹冰冷的恨意,正要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恳求陈夫人原谅她时,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妈,你为什么要打妹妹!”

    刚听到这个声音,陈如娇就猛地抬起头来,朝陈奇峰望去,眼神冰冷!

    陈奇峰才回到家,刚好就看到陈夫人掌掴陈如娇的那一幕。他来不及细想,就赶紧冲上前去,对着陈夫人质问了起来。

    陈夫人看着陈奇峰,脸色倒是缓和了不少,哼了声:“她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我当然要教训她一顿了!”

    陈奇峰疑惑看了陈夫人一眼,实在不明白,陈如娇到底是做了什么样不应该的事情,才能让陈夫人都对她动手。

    以前陈德朝夫妇对陈如娇的疼宠劲儿,可是让他都分外嫉妒的。

    为什么现在,陈夫人会为着别的事情,对陈如娇动手?

    陈奇峰按捺下心里的疑问,朝陈如娇望去。

    当看到陈如娇脸上的巴掌印时,他眼里闪过一抹心疼,赶紧走到陈如娇面前,关切问道:“妹妹,你要不要紧?”

    谁知陈如娇却是恨恨瞪了他一眼,一把将他推开,冷冷说道:“我脸上都有这么深的印子了,到底疼不疼,你不知道吗?你给我滚开,我不要你在这里装假好心!”

    陈奇峰完全没有想到,陈如娇会这样子对他。他被陈如娇推开,踉跄了几步,才终于稳住脚步,诧异看向陈如娇:“妹妹,你怎么了?”

    一旁的陈德朝看得火起,几步奔了过来,又是狠狠一巴掌扇在陈如娇的脸上,怒斥道:“你这个混账!你哥哥好心好意安慰你,你却将他推开,还骂他假好心,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陈如娇只觉得心里越发的委屈了,要不是陈奇峰假好心来安慰她,她会被陈德朝打吗?

    一切,都是陈奇峰那个卑鄙小人设计的!亏她以前,还将陈奇峰当成最亲近的哥哥来看,可谁知道,他却在背地里暗暗的算计她!

    陈如娇的心里,对陈奇峰的恨意,越发的深了。

    她捂着脸,哽咽着说道:“他才没有好心来安慰我,他根本就是假装的!他根本就没有将我当成他的妹妹!”

    “混账!简直岂有此理!”陈德朝见陈如娇丝毫不见悔改之意,气得又是高高的举起了巴掌。

    陈奇峰慌忙一把将陈德朝的手抓住,劝道:“爸,妹妹刚才只不过是气到了,所以才说出这样的话来而已!你不要生气,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到屋里去说!”

    陈德朝看了眼陈奇峰,叹了口气。正待要将手收起来时,陈如娇却是恨恨盯着陈奇峰,嘶声叫道:“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有种你就放开手,让爸爸打我!我宁愿被爸爸打,也不要你帮我出头!”

    “你简直不可理喻!”

    陈德朝再也无法看下去了,他一把推开陈奇峰:“奇峰你让开,这个孽女,我今天一定要打死她!”

    “打啊!你打啊!反正在你的心里,现在不就只有陈奇峰一个儿子了吗?我在你眼里又算什么,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罢了!”

    陈如娇怒火冲顶,一时之间,什么样该说不该说的话,都全部往外涌。

    陈德朝被陈如娇这话气得浑身发抖,右手高高举起,又是一个巴掌,重重落在了陈如娇的脸上!

    登时,陈如娇的脸颊高高肿起,青紫一片!

    陈如娇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只是恨恨的盯着陈奇峰,冷笑道:“看见我被爸爸打,你应该很开心吧?”

    陈奇峰只感到今天世界一片玄幻。

    先是看到对陈如娇极为疼爱的陈德朝夫妇,先后对她伸出巴掌。再是看到,平时虽然性格有些骄纵,但对他这个哥哥却是极为友爱的陈如娇,屡屡对他说一些奇怪的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奇峰不由疑惑看向陈如娇,皱眉说道:“妹妹,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

    陈如娇冷笑一声:“我到底怎么了,你还不知道?我变成这样,不就是你造的孽?你居然到现在,还来问我到底怎么了,你怎么能问得出口?可怜我一直将你当成我的好哥哥,但你呢,你却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到底有没有将我当成你的妹妹?”

    陈奇峰越发的一头雾水了:“我对你做了什么事情了?”

    “你做了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还在这里装什么蒜?”陈如娇的眼神依然怨毒,看得陈奇峰的心里,也渐渐的有了一丝火气。

    他真的不知道,陈如娇今天到底是中了什么邪,二话不说,就对他发这么大的脾气,还对他说出这么莫名其妙的话来。果然女人一疯起来,就是不可理喻。

    陈奇峰拿出对待他以往女朋友的态度来,看了眼陈如娇,什么也不说,转身就走人。

    陈德朝怒视了陈如娇一眼:“还不快点滚进来!”

    真是气死他了!

    真不知道以前,他到底是怎么样瞎了眼,才觉得陈如娇听话乖巧的。现在他看到的陈如娇,分明就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哪里有一分以前感觉到的乖巧可人?

    并且,还那么的没脑子,轻而易举,就被人算计了过去,闹出这么大的笑话!

    陈德朝和陈夫人转过身,朝屋里走去。陈如娇冷冷看着他们的背影,也满怀不甘地跟了上去。

    四人走进屋里后,陈德朝将房门关上,冷冷朝陈如娇看去,厉声问道:“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奇峰疑惑望向陈德朝:“爸,到底什么事情?”

    陈德朝将手机扔给陈奇峰:“你自己看!”

    陈奇峰接过手机,正好看到吴桐发的那个标题,瞬间瞪大双眼:“苏城陈家兄妹……爸,这句话说的,不会就是我跟妹妹吧?”

    陈德朝没好气道:“不是说你们,又是说谁?”

    “可是,可是……”陈奇峰都几乎要瞬间失语了,他伸手指了指陈如娇,又指回到自己身上,“我们两个?我跟妹妹,怎么可能!这到底是谁造的谣!”

    陈德朝夫妇早在兄妹两人在门口闹的那一幕,就知道这件事情只不过是谣传。现在看到陈奇峰一副被雷劈了一样的神情,更是肯定了这一猜想。

    看来,这一次,真的是有人在算计陈如娇,那么,她又是谁?

    陈德朝又望向陈如娇,冷冷道:“你倒是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陈德朝现在看陈如娇,真的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都怪她,人头猪脑的!要不是她屡次被人算计到,现在陈家,至于落到这副被动的局面吗?

    陈德朝恨恨盯着陈如娇,心里打算,等将这件事情压下去之后,一定要将陈如娇好好的看管起来!免得再将她放出去,惹出无尽的麻烦来!

    陈如娇一听到陈德朝问的话,眼里顿时迸射出愤恨的冷光来。

    她咬牙切齿道:“还能有谁?不就是齐灵儿那个小贱人!”

    陈德朝被陈如娇这样阴狠的语气弄得浑身一冷,丝毫想象不到,以前那个乖巧可爱的女儿,居然有这样可怕的一面。尤其“小贱人”三个字,多么的驾轻就熟,似乎以前经常说这三个字一样!

    陈德朝越觉得自己看走眼,看着陈如娇的眼神,就越发的厌恶。

    他哼了声:“你才从家里走出多久,怎么就会被她算计了?你怎么那么没用?”

    “我有什么办法?”陈如娇蓦然抬头,顶撞着陈德朝,“她直接将我抓住,我根本就逃不开!那个巷子里面,根本一个人都没有,我就算想求救,也没有人能够听到!她给我吃下了肌肉松弛的药,还威胁我!她说如果我不照着她写的话念,她就给我吃催情药,叫人来轮了我!我没办法,只好听她的话照着念!”

    陈德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看着陈如娇:“你怎么知道她拿出来的是催情药?她说是就是?你怎么那么傻?”

    “那明明就是!我知道它的气味!”陈如娇叫了出来,“这颗药,跟我之前给孟婷婷和齐灵儿的药,气味一模一样!”

    陈如娇不提还好,一提,陈德朝顿时想起来让陈家陷入这一场风波的第一波事故。

    他禁不住伸出手,狠狠点着陈如娇的额头:“要不是你让孟婷婷给齐灵儿下药,她又怎么会报复你?她不报复你,这些录音,又怎么会被传到网上去?我到底是前世造了什么孽,才会生出你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女儿来?真是气死我了!”

    一旁的陈夫人慌忙安慰道:“德朝,别生气了,还是好好想想,这次的事情,该怎么样解决吧。”

    陈奇峰也点头:“是啊,我可不想被人叫做恋妹狂魔。”

    陈如娇登时狠狠一眼望过去:“你不想,你以为我就想吗?谁愿意跟你扯上关系?当时被齐灵儿逼着说那些话,我都要吐了!你就是一个让人想起来,都想要吐的存在!”

    陈奇峰被陈如娇这话说得一阵火起,如果是他的女朋友,敢这样子对他说话,他早一巴掌扇过去了。但眼前这个是他的妹妹,又看到陈如娇脸上的巴掌印,陈奇峰硬生生的忍住了。

    他只是哼了声,转过头去,不打算跟陈如娇一般见识。

    陈如娇的这席话,又成功的将陈德朝的怒火激了起来。

    陈德朝猛地望着陈如娇,怒喝道:“闭嘴,这是你跟哥哥说话的语气么?”

    “那你要我怎么跟他说话?抱歉,我对他,可尊重不起来!”

    陈如娇越发的觉得,陈德朝现在对她这样恶劣的态度,完全是因为陈奇峰的挑拨,心里对陈奇峰越发的痛恨了起来。一边说着话,一边,还愤恨的盯着陈奇峰,让陈德朝看得怒不可遏。

    陈如娇这时候又接着说道:“再说了!我当时可不是让孟婷婷给齐灵儿下药,我让孟婷婷做的,是给叶锦幕下药!齐灵儿只不过是倒霉,喝了那瓶被下了药的橙汁罢了!”

    她说到这里,突然嘲讽的笑了笑,望了眼前三人一眼,淡淡说道:“而我为什么要让人给叶锦幕下药,你们也应该知道吧?怎么,当初多么的支持我,现在,却怪起我来了?”

    陈如娇的话,让陈德朝也静默了一刻。

    陈如娇说得没错,当时,他们全家,都是支持陈如娇的做法的。只因,让她去对付叶锦幕的那个人,是申城陈家的大小姐陈如梦。

    陈如梦的母亲,是叶满江的妹妹叶蔓枝。叶蔓枝是个心里只有着娘家的存在,在叶蔓枝枕头风的吹拂下,陈家家主陈夏峰,与叶家的关系也不错。从而,导致两家小辈的关系,也不错了起来。

    陈如梦之所以要对付叶锦幕,只是因着表姐叶锦织的请求。两人关系很好,陈如梦更是被叶锦织彻底洗脑,将她视为此生最好的朋友,甘愿为她出面收拾叶锦幕。

    之前,为了讨好申城本家,陈德朝等人,自然是支持陈如娇这样做。

    但是现在,没想到,这种做法,却成了引发苏城陈家如此大风波的引线。

    如果知道,发生了这么些事情后,苏城陈家与申城本家的关系因此恶化,他们就不会支持陈如娇那么做了。反正做了这么些,对于两边的关系根本于事无补,那还不如不要她那么做的好。

    但不管怎么样,以前陈如娇做的这些事情,都是为了陈家,这一点,三人倒是无话可说。

    陈如娇冷冷哼了声:“既然这样的话,你们又怎么能指责我?当时享受起好处来,一个字不吭,现在倒霉了,却怪起我来了?这世上,怎么能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陈德朝被陈如娇这话说得面皮一红,恼羞成怒:“就算真是这样,也成不了你脱罪的理由!陈如梦让你干活,是要让你干得干干净净,可你呢?又被人抓了多大的把柄?如果不是你,我们陈家至于落到现在这副田地吗?”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去找申城本家啊,在这里跟我说,又有什么用?”陈如娇冷笑一声,“自己没本事,反倒还怪起别人来了,难道遇到这么点事情,就束手无策——”

    “啪!”

    又是一个巴掌,蓦地落在陈如娇的脸上!

    陈德朝冷冷看着陈如娇,满脸尽是怒火:“我怎么做,是你能指手画脚的吗?你给我好好的在家里待着,哪里都不准去!要是再被我发现你乱搞,我一定把你赶出陈家!”

    陈如娇被陈德朝这一巴掌打得头晕脑胀,就连耳朵都在轰鸣不已。

    她捂着脸颊,低着头,眼里尽是怨毒的光芒。

    都是陈奇峰!都是陈奇峰!

    要不是他,陈德朝怎么可能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打她?

    等到有机会,她一定不会放过陈奇峰!一定要让他,也尝尝被家人这样子对待的滋味!

    陈如娇死死咬着牙,好不容易才忍住再与陈德朝顶嘴的冲动。她现在已经被陈奇峰挑拨得失宠了,如果再口不择言,将陈德朝得罪得彻底,到时候,她可就所有的胜算,都没有了。

    现在对付齐灵儿的事情,陈如娇倒是不怎么担心。

    齐灵儿这么算计她,让陈家丢了这么大的脸。就算她不出手,料想陈德朝也无法忍受有人这样挑战陈家的权威。并且陈奇峰也绝对忍不下这口气,肯定会对齐灵儿下手。

    既然有着这么多的人帮她一起对付齐灵儿,那么,她只要在陈家待着,想着怎么样对陈奇峰进行报复就行!

    陈德朝见陈如娇不再说话,心里总算缓了口气。

    陈如娇这个女儿,现在可真是颠覆了他对她一贯的认知。现在的她,就跟一个疯子一样,逮到谁就咬谁,跟她一说话,都觉得分外累心,她现在沉默最好。

    陈德朝望向陈奇峰:“奇峰,你叫阿来到学校,将你妹妹的东西带回来!”

    陈奇峰点了点头,朝房间外面走去。

    陈德朝又望着陈夫人:“你带如娇去她房间里待着,不要让她轻易出来!”

    陈夫人一把扯过陈如娇,拖着她朝门口走去。陈德朝看着两人的背影,沉沉的叹了口气。

    他现在心里满是悔恨。

    早知道,他当初,就不要那么溺爱陈如娇了。结果导致她的性格为所欲为,以至于酿成现在这样的苦果。

    只希望她这一次能够受到教训,别又反复作死,弄出什么覆水难收的事情来了。

    陈夫人将陈如娇拖到她的房间门口,叹了口气,说道:“娇儿,不是妈说你,你哥哥对你这么好,你刚才怎么那么对他说话呢?你难道不知道,你刚才那样的话,有多伤你哥哥的心吗?”

    陈如娇低着头,一声不吭,心里却对陈奇峰越发的恨了。

    呵呵,陈奇峰都将她害成这样了,她凭什么还要对陈奇峰有着什么好的态度?没想到,陈奇峰城府居然这么深,挑拨离间一下,不但她跟父母的关系崩了,陈德朝夫妇二人,对陈奇峰的态度,居然都好转了不少。

    还真是好算计!并且还算计成功了!陈奇峰,还真是让她刮目相看!

    只可惜,到现在,她将事情的真相看透了,就算陈奇峰想继续算计她,也是没有那个可能!

    她倒要看看,在以后,陈奇峰到底能不能斗得过她!

    见陈如娇一个字不说,熟知她性格的陈夫人,自然知道她此刻心里必定是在抵触着她的话,心里骂了声孽女,声音也冷了下来:“你就在你房里好好反省反省,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出来!”

    说完,她一把将陈如娇推到房里,然后将房门反锁住。

    陈如娇看着被反锁住的门,眼里寒光一闪。

    他们还真天真,以为反锁住门,她就无法出去了么?在她的身上,可是时刻都带着一串复制的钥匙,不管陈家的哪一扇门,都能轻易打开!

    只不过,现在还不到她露出这些的时候。

    等到时机成熟,她一定要好好的,让陈奇峰付出代价!

    哼!

    陈如娇索性走到床边,一下子躺在了床上。刚才累了那么久,也该是到了休息一下的时候了。反正那些烦心的事情,都有人处理,也用不着她操心。

    陈德朝正心烦时,突然手机响了。

    他拿出手机一瞧,只见打电话过来的,是苏城的市长。

    他赶紧按下接听键,只听市长钱潮焦急的声音传来:“陈家主,那个社交网站上面的人,说对那些资料,根本无力删除!并且我听说,上面似乎也派人到了省里!”

    “什么?”陈德朝差点手一软,让手机都几乎掉在了地上。

    他声音颤抖,将钱潮的话重复了一遍:“那些资料删除不了?上面有人来省里了?”

    “是啊!”钱潮的声音充满了惶然,“怎么办陈家主?你去问问陈夏峰,看看他到底有没有什么办法?要不然,我们苏城和宁省的人,到时候被上面一锅端就不好了!”

    钱潮的心里,现在真的是如同在热锅上煎的蚂蚁一样。

    苏城市长的位子,早就被其他市的人瞧得眼红不已。估计差不多每个人,都希望着苏城出什么事情,好让他们取而代之。

    现在,貌似就到了,这样的一种地步了。

    钱潮是因为省里有人,所以才能坐到苏城市长的位子上来。可现在,就连省里的那个靠山,也亲口告诉他,就连他,都被上面的人给盯上!

    现在那个靠山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更别说分心来顾及钱潮了。

    所以钱潮才会一筹莫展,只好来联系陈德朝,让他去请求陈夏峰帮忙。

    陈德朝叹了口气:“我已经打过电话给峰哥了,峰哥说,他去解决宁省那边的问题。我想他现在,应该已经插手宁省的事情了。”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就好了!”钱潮也叹气,“可现在的问题是,宁省那边的人也无能为力,难道这一次,就连陈夏峰都无法解决吗?”

    陈德朝不由沉默了下来。

    如果这次的事情,陈夏峰的能量都无法解决的话,那还能怎么办?

    陈家虽然在申城势力非凡,可在帝都的关系却极为薄弱。如果这次来宁省的人,是帝都那几个家族中的人,那么,就连陈家的账,他们都会不买了。

    陈德朝赶紧问道:“你问过那个人没有,上面来宁省的,到底是谁?”

    钱潮答道:“那个人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是他姓傅!陈家主,你说,他会不会是傅家的人?”

    “有可能!”陈德朝心里也涌起这个想法,对钱潮说道,“你先别急,我打个电话问下峰哥!”

    钱潮答应了一声,将电话挂掉。

    陈德朝马上拨出陈夏峰的电话,可谁知道,居然占线!

    陈德朝不由骂娘,等了几秒钟,又再度拨了出去,却依然是占线!

    陈德朝恨恨将手机摔在地上,忍不住大骂出口:“陈夏峰!你到底在干什么!每一次到了关键时刻你就不在,你还是不是陈家的人?”

    幸好地上铺着地摊,所以手机才没有摔坏。陈德朝这句话刚刚骂完,就只见手机屏幕闪了闪,接着,电话铃声响起。

    陈德朝赶紧弯腰将手机捡起来,定睛一看,是陈夏峰打来的电话。

    他慌忙按下了接听键,恭敬说道:“喂,峰哥!”

    陈夏峰稍稍含着丝疲倦的声音,从手机那端传来:“你打我电话有什么事情?”

    一听到陈夏峰这种语气,陈德朝的心里,就不由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难道,有什么事情,让陈夏峰都彻底没招?

    陈德朝赶紧问道:“峰哥,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陈夏峰没好气说道:“你瞎想什么呢?在宁省,你觉得有我陈夏峰拿不定的事情吗?不管上面派谁来,都翻不出我们陈家的手掌心!好了,不跟你废话了,苏城的事情,你处理得怎么样了?”

    陈德朝叹了口气:“刚刚钱潮打电话给我,说宁省来了个姓傅的人……”

    “那你就别担心了,他并不是傅家的人!”陈德朝还没说完,陈夏峰就截断了他的话,“那些人云亦云的话,你就别乱听了,越听越乱!现在,你还是全心全意,配合苏城的人,将苏城的事情搞掂再说吧!”

    “好的峰哥,我知道了。”

    陈德朝答应了声,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刚刚挂断电话,陈德朝的脸,就沉了下来,眼里顿时有着几丝忧虑。

    他的手,死死握着手机,从牙缝里逼出几个字出来:“陈夏峰,你居然连我都骗!”

    虽然陈夏峰说得云淡风轻的,但陈德朝也不是省油的灯。

    此刻的情形,根本就不容乐观。陈夏峰就算真的胜券在握,语气也不可能那么轻松。

    他现在这个样子,反倒暴露出,事情更加严重。

    并且,还想遮掩住,他其实对这件事情,也没有着办法的现实。

    只是没想到,陈夏峰居然连陈德朝都骗!

    难道,陈夏峰此举,是想先将他迷惑,然后,趁他不知情的时候,将所有的祸水,全部都引向苏城陈家?

    陈德朝想到这个可能,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既是如此,那就休怪他手下不留情了!

    那个上面来的人,必定是傅家的人。既然傅家都插手了,那说明,这件事情,也许,真的不可能轻易善了。

    既然如此,那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准备好后路。

    陈夏峰妄想将苏城陈家交出去当替死鬼,也不想想他陈德朝愿不愿意!陈夏峰在他手上的罪证也不少,到时候,假如苏城陈家保不住了,大不了,大家拼个鱼死网破!

    陈德朝握着手机的手指,指节都已经泛白,显然已经忍受到了极点。他的唇边,也泛起一抹冰冷而决绝的笑意来,仿佛已经看到,他即将与陈夏峰进行正面对决的那一幕。

    陈家已经被闹得鸡飞狗跳,叶锦幕那边,却是一片的喜气洋洋。

    高敏这一次,又是非常“凑巧”的发现了正义网友发的那个录音。

    他怪叫了一声,顿时引发了所有的注意力。

    林欣“不满”的看了高敏一眼:“你又怎么了?咋呼呼的!”

    “你看你看!”高敏将手机递到林欣的面前,邀功一般叫道,“这可是个大新闻,你一定不能错过,否则绝对会终生后悔!”

    “到底有什么新闻这么具有爆炸性?”林欣狐疑的看了高敏一眼,将他手里的手机接过来,刚刚才看到屏幕上的那个标题,神情就一怔!

    她很是满意的看了眼高敏,装作一副极为诧异的模样,念道:“苏城陈家再起风波……”

    刚刚才念到这里,整个高一一班的学生,就齐刷刷朝林欣望过去!

    林欣仿佛没有看到大家的眼神,接着念道:“兄妹*惊天丑闻——”

    这一句响起,整个教室里面,顿时安静下来,平静得有些诡异。

    大家都看着林欣,仿佛不敢相信,那句话是真的。

    苏城陈家,不就是陈如娇家么?陈家最近这些天新闻不断,他们都已经麻木了。但真的没有想到,这一次爆出来的,却是“兄妹*”!

    兄妹*,说的,难道就是陈如娇和陈奇峰?

    可是,那又怎么可能?

    陈如娇和陈奇峰,都是追求者不断的存在。他们两个不可能饥渴到,对自己亲生的哥哥妹妹都下手的程度吧?

    难道,是哪里出来的假新闻?

    林欣自然知道其他人的疑虑,她继续当那些视线不存在,将录音打开!

    顿时,陈如娇的声音,响彻在了高一一班的教室里。

    几乎每个人,在听到第一句话的时候,都化成了一尊化石!

    怎么可能!

    陈如娇居然,真的对陈奇峰有着不正常的感情!但是,他们两个,不是兄妹吗?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但是,陈如娇的声音,却提醒着他们,这一切,都是不可否认的。

    真是没想到,在陈家那样的大家族中,会发生这样龌龊的事情。

    也不知道,这个丑闻,又会不会吸引到更多人的眼光,让他们关注到陈家这次爆出来的事情上来。

    傅殿宸看着众人的反应,心里对叶锦幕,还真是禁不住升起一些佩服来。

    首先,当然是佩服,她能够将那个“正义网友”收于网下,所以,才能够让齐灵儿主动将这个录音交到她的手里来。

    其次,则是佩服叶锦幕的决断能力。

    叶锦幕之所以将这个录音发出去,绝对是因为,这种“兄妹*”丑闻的传播速度和广度,会远远的大于陈家官商勾结丑闻。便算是有些人没有听说过陈家官商勾结的事情,一旦关注到了兄妹*的这个丑闻,都必定会将注意力,也同样被引到官商勾结那件事情上面来。

    到时候,关注那个新闻的人越多,对于陈家造成的压力,自然也会更大。

    便算是上面伸手,收拾起陈家来,理由也更加的充分,遇到的险阻,也会小上许多。

    只因,在这个时候,任何与陈家有着什么利益纠葛的势力,面对如此大的舆论造势,也会有所收敛,不敢那么嚣张。

    那么,他们收拾起陈家来,自然也会容易一些。

    不得不说,叶锦幕在现在将这个录音发出去,还真是一个极好的选择。

    在高敏“碰巧”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高三一班的教室里,孙晓晨也正好看到了这条消息。

    刚刚一看到,孙晓晨的眼里,就不由划过一抹冷光。

    就算是之前,她对叶锦幕的话还有着什么疑虑的话。现在,所有的疑虑,全都一扫而光。

    坐在她身旁的程欣然也看到,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晨姐,这不会是真的吧?”

    孙晓晨冷冷看她一眼,没好气说道:“你说呢?”

    程欣然皱眉道:“那怎么办?陈如娇可是陈家大小姐,我们就算真的要收拾她,也是不可能的吧?再说了,要是峰哥护着她呢,那怎么办?”

    “谁说要我们去收拾她了?”孙晓晨的眼里,闪过一抹阴毒的笑意,“恨着她的人,不是很多么?哪里犯得着要我们亲自动手了?”

    程欣然听到孙晓晨的话,一脸的恍然,佩服道:“晨姐,你真聪明!对,我们可以利用别人的手,将陈如娇收拾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的眼里,也涌起快意的笑意。似乎已经看到,陈如娇被她们收拾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了。

    孙晓晨没有再说话,只是死死盯着手机屏幕上的那一行字。

    她的心里,一一掠过与陈如娇有着什么仇怨的人。终于,她的眼神蓦地凝住,锁定住了一个人!

    那个人,不但与陈如娇有着深仇大恨,也是她们不能容忍的存在。

    既然这样,那就让那个人去跟陈如娇斗!最好她们两个斗得两败俱伤!

    这个计策,一箭双雕,多好!

    只是,现在陈如娇刚发生这样的事情,陈家必定不会轻易让她出门。所以这件事情,还得等着,过上一段时间再来实施。

    这些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可是幕后的主使者叶锦幕,却是一派轻松,似乎这些事情,跟她丝毫没有关系。

    只因,此刻的她,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题外话------

    最近刚刚恢复上班,工作那个多啊!公司的键盘超级不适应,每天打字打得手指和手腕都疼死了,只能回家写,每次写到10点多,然后估计是因为用脑过度,一直睡不着,一两点才睡着,唉……

    其实我说这句话,只是想说,我的万更,只能坚持到2月过完了,唉……

    下个月开始,就无法保持万更了……

    不过我也不会少多少,会保持8000字更新的,希望大家继续支持,一定不要养文哈!要不然数据太差,会打击到我的玻璃心的,唉!